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秋枣儿红

秋枣儿红

美文閲读网遇长生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9:04:52
秋枣儿红

  家鄉,到處都栽滿了棗樹。這個季節裏,大紅的棗兒綴滿枝頭,處處是紅豔的景象,時時都流溢着棗香。人,站在村西的山包上,俯視,夕陽之下,村莊如雲遢p覆,煞是美麗;人行街頭,舉手,即能摘下大顆的棗兒,放入口中,咀嚼着,脆生生,甜潤潤,齒頰生香。

  這個季節裏,總會讓我想到自己的童年。那個時候,我還小,一到棗熟,就會跑到後園中打棗。棗樹是後鄰家的,後鄰家的棗枝伸到了我們家的後園裏。我拿起一塊石頭,用力投向棗枝,棗子便嘩啦啦地掉了一地。有時,石頭落到後鄰家的院落裏,便聽到“哐當”一聲,這,一定是後鄰家的泥瓦盆被打破了。後鄰家的老婆婆就會吆喝一聲:“别打了,盆破了,落棗後給你送一些。”

  幾天以後,後鄰家“落棗”了,果然就派她們家的孩子送來一大瓢。

  現在想來,那種樸素、醇和的鄰裏之情,真是讓人低回不已。

  秋棗成熟的時候,最忙碌的還是我的祖母。幾乎每天,她都會到我們家的那幾棵棗樹下守望,看是否被孩子采摘,看會不會被風吹掉。一旦風起,她就趕緊跑到棗樹下,将那些吹落的棗子拾起,放到鍋上蒸熟,分給孩子們吃。蒸熟的棗子又軟又甜,滑潤綿軟,别有一種風味。

  這樣的跑動,要一直到“落棗”結束,看着一堆堆的棗兒,堆于家中。

  這時,祖母也會像後鄰那樣,拿起一隻大瓢,盛滿棗兒,一家一戶地分送。她邁着顫巍巍的小腳,滿臉堆滿了得意的笑容,扭動的腳步,似是一種季節的舞蹈。送完鄰裏,她還要送親戚,這個時候,祖母會将棗兒盛到竹籃裏,籃口覆上一塊紅布,極是認真、莊重。她要在中秋節前,将這時鮮的棗兒送到每一戶親戚家,讓每一位親人都吃上這大紅的鮮棗。她要給自己的親人,送上一份節日的吉祥,一份季節的問候和祝福。

  所以,後來每當我聽到那支歌:“大紅棗兒甜又香,送給咱親人嘗一嘗……”我就想到祖母,憶起祖母那顫巍巍的影像。

  如今想來,那個時候的祖母,心中一定充滿了無限的幸福。她一定知道:甜美的果實是應當與大家一起分享的,而“分享”就是一種幸福。

  曬棗,也是祖母極喜歡的事情。收下的棗兒,要想保存長久,必須曬幹,而這,總是要祖母去做的。祖母會找一領“箔幛”,将棗兒均勻地攤放在“箔幛”上,守着棗兒,守着太陽,一天天地将棗兒曬幹。這個過程,祖母要不停地挑選,将不夠飽滿,或生蟲的棗兒挑出。我喜歡看祖母曬棗的過程,看這個過程中,祖母甯靜而安然的情态。她總是那樣地專注,專注的目光裏,流淌着一種慈祥和滿足,将經久的歲月,沉澱爲一種明練和淡然。

  曬幹的棗兒,大部分要賣掉,換來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用以度日。但祖母總是會保留一些的,待到冬日,室外積雪盈門,室内,全家人圍在熱乎乎的炕頭上。此時,祖母就會捧出一大捧棗兒,提供家人,圍而食之。這個冬日,就變得異常溫暖,其樂也融融。彼情彼景,日久之後,就凝鑄成了一種對家鄉永久的思念。

  思念家鄉:那滿村的紅豔,那早晨的炊煙,和炊煙下生息的親人。(鍾讀花)

  家乡,到处都栽满了枣树。这个季节里,大红的枣儿缀满枝头,处处是红艳的景象,时时都流溢着枣香。人,站在村西的山包上,俯视,夕阳之下,村庄如云锦轻覆,煞是美丽;人行街头,举手,即能摘下大颗的枣儿,放入口中,咀嚼着,脆生生,甜润润,齿颊生香。

  这个季节里,总会让我想到自己的童年。那个时候,我还小,一到枣熟,就会跑到后园中打枣。枣树是后邻家的,后邻家的枣枝伸到了我们家的后园里。我拿起一块石头,用力投向枣枝,枣子便哗啦啦地掉了一地。有时,石头落到后邻家的院落里,便听到“哐当”一声,这,一定是后邻家的泥瓦盆被打破了。后邻家的老婆婆就会吆喝一声:“别打了,盆破了,落枣后给你送一些。”

  几天以后,后邻家“落枣”了,果然就派她们家的孩子送来一大瓢。

  现在想来,那种朴素、醇和的邻里之情,真是让人低回不已。

  秋枣成熟的时候,最忙碌的还是我的祖母。几乎每天,她都会到我们家的那几棵枣树下守望,看是否被孩子采摘,看会不会被风吹掉。一旦风起,她就赶紧跑到枣树下,将那些吹落的枣子拾起,放到锅上蒸熟,分给孩子们吃。蒸熟的枣子又软又甜,滑润绵软,别有一种风味。

  这样的跑动,要一直到“落枣”结束,看着一堆堆的枣儿,堆于家中。

  这时,祖母也会像后邻那样,拿起一只大瓢,盛满枣儿,一家一户地分送。她迈着颤巍巍的小脚,满脸堆满了得意的笑容,扭动的脚步,似是一种季节的舞蹈。送完邻里,她还要送亲戚,这个时候,祖母会将枣儿盛到竹篮里,篮口覆上一块红布,极是认真、庄重。她要在中秋节前,将这时鲜的枣儿送到每一户亲戚家,让每一位亲人都吃上这大红的鲜枣。她要给自己的亲人,送上一份节日的吉祥,一份季节的问候和祝福。

  所以,后来每当我听到那支歌:“大红枣儿甜又香,送给咱亲人尝一尝……”我就想到祖母,忆起祖母那颤巍巍的影像。

  如今想来,那个时候的祖母,心中一定充满了无限的幸福。她一定知道:甜美的果实是应当与大家一起分享的,而“分享”就是一种幸福。

  晒枣,也是祖母极喜欢的事情。收下的枣儿,要想保存长久,必须晒干,而这,总是要祖母去做的。祖母会找一领“箔幛”,将枣儿均匀地摊放在“箔幛”上,守着枣儿,守着太阳,一天天地将枣儿晒干。这个过程,祖母要不停地挑选,将不够饱满,或生虫的枣儿挑出。我喜欢看祖母晒枣的过程,看这个过程中,祖母宁静而安然的情态。她总是那样地专注,专注的目光里,流淌着一种慈祥和满足,将经久的岁月,沉淀为一种明练和淡然。

  晒干的枣儿,大部分要卖掉,换来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用以度日。但祖母总是会保留一些的,待到冬日,室外积雪盈门,室内,全家人围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此时,祖母就会捧出一大捧枣儿,提供家人,围而食之。这个冬日,就变得异常温暖,其乐也融融。彼情彼景,日久之后,就凝铸成了一种对家乡永久的思念。

  思念家乡:那满村的红艳,那早晨的炊烟,和炊烟下生息的亲人。(钟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