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第一声进军号角

第一声进军号角

美文阅读网我欲逍遥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8:28:40

  鄭必堅先生最近說,以新媒體、自媒體、網絡語和表情包等來表意的“網絡文”,其流行度和影響力對網民尤其是青年一代的影響堪比中國100年前的“白話文”邉印

  100年前的1917年1月1日恰是“中國文學革命的第一聲進軍號角”(周策縱語)吹響之日,作爲推動白話文邉拥南闰專试陉惇毿阒骶幍摹缎虑嗄辍冯s志2卷5號上發表《文學改良刍議》,成爲“新文學邉拥牡谝淮涡詴保幼牛惇毿阍2月1日的下一期刊出其《文學革命論》進行聲援,成爲全國讨論的熱門。

  1916年底,胡适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留學期間寫就《文學改良刍議》,他在1915年9月的一首長詩中已第一次提出“文學革命”,因受在美留學生朋友的反對,“膽子變小了,态度變謙虛了”,“考慮到那無可懷疑的老一輩保守分子的反對”,全篇不提“文學革命”的旗幟,而用上“改良”的字眼。他在文中寫到,我以爲今日而言文學改良,須從八事入手。哪八事?一曰,須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須講求文法。四曰,不作無病呻吟。五曰,務去濫調套語。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講對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語。

  胡适稱“須言之有物”:我們國家近世文學的大病,在于“言之無物”。胡适所說的“物”,非古人所謂“文以載道”之說。他所說的“物”,第一是情感。“情感者,文學之靈魂。文學而無情感,如人之無魂,木偶而已,行屍走肉而已”。

  第二是思想。胡适所說的“思想”,兼“見地、識力、理想三者”。思想對于文學,如同腦筋在于人身。人不能思想,雖則面目姣好,雖能笑啼感覺,有何可取的?文學也是如此。

  胡适說,文學沒有情感和思想,便如無靈魂無腦筋的美人。“近世文人沾沾于聲調字句之間,既無高遠之思想,又無真摯之情感,文學之衰微,此其大因矣。”欲救此弊,情與思二者而已。

  “不摹仿古人”。胡适提出,文學當随時代而變遷。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這是文明進化的公理。今天的中國,當造今天的文學。“惟實寫今日社會之情狀,故能成真正文學。”

  “務去濫調套語”。胡适所說,别無他法,“惟在人人以其耳目所親見親聞所親身閱曆之事物,一一自己鑄詞以形容描寫之。”隻求不失真,“達其狀物寫意之目的,即是工夫。”

  “不避俗語俗字”。胡适說,以今世曆史進化的眼光觀之,則白話文學是中國文學的正宗,又爲将來文學必用的利器……我主張今日作文作詩,宜采用俗語俗字。“與其用三千年前之死字,不如用二十世紀之活字”。

  胡适一文幾乎囊括改革舊文字形式的所有方面,看似溫和,實則在國内文化界引起了極大的沖擊。一年後,胡适再作《建設的文學革命論》,提出建設新文學的意見,經從美國歸國後在各處演講,繼上述的“八不主義”後,胡适總括了四條:一,要有話說,方才說話。二,有什麽話,說什麽話;話怎麽說,就怎麽說。三,要說我自己的話,别說别人的話。四,是什麽時代的人,說什麽時代的話。他表示:“中國若想有活文學,必須用白話,必須用國語,必須作國語的文學。”隻有用白話所寫的文學才是最好的文學和活文學。他提出“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口號,赢得新青年的熱烈響應。

  台灣作家李敖把胡适稱爲“播種者”,他說:“乍看起來,文學革命好像隻是一種形式的改革,一種文字體裁的解放,其實形式和體裁對内容有重大的影響,形式和體裁的束縛會斫喪精神的自由,使良好的内容不能充分表現。所以文學革命既然被肯定,新思想和新精神必然會跟着到來。”

  如果說“網絡文”堪比100年前的“白話文”,網絡時代的新青年應該學習文學革命“播種者”的批判精神、創新意識,赓續白話文的創造,也須言之有物,講求情與思,我手寫我心,一個時代當有一個時代的文學,我們應該留下當下的精彩。(塵之潔)

  郑必坚先生最近说,以新媒体、自媒体、网络语和表情包等来表意的“网络文”,其流行度和影响力对网民尤其是青年一代的影响堪比中国100年前的“白话文”运动。

  100年前的1917年1月1日恰是“中国文学革命的第一声进军号角”(周策纵语)吹响之日,作为推动白话文运动的先驱,胡适在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杂志2卷5号上发表《文学改良刍议》,成为“新文学运动的第一次宣言书”,接着,陈独秀在2月1日的下一期刊出其《文学革命论》进行声援,成为全国讨论的热门。

  1916年底,胡适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期间写就《文学改良刍议》,他在1915年9月的一首长诗中已第一次提出“文学革命”,因受在美留学生朋友的反对,“胆子变小了,态度变谦虚了”,“考虑到那无可怀疑的老一辈保守分子的反对”,全篇不提“文学革命”的旗帜,而用上“改良”的字眼。他在文中写到,我以为今日而言文学改良,须从八事入手。哪八事?一曰,须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须讲求文法。四曰,不作无病呻吟。五曰,务去滥调套语。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讲对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语。

  胡适称“须言之有物”:我们国家近世文学的大病,在于“言之无物”。胡适所说的“物”,非古人所谓“文以载道”之说。他所说的“物”,第一是情感。“情感者,文学之灵魂。文学而无情感,如人之无魂,木偶而已,行尸走肉而已”。

  第二是思想。胡适所说的“思想”,兼“见地、识力、理想三者”。思想对于文学,如同脑筋在于人身。人不能思想,虽则面目姣好,虽能笑啼感觉,有何可取的?文学也是如此。

  胡适说,文学没有情感和思想,便如无灵魂无脑筋的美人。“近世文人沾沾于声调字句之间,既无高远之思想,又无真挚之情感,文学之衰微,此其大因矣。”欲救此弊,情与思二者而已。

  “不摹仿古人”。胡适提出,文学当随时代而变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这是文明进化的公理。今天的中国,当造今天的文学。“惟实写今日社会之情状,故能成真正文学。”

  “务去滥调套语”。胡适所说,别无他法,“惟在人人以其耳目所亲见亲闻所亲身阅历之事物,一一自己铸词以形容描写之。”只求不失真,“达其状物写意之目的,即是工夫。”

  “不避俗语俗字”。胡适说,以今世历史进化的眼光观之,则白话文学是中国文学的正宗,又为将来文学必用的利器……我主张今日作文作诗,宜采用俗语俗字。“与其用三千年前之死字,不如用二十世纪之活字”。

  胡适一文几乎囊括改革旧文字形式的所有方面,看似温和,实则在国内文化界引起了极大的冲击。一年后,胡适再作《建设的文学革命论》,提出建设新文学的意见,经从美国归国后在各处演讲,继上述的“八不主义”后,胡适总括了四条:一,要有话说,方才说话。二,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话怎么说,就怎么说。三,要说我自己的话,别说别人的话。四,是什么时代的人,说什么时代的话。他表示:“中国若想有活文学,必须用白话,必须用国语,必须作国语的文学。”只有用白话所写的文学才是最好的文学和活文学。他提出“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口号,赢得新青年的热烈响应。

  台湾作家李敖把胡适称为“播种者”,他说:“乍看起来,文学革命好像只是一种形式的改革,一种文字体裁的解放,其实形式和体裁对内容有重大的影响,形式和体裁的束缚会斫丧精神的自由,使良好的内容不能充分表现。所以文学革命既然被肯定,新思想和新精神必然会跟着到来。”

  如果说“网络文”堪比100年前的“白话文”,网络时代的新青年应该学习文学革命“播种者”的批判精神、创新意识,赓续白话文的创造,也须言之有物,讲求情与思,我手写我心,一个时代当有一个时代的文学,我们应该留下当下的精彩。(尘之洁)

标签:美文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