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乐友网

乐友网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8:07:32

 樂友網

 

 而在此種形勢之下,聽之任之,又會怎樣呢?我無法回答。佛家講求因果輪回,導人向善。我不知道什麽是因果,什麽是輪回。但是我想,也許這隻是一種手段,一種導人向善的手段。如若,我們真能心存善念,那又何懼鬼神。從小,我們就從書本上對“善惡美醜”有過一定的認識,現如今,還有多少人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呢?因爲自己,已經失去了一些東西,便再也不相信,這些東西,還曾存在過。有朋友,很憤懑當下的諸多社會現象,認爲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有着太多不安定、不公平的因素。另有哥們也跟我說過,現下很多人所要求的公平,隻不過是羨慕嫉妒恨,隻因爲自己沒有站在天平高的一端,便整日耿耿于懷。孰是孰非,我難以辨别。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畢竟我們都已是成年人,都有自己對事物獨到的見解,隻要能求大同,完全可以存小異。心情不好

  可是,當我看到十三四歲小孩子在網吧裏玩的不亦樂乎,在公會裏和大他一輪的人對罵的時候;當我知道家裏那些後輩的小孩子因爲經常上網而變得叛逆乖張,荒廢學業的時候。。。我覺得很不是滋味。古人雲: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可是現在呢?我想,很多小孩子的行爲,都是拜當下網絡語言環境所賜。他們耳濡目染的全都是一些滿含敵意的話、道德缺失的事。他們,唯有用自己稚嫩的手,寫下一行行本不屬于那個年齡的他們該說的話;用幼小的心,去理解本不是他們那個年齡該想的事情。所以,我想問那些,在網絡上說話從來沒有任何顧忌的大人們,假若,那個孩子便是你的孩子;或者說,那個孩子便是你,你們還可曾忍心?

  本人,一個凡俗得不能再凡俗的理工科在校大學生。或者,本沒有什麽資格來說這些事情。但我卻依然願意相信,這個世界,還是有溫暖的存在。生活不會永遠隻是一場支離破碎的夢,不會永遠那樣蕭瑟。少年們呐,自有其積極向上的一面。剛剛脫離少年隊伍的我們,則更需努力。

  雙手合十,或該如是曰:“天道怎無情,猩伪乜唷<t塵縱六欲,我豈甘沉浮!”

 乐友网

 

 而在此种形势之下,听之任之,又会怎样呢?我无法回答。佛家讲求因果轮回,导人向善。我不知道什么是因果,什么是轮回。但是我想,也许这只是一种手段,一种导人向善的手段。如若,我们真能心存善念,那又何惧鬼神。从小,我们就从书本上对“善恶美丑”有过一定的认识,现如今,还有多少人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呢?因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些东西,便再也不相信,这些东西,还曾存在过。有朋友,很愤懑当下的诸多社会现象,认为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着太多不安定、不公平的因素。另有哥们也跟我说过,现下很多人所要求的公平,只不过是羡慕嫉妒恨,只因为自己没有站在天平高的一端,便整日耿耿于怀。孰是孰非,我难以辨别。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毕竟我们都已是成年人,都有自己对事物独到的见解,只要能求大同,完全可以存小异。心情不好

  可是,当我看到十三四岁小孩子在网吧里玩的不亦乐乎,在公会里和大他一轮的人对骂的时候;当我知道家里那些后辈的小孩子因为经常上网而变得叛逆乖张,荒废学业的时候。。。我觉得很不是滋味。古人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是现在呢?我想,很多小孩子的行为,都是拜当下网络语言环境所赐。他们耳濡目染的全都是一些满含敌意的话、道德缺失的事。他们,唯有用自己稚嫩的手,写下一行行本不属于那个年龄的他们该说的话;用幼小的心,去理解本不是他们那个年龄该想的事情。所以,我想问那些,在网络上说话从来没有任何顾忌的大人们,假若,那个孩子便是你的孩子;或者说,那个孩子便是你,你们还可曾忍心?

  本人,一个凡俗得不能再凡俗的理工科在校大学生。或者,本没有什么资格来说这些事情。但我却依然愿意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温暖的存在。生活不会永远只是一场支离破碎的梦,不会永远那样萧瑟。少年们呐,自有其积极向上的一面。刚刚脱离少年队伍的我们,则更需努力。

  双手合十,或该如是曰:“天道怎无情,众生何必苦。红尘纵六欲,我岂甘沉浮!”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