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万博兄弟

万博兄弟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8:02:33

 萬博兄弟

 

昨日給自己買了個小茶寵,買時便存了份功利的心。

  回到家中,細細洗過,便自已給自己泡上一盞茶,慢慢地喝,洗茶、餘茶便澆在那小茶寵的身上。總在想若養上他們十八年,他們會變成怎樣的模樣呢?

  喝茶的後果是徹夜難眠。[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總會在這樣狀況後,告誡自己要戒掉茶,卻是經過一陣子便會小試一下,重複着,一直就這樣糾纏着。

  家中有各樣的茶,有自己買的,有家人送的,也有朋友捎帶過來的。新茶老茶都舍不得丢掉。就這樣集攢下了不少。人生至理名言

  欲念是個很奇怪的東西,有許多都是無用的,想戒除也不是容易做到的。在于個人,許多時也未必是風雅的選擇,卻是無聊時消磨的一個藉口……

  一個人,或者有幸約上一二個還算投緣的人,漫漫地不着邊際的閑聊着不着邊際的話題,一盞茶幾隻湵瑤讉鍾頭就迷迷糊糊的過去了。夜靜時的後果是要自己去承擔的。

  無眠,做家務或者讀書。炫酷昵稱

  在看于丹的趣品人生,白岩松做的序。

  初識此書時,隻是覺得這是個好奇怪的組合,其實自己對于二人都沒有過深究其品性的興趣,其實自己對于所有的人和事都缺乏這樣的興趣。隻是心裏莫名地有一點點奇怪的感覺。看了序,寫得一般,好在内容也還好接受。于是讀書。

  這幾日恰讀的到關于茶的内容。

  總以爲對于某一“風雅”事附庸是要天性和悟性的,有幾分便隻能享受幾分,至精至透如若X仙、X聖,實在是天造化的事情。隻是讀書便多知了些有趣的事情,喝茶閑聊扯蛋時不冷場子,也算是個盡心盡力的聊客,倒也不錯。

  這等心境,怕就不風雅了。其實我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

  體育西橫街的德馨茶行的光頭老板對我說:“一輩子喝上一口好茶那就是福份”。現在想來,隻不過我們對于極至的好總有不懈的欲念,總是不知足現有的好,于是才不斷的乞望更加的好。

  其實直正經曆過了,才會知道,遇到真正的好有時也未必就是一福氣的事情。就比如,曾在洛溪喝過一次88青餅,然後竟然有許久不能再喝茶,不敢再喝茶,因爲知道極至的好,便無法再面對平常的好了。你倒講這到底是幸或者不幸?

  我用了許久的時間,才又開喝茶。

  阿秋講,她隻喝50元一兩的茶,隻是看她的泡法,也未必就能喝出50無一兩的最好的味道。

  茶實在是件讓人難以琢磨難以駕馭的事情,真真的是有幾分天性悟性便隻能享幾分的好。

  人,何嘗不是如此?

 万博兄弟

 

昨日给自己买了个小茶宠,买时便存了份功利的心。

  回到家中,细细洗过,便自已给自己泡上一盏茶,慢慢地喝,洗茶、余茶便浇在那小茶宠的身上。总在想若养上他们十八年,他们会变成怎样的模样呢?

  喝茶的后果是彻夜难眠。[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总会在这样状况后,告诫自己要戒掉茶,却是经过一阵子便会小试一下,重复着,一直就这样纠缠着。

  家中有各样的茶,有自己买的,有家人送的,也有朋友捎带过来的。新茶老茶都舍不得丢掉。就这样集攒下了不少。人生至理名言

  欲念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许多都是无用的,想戒除也不是容易做到的。在于个人,许多时也未必是风雅的选择,却是无聊时消磨的一个藉口……

  一个人,或者有幸约上一二个还算投缘的人,漫漫地不着边际的闲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一盏茶几只浅杯,几个钟头就迷迷糊糊的过去了。夜静时的后果是要自己去承担的。

  无眠,做家务或者读书。炫酷昵称

  在看于丹的趣品人生,白岩松做的序。

  初识此书时,只是觉得这是个好奇怪的组合,其实自己对于二人都没有过深究其品性的兴趣,其实自己对于所有的人和事都缺乏这样的兴趣。只是心里莫名地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看了序,写得一般,好在内容也还好接受。于是读书。

  这几日恰读的到关于茶的内容。

  总以为对于某一“风雅”事附庸是要天性和悟性的,有几分便只能享受几分,至精至透如若X仙、X圣,实在是天造化的事情。只是读书便多知了些有趣的事情,喝茶闲聊扯蛋时不冷场子,也算是个尽心尽力的聊客,倒也不错。

  这等心境,怕就不风雅了。其实我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体育西横街的德馨茶行的光头老板对我说:“一辈子喝上一口好茶那就是福份”。现在想来,只不过我们对于极至的好总有不懈的欲念,总是不知足现有的好,于是才不断的乞望更加的好。

  其实直正经历过了,才会知道,遇到真正的好有时也未必就是一福气的事情。就比如,曾在洛溪喝过一次88青饼,然后竟然有许久不能再喝茶,不敢再喝茶,因为知道极至的好,便无法再面对平常的好了。你倒讲这到底是幸或者不幸?

  我用了许久的时间,才又开喝茶。

  阿秋讲,她只喝50元一两的茶,只是看她的泡法,也未必就能喝出50无一两的最好的味道。

  茶实在是件让人难以琢磨难以驾驭的事情,真真的是有几分天性悟性便只能享几分的好。

  人,何尝不是如此?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