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街头咖啡馆

街头咖啡馆

美文網桃花圣手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11:25:29
街头咖啡馆

  去過歐洲多國,也在巴黎長住過幾回。近期又到突尼斯、馬耳他、西西裏島逛了一圈。一個越發清晰的印象是,倘若沒有遍布這些地方街頭巷尾的咖啡館,他們的風情魅力怕是要大打一個折扣呢!

  去過歐洲的人應該不會否認,在那裏,無論是巴黎、羅馬、阿姆斯特丹這樣有文化又有曆史的大城市,還是尼斯、波爾多這樣的小城,每條街邊,每個街角必有咖啡館。你一路走去,每時每刻都在沐浴咖啡的濃香。就是突尼斯這樣的北非國家,因爲受過法國殖民影響吧,其大小城鎮,也無不處處咖啡飄香。隻不過突尼斯的咖啡館有點像我們的茶館,許多人會在此打撲克、玩骨牌、吸阿拉伯水煙。

  咖啡對歐洲人而言,無疑是如空氣、黃油、面包、冰礦泉水一樣。徐志摩甚至認爲:“巴黎如果少了咖啡館,恐怕變得一無可愛。”而在我這種分不出咖啡口味好壞的人看來,單是咖啡館乃人生加油站之說,已足以讓我大大點上一贊。畢竟旅遊也是件苦事,故别人拖着兩條腿排着隊出入教堂或滿街購物時,我便會溜號,花一兩個歐元,于街頭咖啡館泡上一陣,别提有多舒坦。

  至于咖啡館,尤其是那些街頭咖啡館,我覺得就是一位“慣看秋月春風”的滄桑老人。閱人無數,寵辱不驚。打他面前經過的人們,從古到今何止千萬?在他懷中厮磨的人物,曾經傾吐過多少心曲?很多還是世界各地蜂擁而來的遊客,他們的臉上閃爍着新奇與疲憊,心裏揣着的是對這座城、這條街的文化流變、風土人情的訝異與欣賞。真是這樣。歐洲的建築、街道無不都是飽經風霜的長者。許多幾把椅子的小咖啡館,都可能祖孫相傳,經營了幾個世紀,仍是舊時風貌。連桌椅的樣式和擺放,甚至也可能一如既往、一往情深。故而貴族、朋客乃至乞丐,似乎都會在此相遇。雖然,泡在這裏的很多人也是像我一樣腿腳酸麻的天涯過客,但更多的是常客。其中有慈眉善目的老人,有若有所思的閑漢和憂心忡忡的失意者。當然也有如膠似漆的情侶。小夥疼愛地撫弄姑娘的長發,姑娘則幹脆把他的頸項緊緊摟住。賣藝的及時抓住這一美好瞬間,在他們面前晃着身子,拉出“羅密歐與朱麗葉”的醉人旋律……

  去过欧洲多国,也在巴黎长住过几回。近期又到突尼斯、马耳他、西西里岛逛了一圈。一个越发清晰的印象是,倘若没有遍布这些地方街头巷尾的咖啡馆,他们的风情魅力怕是要大打一个折扣呢!

  去过欧洲的人应该不会否认,在那里,无论是巴黎、罗马、阿姆斯特丹这样有文化又有历史的大城市,还是尼斯、波尔多这样的小城,每条街边,每个街角必有咖啡馆。你一路走去,每时每刻都在沐浴咖啡的浓香。就是突尼斯这样的北非国家,因为受过法国殖民影响吧,其大小城镇,也无不处处咖啡飘香。只不过突尼斯的咖啡馆有点像我们的茶馆,许多人会在此打扑克、玩骨牌、吸阿拉伯水烟。

  咖啡对欧洲人而言,无疑是如空气、黄油、面包、冰矿泉水一样。徐志摩甚至认为:“巴黎如果少了咖啡馆,恐怕变得一无可爱。”而在我这种分不出咖啡口味好坏的人看来,单是咖啡馆乃人生加油站之说,已足以让我大大点上一赞。毕竟旅游也是件苦事,故别人拖着两条腿排着队出入教堂或满街购物时,我便会溜号,花一两个欧元,于街头咖啡馆泡上一阵,别提有多舒坦。

  至于咖啡馆,尤其是那些街头咖啡馆,我觉得就是一位“惯看秋月春风”的沧桑老人。阅人无数,宠辱不惊。打他面前经过的人们,从古到今何止千万?在他怀中厮磨的人物,曾经倾吐过多少心曲?很多还是世界各地蜂拥而来的游客,他们的脸上闪烁着新奇与疲惫,心里揣着的是对这座城、这条街的文化流变、风土人情的讶异与欣赏。真是这样。欧洲的建筑、街道无不都是饱经风霜的长者。许多几把椅子的小咖啡馆,都可能祖孙相传,经营了几个世纪,仍是旧时风貌。连桌椅的样式和摆放,甚至也可能一如既往、一往情深。故而贵族、朋客乃至乞丐,似乎都会在此相遇。虽然,泡在这里的很多人也是像我一样腿脚酸麻的天涯过客,但更多的是常客。其中有慈眉善目的老人,有若有所思的闲汉和忧心忡忡的失意者。当然也有如胶似漆的情侣。小伙疼爱地抚弄姑娘的长发,姑娘则干脆把他的颈项紧紧搂住。卖艺的及时抓住这一美好瞬间,在他们面前晃着身子,拉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醉人旋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