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老兵爷爷的军功章

老兵爷爷的军功章

美文阅读网暗幽捕神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9:07:37
老兵爷爷的军功章

  提及軍人、英雄,腦海中瞬間浮現并高大起來的,便是幾位爺爺輩的老兵。

  大爺爺,父親的大伯,一直是我家的驕傲。遺憾的是,六十年前,年僅三十二歲的他,便犧牲在了抗美援朝的戰場上,沒留下任何以資懷念的物件,未曾目睹過他的光輝形象。但對大爺爺的崇拜與懷念,使我在心裏默默爲他畫像:高大、英氣,眉宇間透着軍人的堅毅和爺爺的慈祥。

  志願軍開赴朝鮮戰場前,大爺爺并未在應征之列。因他已經曆過抗日、解放戰争,部隊首長及家裏都希望他能留下來,參與祖國建設、娶妻生子。但軍人的強烈責任感,讓大爺爺義不容辭地揮别戰友、爹娘,踏上了遠去朝鮮戰場的征程,且一去不返。

  不知名的戰役、不知名的山頭,甚至連具體的時間都不知道,大爺爺就這樣将忠骨英魂埋在了朝鮮戰場,留在了親人永遠不可能涉足的國度。軍功章沒有,後代沒有,隻留下了烈士陵園“英魂碑”上的一世英名:張宗恒。

  三個陰刻的小字,混在長長的名單裏并不被人所識,隻與他的戰友一起作爲先烈群體,接受瞻仰。但我每次到陵園祭奠大爺爺,都會一眼尋得,并鄭重地撫摸、擦拭一番。隻因那是在這世上唯一能代表大爺爺的标志,也是曆史頒給他最特别的“軍功章”:閃耀着他不爲人知的英名,銘刻着他舍身衛國的功勳。

  老羅爺,并不姓羅,隻因背上那個大羅鍋。每當他彎腰埋首從村裏走過,總會有不懂事的孩子追着喊“老羅”,我小時候是,現在的孩子也是。但老羅爺并不生氣,笑嘻嘻地拉着孩子,坐在樹蔭下,似是講英雄傳奇一般,頗爲自豪地大講這羅鍋的來曆。這聽校阊永m了幾代人。

  當年,年富力強的老羅曆經抗日、解放、抗美援朝戰争,英勇頑強,屢立戰功。壓箱底的那些軍功章,雖光澤已逝,但老羅卻奉爲至寶。用他的話說,由于常年在戰場上荷槍實彈拼殺沖擊,背負重重的槍支彈藥行軍遠涉,天長日久,便把自己高大的脊背壓成了羅鍋。事實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我甯願相信這是真的。

  複員後的老羅爺,由于年齡偏大,又背着羅鍋,不好娶親,便打了大半輩子光棍。直至娶到改嫁帶着三個孩子的老羅奶奶,才過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小酒兒一端,便不厭其煩地對着老羅奶奶講他的英雄往事。最讓老羅爺自豪的便是,挽着老伴去領老軍人補助,逢人便講:去找俺的孩子領錢去。老羅無後,便将民政局的人自認爲孩子了。

  老羅爺去世入棺時,胸前綴滿軍功章;因有羅鍋,不便平躺,隻好側卧。老羅爺将青春奉獻給了革命、戰場,背上的羅鍋,似一枚特别的“軍功章”:雖彎卻挺,彎下的是累累功績,挺起的是革命精神!

  六爺,夏日赤膊時,總會露出右肩上那眼因取子彈而留下的深坑:怵目,心酸,如一枚特别的“軍功章”,講述着他在血雨腥風中轉戰晉察冀的英雄故事。三爺,脖子上用紅線系着一枚從戰友體内取出的彈殼,光滑、閃亮,如一枚特别的“軍功章”,銘記着戰友爲他擋槍犧牲的血色濃情。二爺,每天都要将擺在窗台上的相框擦拭一遍,坦克,軍旗,如一枚特别的“軍功章”,定格着他駕駛坦克沖鋒陷陣的激情歲月、戰火青春……

  昔日的血火戰場已沉寂于歲月的長河,但老兵爺爺們那一枚枚鑄滿故事與榮耀的特别“軍功章”,卻異常光亮地閃耀在我的心間,成爲生命中的紅色經典。

  提及军人、英雄,脑海中瞬间浮现并高大起来的,便是几位爷爷辈的老兵。

  大爷爷,父亲的大伯,一直是我家的骄傲。遗憾的是,六十年前,年仅三十二岁的他,便牺牲在了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没留下任何以资怀念的物件,未曾目睹过他的光辉形象。但对大爷爷的崇拜与怀念,使我在心里默默为他画像:高大、英气,眉宇间透着军人的坚毅和爷爷的慈祥。

  志愿军开赴朝鲜战场前,大爷爷并未在应征之列。因他已经历过抗日、解放战争,部队首长及家里都希望他能留下来,参与祖国建设、娶妻生子。但军人的强烈责任感,让大爷爷义不容辞地挥别战友、爹娘,踏上了远去朝鲜战场的征程,且一去不返。

  不知名的战役、不知名的山头,甚至连具体的时间都不知道,大爷爷就这样将忠骨英魂埋在了朝鲜战场,留在了亲人永远不可能涉足的国度。军功章没有,后代没有,只留下了烈士陵园“英魂碑”上的一世英名:张宗恒。

  三个阴刻的小字,混在长长的名单里并不被人所识,只与他的战友一起作为先烈群体,接受瞻仰。但我每次到陵园祭奠大爷爷,都会一眼寻得,并郑重地抚摸、擦拭一番。只因那是在这世上唯一能代表大爷爷的标志,也是历史颁给他最特别的“军功章”:闪耀着他不为人知的英名,铭刻着他舍身卫国的功勋。

  老罗爷,并不姓罗,只因背上那个大罗锅。每当他弯腰埋首从村里走过,总会有不懂事的孩子追着喊“老罗”,我小时候是,现在的孩子也是。但老罗爷并不生气,笑嘻嘻地拉着孩子,坐在树荫下,似是讲英雄传奇一般,颇为自豪地大讲这罗锅的来历。这听众,便延续了几代人。

  当年,年富力强的老罗历经抗日、解放、抗美援朝战争,英勇顽强,屡立战功。压箱底的那些军功章,虽光泽已逝,但老罗却奉为至宝。用他的话说,由于常年在战场上荷枪实弹拼杀冲击,背负重重的枪支弹药行军远涉,天长日久,便把自己高大的脊背压成了罗锅。事实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复员后的老罗爷,由于年龄偏大,又背着罗锅,不好娶亲,便打了大半辈子光棍。直至娶到改嫁带着三个孩子的老罗奶奶,才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小酒儿一端,便不厌其烦地对着老罗奶奶讲他的英雄往事。最让老罗爷自豪的便是,挽着老伴去领老军人补助,逢人便讲:去找俺的孩子领钱去。老罗无后,便将民政局的人自认为孩子了。

  老罗爷去世入棺时,胸前缀满军功章;因有罗锅,不便平躺,只好侧卧。老罗爷将青春奉献给了革命、战场,背上的罗锅,似一枚特别的“军功章”:虽弯却挺,弯下的是累累功绩,挺起的是革命精神!

  六爷,夏日赤膊时,总会露出右肩上那眼因取子弹而留下的深坑:怵目,心酸,如一枚特别的“军功章”,讲述着他在血雨腥风中转战晋察冀的英雄故事。三爷,脖子上用红线系着一枚从战友体内取出的弹壳,光滑、闪亮,如一枚特别的“军功章”,铭记着战友为他挡枪牺牲的血色浓情。二爷,每天都要将摆在窗台上的相框擦拭一遍,坦克,军旗,如一枚特别的“军功章”,定格着他驾驶坦克冲锋陷阵的激情岁月、战火青春……

  昔日的血火战场已沉寂于岁月的长河,但老兵爷爷们那一枚枚铸满故事与荣耀的特别“军功章”,却异常光亮地闪耀在我的心间,成为生命中的红色经典。

标签:美文经典美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