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天游游乐场

天游游乐场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7 16:09:42

 天遊遊樂場

 

 每當太陽升起、陽光普照的時候,有個男人便帶着畫具出門;在夕陽西下、餘晖映彩的時候,腋下夾着畫布,在人們“瘋子”“精神病”的議論中回家。他出生在風車與郁金香的國度,但這個國度沒有給他他想要的一切。在他生前,他那有四十二個詞長的名字一文不值,而在他死後,其中的一個詞被人銘記——梵高。

  十三幅向日葵,從盛放到凋零。明黃色如陽光般溫暖的色調,正如他一如既往的風格。光與影的交錯,冷與暖的對比,都化作了陽光直傾而下。他一生正如這般,不管外界晦雨陰風,始終堅守内心的陽光,堅信總有一天,它會普照大地。

  《星月夜》,有人叫它《星夜》、《星空》,但《星月夜》無疑是對月與星的神話最好的诠釋。它一反往常溫暖的色調,大量哂美渖荷钏{的夜空下,月折射出陽光金黃的光,星零落在空中。細小的星構成了旋渦狀的銀河。地面的樹木扭曲變形,遠處的村莊依傍着山巒。如果某一天,你來到了爲被人類文明污染過的土地,在靜谧的夜中,你會發現,星不是靜止的,而是構成一個個緩緩流動的漩渦。《星月夜》不是想象力的傑作,而是畫家精神淨土的真實描摹。[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麥田上的烏鴉》是他最後的傑作。金黃的、一望無際的、被收割過的麥田上空,飛舞着沉默的烏鴉。田野裏沒有稻草人,因爲沒人需要他了。上一年的麥子已被收割,第二年的麥子還未長出。或許不是因爲沒人需要稻草人才消失,而是因爲烏鴉再也不會啄食藝術的麥粒,麥田上永遠不需要捍衛者了。也許,在許多個大雨滂沱的晚上;也許,在無數個烈日當空的正午;也許,在每一個烏鴉聒噪的黎明,站在世界這個偌大的麥田邊上的稻草人覺得心中有某些東西,他深深思考:那究竟是什麽呢?日複一日,陽光帶給了麥粒生機,終于有一天,人們發現了飽滿的麥粒與這個沉思的稻草人,那些聒噪的烏鴉終于緘默。有人抓了一把麥粒,不,那不是麥粒,那是陽光、是光明、是希望呵!那陽光透過指縫滲進皮膚,又通過瞳孔折射,照進了每個人心中,又照亮了世界!稻草人,在風刀霜劍的摧殘下,早已腐朽,但陽光,已然普照。

 天游游乐场

 

 每当太阳升起、阳光普照的时候,有个男人便带着画具出门;在夕阳西下、余晖映彩的时候,腋下夹着画布,在人们“疯子”“精神病”的议论中回家。他出生在风车与郁金香的国度,但这个国度没有给他他想要的一切。在他生前,他那有四十二个词长的名字一文不值,而在他死后,其中的一个词被人铭记——梵高。

  十三幅向日葵,从盛放到凋零。明黄色如阳光般温暖的色调,正如他一如既往的风格。光与影的交错,冷与暖的对比,都化作了阳光直倾而下。他一生正如这般,不管外界晦雨阴风,始终坚守内心的阳光,坚信总有一天,它会普照大地。

  《星月夜》,有人叫它《星夜》、《星空》,但《星月夜》无疑是对月与星的神话最好的诠释。它一反往常温暖的色调,大量运用冷色:深蓝的夜空下,月折射出阳光金黄的光,星零落在空中。细小的星构成了旋涡状的银河。地面的树木扭曲变形,远处的村庄依傍着山峦。如果某一天,你来到了为被人类文明污染过的土地,在静谧的夜中,你会发现,星不是静止的,而是构成一个个缓缓流动的漩涡。《星月夜》不是想象力的杰作,而是画家精神净土的真实描摹。[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麦田上的乌鸦》是他最后的杰作。金黄的、一望无际的、被收割过的麦田上空,飞舞着沉默的乌鸦。田野里没有稻草人,因为没人需要他了。上一年的麦子已被收割,第二年的麦子还未长出。或许不是因为没人需要稻草人才消失,而是因为乌鸦再也不会啄食艺术的麦粒,麦田上永远不需要捍卫者了。也许,在许多个大雨滂沱的晚上;也许,在无数个烈日当空的正午;也许,在每一个乌鸦聒噪的黎明,站在世界这个偌大的麦田边上的稻草人觉得心中有某些东西,他深深思考:那究竟是什么呢?日复一日,阳光带给了麦粒生机,终于有一天,人们发现了饱满的麦粒与这个沉思的稻草人,那些聒噪的乌鸦终于缄默。有人抓了一把麦粒,不,那不是麦粒,那是阳光、是光明、是希望呵!那阳光透过指缝渗进皮肤,又通过瞳孔折射,照进了每个人心中,又照亮了世界!稻草人,在风刀霜剑的摧残下,早已腐朽,但阳光,已然普照。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