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好游戏世界

好游戏世界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7:31:55

 好遊戲世界

 

我找回了童年

  我懷念我的童年!我從山旮旯裏的學前班,鄉村小鎮裏的小學,到此刻大城市的中學。我懷念我的童年!

  我從牙牙學語,蹒跚學步的幼兒,從無知青澀的少年,此刻長成了一個成熟的夥子。[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微風中,傳來若有若無的雞犬叫,空氣中漂浮着泥土的香味,竹子搖擺着輕柔的長裙,我的衣襟在微風中輕輕擺動,我聞到了童年的味道,心仿佛醉了……

  可否記得早晨站在夕陽下的大紅公雞,可否記得院前路邊那一叢叢深綠的竹林,可否記得四通八達的鄉村小路,可否記得那一個個用雞毛紮成的毽子,可否記得院前那棵爬過的桃樹。童年的一幕幕我不曾忘記。但随着時間的推移,我離它們越來越遠。在國慶七天長假中,我便背上了包,回到故鄉尋找我的童年。

  坐在田坎上,空氣中飄着熟悉的泥土香氣,麻雀時而在眼前飛過,遠處傳來聲聲雞鳴,我找回了童年。

  金秋時節,正是紅薯收獲的季節。記得小時候的這些日子,我總是會和大人一齊挖紅薯,這次也不例外。

  到了紅薯地,我學着大人的樣貌,揚起鋤頭,向下挖去,在用力一掀,土就被挖開了,我找了找,卻沒有發現紅薯的影子,我不禁有些氣餒,一旁的大姨似玩笑似鼓勵的說:“不行吧?再試試看。”我心裏也暗暗較勁:小的時候我能夠,此刻我也一樣能夠把紅薯挖出來!便又抓起鋤頭,再次挖進土裏。诶,藏着土裏紅薯這次露出了狐狸尾巴,我再用力一鋤,“啪”的一聲脆響,我最後挖到了紅薯,刨出來一看,卻發現我把它挖了一個大口子,不得不承認自己技不如人。隻得放下鋤頭坐在田坎上玩,雖然沒有挖到紅薯,但我的心裏卻像裝了棉花一樣,滿滿的,因爲我找回了我的童年!

  背着背簍,走在田坎上,露水打濕了褲角。小狗跟在後面一邊叫一邊跑,秋風送來一陣陣濃郁的桂花香。我找回了我的童年!

  關于童年的文章(二):

  窗外有童年

  我聽見了銀鈴般的笑聲,從窗外透進窗裏。忽覺得,時間像是指縫裏的沙,童年與少年,與幼稚與成熟,在窗間遊走。

  我坐在窗裏,隻能望見桂花樹濃密的樹蔭,那樹蔭下遮蔽的是童年麽?純真而又完美的童年,有風吹過樹葉簌簌作響間,我仿佛回到了在窗外的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

  “一、二、三、石頭、剪刀、布。”“哦……“我懊惱地驚呼,又輸了,隻得閉上眼,倒數“60、59……”睜開眼,眼前空蕩蕩的,隻有陽光透過桂花樹構成斑駁光影在跳動,像是光影交織的長條畫卷,跳動的光斑上下蹿着,像小精靈般,從樹葉間闖進你的眼裏。我蹑手蹑腳地走進灌木叢裏,悄悄地潛到夥伴背後,伸出兩隻手,輕輕地搭到他的肩上。他吓得一震,差點沒跳起來,轉過身來,望見是我,隻得舉起雙手,投降。我開心地爲自己鼓了個掌,心中的欣悅轉換成爲了臉上咧開的嘴角,夥伴也笑,我們銀鈴般的笑聲驚起了樹上的鳥,溫暖了很多個這樣的日子。

  那樣的日子逐漸變遠,像一出黑白默片,用黑白渲染爲底色,模模糊糊地泛黃,我與那種時光之間總隔有一扇窗,不遠的距離,但咫尺即爲天涯。

  桂花樹上的年輪長了一圈又一圈,那些玩伴如今散落在哪一處,我隻能坐在窗前回想童年的幸福時光,想起以前的我如此抗拒長大,如今卻不知不覺學會了懷念。

  成長是件可怕的事情,讓世界在瞬間颠倒,以前簡單的事,一點點複雜成長也是件不可抗拒的事,窗外玩耍的我注定會在某一天轉成坐在窗前安靜學習的我,恍若桂花樹上的年輪隻能一圈又一圈地變多。

  成長其實是件完美的事情,人要學會向前看,透過以前,便懂得珍惜。

  此刻的我,站在窗前,望見窗外的孩子玩着遊戲,恍若彼時的我,仿佛望見了我的童年。

  關于童年的文章(三):

  不見我的童年

  回家的路,總是那麽漫長。車外的一山一水,逆着我的童年,把那夢裏的故鄉,編織的是如此的真實。旋轉的車輪,夾雜着我複雜的心跳,開啓了一段段童年的往事。閉上眼,故鄉就在心裏,我數着天空上那些熟悉的星星,安然入睡。可我總覺得就應醒來,匆匆歲月正在雕琢着我的容貌,改變着我的生活。似乎已經遲了,就像那場遲來的秋雨,濕潤了我的雙眼,帶走了我的童年。

  童年,一去不複返,我所能帶走的,也許隻是一片失落的雲彩。寂寞的内心,渴望一場綿綿的細雨,從過去一向下到此刻,然後順着家的屋檐,滑過我的臉龐,滑過我的記憶。記憶,是如此的潮濕,明媚的陽光懶洋洋的照射,似乎是在告訴我,童年已去,留下的,隻是一個爲生活而奔波的我。

  那些逝去的青春并沒有告訴我,是誰帶走了我的童年?可我還是會時時想起母親溫暖的懷抱,我安靜地的熟睡,差點就此結束我的人生。枯瘦的我,無憂無慮的吮吸着母親幹癟的乳頭,兩隻小手肆無忌憚的舞蹈。我想,我是在表演,爲接下來的人生續接完美的故事。這不是我的藝術,隻是一種對童年的紀念。我想留住,因爲,我認爲那些是我遺失的幸福。在喧嚣的塵世,我也隻能咀嚼童年,希冀時間能停止我懶惰的思想。

  站在故鄉的土地上,哪怕是一棵矮小的樹,一棵長在路邊的雜草,它們總能指引我回到童年。這時,我的心會禁不住時間的拷問,洩露那些熟悉名字。他們的童年,以前和我的童年相互交纏,共同的勾畫出了遙遠的天堂。天堂,我不曾去過,可我相信,故鄉的雲會告訴我。遺憾的是,至今,我也沒聽見那些關于天堂的故事。其實,我是想在天堂建造一座屋舍的,可那些童年裏的那些老人們,并沒有去那兒。我猜想,也許它們是被佛祖帶走,或者是,他們已經變換摸樣,回到了從前。他們的從前,我不曾見過,但我明白,腳下的土地偷走了它們。我不想挖掘,因爲厚厚的黃土,已經埋葬了那些故事。

 好游戏世界

 

我找回了童年

  我怀念我的童年!我从山旮旯里的学前班,乡村小镇里的小学,到此刻大城市的中学。我怀念我的童年!

  我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幼儿,从无知青涩的少年,此刻长成了一个成熟的伙子。[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微风中,传来若有若无的鸡犬叫,空气中漂浮着泥土的香味,竹子摇摆着轻柔的长裙,我的衣襟在微风中轻轻摆动,我闻到了童年的味道,心仿佛醉了……

  可否记得早晨站在夕阳下的大红公鸡,可否记得院前路边那一丛丛深绿的竹林,可否记得四通八达的乡村小路,可否记得那一个个用鸡毛扎成的毽子,可否记得院前那棵爬过的桃树。童年的一幕幕我不曾忘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离它们越来越远。在国庆七天长假中,我便背上了包,回到故乡寻找我的童年。

  坐在田坎上,空气中飘着熟悉的泥土香气,麻雀时而在眼前飞过,远处传来声声鸡鸣,我找回了童年。

  金秋时节,正是红薯收获的季节。记得小时候的这些日子,我总是会和大人一齐挖红薯,这次也不例外。

  到了红薯地,我学着大人的样貌,扬起锄头,向下挖去,在用力一掀,土就被挖开了,我找了找,却没有发现红薯的影子,我不禁有些气馁,一旁的大姨似玩笑似鼓励的说:“不行吧?再试试看。”我心里也暗暗较劲:小的时候我能够,此刻我也一样能够把红薯挖出来!便又抓起锄头,再次挖进土里。诶,藏着土里红薯这次露出了狐狸尾巴,我再用力一锄,“啪”的一声脆响,我最后挖到了红薯,刨出来一看,却发现我把它挖了一个大口子,不得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只得放下锄头坐在田坎上玩,虽然没有挖到红薯,但我的心里却像装了棉花一样,满满的,因为我找回了我的童年!

  背着背篓,走在田坎上,露水打湿了裤角。小狗跟在后面一边叫一边跑,秋风送来一阵阵浓郁的桂花香。我找回了我的童年!

  关于童年的文章(二):

  窗外有童年

  我听见了银铃般的笑声,从窗外透进窗里。忽觉得,时间像是指缝里的沙,童年与少年,与幼稚与成熟,在窗间游走。

  我坐在窗里,只能望见桂花树浓密的树荫,那树荫下遮蔽的是童年么?纯真而又完美的童年,有风吹过树叶簌簌作响间,我仿佛回到了在窗外的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二、三、石头、剪刀、布。”“哦……“我懊恼地惊呼,又输了,只得闭上眼,倒数“60、59……”睁开眼,眼前空荡荡的,只有阳光透过桂花树构成斑驳光影在跳动,像是光影交织的长条画卷,跳动的光斑上下蹿着,像小精灵般,从树叶间闯进你的眼里。我蹑手蹑脚地走进灌木丛里,悄悄地潜到伙伴背后,伸出两只手,轻轻地搭到他的肩上。他吓得一震,差点没跳起来,转过身来,望见是我,只得举起双手,投降。我开心地为自己鼓了个掌,心中的欣悦转换成为了脸上咧开的嘴角,伙伴也笑,我们银铃般的笑声惊起了树上的鸟,温暖了很多个这样的日子。

  那样的日子逐渐变远,像一出黑白默片,用黑白渲染为底色,模模糊糊地泛黄,我与那种时光之间总隔有一扇窗,不远的距离,但咫尺即为天涯。

  桂花树上的年轮长了一圈又一圈,那些玩伴如今散落在哪一处,我只能坐在窗前回想童年的幸福时光,想起以前的我如此抗拒长大,如今却不知不觉学会了怀念。

  成长是件可怕的事情,让世界在瞬间颠倒,以前简单的事,一点点复杂成长也是件不可抗拒的事,窗外玩耍的我注定会在某一天转成坐在窗前安静学习的我,恍若桂花树上的年轮只能一圈又一圈地变多。

  成长其实是件完美的事情,人要学会向前看,透过以前,便懂得珍惜。

  此刻的我,站在窗前,望见窗外的孩子玩着游戏,恍若彼时的我,仿佛望见了我的童年。

  关于童年的文章(三):

  不见我的童年

  回家的路,总是那么漫长。车外的一山一水,逆着我的童年,把那梦里的故乡,编织的是如此的真实。旋转的车轮,夹杂着我复杂的心跳,开启了一段段童年的往事。闭上眼,故乡就在心里,我数着天空上那些熟悉的星星,安然入睡。可我总觉得就应醒来,匆匆岁月正在雕琢着我的容貌,改变着我的生活。似乎已经迟了,就像那场迟来的秋雨,湿润了我的双眼,带走了我的童年。

  童年,一去不复返,我所能带走的,也许只是一片失落的云彩。寂寞的内心,渴望一场绵绵的细雨,从过去一向下到此刻,然后顺着家的屋檐,滑过我的脸庞,滑过我的记忆。记忆,是如此的潮湿,明媚的阳光懒洋洋的照射,似乎是在告诉我,童年已去,留下的,只是一个为生活而奔波的我。

  那些逝去的青春并没有告诉我,是谁带走了我的童年?可我还是会时时想起母亲温暖的怀抱,我安静地的熟睡,差点就此结束我的人生。枯瘦的我,无忧无虑的吮吸着母亲干瘪的乳头,两只小手肆无忌惮的舞蹈。我想,我是在表演,为接下来的人生续接完美的故事。这不是我的艺术,只是一种对童年的纪念。我想留住,因为,我认为那些是我遗失的幸福。在喧嚣的尘世,我也只能咀嚼童年,希冀时间能停止我懒惰的思想。

  站在故乡的土地上,哪怕是一棵矮小的树,一棵长在路边的杂草,它们总能指引我回到童年。这时,我的心会禁不住时间的拷问,泄露那些熟悉名字。他们的童年,以前和我的童年相互交缠,共同的勾画出了遥远的天堂。天堂,我不曾去过,可我相信,故乡的云会告诉我。遗憾的是,至今,我也没听见那些关于天堂的故事。其实,我是想在天堂建造一座屋舍的,可那些童年里的那些老人们,并没有去那儿。我猜想,也许它们是被佛祖带走,或者是,他们已经变换摸样,回到了从前。他们的从前,我不曾见过,但我明白,脚下的土地偷走了它们。我不想挖掘,因为厚厚的黄土,已经埋葬了那些故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