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姆蓬扎

姆蓬扎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8:53:40

 姆蓬紮

 

近來,兒時的點滴,時不時清晰明了的跑出來。

  閉上眼,腦海裏就漂浮出童年的片段。

  很小的時候,不喜說話,也不多事,大人們的詢問隻以點頭或搖頭代答。[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傻傻的女娃,特别喜歡跟着一群愛玩的大孩子後面瘋跑,瘋跳。

  夏日的陽光,總是最先曬到我,将一個小姑娘曬得黑黑的,成爲大人們眼裏看到,嘴裏念叨的“黑女子”。分手後的簽名

  對于一個平日寡言少語的女孩來說,能和大家一起唱歌和跳舞是何等的欣喜之事。

  “六一”兒童節,兒時最開心的日子。

  雖說沒有城裏孩子的零花錢,逛公園,卻又最喜歡的歌舞表演。參與其中的快樂是童年最神往的。經典搞笑簽名

  那一年,大約七八歲模樣。

  穿着漂亮的背帶裙,抹着紅紅的臉蛋,兩個似牛角般翹翹的小辮子,紮着粉粉的蝴蝶結。

  稚嫩,可愛,一副向往無邪的神态。

  離開家,離開學校,離開熟悉的村落。

  坐在老師的自行車後座上,奔向遠方的舞台。

  鄉間小路,甚是颠簸。兩旁的麥田,随風起波浪。仿佛童話故事裏的神毯,把幾個叽叽喳喳的孩子送往快樂的天堂。

  搖擺的麥穗,笑盈盈,沉甸甸。似無數張快樂,興奮的小臉。期待收獲的季節,金色的年華。

  那天的演出,參加的學校特别多,偌大的公社大會場,擠的滿滿當當。嘈雜的人聲,飛揚的塵土,使整個會場雜亂而迷蒙。

  在人擠人的會場裏,演的什麽已經記不清了。隻是在演出完畢上下舞台的間隙,我竟然不知不覺間與老師和同學們走散了。

  滿場的胡跑亂找,見人縫便鑽的我,尋不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小小的内心充滿恐慌,小小的年紀卻也不哭喊淚流。

  不停的找,不斷地尋。

  一隊一隊的人走了,會場漸漸的清靜,人也漸漸的稀少了。

  傻呆呆的我,站在舞台下的牆根,看着會場的幾個出口,不知道回家的路在何方向。

  天空開始灰暗起來,倔強的我就這樣站着,靜靜地望着出口不說話,任憑風兒吹散發辮。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消失。太陽下山了,天即将黑了。

  默不出聲的我,還是害怕了,擔心的淚水盈滿眶,肆意流淌在臉頰,跌落于塵埃,令腳下的細土飛濺成花。

  空曠的會場裏,小身影孤零零的站着。

  兩位推車準備離開的老師(我認爲是老師),還是注意到我,看到了小小的我。

  走到我的面前,關心的問了句:誰家的孩子,怎麽還不回家?

  我不語,仰着一張花貓般的臉,惶恐的望着他們。

  也許是老師看到畫過妝的小臉,确認是參加演出的學生。便停好自行車,摸着我的頭,詢問是哪個學校的?家是哪裏的?是否走丢了?等等!似乎問了很多很多。。。。。。

  怯怯的我,用細細小小的聲音,吐出學校的名字後,便不再說一句話。

  兩位好心的老師,瞧着可憐兮兮的我,商量如何送我回家。我聽他們說話的意思是知道我的學校的。

  淚眼婆娑中,我看到的是慈愛的目光,關切的神情。

  恐懼逐漸消散,無聲的眼淚也不再墜落。

  我很乖的跟着老師出了會場,任一位老師将我抱上車前梁,随後朝着我家的方向行進。

  我是如此的信任,放心的跟他們走。

  一路上,不論兩位老師問什麽,我隻是一味地點頭或搖頭,不肯說出一個字。兩位老師打趣的說:這孩子,說是啞巴,還能說話,說不是啞巴,怎麽問了這麽多,就不願張嘴說句話呢?

  印象中回家的路程大約兩個多小時吧。行進過程,天越發黑沉沉了。借着依稀的星光,兩輛自行車在鄉間的土路上七扭八拐。路旁的麥田也沒有了去時的可愛,憑添了幾許鬼魅的聲響。

  我,一會靜聽,一會偷笑,一會又害怕的縮緊身子。

  黑暗中,路徑越來越熟悉。掠過的莊稼地,臨近的村落,都是平時玩耍過的地方,家近在眼前了。

  到村口,我高興地大喊一聲:“到家了”!

  一聲高喊,把兩位老師驚吓到差點摔倒。也驚擾了村口聚堆吃晚飯的大叔大伯們。

  大家夥圍攏到眼前,七嘴八舌的詢問,兩位老師忙不叠的回答。

  好一個笨笨的我。

  在大家忙亂的問答中,我卻撒丫子跑回家了。連一聲謝謝都沒說,也沒有邀請老師到家裏去歇歇腳,喝一口水,吃個晚飯。

  家人看到我,驚喜之餘忙問情況,我隻說了兩個老師送我回家的。

  媽媽急忙出門請老師,卻早已不見蹤影。他們不曾得到一聲謝謝,就那樣悄悄地離開了村子。

  丢失的我,在好心人的護送下,回家了。

  這麽多年過去,這段記憶不曾忘懷。

  恩人!你們一切安好!

 姆蓬扎

 

近来,儿时的点滴,时不时清晰明了的跑出来。

  闭上眼,脑海里就漂浮出童年的片段。

  很小的时候,不喜说话,也不多事,大人们的询问只以点头或摇头代答。[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傻傻的女娃,特别喜欢跟着一群爱玩的大孩子后面疯跑,疯跳。

  夏日的阳光,总是最先晒到我,将一个小姑娘晒得黑黑的,成为大人们眼里看到,嘴里念叨的“黑女子”。分手后的签名

  对于一个平日寡言少语的女孩来说,能和大家一起唱歌和跳舞是何等的欣喜之事。

  “六一”儿童节,儿时最开心的日子。

  虽说没有城里孩子的零花钱,逛公园,却又最喜欢的歌舞表演。参与其中的快乐是童年最神往的。经典搞笑签名

  那一年,大约七八岁模样。

  穿着漂亮的背带裙,抹着红红的脸蛋,两个似牛角般翘翘的小辫子,扎着粉粉的蝴蝶结。

  稚嫩,可爱,一副向往无邪的神态。

  离开家,离开学校,离开熟悉的村落。

  坐在老师的自行车后座上,奔向远方的舞台。

  乡间小路,甚是颠簸。两旁的麦田,随风起波浪。仿佛童话故事里的神毯,把几个叽叽喳喳的孩子送往快乐的天堂。

  摇摆的麦穗,笑盈盈,沉甸甸。似无数张快乐,兴奋的小脸。期待收获的季节,金色的年华。

  那天的演出,参加的学校特别多,偌大的公社大会场,挤的满满当当。嘈杂的人声,飞扬的尘土,使整个会场杂乱而迷蒙。

  在人挤人的会场里,演的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在演出完毕上下舞台的间隙,我竟然不知不觉间与老师和同学们走散了。

  满场的胡跑乱找,见人缝便钻的我,寻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小小的内心充满恐慌,小小的年纪却也不哭喊泪流。

  不停的找,不断地寻。

  一队一队的人走了,会场渐渐的清静,人也渐渐的稀少了。

  傻呆呆的我,站在舞台下的墙根,看着会场的几个出口,不知道回家的路在何方向。

  天空开始灰暗起来,倔强的我就这样站着,静静地望着出口不说话,任凭风儿吹散发辫。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消失。太阳下山了,天即将黑了。

  默不出声的我,还是害怕了,担心的泪水盈满眶,肆意流淌在脸颊,跌落于尘埃,令脚下的细土飞溅成花。

  空旷的会场里,小身影孤零零的站着。

  两位推车准备离开的老师(我认为是老师),还是注意到我,看到了小小的我。

  走到我的面前,关心的问了句:谁家的孩子,怎么还不回家?

  我不语,仰着一张花猫般的脸,惶恐的望着他们。

  也许是老师看到画过妆的小脸,确认是参加演出的学生。便停好自行车,摸着我的头,询问是哪个学校的?家是哪里的?是否走丢了?等等!似乎问了很多很多。。。。。。

  怯怯的我,用细细小小的声音,吐出学校的名字后,便不再说一句话。

  两位好心的老师,瞧着可怜兮兮的我,商量如何送我回家。我听他们说话的意思是知道我的学校的。

  泪眼婆娑中,我看到的是慈爱的目光,关切的神情。

  恐惧逐渐消散,无声的眼泪也不再坠落。

  我很乖的跟着老师出了会场,任一位老师将我抱上车前梁,随后朝着我家的方向行进。

  我是如此的信任,放心的跟他们走。

  一路上,不论两位老师问什么,我只是一味地点头或摇头,不肯说出一个字。两位老师打趣的说:这孩子,说是哑巴,还能说话,说不是哑巴,怎么问了这么多,就不愿张嘴说句话呢?

  印象中回家的路程大约两个多小时吧。行进过程,天越发黑沉沉了。借着依稀的星光,两辆自行车在乡间的土路上七扭八拐。路旁的麦田也没有了去时的可爱,凭添了几许鬼魅的声响。

  我,一会静听,一会偷笑,一会又害怕的缩紧身子。

  黑暗中,路径越来越熟悉。掠过的庄稼地,临近的村落,都是平时玩耍过的地方,家近在眼前了。

  到村口,我高兴地大喊一声:“到家了”!

  一声高喊,把两位老师惊吓到差点摔倒。也惊扰了村口聚堆吃晚饭的大叔大伯们。

  大家伙围拢到眼前,七嘴八舌的询问,两位老师忙不迭的回答。

  好一个笨笨的我。

  在大家忙乱的问答中,我却撒丫子跑回家了。连一声谢谢都没说,也没有邀请老师到家里去歇歇脚,喝一口水,吃个晚饭。

  家人看到我,惊喜之余忙问情况,我只说了两个老师送我回家的。

  妈妈急忙出门请老师,却早已不见踪影。他们不曾得到一声谢谢,就那样悄悄地离开了村子。

  丢失的我,在好心人的护送下,回家了。

  这么多年过去,这段记忆不曾忘怀。

  恩人!你们一切安好!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