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豫游棋牌

豫游棋牌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6:40:11

 豫遊棋牌

 

 曾爲龍應台的《目送》而傾倒,也曾爲《我與地壇》中母親的遙遙相望而感動,這當中的一場場目送,一幕幕别離,究竟蘊含了多少訴不盡的衷腸,說不盡的情深,那真摯的感情細膩的愛,溫柔了歲月,湝了時光。國慶佳節,中秋月圓,雙節相逢,溫暖的究竟是誰的柔和眉眼

  中秋的一輪皓月,灑滿了千裏迢迢的思念,熙熙攘攘的人群,往來不絕的列車,相思成灰,地鐵站中明晃晃的亮光照盡人生百态,在這腳步匆匆的地鐵站中,唯有他——一名地鐵站通信維修工仍在靜靜的工作,行動之間卻不顯迷茫,嘴角攜着一絲絲笑容,幸福感溢于言表。忽然間,仿佛心有靈犀似的,他陡然從另一個方向望了過去,我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裏站着一位溫婉的婦人,懷中抱着一個稚嫩的嬰孩,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他并沒有像我以爲的張開雙手懷抱那對母子,僅僅隻是笑意加深,柔和的望着對方,之後兩人便眉眼含笑的私語起來。

  盈盈歲月,脈脈相思,異鄉遊子迎來了他久久未見的妻子與孩子,猶記當年,月明星稀,家鄉故人,言笑晏晏,好不幸福;今朝,異地他鄉,皓月當空,嬌妻稚兒遠赴千裏,全家團聚,心頭幸福之際更添一抹感動。[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不滿兩歲的嬰孩感受到了父親的氣息,漸漸的從母親的懷中清醒過來,咿咿呀呀手舞足蹈,好不熱鬧,那年輕的父親接過頑皮的孩子,點點小朋友奶白的鼻尖,小小的孩子展眉笑了起來,溫婉的婦人也柔柔的一笑,那年輕的父親卻仿佛看到了什麽了不得的笑事,朗聲大笑了起來。周圍空氣中漂浮着幸福的因子,感染的周圍行人都不由得加快腳步期盼着快一些歸家與家人團聚共享佳節盛宴!

  這中秋月明風清,全家團聚,卻也有着更多他鄉遊子難以歸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奉行着自己的職責,擡頭望去夜空中皓月千裏,相思成災。這過客匆匆的地鐵站,迎來送往行人不絕,而他——地鐵站的通信維修工堅守在這一方小小的天地,嬌妻幼子橫跨千裏相聚一刻,短短的相聚,短短的陪伴,心中充盈着不舍與難分難離,卻清楚的明白自己身上的職責與堅守,堅定的履行着工作的本職,或許他的心中會有些許不舍些許難過,但更多的無疑是不盡的幸福快樂!

  詩人杜甫潑墨而成“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的濃濃鄉愁;李白舉杯吟詠“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烈烈寂寞;蘇轼詠唱“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的郁郁傷悲。異地他鄉,眷戀情深,但相比思鄉情切更重要的是這傳承的匠人精神,這盡職盡責的職責感,是榮光是輝煌!

  這歲月無瀾的靜好時光,這月華流轉的脈脈深情,情深至此,此生不換!願共賞一輪皓月,相享一世長安!

 豫游棋牌

 

 曾为龙应台的《目送》而倾倒,也曾为《我与地坛》中母亲的遥遥相望而感动,这当中的一场场目送,一幕幕别离,究竟蕴含了多少诉不尽的衷肠,说不尽的情深,那真挚的感情细腻的爱,温柔了岁月,浅浅了时光。国庆佳节,中秋月圆,双节相逢,温暖的究竟是谁的柔和眉眼

  中秋的一轮皓月,洒满了千里迢迢的思念,熙熙攘攘的人群,往来不绝的列车,相思成灰,地铁站中明晃晃的亮光照尽人生百态,在这脚步匆匆的地铁站中,唯有他——一名地铁站通信维修工仍在静静的工作,行动之间却不显迷茫,嘴角携着一丝丝笑容,幸福感溢于言表。忽然间,仿佛心有灵犀似的,他陡然从另一个方向望了过去,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里站着一位温婉的妇人,怀中抱着一个稚嫩的婴孩,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他并没有像我以为的张开双手怀抱那对母子,仅仅只是笑意加深,柔和的望着对方,之后两人便眉眼含笑的私语起来。

  盈盈岁月,脉脉相思,异乡游子迎来了他久久未见的妻子与孩子,犹记当年,月明星稀,家乡故人,言笑晏晏,好不幸福;今朝,异地他乡,皓月当空,娇妻稚儿远赴千里,全家团聚,心头幸福之际更添一抹感动。[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不满两岁的婴孩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渐渐的从母亲的怀中清醒过来,咿咿呀呀手舞足蹈,好不热闹,那年轻的父亲接过顽皮的孩子,点点小朋友奶白的鼻尖,小小的孩子展眉笑了起来,温婉的妇人也柔柔的一笑,那年轻的父亲却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事,朗声大笑了起来。周围空气中漂浮着幸福的因子,感染的周围行人都不由得加快脚步期盼着快一些归家与家人团聚共享佳节盛宴!

  这中秋月明风清,全家团聚,却也有着更多他乡游子难以归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奉行着自己的职责,抬头望去夜空中皓月千里,相思成灾。这过客匆匆的地铁站,迎来送往行人不绝,而他——地铁站的通信维修工坚守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娇妻幼子横跨千里相聚一刻,短短的相聚,短短的陪伴,心中充盈着不舍与难分难离,却清楚的明白自己身上的职责与坚守,坚定的履行着工作的本职,或许他的心中会有些许不舍些许难过,但更多的无疑是不尽的幸福快乐!

  诗人杜甫泼墨而成“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浓浓乡愁;李白举杯吟咏“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烈烈寂寞;苏轼咏唱“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的郁郁伤悲。异地他乡,眷恋情深,但相比思乡情切更重要的是这传承的匠人精神,这尽职尽责的职责感,是荣光是辉煌!

  这岁月无澜的静好时光,这月华流转的脉脉深情,情深至此,此生不换!愿共赏一轮皓月,相享一世长安!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