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一地乡愁

一地乡愁

美文阅读网步步登神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8:21:38
一地乡愁

  回故鄉的時候,我的心就異常地平靜了。我知道,我是在走回我的童年。童年的目光是純淨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那麽可人。我置身故鄉,覺得大地正在浮升,黃色的山土正逐漸高過我的目光,我仿佛還是稚童,心無阻礙地行走在大地上。童年是如此熱切地貼近我的心懷,一瞬間,我把中年的我當成了漫山遍野瘋跑的孩童。

  後來我到江浙一帶遊玩。車過上海之後,高樓漸隐,霓虹漸滅,在微微晨曦中兩旁現出連綿的群山。那是在初秋,天氣出奇地好,涼爽的風讓疲憊的我心神一振。我向車窗外望去,粗大的松樹和杉樹一一顯現,又一一遁去,遠處是寂靜的大山和無語的天空。我突然想起了有橋有水的村莊。我在沿途的凝望中,在陌生的山水中,窺出了故鄉的身影。我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那一處處風景,卻觸痛了我内心深處的情愫,在那天早晨突然喚醒了心中那個叫做鄉愁的東西。

  鄉愁。我在心裏輕輕地叫了一聲。

  但我不敢對人說鄉愁。

  我知道鄉愁有多重。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們村裏回來了一位老兵,他來自台灣。我們幾個孩童去看,那個離家四十多年的老兵已是白發蒼蒼的老頭,酒席間喝酒,談到情深處,潸然淚下。我第一次看到大男人流淚,流得不成樣子。那個老兵在村裏轉了幾天,走了。此後來過幾封信,最後一封信的内容我們村人都清楚:老兵走了,走前想念家鄉,哭了。

  上高中的時候,我讀餘光中先生的《鄉愁》,一下想起了那個流淚的老兵,也想起了多日未見的家人,鄉愁第一次闖進了我的心裏。

  幾年後,我在講台上給學生講餘光中先生的《鄉愁》,學生青蔥的臉上絲毫沒有鄉愁的影子。我明白,鄉愁離他們太遠。優裕的物質生活,迅捷的信息傳遞,便捷的交通工具,現代人的鄉愁早被現代文明摧枯拉朽,遑論少不更事的少年。

  但我固執地認爲,鄉愁會随着歲月的流逝而逐漸蔓延開來,它讓長大的人們逐漸走回故鄉,走回童年,走回本真。人們在頑強地向前奔跑的時候,在獲得越來越多的物質利益的時候,總會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想起自己的誕生地,想起自己成長的軌迹,一種靈魂的皈依感會油然而生。鄉愁,這時就彌漫開來。

  回故乡的时候,我的心就异常地平静了。我知道,我是在走回我的童年。童年的目光是纯净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那么可人。我置身故乡,觉得大地正在浮升,黄色的山土正逐渐高过我的目光,我仿佛还是稚童,心无阻碍地行走在大地上。童年是如此热切地贴近我的心怀,一瞬间,我把中年的我当成了漫山遍野疯跑的孩童。

  后来我到江浙一带游玩。车过上海之后,高楼渐隐,霓虹渐灭,在微微晨曦中两旁现出连绵的群山。那是在初秋,天气出奇地好,凉爽的风让疲惫的我心神一振。我向车窗外望去,粗大的松树和杉树一一显现,又一一遁去,远处是寂静的大山和无语的天空。我突然想起了有桥有水的村庄。我在沿途的凝望中,在陌生的山水中,窥出了故乡的身影。我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那一处处风景,却触痛了我内心深处的情愫,在那天早晨突然唤醒了心中那个叫做乡愁的东西。

  乡愁。我在心里轻轻地叫了一声。

  但我不敢对人说乡愁。

  我知道乡愁有多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村里回来了一位老兵,他来自台湾。我们几个孩童去看,那个离家四十多年的老兵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头,酒席间喝酒,谈到情深处,潸然泪下。我第一次看到大男人流泪,流得不成样子。那个老兵在村里转了几天,走了。此后来过几封信,最后一封信的内容我们村人都清楚:老兵走了,走前想念家乡,哭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读余光中先生的《乡愁》,一下想起了那个流泪的老兵,也想起了多日未见的家人,乡愁第一次闯进了我的心里。

  几年后,我在讲台上给学生讲余光中先生的《乡愁》,学生青葱的脸上丝毫没有乡愁的影子。我明白,乡愁离他们太远。优裕的物质生活,迅捷的信息传递,便捷的交通工具,现代人的乡愁早被现代文明摧枯拉朽,遑论少不更事的少年。

  但我固执地认为,乡愁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蔓延开来,它让长大的人们逐渐走回故乡,走回童年,走回本真。人们在顽强地向前奔跑的时候,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物质利益的时候,总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想起自己的诞生地,想起自己成长的轨迹,一种灵魂的皈依感会油然而生。乡愁,这时就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