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一季风拂过,柳绿花红

一季风拂过,柳绿花红

美文閲读网回仙命极围观:更新时间:2017-10-26 09:01:12

  文:風起雲舒編輯:冰心我是風,意念随行,是岸邊的一抹春意;我是風,意念随行,是倒置的絲絲飄逸。我有一個夢,夢見橋連亭立,屏面晶透,綠水安靜。你白衫飄飛;我藏匿衣襟。長發飄飄,衣袂着舞,飛身點水,映影爲偶随行。輕紗氤氲,是喻吟的臉頰輕吮;指繞暗語,是萦繞的身姿欲魂。靜守在想的眸裏,不曾打擾,不曾歡飲。欲言又止,深情地站在不知道的角落裏沉靜。

  躲在一季花開裏,那聊起的花瓣,是你嬌羞的臉龐,似我心底的绯紅。謝謝你還在身邊,與我一起停留在景裏。那吹拂的柳簾,牽動着我的心,顯現在身外。煽動的翅膀,飛了好久,久久不曾離去,是依戀,迷戀香氣。蝴蝶身上的花紋,是意念的緊随,烙在記憶裏的景。花開,是情窦初開,給了我一個無法醒來的夢。

  盈在絲絲飄動裏,那放逐的心情,是你婀娜的身姿,似我眼裏的芊魂。謝謝你不曾離去,與我一起飄搖在夢裏。那盛開的花棧,撩撥着我的身,隐藏在内心。抖動的翅膀,振了很久,久久不曾離去,是讨饒,醉幻蠻姿。蜜蜂腳上的花蜜,是意念的創造,畫在記憶裏的情。柳飄,是萌情初揚,給了我一個刻意讨饒的夢。

  桃花紅遍丘山,柳綠夾岸向遠;風盈桃花香滿岸,柳意随波搖心帆。隻是想這在綠的靜水,能否映出衣衫的白?隻是想這擠滿紅的坡丘,能否勾勒紗裙的邊韻?我似一個飄飛的墨客,端坐在臆想的景裏,邀了一位在水一方的女子,一同相安在袅袅升起的炊煙裏。一把撥動心弦的琴,懸在桃花深處,氤氲環環。綠水間,一曲箫聲香繞引入,風度翩翩。是誰?撥動了柳弦,醉了滿地的桃花。情絲編織的景裏,你我情深意切,便應了,“一指桃花綠水流,輕添暖色柳間羞。君心欲斷闌珊處,意挽春風下九州。”的詩句。

  夜幕的桃花,浸染墨香;落日的光芒,舞動柳影。我沒有離開那世外的美景,用筆将自己安放在茅屋下。油燈的光,隐忍在桃紅柳綠間,靜聽流水潺潺,風掃過柳邊花沿,搖逸在想的眸裏。光透過裙紗,肌膚美白如玉,盈光缭繞間,似潔白紙箋。久久未落下的筆,和着貪婪的目光,不在點染這靜怡的美好。流瀑般的長發,帶着柳飄的念,一起搖逸在绯紅的顔面。我是個多情的浪子,迷醉在飄飄欲仙的夢裏。何曾想過,那一解的飄帶,洞徹了誰的欲魂?真的很想醉在這桃源裏,用意念扶起柳絲,将我的心鞭打在春夢裏。欲念難消,于是将風氤氲在心頭,漫過那一江的春光。

  風起,一陣微涼的風,吹過她,吹着你;花開,傾吐芳香滿地。風起,一陣輕柔的風,吹過天,吹着地;柳飄,搖起情思爲你。還記得那段邂逅,那份相知相惜嗎?輕盈的燕尾剪掉冬天,讓溫暖永遠留在心間;還記得那句暖心的話語,那不舍的離去嗎?矯捷的鴿哨喚起回憶,讓時光長久定格在往惜。如果風不在了,要記得添件羽衣,唯有心懷自己,溫情才不會别離。

  我是風,一陣微涼的風,暗香盈袖,卻又在心間遊走;你是雲,一朵流浪的雲,言談清爽,卻又在漂泊流浪。請不要擔心風的離去,那“風起雲舒情依舊,落花流水意相随”的情話已鋪滿世界,永遠也不會絕迹。

  語落心棧,你我情定綠水旁;一季風拂過,花紅柳綠。

  文:风起云舒编辑:冰心我是风,意念随行,是岸边的一抹春意;我是风,意念随行,是倒置的丝丝飘逸。我有一个梦,梦见桥连亭立,屏面晶透,绿水安静。你白衫飘飞;我藏匿衣襟。长发飘飘,衣袂着舞,飞身点水,映影为偶随行。轻纱氤氲,是喻吟的脸颊轻吮;指绕暗语,是萦绕的身姿欲魂。静守在想的眸里,不曾打扰,不曾欢饮。欲言又止,深情地站在不知道的角落里沉静。

  躲在一季花开里,那聊起的花瓣,是你娇羞的脸庞,似我心底的绯红。谢谢你还在身边,与我一起停留在景里。那吹拂的柳帘,牵动着我的心,显现在身外。煽动的翅膀,飞了好久,久久不曾离去,是依恋,迷恋香气。蝴蝶身上的花纹,是意念的紧随,烙在记忆里的景。花开,是情窦初开,给了我一个无法醒来的梦。

  盈在丝丝飘动里,那放逐的心情,是你婀娜的身姿,似我眼里的芊魂。谢谢你不曾离去,与我一起飘摇在梦里。那盛开的花栈,撩拨着我的身,隐藏在内心。抖动的翅膀,振了很久,久久不曾离去,是讨饶,醉幻蛮姿。蜜蜂脚上的花蜜,是意念的创造,画在记忆里的情。柳飘,是萌情初扬,给了我一个刻意讨饶的梦。

  桃花红遍丘山,柳绿夹岸向远;风盈桃花香满岸,柳意随波摇心帆。只是想这在绿的静水,能否映出衣衫的白?只是想这挤满红的坡丘,能否勾勒纱裙的边韵?我似一个飘飞的墨客,端坐在臆想的景里,邀了一位在水一方的女子,一同相安在袅袅升起的炊烟里。一把拨动心弦的琴,悬在桃花深处,氤氲环环。绿水间,一曲箫声香绕引入,风度翩翩。是谁?拨动了柳弦,醉了满地的桃花。情丝编织的景里,你我情深意切,便应了,“一指桃花绿水流,轻添暖色柳间羞。君心欲断阑珊处,意挽春风下九州。”的诗句。

  夜幕的桃花,浸染墨香;落日的光芒,舞动柳影。我没有离开那世外的美景,用笔将自己安放在茅屋下。油灯的光,隐忍在桃红柳绿间,静听流水潺潺,风扫过柳边花沿,摇逸在想的眸里。光透过裙纱,肌肤美白如玉,盈光缭绕间,似洁白纸笺。久久未落下的笔,和着贪婪的目光,不在点染这静怡的美好。流瀑般的长发,带着柳飘的念,一起摇逸在绯红的颜面。我是个多情的浪子,迷醉在飘飘欲仙的梦里。何曾想过,那一解的飘带,洞彻了谁的欲魂?真的很想醉在这桃源里,用意念扶起柳丝,将我的心鞭打在春梦里。欲念难消,于是将风氤氲在心头,漫过那一江的春光。

  风起,一阵微凉的风,吹过她,吹着你;花开,倾吐芳香满地。风起,一阵轻柔的风,吹过天,吹着地;柳飘,摇起情思为你。还记得那段邂逅,那份相知相惜吗?轻盈的燕尾剪掉冬天,让温暖永远留在心间;还记得那句暖心的话语,那不舍的离去吗?矫捷的鸽哨唤起回忆,让时光长久定格在往惜。如果风不在了,要记得添件羽衣,唯有心怀自己,温情才不会别离。

  我是风,一阵微凉的风,暗香盈袖,却又在心间游走;你是云,一朵流浪的云,言谈清爽,却又在漂泊流浪。请不要担心风的离去,那“风起云舒情依旧,落花流水意相随”的情话已铺满世界,永远也不会绝迹。

  语落心栈,你我情定绿水旁;一季风拂过,花红柳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