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故乡的苜蓿

故乡的苜蓿

美文網鸿蒙圣主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9:03:51

  驚蟄過後的春雷滑過村子的上空時,大地的筋骨酥軟了,陽氣升騰,地脈噴漲,轉眼間,一汪淡淡的新綠把村子包裹了,滿山滿窪野草吐芽,山坡上的野苜蓿便擠在野草叢中遊春,攢勁向上長,奢望着撲入人們的眉眼,走進農家香噴噴的飯桌。

  山坡是野苜蓿的地盤,這是前幾年種草種樹的成果。據說這苜蓿籽由飛機從天空中撒播的,但我不曾目睹這精彩的一幕。兒時,曾挽着竹籃和村裏的一幫夥伴,鑽溝爬坡的去掐剛探頭露腦的苜蓿芽,來彌補因貧窮而嘗不到新鮮蔬菜的味蕾。

  人們說,苜蓿的營養價值高,其實并不然。苜蓿菜吃起來噴香可口,皆因加了清油,放了佐料。頭道苜蓿嫩,二道苜蓿脆,三道苜蓿硬讓人嚼不動,四道長莖成木杆割了喂牛羊,不小心牛羊也會脹肚丢命。

  逢我掐苜蓿時,村裏還沒有種大棚的,吃不到時令的新鮮蔬菜,唯有苜蓿是春天唯一吃得上的蔬菜,掐苜蓿成了村裏孩子們的活計。鄰居家的二蛋成了我掐苜蓿的聯手。每天放學後,我和他手挽竹籃,每人叼一塊白面餅,邊吃邊奔向家背後的陽窪山,爬坡攀坎地去掐苜蓿。二蛋的竹籃比我的竹籃大,盡管我動作利索,眼疾手快還是比不過他,他的竹籃總是先滿。

  那時,我們經常吃的是苜蓿飯,每晚母親在案板上擀一張面切成菱形小方塊,和沸水中煮熟的苜蓿一同下鍋中,即節省了面又調節了飯的香味,一家人你一碗我一碗地享用來填飽肚子,家中來客煮一碟苜蓿菜澆上清油,炝點蔥做爲涼菜來招待,而我眼睜睜地咽着口水,巴望客人留點剩菜,客人走後一掃精光。母不常做苜蓿涼菜,其因在于節省清油。掐過頭茬,二茬的苜蓿芽,娃娃身材老漢臉,葉大幹粗,那杆硬邦邦的如木柴棍,嚼在嘴裏咬不碎,人們用來做漿水菜,盡可能做到物盡其用。

  如今,故鄉的滿山滿坡長滿了綠油油地苜蓿,也很少看見人們挎竹籃去掐苜蓿了,因爲村裏家家戶戶置有一方小小的暖棚,一入春就能嘗到各種新鮮時令的蔬菜,但苜蓿的味道依然讓我流連忘返。

  惊蛰过后的春雷滑过村子的上空时,大地的筋骨酥软了,阳气升腾,地脉喷涨,转眼间,一汪淡淡的新绿把村子包裹了,满山满洼野草吐芽,山坡上的野苜蓿便挤在野草丛中游春,攒劲向上长,奢望着扑入人们的眉眼,走进农家香喷喷的饭桌。

  山坡是野苜蓿的地盘,这是前几年种草种树的成果。据说这苜蓿籽由飞机从天空中撒播的,但我不曾目睹这精彩的一幕。儿时,曾挽着竹篮和村里的一帮伙伴,钻沟爬坡的去掐刚探头露脑的苜蓿芽,来弥补因贫穷而尝不到新鲜蔬菜的味蕾。

  人们说,苜蓿的营养价值高,其实并不然。苜蓿菜吃起来喷香可口,皆因加了清油,放了佐料。头道苜蓿嫩,二道苜蓿脆,三道苜蓿硬让人嚼不动,四道长茎成木杆割了喂牛羊,不小心牛羊也会胀肚丢命。

  逢我掐苜蓿时,村里还没有种大棚的,吃不到时令的新鲜蔬菜,唯有苜蓿是春天唯一吃得上的蔬菜,掐苜蓿成了村里孩子们的活计。邻居家的二蛋成了我掐苜蓿的联手。每天放学后,我和他手挽竹篮,每人叼一块白面饼,边吃边奔向家背后的阳洼山,爬坡攀坎地去掐苜蓿。二蛋的竹篮比我的竹篮大,尽管我动作利索,眼疾手快还是比不过他,他的竹篮总是先满。

  那时,我们经常吃的是苜蓿饭,每晚母亲在案板上擀一张面切成菱形小方块,和沸水中煮熟的苜蓿一同下锅中,即节省了面又调节了饭的香味,一家人你一碗我一碗地享用来填饱肚子,家中来客煮一碟苜蓿菜浇上清油,炝点葱做为凉菜来招待,而我眼睁睁地咽着口水,巴望客人留点剩菜,客人走后一扫精光。母不常做苜蓿凉菜,其因在于节省清油。掐过头茬,二茬的苜蓿芽,娃娃身材老汉脸,叶大干粗,那杆硬邦邦的如木柴棍,嚼在嘴里咬不碎,人们用来做浆水菜,尽可能做到物尽其用。

  如今,故乡的满山满坡长满了绿油油地苜蓿,也很少看见人们挎竹篮去掐苜蓿了,因为村里家家户户置有一方小小的暖棚,一入春就能尝到各种新鲜时令的蔬菜,但苜蓿的味道依然让我流连忘返。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