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nba中国官方网

nba中国官方网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7:15:49

 nba中國官方網

 

 那是小橋流水的悠悠歲月,是咿咿呀呀的綿綿童聲。

  周莊,一座位于蘇州東南的江南小鎮,承載着我童年的夢,雖沒有霓虹燈的繁華,卻有發自内心的歡樂。看着咿咿呀呀的昆曲,不知幾時竟被其感動而潸然淚下……

  春[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鎮爲澤國,四面環水,咫尺往來,皆須舟楫。周莊鎮依河成街,橋街相連,是江南典型的小橋流水人家。”春天輕輕拂過河面,留給青石板淡淡的溫柔古鎮内外,一陣呢喃,一片花香,一簇綠意,浮動眼眸。突然一片香氣飄來,遊人一齊望過去,出大門而往。隻見沈廳一側出現幾個孩童來。當先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娃,約莫五六歲年紀,拿着一個青團子,笑眯眯地望來望去。身後,跟着四個年紀不一的孩童,一律明晃晃的春衫。遊人中三人齊聲叫了起來:“春天的周莊好誘人!”娃娃們哈哈一笑,美食在春風裏微微一晃。他們步子不停,在青石板那頭一溜煙走開了。一遊人說:“今兒必要買幾樣點心回來,大夥好飽餐一頓。”一遊人回道:“沈廳酒家少不了你要的點心,可别先灌飽了胃,錯過萬三家宴了。”腥舜笮β曋校鍌娃娃早去得遠了。

  周莊的春天,盛放在粉牆黛瓦裏,開在人們的心裏,也袅娜在作家的筆下。

  當古龍遇見周莊的春天時:初春,豔陽天。陽光穿過白的牆黛色的瓦照進來,照在她如水的容顔上。初春的水,溫度比陽光還要暖一點。她和許多穿着春衫的人們一齊走進庭院深深的古戲台。台上,杜麗娘水袖飛舞,哀怨幾許,情真意濃。台下,茶香陣陣,素雅簡單。傳唱了600多年的昆曲,婉轉妙音,此刻聽來,如斯動人。

  她心裏覺得完美極了。還有什麽比又遇見這樣的周莊,又聆聽到這樣的曲韻更讓人愉快的事呢?她把自己融入古鎮的陽光裏,臨河小坐,半睜着眼,開始欣賞着牆邊冒出的一縷縷綠意。四季紛呈,這雙眼睛,遇見過不一樣的周莊風情。此刻,這雙眼睛還是那麽溫和而澄淨,連一絲雜質也找不到,就仿佛在周莊未曾離開,眼裏都是素雅的江南。這樣的周莊,你可曾得見?花爲信物,河水爲媒。

  夏

  有一種生活叫周莊。夏天是我童年裏最盼望的時光了,随着知了聲聲,我明白又到了我和“玩伴”們見面的時候了,兒時的我一點也不像一個小淑女,最喜歡的遊戲就是和奶奶一齊去田裏抓昆蟲。雖然烈日炎炎,但是奶奶和鄉鄰還在爲秋天的豐收做準備。每一天晚上吃過飯,我總是和爺爺躺在牆門裏乘涼,爺爺抱着我搖着蒲扇——那是一種用棕樹的葉子制成的扇子,蒲扇對于我來說就是周莊的夏天,一種鄉愁,一處相思。

  秋

  舊時小城的秋天,絕大部分是金色的。随着秋葉離枝,隻要沿着稻田邊走去,就會看到稻葉一天天的變黃,所有的養份都留在了沉甸甸的稻穗上。這也是家中大人們一年裏勞作最繁重的一季,我們小孩子就像歌裏唱的那樣:“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身旁,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樂事要做——那便是烤紅薯。一群小孩扒拉出地裏的紅薯,躲在某個角落,開始挖坑、撿柴、鼓着腮幫子吹旺火苗,直到嗆得淚流滿面。那些混合着泥土、草木氣味的烤紅薯,外焦裏嫩,如今想來依然是垂涎三尺。可惜,現今能吃到的烤紅薯,早已不複舊時滋味。是我們變了,抑或是紅薯變了?

  冬

  2008的一場大雪染白了這座古鎮,随着年味漸濃,紅色的燈环路鹗氰偳对谘┲械拿坊āN液偷艿芤积R玩着雪,奶奶怕我們着涼便叫我們進屋,于是我倆個輪着出去哐┗貋硗妫钺崮棠桃脖晃覀兏腥玖耍覀冊谌蔽溲b後一齊出門,原先雪人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好堆,最後我們堆了個醜娃娃!

 

  乘一葉扁舟,穿行在小橋流水中,默然閱讀千年江南的濃郁和亘古柔情的飄零,一泓清水所承載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風情。

 nba中国官方网

 

 那是小桥流水的悠悠岁月,是咿咿呀呀的绵绵童声。

  周庄,一座位于苏州东南的江南小镇,承载着我童年的梦,虽没有霓虹灯的繁华,却有发自内心的欢乐。看着咿咿呀呀的昆曲,不知几时竟被其感动而潸然泪下……

  春[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镇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楫。周庄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是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春天轻轻拂过河面,留给青石板淡淡的温柔古镇内外,一阵呢喃,一片花香,一簇绿意,浮动眼眸。突然一片香气飘来,游人一齐望过去,出大门而往。只见沈厅一侧出现几个孩童来。当先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约莫五六岁年纪,拿着一个青团子,笑眯眯地望来望去。身后,跟着四个年纪不一的孩童,一律明晃晃的春衫。游人中三人齐声叫了起来:“春天的周庄好诱人!”娃娃们哈哈一笑,美食在春风里微微一晃。他们步子不停,在青石板那头一溜烟走开了。一游人说:“今儿必要买几样点心回来,大伙好饱餐一顿。”一游人回道:“沈厅酒家少不了你要的点心,可别先灌饱了胃,错过万三家宴了。”众人大笑声中,五个娃娃早去得远了。

  周庄的春天,盛放在粉墙黛瓦里,开在人们的心里,也袅娜在作家的笔下。

  当古龙遇见周庄的春天时:初春,艳阳天。阳光穿过白的墙黛色的瓦照进来,照在她如水的容颜上。初春的水,温度比阳光还要暖一点。她和许多穿着春衫的人们一齐走进庭院深深的古戏台。台上,杜丽娘水袖飞舞,哀怨几许,情真意浓。台下,茶香阵阵,素雅简单。传唱了600多年的昆曲,婉转妙音,此刻听来,如斯动人。

  她心里觉得完美极了。还有什么比又遇见这样的周庄,又聆听到这样的曲韵更让人愉快的事呢?她把自己融入古镇的阳光里,临河小坐,半睁着眼,开始欣赏着墙边冒出的一缕缕绿意。四季纷呈,这双眼睛,遇见过不一样的周庄风情。此刻,这双眼睛还是那么温和而澄净,连一丝杂质也找不到,就仿佛在周庄未曾离开,眼里都是素雅的江南。这样的周庄,你可曾得见?花为信物,河水为媒。

  夏

  有一种生活叫周庄。夏天是我童年里最盼望的时光了,随着知了声声,我明白又到了我和“玩伴”们见面的时候了,儿时的我一点也不像一个小淑女,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和奶奶一齐去田里抓昆虫。虽然烈日炎炎,但是奶奶和乡邻还在为秋天的丰收做准备。每一天晚上吃过饭,我总是和爷爷躺在墙门里乘凉,爷爷抱着我摇着蒲扇——那是一种用棕树的叶子制成的扇子,蒲扇对于我来说就是周庄的夏天,一种乡愁,一处相思。

  秋

  旧时小城的秋天,绝大部分是金色的。随着秋叶离枝,只要沿着稻田边走去,就会看到稻叶一天天的变黄,所有的养份都留在了沉甸甸的稻穗上。这也是家中大人们一年里劳作最繁重的一季,我们小孩子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身旁,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乐事要做——那便是烤红薯。一群小孩扒拉出地里的红薯,躲在某个角落,开始挖坑、捡柴、鼓着腮帮子吹旺火苗,直到呛得泪流满面。那些混合着泥土、草木气味的烤红薯,外焦里嫩,如今想来依然是垂涎三尺。可惜,现今能吃到的烤红薯,早已不复旧时滋味。是我们变了,抑或是红薯变了?

  冬

  2008的一场大雪染白了这座古镇,随着年味渐浓,红色的灯笼仿佛是镶嵌在雪中的梅花。我和弟弟一齐玩着雪,奶奶怕我们着凉便叫我们进屋,于是我俩个轮着出去运雪回来玩,最后奶奶也被我们感染了,我们在全副武装后一齐出门,原先雪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堆,最后我们堆了个丑娃娃!

 

  乘一叶扁舟,穿行在小桥流水中,默然阅读千年江南的浓郁和亘古柔情的飘零,一泓清水所承载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风情。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