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最相思

最相思

美文阅读网落宝金瞳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8 08:30:32

  紅豆花開,卻不見有情人來采。一句話把所有的愛都變成了無言的表白,把人世間最純潔的心都凝結成了一顆小小的紅塵。曾有誰爲一把辛酸淚而心痛?又有誰爲了那已去的故人黯然而神傷?多少過往,曆曆在目。回首相看,昨天還在自己的眼裏,可是卻無法捕捉自己記憶裏最潮濕的相思。昨天,我在爲誰舉目凝望長空落日,我在爲誰而守護大漠那筆直的青煙。歲月真的是那麽的無情,滾滾而來的憂傷把遙遙無期的倩影碾碎,可我還伫立在風塵的煙花巷裏苦候。沒有人說願意爲我兒等,也沒有誰的腳步曾爲我多情的回眸而停下自己泛濫的愛意。如今,煙花已落,江南的青柳揚着細細細葉,我欲乘着這份翠綠踏進南國,找到紅豆爲我而留下的風流。春風又起,吹拂着花下的那張倦容,而我從月影裏走出,把所有的風情都溶爲了一汪湝的淚水。看着從自己手裏滑落的那朵煙花,我放佛又回到寂寞的夜裏。那個夜裏,我曾在紅豆泛紅的那份相思裏走出了寂寞。

  難忘,相思之意。最不屑,神傷之情。擁着來生,讓一切随着漫天而舞的塵埃而落。也許從此,窄窄的空谷将爲多情人綻放出一朵永不凋零愛情之花。傷心人總是爲了永遠而愛,孤影客總是爲了自由而行。踏上漫漫人生路,一顆紅豆又能相思多久。癡情人爲情而癡,無情人因愛而多情。自古多情不相思,相思不多情。一個人守着兩個人的愛,什麽時候紅豆才會再開?

  一片荒蕪,凄涼而孤寂。濕潤的眼,睜不開,看不清。曾以爲百年之後,紅塵爲紅豆而紅。當時光穿越了人世間的悲歡後,才明白自古多情傷離别,才明白生和死其實就是離和别的另一種恨。無法給予的愛,需要時間來沉澱。當日的海誓和山盟,抵不過北國佳人的一颦一笑。說出的話,那都是海枯石爛後的一個承諾,千年之後,人和情都将被遺忘。等待的佳人,沒有來,她去了哪兒?是寂寞的過去,還是孤單的現在。若說不曾動心,爲何花期會在心灰的那刻開始。一片片花瓣,慢慢的飄落,最美的舞姿卻無人賞。一世傾心,注定了庭院隻能成爲沒有情的不夜城。假如醉卧香塌就能解風情,爲何一縷香魂會飄散在笛聲蕩漾的那個寂寞夜裏。也許是因爲孤單,也許是孤單後的寂寞。一個人的思念總是那麽的辛苦,一個人的多情總是那麽的傷感。如果有一天寂寞的人不再孤單,那我就從寂寞的夜裏走到孤單的白晝。

  浮萍無根而飄,彩蝶有翅難飛。繁花叢裏,誰的相思在涓涓而流?人海裏,誰的的眼眸爲情而濕潤?成全不了的緣分隻能苦苦的等待,不能勉強的是輪回的邂逅。姻緣雖美,豈能與人生相提并論。如詩般的生活不是風花,也不是雪月,而是在覺悟後的那份釋然。縱然良辰美景能裝飾孤單的心,但寂寞夜裏的夢又将何去何從?不應該繼續孤守着昨天的相思,它隻是某個人眼裏那滴未流出眼的淚。

  風不流,花不落,而情卻依然癡。沒有希望的堅持,注定會失落在寂寞的夜裏。兩眼的對望,不是此岸和彼岸的距離,而是銀河裏滾滾而去東水。誰曾見鵲橋不斷,筵席不散。惬意的牽挂,在蒼穹下變爲滄桑,爬上了紅豆的花容上,成爲相思後的皺紋。若幹年,青蓮也許會開,開出的不是紅豆的相思,而是寂寞後的孤單。

  舉起酒杯,與多情人在月下對飲,濃濃的醇香在花前漫開,若隐若現的心在風聲下嗚咽。往前一步,相思的盡頭,閉上眼也止不住淚水的漫延。心太冷,守不住溫柔的情愛。情太深,藏不住愛恨交織出的惆怅。蓦然回首,海市不再繁華,蜃樓不再喧鬧,失去了眼前的風景,心又怎能安然而靜。盡管秋風不盡,無心人又怎會把飄揚的長發盤成絕情花。所有的掩飾都變得透明,琉璃的光彩也會變得暗淡,曾經的風流隻剩下一首吟不完的情詩。南國已破,拳拳的愛意再也經不住紅豆的相思,隻能浮上弱水,映照千古風流。

  殘壁斷瓦,零落而碎。不了情依然堅持着,可那個孤客已被紅塵掩埋。再也找不到人世的情,再也尋不到人世的愛,隻能一個人留在南國裏,等待紅豆花開。花會開,但不會有人去采,因爲夜已深了。

  最相思,紅豆之意。當明白了一切皆是虛無時,紅顔已老,知音遁迹。而南國風情也不再是帳帏後的幾聲啼笑,那時,縱然柳永婉約的宋詞也詠不出淪落人的失落。或許隻有種下紅豆,才能站在天涯海角思念那個錯過的紅顔。

  红豆花开,却不见有情人来采。一句话把所有的爱都变成了无言的表白,把人世间最纯洁的心都凝结成了一颗小小的红尘。曾有谁为一把辛酸泪而心痛?又有谁为了那已去的故人黯然而神伤?多少过往,历历在目。回首相看,昨天还在自己的眼里,可是却无法捕捉自己记忆里最潮湿的相思。昨天,我在为谁举目凝望长空落日,我在为谁而守护大漠那笔直的青烟。岁月真的是那么的无情,滚滚而来的忧伤把遥遥无期的倩影碾碎,可我还伫立在风尘的烟花巷里苦候。没有人说愿意为我儿等,也没有谁的脚步曾为我多情的回眸而停下自己泛滥的爱意。如今,烟花已落,江南的青柳扬着细细细叶,我欲乘着这份翠绿踏进南国,找到红豆为我而留下的风流。春风又起,吹拂着花下的那张倦容,而我从月影里走出,把所有的风情都溶为了一汪浅浅的泪水。看着从自己手里滑落的那朵烟花,我放佛又回到寂寞的夜里。那个夜里,我曾在红豆泛红的那份相思里走出了寂寞。

  难忘,相思之意。最不屑,神伤之情。拥着来生,让一切随着漫天而舞的尘埃而落。也许从此,窄窄的空谷将为多情人绽放出一朵永不凋零爱情之花。伤心人总是为了永远而爱,孤影客总是为了自由而行。踏上漫漫人生路,一颗红豆又能相思多久。痴情人为情而痴,无情人因爱而多情。自古多情不相思,相思不多情。一个人守着两个人的爱,什么时候红豆才会再开?

  一片荒芜,凄凉而孤寂。湿润的眼,睁不开,看不清。曾以为百年之后,红尘为红豆而红。当时光穿越了人世间的悲欢后,才明白自古多情伤离别,才明白生和死其实就是离和别的另一种恨。无法给予的爱,需要时间来沉淀。当日的海誓和山盟,抵不过北国佳人的一颦一笑。说出的话,那都是海枯石烂后的一个承诺,千年之后,人和情都将被遗忘。等待的佳人,没有来,她去了哪儿?是寂寞的过去,还是孤单的现在。若说不曾动心,为何花期会在心灰的那刻开始。一片片花瓣,慢慢的飘落,最美的舞姿却无人赏。一世倾心,注定了庭院只能成为没有情的不夜城。假如醉卧香塌就能解风情,为何一缕香魂会飘散在笛声荡漾的那个寂寞夜里。也许是因为孤单,也许是孤单后的寂寞。一个人的思念总是那么的辛苦,一个人的多情总是那么的伤感。如果有一天寂寞的人不再孤单,那我就从寂寞的夜里走到孤单的白昼。

  浮萍无根而飘,彩蝶有翅难飞。繁花丛里,谁的相思在涓涓而流?人海里,谁的的眼眸为情而湿润?成全不了的缘分只能苦苦的等待,不能勉强的是轮回的邂逅。姻缘虽美,岂能与人生相提并论。如诗般的生活不是风花,也不是雪月,而是在觉悟后的那份释然。纵然良辰美景能装饰孤单的心,但寂寞夜里的梦又将何去何从?不应该继续孤守着昨天的相思,它只是某个人眼里那滴未流出眼的泪。

  风不流,花不落,而情却依然痴。没有希望的坚持,注定会失落在寂寞的夜里。两眼的对望,不是此岸和彼岸的距离,而是银河里滚滚而去东水。谁曾见鹊桥不断,筵席不散。惬意的牵挂,在苍穹下变为沧桑,爬上了红豆的花容上,成为相思后的皱纹。若干年,青莲也许会开,开出的不是红豆的相思,而是寂寞后的孤单。

  举起酒杯,与多情人在月下对饮,浓浓的醇香在花前漫开,若隐若现的心在风声下呜咽。往前一步,相思的尽头,闭上眼也止不住泪水的漫延。心太冷,守不住温柔的情爱。情太深,藏不住爱恨交织出的惆怅。蓦然回首,海市不再繁华,蜃楼不再喧闹,失去了眼前的风景,心又怎能安然而静。尽管秋风不尽,无心人又怎会把飘扬的长发盘成绝情花。所有的掩饰都变得透明,琉璃的光彩也会变得暗淡,曾经的风流只剩下一首吟不完的情诗。南国已破,拳拳的爱意再也经不住红豆的相思,只能浮上弱水,映照千古风流。

  残壁断瓦,零落而碎。不了情依然坚持着,可那个孤客已被红尘掩埋。再也找不到人世的情,再也寻不到人世的爱,只能一个人留在南国里,等待红豆花开。花会开,但不会有人去采,因为夜已深了。

  最相思,红豆之意。当明白了一切皆是虚无时,红颜已老,知音遁迹。而南国风情也不再是帐帏后的几声啼笑,那时,纵然柳永婉约的宋词也咏不出沦落人的失落。或许只有种下红豆,才能站在天涯海角思念那个错过的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