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深度好文: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顿饭吗?

深度好文: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顿饭吗?

美文阅读网圣人门徒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5 08:33:45

  老板,你能請我父親吃頓飯嗎?

  畢業後,我進了蘇州這家外貿公司行政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字、複印、整理資料……。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隻想在這座城市站住腳。

  因爲我性格内向,不愛出風頭,常常一天在辦公室也說不了幾句話。同事們對我都很客氣,但互相也保持着各自的距離。

  那天,父親打來電話說,要來住一段時間。其實,我知道,父親不過是想來看看我生活得怎麽樣,住在哪裏?工作環境如何?有沒有朋友?母親去世較早,父親一手把我拉扯大,童年的記憶裏,全是我坐在父親鳳凰牌自行車的大梁上,跟着他一條街一條街地賣豆腐的場景。

  我在這座城市沒有朋友,怎麽才能給父親一個放心的理由?思前想後,我決定向老板求助。

  那一整天,我都小心翼翼地觀察着老板的動向,他肯定不認識我,我該怎麽開口?他會不會答應我這個滑稽的要求?我無比忐忑,挨到下班,才硬着頭皮敲開了他辦公室的門。

  這是我在公司工作大半年後,第一次走進老板的辦公室。

  看我進來,他略有疑惑地問:“你是?”

  我無比尴尬,結結巴巴地表明身份。老板看我憋紅的臉,微笑着說:“有事慢慢說。”

  我停頓了很久,說:“希望您能請我父親吃頓飯,或讓公司負責人請我父親吃頓飯,以公司的名義。”我鼓足好大的勇氣,說了很多我和父親的事,“父親不放心我,總覺得我在外面會受委屈。其實我挺好的,工作穩定,也被領導和同事照顧……”因爲緊張,我的臉漲得通紅,怕他不同意,又趕緊結結巴巴地補充:“當然,飯錢我自己來出……”

  沒等我說完,他回應:“那就周五晚上吧,給你父親接風,一起吃飯,好嗎?”

  我一愣,随即激動起來:“可,可以,哪天都可以。”

  “那好,你休幾天假,多帶老人到處走走,我跟司機交代一下,這幾天外出就用公司的車。”

  我慌忙擺手:“不,不用,真的不用,太感謝您了。”不知說什麽好,我索性彎腰,給他鞠了一躬。

  周五下班前,司機找到我,陪我一起到火車站接父親去酒店。司機說了酒店的名字,我很意外,那是這個城市非常豪華的酒店,我從未進去過。

  那是一頓豐盛而溫暖的晚餐,飯菜豐盛,老板帶了好酒,公司中層都參加了。很多人都不認識我,平常僅限于見面點頭,而在這頓飯中,他們都表現得和我很熟悉,誇我某個文案寫得好,每天總是很早到單位。大家随意地聊天、說笑,并陪着父親喝到盡興。

  之後的兩天,司機一大早就等在我租住的樓下,帶我和父親一起轉遍了這座美麗的城市。

  兩天後,父親買了回去的票,說他來之前的确很不放心,原本想住一段日子,但看我生活得很好,他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父親走後,我準備好好向老板說謝謝。可還沒等我去找他,老板就召開了公司全體人員大會。

  會上,老板點了我的名字,他先爲曾經對我和所有像我這樣的員工的不了解表示了歉意。接着他說,要謝謝我對他提出的這個要求,讓他知道了,作爲一個集體,公司不僅是工作的地方,也是每個人相互關心和愛護的大家庭。除了競争,除了上進,除了利潤和發展,還應該有着尋常家庭的溫暖,這才是一個好的集體,一個能永遠朝前走的集體。說着,老板站起來,給所有員工深深鞠了一躬。

  在持久不落的掌聲裏,我哭了,爲這樣的溫暖。

  從那之後,我變得積極上進,熱情主動。公司也變了,不再像曾經那樣人和人之間隻充滿職業的客套,氛圍和諧溫暖起來,同事間相互關心,如親人。

  2009年,在金融危機襲遍全球時,很多貿易公司虧損的虧損,倒閉的倒閉,我們公司不僅沒有虧損,還稍有盈餘。3年後的今天,我已經從一個小文員升職爲公司業務經理。

  我牢記這段經曆,并爲每一名新入職的職員講述這個故事,踐行着“情意的力量勝過一切”的理念。時至今日,公司裏每個人都說,那是他們人生中最好的一課。

  老板,你能请我父亲吃顿饭吗?

  毕业后,我进了苏州这家外贸公司行政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字、复印、整理资料……。我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想在这座城市站住脚。

  因为我性格内向,不爱出风头,常常一天在办公室也说不了几句话。同事们对我都很客气,但互相也保持着各自的距离。

  那天,父亲打来电话说,要来住一段时间。其实,我知道,父亲不过是想来看看我生活得怎么样,住在哪里?工作环境如何?有没有朋友?母亲去世较早,父亲一手把我拉扯大,童年的记忆里,全是我坐在父亲凤凰牌自行车的大梁上,跟着他一条街一条街地卖豆腐的场景。

  我在这座城市没有朋友,怎么才能给父亲一个放心的理由?思前想后,我决定向老板求助。

  那一整天,我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老板的动向,他肯定不认识我,我该怎么开口?他会不会答应我这个滑稽的要求?我无比忐忑,挨到下班,才硬着头皮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这是我在公司工作大半年后,第一次走进老板的办公室。

  看我进来,他略有疑惑地问:“你是?”

  我无比尴尬,结结巴巴地表明身份。老板看我憋红的脸,微笑着说:“有事慢慢说。”

  我停顿了很久,说:“希望您能请我父亲吃顿饭,或让公司负责人请我父亲吃顿饭,以公司的名义。”我鼓足好大的勇气,说了很多我和父亲的事,“父亲不放心我,总觉得我在外面会受委屈。其实我挺好的,工作稳定,也被领导和同事照顾……”因为紧张,我的脸涨得通红,怕他不同意,又赶紧结结巴巴地补充:“当然,饭钱我自己来出……”

  没等我说完,他回应:“那就周五晚上吧,给你父亲接风,一起吃饭,好吗?”

  我一愣,随即激动起来:“可,可以,哪天都可以。”

  “那好,你休几天假,多带老人到处走走,我跟司机交代一下,这几天外出就用公司的车。”

  我慌忙摆手:“不,不用,真的不用,太感谢您了。”不知说什么好,我索性弯腰,给他鞠了一躬。

  周五下班前,司机找到我,陪我一起到火车站接父亲去酒店。司机说了酒店的名字,我很意外,那是这个城市非常豪华的酒店,我从未进去过。

  那是一顿丰盛而温暖的晚餐,饭菜丰盛,老板带了好酒,公司中层都参加了。很多人都不认识我,平常仅限于见面点头,而在这顿饭中,他们都表现得和我很熟悉,夸我某个文案写得好,每天总是很早到单位。大家随意地聊天、说笑,并陪着父亲喝到尽兴。

  之后的两天,司机一大早就等在我租住的楼下,带我和父亲一起转遍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两天后,父亲买了回去的票,说他来之前的确很不放心,原本想住一段日子,但看我生活得很好,他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父亲走后,我准备好好向老板说谢谢。可还没等我去找他,老板就召开了公司全体人员大会。

  会上,老板点了我的名字,他先为曾经对我和所有像我这样的员工的不了解表示了歉意。接着他说,要谢谢我对他提出的这个要求,让他知道了,作为一个集体,公司不仅是工作的地方,也是每个人相互关心和爱护的大家庭。除了竞争,除了上进,除了利润和发展,还应该有着寻常家庭的温暖,这才是一个好的集体,一个能永远朝前走的集体。说着,老板站起来,给所有员工深深鞠了一躬。

  在持久不落的掌声里,我哭了,为这样的温暖。

  从那之后,我变得积极上进,热情主动。公司也变了,不再像曾经那样人和人之间只充满职业的客套,氛围和谐温暖起来,同事间相互关心,如亲人。

  2009年,在金融危机袭遍全球时,很多贸易公司亏损的亏损,倒闭的倒闭,我们公司不仅没有亏损,还稍有盈余。3年后的今天,我已经从一个小文员升职为公司业务经理。

  我牢记这段经历,并为每一名新入职的职员讲述这个故事,践行着“情意的力量胜过一切”的理念。时至今日,公司里每个人都说,那是他们人生中最好的一课。

标签:深度好文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