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一张书桌

一张书桌

美文阅读网仙鱼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11:25:55

  過了二十多天,不見他把新書桌送來,我等不及了,特地跑去問他。他指着靠在陰暗屋角裏的一排木板,說這些就是我那新書桌的材料。我不免疑惑,二十多天工夫,隻把一段木頭解了開來?

  他看出我的疑怪,就用教師般的神情開導我,說整段木頭雖然幹了,解了開來,裏面未免還有點兒潮,如果馬上拿來做家夥,不久就會出毛病,或是裂一道縫,或是接榫處松了。他怕我不相信,又列出當地的一些人家來。某家新造花廳添置桌椅,某家小姐出閣準備嫁妝,木料解了開來,都擱在那裏等待半年八個月再上手呢。“先生,你要是有工夫,不妨到他們家裏去看看,我做的家夥是不容它出毛病的。”他說到“我做的家夥”時,黃濁的眼睛放射出閃耀的光芒,宛如文人朗誦他得意作品時的模樣。

  又過了一個月,我走過他門前,順便進去看看。一張新書桌立在牆邊了,老木匠正彎着腰,幾個手指頭抵着一張砂紙,打磨那安抽屜的長方孔的邊緣。

  此後下了五六天的雨。又過了十多天,老木匠帶着他的徒弟把新書桌擡來了。書桌是栗殼色,油油地發着光亮,一些陳舊的家具和它一比更顯得黯淡失色了。老木匠問明了我,就跟徒弟把書桌安放在我指定的地方。隻恐徒弟不當心,讓桌子跟什麽東西碰撞,擦掉一點兒漆或是劃上一道紋路,他連聲發出“小心呀”“小心呀”的警告。直到安放停當,他才松了口氣,站遠一點兒,用一隻手摸着長着灰色短須的下巴,悠然地欣賞他的新作品。最後,他說:“先生,你用用看,用上些時候,你自然會相信我做的家夥是可以傳子孫的。”

  他說到“我做的家夥”時,閃耀的光芒又從他那黃濁的眼睛裏放射出來。

  过了二十多天,不见他把新书桌送来,我等不及了,特地跑去问他。他指着靠在阴暗屋角里的一排木板,说这些就是我那新书桌的材料。我不免疑惑,二十多天工夫,只把一段木头解了开来?

  他看出我的疑怪,就用教师般的神情开导我,说整段木头虽然干了,解了开来,里面未免还有点儿潮,如果马上拿来做家伙,不久就会出毛病,或是裂一道缝,或是接榫处松了。他怕我不相信,又列出当地的一些人家来。某家新造花厅添置桌椅,某家小姐出阁准备嫁妆,木料解了开来,都搁在那里等待半年八个月再上手呢。“先生,你要是有工夫,不妨到他们家里去看看,我做的家伙是不容它出毛病的。”他说到“我做的家伙”时,黄浊的眼睛放射出闪耀的光芒,宛如文人朗诵他得意作品时的模样。

  又过了一个月,我走过他门前,顺便进去看看。一张新书桌立在墙边了,老木匠正弯着腰,几个手指头抵着一张砂纸,打磨那安抽屉的长方孔的边缘。

  此后下了五六天的雨。又过了十多天,老木匠带着他的徒弟把新书桌抬来了。书桌是栗壳色,油油地发着光亮,一些陈旧的家具和它一比更显得黯淡失色了。老木匠问明了我,就跟徒弟把书桌安放在我指定的地方。只恐徒弟不当心,让桌子跟什么东西碰撞,擦掉一点儿漆或是划上一道纹路,他连声发出“小心呀”“小心呀”的警告。直到安放停当,他才松了口气,站远一点儿,用一只手摸着长着灰色短须的下巴,悠然地欣赏他的新作品。最后,他说:“先生,你用用看,用上些时候,你自然会相信我做的家伙是可以传子孙的。”

  他说到“我做的家伙”时,闪耀的光芒又从他那黄浊的眼睛里放射出来。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