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与你相约,是一种禅意

与你相约,是一种禅意

美文阅读网娱乐鬼王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8 08:31:20

  與你相約,是一種清湹撵猓遥阍诩t塵最深處的禅意裏,等你--題辭.微塵陌上

  窗外,細雨的綿柔音律,偶爾聽聽,是清甯的,灑落在我的庭院,也肥了那株茶樹的花枝。

  想來,流年暗換,三月已不是那段枯瘦的光陰。舊年的那首《葬花吟》,隻剩短歌餘韻,如一阕殇詞,清湹爻谅洌瑧n傷而不失風雅。

  與你相約,等待一場即将到來的花期,于我,是一個小小的歡喜,因爲,我偶爾地想你,是一種憂傷的美麗!

  春雨,滴落的不僅是水滴,還有舊年那一朵茶花的香韻;雨裏,放眼循着美人香草的小徑,尋一朵花魂的歸期。或許,歸期是遙遙無期,而去日卻是皁經遠去,給人留下或多或少感傷的憾意。是呵,遙望那些舊年裏走散的日月,情感總在流放中,流放成一種固執,在每一場花落之後的日子裏,等待再一次花開的聲音。

  如果,可以用一生的打坐,笃定成一種禅意,那麽,我深信,一直等下去,等待一個人一場天荒地老的愛情。

  與你相約,将芳華正好的青春,等待成一個暮年蒼蒼的老人。晨鍾與暮鼓,小樓與長亭,紅顔與風情,在寫給你的文字裏,字字餘香,會成爲那些歲月裏永恒的風景,讓我記得。

  美人香草,湸疤m葉,茶花香魂,藍鳥聲聲,和着三月的雨聲綿柔,是否,你能聽見,我的心語依舊一如花開的聲音。

  與你相約,茶花開時,人已來。

  是誰,在一紙溎淖盅Y安靜等待?是誰,在一路時光裏仆仆風塵?又是誰,在一葉輕舟裏隻影遠行?

  那個人,是清湚q月裏最沉重的那一滴雨,在記憶的天空,季季滴落,季季來去。我流連在三月的雨季,看見永恒的天空已然由暗灰變作了煙青,看見蠻荒的塬上漸漸滋生出生命嫩綠的芽子,寫意成一簾梵淨山裏早春的風景。一樹茶花,朦胧煙雨,借着三月乍暖還寒的春光,我分明看見,晶瑩的淚珠兩行,悄然跌落,是滑落過歲月綢帕上的清冽水迹。

  很多時候,我想,你一如深山裏的山茶,你一如幽潭裏的素蓮,在未至的花期裏,幽隐着,而我,便在與你相約的時光裏,對生活心懷敬意,--期待,在那一個花期來臨的日子,一睹你花開的樣子。

  如此,我退居于山野小村,營生着一顆素樸的心,在不計時長的小村時光裏,熱愛着平凡的事情,熱愛陌生人家的爽朗笑聲,熱愛市井人生的無聊嬉戲,也熱愛小貓小狗在日頭下的慵懶困意,偶爾也吃茶養花,偶爾也讀書聽雨,沉湎于日月星辰、花草田間、露水晨昏,在低溫的日子,不急不緩,深情地活着!

  與你,相約,是一種清湹撵猓驙懀肽悖且环N憂傷的美麗!

  初春的雨,總是會落進心裏的某個地方,或者落進某一個不經意間湧動的念裏,天青的顔色,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将息。就如看見細雨飄零,總會令人無端想起舊年的黃梅子黃梅雨,還有一個遙遠北方的你。

  來于大千,行于世間,或許,每一個人都會有極緻的孤獨,每一個人都會有深眷的時刻,都有一個可以唯一與之相約的人,那個人,或許在天邊,或許在近前,而那一款獨一的深情,卻是極緻到不悔,就算,真正能陪着自己走完人生的,隻有時間最鍾情。

  世界大無窮,可融芸芸猩闩c我,恰恰都是猩Y的兩個,就如兩枚山茶花,原本該是各自幽香,不近風塵,不染親疏,但這世界偏是又小如犄牆,在牆影的轉角處,那個彷如山茶花開的你,非得讓我遇見,從此,有了牽連,與你有關,讓我活着的深情,細膩而豐盈。

  你是一個怎樣的女子呀?在即将來臨的花期,會像一朵豔麗的山茶,繁麗的盛開在我寫給你的那一紙文字幽角,在三月的時光裏,繁榮我的那些沒有藩籬遮攔的往事茶園,在第一朵茶花綻開的時候,與你溫上一壺梵淨山新出的綠茶,遊曆在武陵正源海拔高度1000米處的茶樹茶花茶葉的每一寸清幽世界,惬意時彈笑,寄情江湖,悲涼時潸淚,快意人生,一如季節更替,枯榮自覺。

  我想念你,在春茶采收的季節,是如此深情的;我想念你,在那一朵茶花飄香的日子,是如此憂傷的;我想念你,在梵淨山悠悠的梵唱裏,是如此清湹摹

  與你相約,是一種清湹撵猓遥阍诩t塵最深處的禅意裏,等你!

  時間如來,不期而至,世界如是,相見恨晚,若能守得一隅清明,隻許你與我共度,做梵淨山裏的飛鳥相與還,朝花夕拾,煮茶焚香,杖藜執酒,白馬輕舟,君可願?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而我,便在红尘最深处的禅意里,等你--题辞.微尘陌上

  窗外,细雨的绵柔音律,偶尔听听,是清宁的,洒落在我的庭院,也肥了那株茶树的花枝。

  想来,流年暗换,三月已不是那段枯瘦的光阴。旧年的那首《葬花吟》,只剩短歌余韵,如一阕殇词,清浅地沉落,忧伤而不失风雅。

  与你相约,等待一场即将到来的花期,于我,是一个小小的欢喜,因为,我偶尔地想你,是一种忧伤的美丽!

  春雨,滴落的不仅是水滴,还有旧年那一朵茶花的香韵;雨里,放眼循着美人香草的小径,寻一朵花魂的归期。或许,归期是遥遥无期,而去日却是皁经远去,给人留下或多或少感伤的憾意。是呵,遥望那些旧年里走散的日月,情感总在流放中,流放成一种固执,在每一场花落之后的日子里,等待再一次花开的声音。

  如果,可以用一生的打坐,笃定成一种禅意,那么,我深信,一直等下去,等待一个人一场天荒地老的爱情。

  与你相约,将芳华正好的青春,等待成一个暮年苍苍的老人。晨钟与暮鼓,小楼与长亭,红颜与风情,在写给你的文字里,字字余香,会成为那些岁月里永恒的风景,让我记得。

  美人香草,浅窗兰叶,茶花香魂,蓝鸟声声,和着三月的雨声绵柔,是否,你能听见,我的心语依旧一如花开的声音。

  与你相约,茶花开时,人已来。

  是谁,在一纸浅墨文字里安静等待?是谁,在一路时光里仆仆风尘?又是谁,在一叶轻舟里只影远行?

  那个人,是清浅岁月里最沉重的那一滴雨,在记忆的天空,季季滴落,季季来去。我流连在三月的雨季,看见永恒的天空已然由暗灰变作了烟青,看见蛮荒的塬上渐渐滋生出生命嫩绿的芽子,写意成一帘梵净山里早春的风景。一树茶花,朦胧烟雨,借着三月乍暖还寒的春光,我分明看见,晶莹的泪珠两行,悄然跌落,是滑落过岁月绸帕上的清冽水迹。

  很多时候,我想,你一如深山里的山茶,你一如幽潭里的素莲,在未至的花期里,幽隐着,而我,便在与你相约的时光里,对生活心怀敬意,--期待,在那一个花期来临的日子,一睹你花开的样子。

  如此,我退居于山野小村,营生着一颗素朴的心,在不计时长的小村时光里,热爱着平凡的事情,热爱陌生人家的爽朗笑声,热爱市井人生的无聊嬉戏,也热爱小猫小狗在日头下的慵懒困意,偶尔也吃茶养花,偶尔也读书听雨,沉湎于日月星辰、花草田间、露水晨昏,在低温的日子,不急不缓,深情地活着!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因为,想你,是一种忧伤的美丽!

  初春的雨,总是会落进心里的某个地方,或者落进某一个不经意间涌动的念里,天青的颜色,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就如看见细雨飘零,总会令人无端想起旧年的黄梅子黄梅雨,还有一个遥远北方的你。

  来于大千,行于世间,或许,每一个人都会有极致的孤独,每一个人都会有深眷的时刻,都有一个可以唯一与之相约的人,那个人,或许在天边,或许在近前,而那一款独一的深情,却是极致到不悔,就算,真正能陪着自己走完人生的,只有时间最钟情。

  世界大无穷,可融芸芸众生,你与我,恰恰都是众生里的两个,就如两枚山茶花,原本该是各自幽香,不近风尘,不染亲疏,但这世界偏是又小如犄墙,在墙影的转角处,那个彷如山茶花开的你,非得让我遇见,从此,有了牵连,与你有关,让我活着的深情,细腻而丰盈。

  你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呀?在即将来临的花期,会像一朵艳丽的山茶,繁丽的盛开在我写给你的那一纸文字幽角,在三月的时光里,繁荣我的那些没有藩篱遮拦的往事茶园,在第一朵茶花绽开的时候,与你温上一壶梵净山新出的绿茶,游历在武陵正源海拔高度1000米处的茶树茶花茶叶的每一寸清幽世界,惬意时弹笑,寄情江湖,悲凉时潸泪,快意人生,一如季节更替,枯荣自觉。

  我想念你,在春茶采收的季节,是如此深情的;我想念你,在那一朵茶花飘香的日子,是如此忧伤的;我想念你,在梵净山悠悠的梵唱里,是如此清浅的。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而我,便在红尘最深处的禅意里,等你!

  时间如来,不期而至,世界如是,相见恨晚,若能守得一隅清明,只许你与我共度,做梵净山里的飞鸟相与还,朝花夕拾,煮茶焚香,杖藜执酒,白马轻舟,君可愿?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