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思念无声,却能穿越时空

思念无声,却能穿越时空

美文閲读网武乱独尊围观:更新时间:2017-10-26 08:41:47

  天空是那麽純淨,因此風也很純淨,雨也一樣純淨,經常在風雨中飄搖的大地,仿佛也純淨得無邊無際。

  我的内心一片空靈:此時此刻,什麽都可以想,也什麽都可以不想。?但是,眼前卻不由自主浮現你的身影……

  多想和期望見到的你,能夠執手相擁,也可以放聲大笑,或者酣暢淋漓地痛哭一場。而你呢?雖近在喧嚣紛繁的眼前,卻遠在散不盡繁華的天邊……

  我心裏一直有一首歌需要你的伴和,一直有一幅畫爲你大塊大塊地留白,一直有一個故事盼望你來寫團圓。

  紙醉金迷的遺忘隻是一時的麻木,燈紅酒綠的放縱隻可以暫時沖淡,這些都無法替代我心中對你深切的念想。

  然而,心中的淚,卻隻能在心裏流。一旦奔瀉而出,我的感情不能夠爆發,就會在一刹那間崩潰。那時我甚至會咬破手指,嘔心瀝血,盡情書寫。

  我所有的情感詩文,幾乎是在一瞬間完成。然後又不斷地增增減減,删删改改了無數回。因爲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的悲傷。

  曾經也想寫一些興高彩烈的句子,可是我做不到強顔歡笑,也就寫不出令人愉悅的華章。

  後來我就不斷地在心裏寫我們倆的名字,從十八、九歲時的光景,一直寫到了今天。

  也許,每逢心靈上的寂寞,就會讓我回憶起生命中曾經出現過的每一個人。而你,是在眼前晃動最久的那個。

  今夜,秋風吹拂着月光,月光輕撫我的寂寞,讓我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想起你美麗又落寞的笑容。

  你的笑容曾在我生命裏停留過那麽長時間,然而最後我還是沒能挽留住。那熟悉的笑容如霧般消散,成爲流經我心靈深處冰冷的淚流。淚水結冰的聲音,成爲我每日每夜越來越冷漠的歌聲……

  每個人都會走沒有走過的路,看沒有看過的風景,聽沒有聽過的歌。我會在突如其來的某個瞬間,憶念起那些煞費苦心想忘記卻又一直魂牽夢繞的事,眼前突然就變得模糊不清。

  每個人的内心隻有那麽大,能容納的也隻能那麽多,新的進來,就有些舊的不得不離開。我找出一本又一本舊日曆,忘了究竟是哪一本、哪一頁上,有一雙憂傷着、微笑着,注視着我的眼……???

  有時候忽然有想寫幾句什麽的沖動,那種沖動幾乎等同于最本能的生理反應。有欲望,有幻想,時而如黃河水自天上來般豪放,時而是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快感,時而又有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婉轉。

  可能這就是詩歌懵懵懂懂的初衷,那些模糊不清的意象,暧昧不明的眼神,和文字非常微妙地融合了。可是這到底是一種迸發,還是一種内斂呢??

  每個人從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是人世間的匆匆過客。有些人雖然朝夕相處,轉身卻就忘得幹幹淨淨。有些人雖然隻是擦肩而過,卻會從此刻骨銘心。

  人生就是一場場的“似曾相識燕歸來”,也是一場場“無可奈何花落去”。一次次的相遇,再一次次的相忘,都是一次次美麗的邂逅。聚散離合,不需要理由,也不必解釋前因後果。

  河水即将幹涸,胸中的筆墨也即将枯萎,野菊早已凋謝,大雁匆匆告别。藤蔓的殘枝被吹落下牆頭,心頭的那眼泉水,正一滴一滴地滴着眼淚。

  凝望深邃的夜空,面對皎潔的明月,我有千言萬語想對你訴說。然而,縱将明月從月圓思念到月缺,再思念成一葉彎彎的小船,也不能換成一張去看你的船票。就隻能這樣一天一天,對着月亮靜默打坐,參悟人生的陰晴圓缺。

  今夜再次失眠,我用一杯浸泡着思念的苦茶想你,在毫無睡意的臉上,做出各種故做輕松的表情。時斷時續的風中,指尖流淌過如泣如訴的深情。

  我深深知道,那些所謂凄美的哀怨,原本就是些多餘的念想。任由我在惆怅的黃昏留連,在寂寞的午夜徘徊。

  今夜,希望我的失眠再一次遇見失眠的你,我們用一些最直白的語言,又哭又笑地交談,相聚在穿越時空的精神聖殿……?

  天空是那么纯净,因此风也很纯净,雨也一样纯净,经常在风雨中飘摇的大地,仿佛也纯净得无边无际。

  我的内心一片空灵:此时此刻,什么都可以想,也什么都可以不想。?但是,眼前却不由自主浮现你的身影……

  多想和期望见到的你,能够执手相拥,也可以放声大笑,或者酣畅淋漓地痛哭一场。而你呢?虽近在喧嚣纷繁的眼前,却远在散不尽繁华的天边……

  我心里一直有一首歌需要你的伴和,一直有一幅画为你大块大块地留白,一直有一个故事盼望你来写团圆。

  纸醉金迷的遗忘只是一时的麻木,灯红酒绿的放纵只可以暂时冲淡,这些都无法替代我心中对你深切的念想。

  然而,心中的泪,却只能在心里流。一旦奔泻而出,我的感情不能够爆发,就会在一刹那间崩溃。那时我甚至会咬破手指,呕心沥血,尽情书写。

  我所有的情感诗文,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然后又不断地增增减减,删删改改了无数回。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悲伤。

  曾经也想写一些兴高彩烈的句子,可是我做不到强颜欢笑,也就写不出令人愉悦的华章。

  后来我就不断地在心里写我们俩的名字,从十八、九岁时的光景,一直写到了今天。

  也许,每逢心灵上的寂寞,就会让我回忆起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每一个人。而你,是在眼前晃动最久的那个。

  今夜,秋风吹拂着月光,月光轻抚我的寂寞,让我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想起你美丽又落寞的笑容。

  你的笑容曾在我生命里停留过那么长时间,然而最后我还是没能挽留住。那熟悉的笑容如雾般消散,成为流经我心灵深处冰冷的泪流。泪水结冰的声音,成为我每日每夜越来越冷漠的歌声……

  每个人都会走没有走过的路,看没有看过的风景,听没有听过的歌。我会在突如其来的某个瞬间,忆念起那些煞费苦心想忘记却又一直魂牵梦绕的事,眼前突然就变得模糊不清。

  每个人的内心只有那么大,能容纳的也只能那么多,新的进来,就有些旧的不得不离开。我找出一本又一本旧日历,忘了究竟是哪一本、哪一页上,有一双忧伤着、微笑着,注视着我的眼……???

  有时候忽然有想写几句什么的冲动,那种冲动几乎等同于最本能的生理反应。有欲望,有幻想,时而如黄河水自天上来般豪放,时而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快感,时而又有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婉转。

  可能这就是诗歌懵懵懂懂的初衷,那些模糊不清的意象,暧昧不明的眼神,和文字非常微妙地融合了。可是这到底是一种迸发,还是一种内敛呢??

  每个人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是人世间的匆匆过客。有些人虽然朝夕相处,转身却就忘得干干净净。有些人虽然只是擦肩而过,却会从此刻骨铭心。

  人生就是一场场的“似曾相识燕归来”,也是一场场“无可奈何花落去”。一次次的相遇,再一次次的相忘,都是一次次美丽的邂逅。聚散离合,不需要理由,也不必解释前因后果。

  河水即将干涸,胸中的笔墨也即将枯萎,野菊早已凋谢,大雁匆匆告别。藤蔓的残枝被吹落下墙头,心头的那眼泉水,正一滴一滴地滴着眼泪。

  凝望深邃的夜空,面对皎洁的明月,我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诉说。然而,纵将明月从月圆思念到月缺,再思念成一叶弯弯的小船,也不能换成一张去看你的船票。就只能这样一天一天,对着月亮静默打坐,参悟人生的阴晴圆缺。

  今夜再次失眠,我用一杯浸泡着思念的苦茶想你,在毫无睡意的脸上,做出各种故做轻松的表情。时断时续的风中,指尖流淌过如泣如诉的深情。

  我深深知道,那些所谓凄美的哀怨,原本就是些多余的念想。任由我在惆怅的黄昏留连,在寂寞的午夜徘徊。

  今夜,希望我的失眠再一次遇见失眠的你,我们用一些最直白的语言,又哭又笑地交谈,相聚在穿越时空的精神圣殿……?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