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秋日惹情思

秋日惹情思

美文阅读网万事如易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8:57:12
秋日惹情思

  農曆通常以一二三月爲春,四五六月爲夏,七八九月爲秋,則一入農曆七月,就可以算是進入秋天了。秋天剛開始的時候,全國大多數地方天氣依舊炎熱,尚不能感覺到秋日的舒爽。不過在人們的心中,總是因爲秋天的到來而生出一些紀念的願望,甚至會制造一些小儀式。比如宋人《夢粱錄》記載南宋臨安風俗:“立秋日……都城内外,侵晨滿街叫賣楸葉,婦人女子及兒童輩争買之,剪如花樣,插于鬓邊,以應時序。”

  大概是因爲楸與秋諧音,所以選取楸樹葉剪成花樣插于鬓邊——比之今日大吃一頓“貼秋膘”的做法,當時臨安風俗或許更多幾分親近自然而生的風雅。

  《淳化閣帖》第七卷中,摹刻有王羲之書劄《秋月帖》,第一句話就是:“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歎。”農曆七月一日,應該正是立秋前後。王羲之在感歎什麽呢?既然說“忽然秋月”,我猜最大的可能是感歎時光流逝。秋天一到,就是下半年的開始,按照一般人的生命體驗,時間總如一個加速咿D的車輪,即使絕對值一樣,下半年總感覺比上半年要過得快許多。再則進入秋天,原本蔥郁茂盛的植物,漸漸葉黃枝老,縱然飄落的一葉梧桐依舊是綠色,也不免讓人觸目傷懷,感慨時光飛逝,一去不回。東晉江逌的詩“高風催節變,凝霜督物化”,正是對這種時節變遷情懷的注腳吧。

  或許正是因爲秋天的季節特點,所以它總能惹人情思,留下相關的詩詞無數。案頭翻檢,恰見明代董其昌書宋人詞一阕《秋日》:“十裏青山遠,潮平路帶沙。數聲啼鳥怨年華。又是凄涼時候,在天涯。白露收殘月,清風散曉霞。綠楊堤畔鬧荷花:記得年時沽酒,那人家?”

  詞中所言,如荷花尚“鬧”,則當是立秋不久,如是仲秋白露節氣,則在月初,又不應見殘月。不細究這些,詞中意象總是在一個典型的秋日,作者羁旅天涯,青山遠,啼鳥怨,清風堤畔,便懷念起鄉土故人。說到秋日的情思,感慨時光之外,思念人物也是極多的一類。

  在不可枚舉的秋日情思中,有一則故事我覺得很有意味,出自《世說新語·識鑒》:西晉張翰,有清才美望,博學善文,揮筆立就,辭義清新,被當時的大司馬齊王司馬冏招去任東曹掾的官職。他在洛陽,見秋風起,突然思念故鄉吳地的菰菜羹和鲈魚脍,便說:“人生貴得适宜爾,何能羁宦數千裏以要名爵!”張翰辭官歸家,不久司馬冏造反被誅,辭官的張翰沒有被連累,當時的人都贊歎他能預見先機。

  張翰見到秋風,惹起他對故鄉風物的思戀,進而能避開殺身之禍,不知張翰是否會慶幸那個秋天的一陣風起,讓自己找回了不戀名利,退歸山林的本心。世間既貴且富者校钟卸嗌偃嗽谇镲L起時缺了一份情思,以緻身敗名裂,悔之晚矣?

  所謂菰,就是茭,舊時吳中将菰首稱作茭白,今日北地菜市場中,也還常見。鲈魚以生松江者爲佳,潔白松軟,又不腥,在諸魚之上,秋初魚出,吳中好事者競買之。《太平禦覽》還記載,吳中以鲈魚作脍,菰菜爲羹,魚白如玉,菜黃若金,稱爲金羹玉鲈,乃一時珍食。

  农历通常以一二三月为春,四五六月为夏,七八九月为秋,则一入农历七月,就可以算是进入秋天了。秋天刚开始的时候,全国大多数地方天气依旧炎热,尚不能感觉到秋日的舒爽。不过在人们的心中,总是因为秋天的到来而生出一些纪念的愿望,甚至会制造一些小仪式。比如宋人《梦粱录》记载南宋临安风俗:“立秋日……都城内外,侵晨满街叫卖楸叶,妇人女子及儿童辈争买之,剪如花样,插于鬓边,以应时序。”

  大概是因为楸与秋谐音,所以选取楸树叶剪成花样插于鬓边——比之今日大吃一顿“贴秋膘”的做法,当时临安风俗或许更多几分亲近自然而生的风雅。

  《淳化阁帖》第七卷中,摹刻有王羲之书札《秋月帖》,第一句话就是:“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叹。”农历七月一日,应该正是立秋前后。王羲之在感叹什么呢?既然说“忽然秋月”,我猜最大的可能是感叹时光流逝。秋天一到,就是下半年的开始,按照一般人的生命体验,时间总如一个加速运转的车轮,即使绝对值一样,下半年总感觉比上半年要过得快许多。再则进入秋天,原本葱郁茂盛的植物,渐渐叶黄枝老,纵然飘落的一叶梧桐依旧是绿色,也不免让人触目伤怀,感慨时光飞逝,一去不回。东晋江逌的诗“高风催节变,凝霜督物化”,正是对这种时节变迁情怀的注脚吧。

  或许正是因为秋天的季节特点,所以它总能惹人情思,留下相关的诗词无数。案头翻检,恰见明代董其昌书宋人词一阕《秋日》:“十里青山远,潮平路带沙。数声啼鸟怨年华。又是凄凉时候,在天涯。白露收残月,清风散晓霞。绿杨堤畔闹荷花:记得年时沽酒,那人家?”

  词中所言,如荷花尚“闹”,则当是立秋不久,如是仲秋白露节气,则在月初,又不应见残月。不细究这些,词中意象总是在一个典型的秋日,作者羁旅天涯,青山远,啼鸟怨,清风堤畔,便怀念起乡土故人。说到秋日的情思,感慨时光之外,思念人物也是极多的一类。

  在不可枚举的秋日情思中,有一则故事我觉得很有意味,出自《世说新语·识鉴》:西晋张翰,有清才美望,博学善文,挥笔立就,辞义清新,被当时的大司马齐王司马冏招去任东曹掾的官职。他在洛阳,见秋风起,突然思念故乡吴地的菰菜羹和鲈鱼脍,便说:“人生贵得适宜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张翰辞官归家,不久司马冏造反被诛,辞官的张翰没有被连累,当时的人都赞叹他能预见先机。

  张翰见到秋风,惹起他对故乡风物的思恋,进而能避开杀身之祸,不知张翰是否会庆幸那个秋天的一阵风起,让自己找回了不恋名利,退归山林的本心。世间既贵且富者众,又有多少人在秋风起时缺了一份情思,以致身败名裂,悔之晚矣?

  所谓菰,就是茭,旧时吴中将菰首称作茭白,今日北地菜市场中,也还常见。鲈鱼以生松江者为佳,洁白松软,又不腥,在诸鱼之上,秋初鱼出,吴中好事者竞买之。《太平御览》还记载,吴中以鲈鱼作脍,菰菜为羹,鱼白如玉,菜黄若金,称为金羹玉鲈,乃一时珍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