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青年人终会从幻影中清醒

青年人终会从幻影中清醒

美文閲读网武极巅峰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4 08:56:56

  青春文藝最初興起時,有不少人與之對舉,将我們習慣的文學稱爲“傳統文學”,但在一般的用法中,“傳統文學”是指五四邉右郧暗呐f文學,而與之相對的則是“新文學”——以白話文創作的倡導新思想、新道德的文學。在一個世紀之後,當“新文學”也被稱爲“傳統文學”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曆史的滄桑巨變,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新文學”與青春文藝的關系。

  我們知道,新文學是在對舊文學與通俗文學的克服與批判中建立起來的,其中的主人公充滿着啓蒙主義、理性主義與理想主義精神,比如巴金《家》中的覺慧、葉聖陶《倪煥之》中的倪煥之、柔石《二月》中的蕭澗秋、魯迅《傷逝》中的子君和涓生等,都是那個時代的“新青年”,他們嚴肅地思考着人生的意義,探索着改變世界的方法,并與時代有着熱烈的呼應。在革命年代他們是革命青年,是《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靜,是《三家巷》中的周炳,在改革年代他們是改革青年,是《人生》中的高加林,是《新星》中的李向南,他們總是走在時代的最前沿,代表着一個時代的氣象與精神風貌。

  青春文藝作爲一種大形幕鄬τ谛挛膶W并不是“新”的,而是回到了新文學之前的通俗文藝,更多地強調文藝的娛樂、消遣功能,這也可以說是文藝在市場經濟中的一種變異。青春文藝中的主人公具有一些鮮明的特點:一是他們關注的是“小我”,而不關注時代、國家與世界等宏大命題,比如《緻我們終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講述的都是個人的青春故事,但他們的青春似乎與時代沒什麽關系。二是他們沒有自己的價值觀,或者說他們的價值觀都是社會上流行的價值觀,而缺乏反思與批判的能力。比如《中國合夥人》講述的是個人奮鬥成功的故事,個人奮鬥可以說是我們這個時代最主流的社會意識,但個人奮鬥的前提是什麽,成功之後又如何,這些問題卻沒有被深入地讨論。三是他們好像生活在真空中,與當代中國的現實頗爲隔膜。比如《奮鬥》《北京愛情故事》等電視劇,當其中的“富二代”“官二代”動辄叫嚷不要家裏給的幾千萬,而要個人創業的時候,很多觀谢蛟S會感到荒謬,因爲這與現實及新聞中他們的形象反差太大了。在《變形記》這樣的真人秀節目中,可以看到當代中國的某種真實,也可以看到,巨大的貧富差距不僅對“窮二代”是一種傷害,對“富二代”也是一種傷害,“窮二代”生活的艱難易于看到,而“富二代”在驕奢生活中養成的壞習氣又何嘗不是他們的不幸?但是這樣的真實,我們在青春文藝中很少能夠看到。

  相對于其他大形幕问剑膶W雖然較少爲公嘘P注,但其中的青年人物形象卻更接近真實。比如方方的《塗自強的個人悲傷》、石一楓的《世間已無陳金芳》、文珍的《錄音筆記》、馬小淘的《章某某》等作品,爲我們塑造了一批“失敗青年”的形象,這些作品描述了他們在巨大的社會鴻溝面前個人奮鬥的無望感,雖然着眼于個體青年的人生命撸珔s對當代社會結構及其社會意識有着深刻的反思。值得注意的是,除方方外,石一楓、文珍、馬小淘都是青年作家,他們與筆下的主人公幾乎同齡,這也讓我們看到,70後、80後青年作家已從青春文藝的迷夢中清醒,開始認真地面對與思考一代人的命撸约八麄冎蒙砥渲械纳鐣F實。

  今年是《新青年》創刊100周年,也是新文化邉100周年。伴随着新文化邉拥巧蠒咽肺杼ǖ男虑嗄辏粌H極大地提高了青年在社會結構中的位置,而且在20世紀中國曆史中發揮了極爲重要的作用。他們不僅是五四邉印⒁欢胚動的主角,也是中國革命和改革的主體。正是有一代代“新青年”的奮鬥與犧牲,才改變了中國的命撸抛屩袊叱隽饲八从械拿褡逦C與社會危機,走上了偉大的民族複興之路。

  在青春文藝中,80後、90後是“自我”的一代,是消費與娛樂的一代,但如果曆史地看,每一代青年都無法逃離時代的局限。局限并不可怕,它恰恰是青年人破繭成蝶的土壤,是他們要面對和解決的時代課題。現在的中國可能不再有亡國滅種的危險,但前面仍有艱難困阻與無法預知的種種風險,而這也是青年人應該肩負起的責任。80後、90後隻是代際的标簽,這一代人終究會從青春文藝的幻影中清醒,在克服時代局限的過程中獲得成熟,就如同所有80後、90後的父輩們一樣。

  青春文艺最初兴起时,有不少人与之对举,将我们习惯的文学称为“传统文学”,但在一般的用法中,“传统文学”是指五四运动以前的旧文学,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新文学”——以白话文创作的倡导新思想、新道德的文学。在一个世纪之后,当“新文学”也被称为“传统文学”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的沧桑巨变,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新文学”与青春文艺的关系。

  我们知道,新文学是在对旧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克服与批判中建立起来的,其中的主人公充满着启蒙主义、理性主义与理想主义精神,比如巴金《家》中的觉慧、叶圣陶《倪焕之》中的倪焕之、柔石《二月》中的萧涧秋、鲁迅《伤逝》中的子君和涓生等,都是那个时代的“新青年”,他们严肃地思考着人生的意义,探索着改变世界的方法,并与时代有着热烈的呼应。在革命年代他们是革命青年,是《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是《三家巷》中的周炳,在改革年代他们是改革青年,是《人生》中的高加林,是《新星》中的李向南,他们总是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气象与精神风貌。

  青春文艺作为一种大众文化,相对于新文学并不是“新”的,而是回到了新文学之前的通俗文艺,更多地强调文艺的娱乐、消遣功能,这也可以说是文艺在市场经济中的一种变异。青春文艺中的主人公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一是他们关注的是“小我”,而不关注时代、国家与世界等宏大命题,比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讲述的都是个人的青春故事,但他们的青春似乎与时代没什么关系。二是他们没有自己的价值观,或者说他们的价值观都是社会上流行的价值观,而缺乏反思与批判的能力。比如《中国合伙人》讲述的是个人奋斗成功的故事,个人奋斗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主流的社会意识,但个人奋斗的前提是什么,成功之后又如何,这些问题却没有被深入地讨论。三是他们好像生活在真空中,与当代中国的现实颇为隔膜。比如《奋斗》《北京爱情故事》等电视剧,当其中的“富二代”“官二代”动辄叫嚷不要家里给的几千万,而要个人创业的时候,很多观众或许会感到荒谬,因为这与现实及新闻中他们的形象反差太大了。在《变形记》这样的真人秀节目中,可以看到当代中国的某种真实,也可以看到,巨大的贫富差距不仅对“穷二代”是一种伤害,对“富二代”也是一种伤害,“穷二代”生活的艰难易于看到,而“富二代”在骄奢生活中养成的坏习气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不幸?但是这样的真实,我们在青春文艺中很少能够看到。

  相对于其他大众文化形式,文学虽然较少为公众关注,但其中的青年人物形象却更接近真实。比如方方的《涂自强的个人悲伤》、石一枫的《世间已无陈金芳》、文珍的《录音笔记》、马小淘的《章某某》等作品,为我们塑造了一批“失败青年”的形象,这些作品描述了他们在巨大的社会鸿沟面前个人奋斗的无望感,虽然着眼于个体青年的人生命运,但却对当代社会结构及其社会意识有着深刻的反思。值得注意的是,除方方外,石一枫、文珍、马小淘都是青年作家,他们与笔下的主人公几乎同龄,这也让我们看到,70后、80后青年作家已从青春文艺的迷梦中清醒,开始认真地面对与思考一代人的命运,以及他们置身其中的社会现实。

  今年是《新青年》创刊100周年,也是新文化运动100周年。伴随着新文化运动登上历史舞台的新青年,不仅极大地提高了青年在社会结构中的位置,而且在20世纪中国历史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他们不仅是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的主角,也是中国革命和改革的主体。正是有一代代“新青年”的奋斗与牺牲,才改变了中国的命运,才让中国走出了前所未有的民族危机与社会危机,走上了伟大的民族复兴之路。

  在青春文艺中,80后、90后是“自我”的一代,是消费与娱乐的一代,但如果历史地看,每一代青年都无法逃离时代的局限。局限并不可怕,它恰恰是青年人破茧成蝶的土壤,是他们要面对和解决的时代课题。现在的中国可能不再有亡国灭种的危险,但前面仍有艰难困阻与无法预知的种种风险,而这也是青年人应该肩负起的责任。80后、90后只是代际的标签,这一代人终究会从青春文艺的幻影中清醒,在克服时代局限的过程中获得成熟,就如同所有80后、90后的父辈们一样。

标签:美文经典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