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河东区haobc

河东区haobc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5 15:53:28

 河東區haobc

 

冬天到了,我天天盼雪,但是老天爺就是不下雪,又過了幾天,老天爺可能聽到了我的心聲。

  一清早,就派烏雲叔叔在天空守着,把太陽公公擋在了“門”外。我高興地喊:“要下雪喽!要下雪喽!”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吧,雪就紛紛揚揚地從彤雲密布的天空中落下來了。剛開始時,是一個一個的雪星兒,然後是一粒一粒的雪球兒,随後就是一片一片的鵝毛大雪。雪下得很大,有時幾片連在一齊,足有一個蘋果大。大雪給樓房,樹木,馬路以及草地,都穿上了一件雪白的“婚紗”,不一會兒,院子裏就堆滿了積雪。樓頂變成白色的了,不再是紅色的了。大雪整整下了一天,下午四點左右,那鵝毛大雪逐漸變成了雪球,雪球又逐漸變成了雪星兒,四時二十分,雪完全停了,烏雲叔叔回家睡懶覺去了,被擋了一天的太陽公公又露出了慈祥的笑臉。站在樓頂上往下看。

  眼前的景象讓我想起了一個新學的成語:粉妝玉砌。不管是樹上,地上,樓頂上,還有窗台上,都徽稚狭艘粚影酌C5暮裱魂囄L吹來,樹木輕輕的跟一天沒見的太陽公公問好。身上的雪都簌簌落落的飄将下來,在夕陽的照射下,煥發出五顔六色的光彩,忽然,一陣嬉笑聲打破了這個世界的寂靜。我低頭一看,原先是我的小夥伴們在堆雪人呢!我也急忙穿上棉遥瑩Q上棉褲,帶上棉帽,帶上手套,穿上棉鞋,用最快的速度飛奔到樓下,和小夥伴們一齊堆雪人。我們這摸摸,那平平,花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鑄造了一個福娃晶晶的塑像,還在旁邊寫上了:龍口歡迎您五個大字。

  啊,雪!你能對莊稼實施保護,能給我們帶來快樂,我衷心的感謝您!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三):

  懷念家鄉的雪

  我家住在北京,冬天的風冷冷的,清晨,我打看窗戶,看見了許多人脫掉了秋裝,穿上了冬裝,突然一陣狂風像我的臉頰吹來,真是刺骨的痛,把窗戶吹得直晃動,我不禁的打了個冷戰,遠遠望去,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地上撲的全是雪,厚厚的,軟軟的;房上落的是雪,白皚皚的,又松又軟;樹上蓋的是雪,積雪把樹枝壓彎了腰。太陽照在白雪山上,發出耀眼的光芒。天,雖然沒有春天迷人的鳥語花香,沒有夏天壯觀的閃電雷鳴,沒有秋天誘人的豐碩果實,但它也有獻給大自然的含蓄的美,但是我仍然愛着冬天。

  清晨,我穿上了那厚厚的羽絨服,來到樓下,我踩着潔白的雪,像巨大的輕軟的羊毛毯子,踩在雪上不時的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漫步來到樓下的小公園,做着呼吸的動作,感覺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但這正是冬天獨有的美,漸漸地我走到花園的中心,看見許多人都在躺在雪堆上,靜靜地感受着雪的優美,我大步的向前走。

  突然,雪漸漸地大了起來,吹得樹葉不停的打着旋兒的飄了下來,又似乎不忍心的彈了幾下,最終還是掉在了地上,我随着那片葉子追了過去,樹葉還在繼續向下落,拾起一片,很脆。那卷起的葉片,交雜的紋路都在告訴着人們:季節的滄桑。

  我想起剛才那些人,我寫學着他們的樣貌,慢慢地躺在雪堆上,望着天空,有幾片鵝毛般的大雪還不時的打在我的臉上,躺在雪堆上感覺涼飕飕的,不時的還吟誦着岑參寫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我慢慢地朗誦這首詩歌,不知不覺的就睡着了,過了一會兒我醒了,回頭一看,這是誰的腳印的?

  冬,荒涼貧瘠,但卻埋藏着生命的種子,沉睡者綠色的期望。他有豪邁的性格,冷靜的頭腦,裝闊的胸懷。或許它很冷酷,但紅色的曙光,終由有天穹灑下,溫暖的晨光必将在日出之地湧現。你會發現,他的冷酷中也有完美的東西。人生,總不會永遠是春天,但隻要努力拼搏,才能在冬天之後迎到遍地鮮花。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四):

  走出食堂,涼涼的東西落在了我的面頰上,我擡頭一看,呀!下小雨了!不對,它比雨更小,更晶瑩,更潔白。難道是,我高興地叫到:“雪,下雪了!”後面的兩位姐姐也歡呼起來。我快步跑回教室,放下書包,拉上朋友,不由分說地來到了室外。

  呀,開始是雪花了。細小細小的,晶瑩透亮的。我們伸開雙臂,呼吸着清新的空氣,任憑這些小精靈,落在我的發絲上,睡在我的校服上,融化在我的鞋上。在雪中我轉着,笑着,我覺得自己像一隻白色的蝴蝶,在雪花漫天飛舞的夜裏歡快的跳着舞。雪越下越大,片刻後雪花如鵝毛一般四處飄灑,漫天飛舞。我和朋友仰着頭從小道中跑過,任憑它們這些調皮的家夥落在我身上,我張着嘴,任憑雪花飄落在我嘴裏,涼絲絲、甜滋滋,美極了。我和朋友的歡笑撒滿了整個校園。回頭望去,同學們也正興緻勃勃地享受着這雪帶來的愉快。那雪“洗掉”了我們的煩惱,把美與歡樂帶給了我們。有一句古詩是:“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可這雪也不正如此嗎?使我們沒有了煩惱,隻有歡樂與美的感受。放學後,離開學校,外面全都煥然一新,樹枝上開滿了白色的小花,草上鋪滿了白色的棉花,地上有一層厚厚的雪,像蓋上了潔白的棉被,換上了美麗的白色綢裙。

  太美了!雪,你是大地上最美最美的精靈!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五):

  雪舞芳菲

  溫潤的花瓣,茸茸的仿佛能看見細細的水珠;缱绻的花姿,似笑非笑乖巧地向你眨着含羞的明眸;風飄過的時候,有一縷若有若無的馨香就沁到了你的心底,彌漫在了你的呼吸裏,洇染在了你的生命中——她就是潔白飄逸輕盈的雪,她就是美麗爛漫蘊涵詩意的雪。

  岑參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盧梅坡說:“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魯迅先生說:“她是雨的精魂。”是啊,她很美,美得不可方物,讓我移不開眼。

  随着風,漫天雪飛。有人說那是翻飛的柳絮,我說,那明明是翩翩起舞的雪兒。她跳得歡快,卻又從不放蕩,隻讓人時時惦記着她的清純,她的美麗。爲什麽不歇一歇呢?不,她明白你正欣賞着,她要讓你感受美,感受浪漫溫馨,但絕不是炫耀。看,她薄翅般的裙紗飄過之處,不是令人們的心湖上泛起一輪漣漪嗎?

  雪兒舞完了,我的心卻醉了,醉得不可收拾。她面向天空躺着,嬌喘微微,汗光點點。我在想,要是一年四季能見到雪兒,該有多好?我們将再也無需害怕驕陽的肆虐,再也不用擔心大地會冒煙。她不像雨那樣劈哩啪啦喋喋不休念叨不完,也不同風一般放縱恣唯橫沖直撞撐腰罵街,她超凡脫俗,用纖纖小手摩挲着萬物。

  我怕是給雪兒征服了,她的種種無與倫比的好占據了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因此,每當她來的時候,我總喜歡走出屋去迎接她的到來。我明白,她看到我會哭,會萦繞在我的身旁。即使我合上了雙眼,也感覺她的存在。起碼,我聽到了她的腳步聲——隻有她的腳步才那樣富有節奏感,讓人一聽便想到淑女——何況,她不時地,又會輕輕地拍我的肩,甚至,她的衣袂拂了我的臉龐。

  她走了,輕輕的,生怕打擾到我們,可我好想伸手留住她,但無能爲力,腦海依舊回憶着她舞動的時候。

  春,來了。雪兒,别了,隻是短暫的離别。來年吧,來年,我必須還要看你那曼妙的舞姿。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六):

  雪

  西伯利亞冷空氣蕭索而至,華夏大地難逃一籌莫展的侵擾。葉早已褪盡綠色融于大地,而水則蜷縮在一齊來取暖,至于日光很亮卻帶着冬的寒意。然而這正是雪逍遙的時光。

  入夜而來,沒有情由,不知何年。以至于鬧得北方很是吃了一驚,但是雪究竟給北方帶來了什麽呢?僅僅是驚奇和冰清玉潔的面貌嗎?顯然不是。麥苗隐匿了饑渴的小腦袋,褪盡葉兒的樹幹吱吱笑個不停,當然,小朋友們更是喜歡這樣的日子,他們能夠肆無忌憚地展示人類最爲純真的性情,他們能夠在此找尋長久以來被壓抑的快樂。

  這樣的日子,如此美妙的季節,風又會有何感想呢?她想趁着雪的光輝優雅地從北方飛往南方,同時她也期望體驗一下華夏大地的溫馨可親,期望在人世找到屬于自己最美最炫的姿态,無可非議,她更渴求追尋雪的腳步以便找到自己生命中最爲燦爛的時刻。但是她也最後對了南方止步,而雪厚厚的壓在屋頂上、樹梢上、窗台上。是的,雪也同樣消停了。輕輕的,悄悄的,這個世界竟一下子陷入了無人之境。

  “咯吱、咯吱……”剛靜悄下來的世界又不安甯了。人們紛紛走出家門,雪明白這是人類所期望的場景,在這樣的世界我們找到了那屬于自己的一份平靜,尋到了人性最爲神聖的光輝,覓得了生活簡單快樂的方式,焦躁的思緒得到特殊的慰藉。

  南方的雪較之北方,确乎神秘了些,完全沒有北方的雪那麽狂熱,那麽氣勢洶洶,她隻是伴随着冰冷的氣息輕輕滑落,沒有聲音,沒有顔色,隻是白白的,輕輕的。溫暖的南方竟然被冬雪覆蓋了,這對南方來講确乎不可思議,不幸的是她不像北方的雪來的那麽長久,隻是刹那的光景。天一放晴,她便了無蹤迹,就像從來沒有降生過一樣,有的隻是被洗過的大地和天空。南方的天氣确乎不适合雪的生存,隻是雪從未曾有過逃避,她是大自然美妙的産物,她需要人類去了解她,當然,無可厚非,她也熱愛這片土地,她渴求更多的驚歎,她想明白大自然的秘密所在。爲此,她是能夠粉身碎骨的,這也正是她所樂意的事情。生命這種東西周而複始,循環往複,死了,沒了,也沒什麽可惜,更不必有何詠歎,她已然找到了自己的價值所在。最重要的是,對于生命這個永恒的話題而言,她俨然是站在了最高點。

  北方,南方,乃至整個歐亞大陸都有她的痕迹,輕輕而來,悄然流走,寂寞的冬季有了她的作伴不再冷清。人心的距離能夠那麽近,也能夠那麽遠。可雪不這麽想,她想所謂人心的距離長短本來是沒有的,隻是人類自己忘了用心去愛他們所擁有的一切,現世的社會讓他們丢掉了那個最爲真實的自我。北方的雪或許帶着些狂熱,但南方的雪同樣給人以震撼,以欣慰。片片雪花已是化成潺潺流水,我們蓦然回首間——春天來了。夫複何感?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七):

  遠逝的雪景

  雪,這白色的精靈,每到隆冬,人們就翹首盼望它鋪天蓋地的送來白色無垠的世界,帶來冰清玉潔的享受。

  我自小就喜愛雪,喜歡它飄飄灑灑的漫天飛舞;喜歡它鋪滿原野的一片潔白;喜歡它演繹歡樂的無窮魅力;喜歡它雪後初霁的紅日東升。但是,此刻的雪越來越吝啬,以至于幾年都難看到一場大雪,令人不得不從腦海中搜尋對雪的記憶,以滿足對大雪的難以釋懷。

  時光閃回到三、四十年前。那時的冬天似乎比此刻要冷些。進入隆冬時節,雪便在高空醞釀着、積聚着,構成一堆堆的積雪雲,當它再也忍受不住高空的寒冷,凝聚的重量超出空氣的浮力時,就像暴雨傾瀉大地,狂風肆虐原野一般氣勢浩大地降落下來,有時候連續幾天幾夜,将大地遮得嚴嚴實實,幻化成白茫茫的一片,讓白主宰一切,壓覆一切,讓人們感受到天地渾然一體的遼闊,享受到素潔無比的美麗。

  在我的記憶中,每一場大雪的到來似乎都有前兆。下雪之前,大地的溫度會徒然下降,北風呼呼地尖叫着,天空變得滭S滭S的,成群的烏鴉像預知到什麽,在低空盤旋、哀鳴,呱呱叫聲中透出惶恐和不安。看到這些變化和物象,人們就明白一場大雪即将來臨。于是将菜園的蔬菜砍些回家,将柴垛的柴草搬些進廚房,将不多的稻谷機些大米存在缸中,預備大雪封門之用。

  預兆豐年的大雪,一般選取夜晚悄悄地襲來。當人們一覺醒來,明顯感到寒氣襲人,房間變亮了,天籁之音靜寂了,聽到的隻是似有若無的細微的“沙、沙”聲,就明白一場大雪已經拉開了序幕,心中就會掠過一種難以察覺的的興奮。因爲他們深谙“一場冬雪一場米”的道理。冬雪下得大,征兆來年農作物将有好的收成。孩子們看到一場大雪的到來,表現得格外的高興,一返往日戀床的習慣,迅速穿衣下床,驚喜地伫立屋檐下,癡癡地欣賞雪花悠悠飄下的輕盈身姿。這時,經過一夜的飄灑,大地上已薄薄地鋪上了一層雪,遠處的田野和青蒼的山仍隐隐約約,天空中白茫茫的雪像千萬片鵝毛在飄飛,又像億萬隻蝴蝶在亂舞,白茫茫一片,似有不壓覆萬物絕不停歇的意志,一陣緊似一陣,下得起伏的大地漸漸平展,下得天地的胸腔中一片空朦,慢慢地白主宰了一切。放眼望去,村莊沒在了雪中,樹木衰草沒在了雪中,田疇山丘沒在了雪中,一切都變得虛無、缥缈,天穹下好似回到了混沌初開的洪荒時代,是一場夢的無限綿延。夢幻一樣的世界卻爲孩子們創造了一個釋放快樂的天地,他們看到這白色的世界,無比惬意地投入大雪的懷抱,就像老鼠找到了大米一樣高興,在雪中奔跑着、歡呼着、嬉戲着,或堆雪人,或打雪仗,或幫大人掃雪開路,或敲打

  屋檐下的冰淩放入口中吸吮,情趣完全是被白雪吸引了,全然沒感覺到天氣的寒冷,也不理睬大人們不斷呼喚他們回家取暖的喲喝聲。盡管他們的手凍紅了,臉龐冷麻木了,身上披滿了雪花,但仍在雪地上尋找無窮的樂趣,不到天黑不回家安歇。

  比在雪地尋找歡樂更能激發小孩情趣的還有一件事,就是跟大人一道到山中捕捉雪地中的動物。雪下上幾天,瑟縮在山洞中的野兔之類的動物,開始饑餓難忍,便顫顫地爬出洞窟,尋找食物。豈知在莽莽雪原中,由于寒冷,加上雪光對眼睛的刺激,這些爬出洞的動物非但找不到食物,還會迷失方向,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迷亂足印,給大雪天捕捉動物的人們帶給了标示。他們帶着家犬,循着足印,很容易捕捉到雪地中的動物。在這樣的捕獵中,小孩往往比大人的勁頭更高,動作更快。在家犬的引導下,首先捕捉到野兔之類動物的大多是孩子們。每捉到一隻動物,他們心中别提有多興奮,在雪地上跳躍着,歡呼着,就像攻下一座堡壘的戰士,心中充滿激動和得勝的亢奮,臉上挂滿了自豪的笑容。

  那時的大雪天,人們禦寒的辦法,就是在各自家中的廚房一角挖上一個火坑,放上平時準備好的樹兜,燃起一堆紅紅的大火。一家人圍着火堆很悠然享受着難得的清閑。隻有在雪地玩耍的小孩,晚上才回到火堆旁,用大火烤去身上的潮濕和寒冷。有時毗鄰居住的小孩聚到了一齊,火堆邊頓時就熱鬧起來。他們不停地叽喳着纏着大人講故事。糾纏但是,那些看過《聊齋》和古書的長輩有時有意挑些鬼怪或充滿恐怖色彩的故事講給小孩聽。這時屋子裏昏暗的煤油燈一閃一閃的,仿佛魔鬼的幽靈真的飄蕩左右,就要發生什麽一樣,孩子們個個毛骨悚然,緊緊靠在一齊或依偎在大人的身旁,心裏充滿着恐懼,但總還期望聽到下文,不到夜深不肯散場。

  大雪沒日沒夜地下了幾天之後,感到疲憊了,便偃旗息鼓地停了下來,天空恢複了以往的明朗。在一個奇冷的清晨,一輪久違的紅日,從東方冉冉升起,臉蛋極園、極紅,射出萬道光芒,照得雪地無比燦爛鮮豔,那種紅燦燦,銀閃閃的美很容易讓人聯想起“紅但是雪山升太陽”那句歌詞,感覺到雪中升起的太陽營造的那份純淨、亮麗、壯美真的是瑰麗無比,懾人心魄,隻要用心的欣賞上一段時間,心中就個性惬意、爽快、舒适、明亮,縱然有多少哀怨憂郁,也會被它拂掃殆盡。厚厚的雪在陽光的照射下,漸漸開始融化,萬物春筍出土般現出原形,美麗的雪景也漸漸消融。随着雪的融化,人們又開始了冬天的勞作。孩子們戀戀不舍地收斂了放縱,利用寒假時間幫忙家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心中仍然在思念雪,回憶雪地中演繹出的故事,盼望下一場雪的早日到來。

  時光帶走了韶華的歲月,但也留下了完美的記憶,有些還日久彌新,冬天美麗的雪景就是這樣。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八):

  飛雪迎春

  春節依舊是忙碌的日子,是父母家人、親朋好友團聚的日子,在鞭炮聲聲、觥籌交錯中日子飛快的到了正月初五。中午和幾個多年相交的閨蜜相聚,從自己到孩子,生活的體會再次彙流分散,看着生活在各自身上增添的不同色彩,看着孩子成長的歡暢……傍晚時分,雖意猶未盡,終回歸本位。回家的路上看着車窗外灰蒙蒙的天,想起整整一個冬天,沒看到雪花的身影。哪怕隻是一瞬,隻是一抹。整個城市就這樣抿着幹涸的嘴唇,無奈地望着被霧霾徽值年幱舻奶臁_@天是立春了呢,心底飄過一絲低沉的歎息,這個季節,我們最後要與雪錯過了嗎?心尖上有一點痛無聲的劃過,沒有雪花的冬天難得完美。

  打開車門的一刻,一絲清涼忽然從臉上劃過,沒敢想是雪花造訪,疑是近旁有水霧噴射,原先盼久了心裏竟生出如許失落。“下雪了”兒子歡快的叫聲驅走了我的疑惑,車燈掃過處,清晰地看到雪花如星光般點點綻放,總是未解真性情,隻疑爲過客,已不敢再有什麽奢望了,仰起臉,貪婪地感受着那清涼帶來的舒爽,回過神來,立刻抓起手機,給閨蜜打了個電話——“下雪了”。要在第一瞬傳遞飛雪迎春的好消息。沉寂了一冬,雪姑娘終究未舍大地,立春時節,翩翩而來,隻消輕盈簡單的舞姿便輕巧的抓住人們的心。

  雪,真的能下起來嗎,不會匆匆的來又匆匆的去了吧。吃過晚飯,出門時,一聲驚呼,一個瑩白的世界猝然撲入眼簾,這時間地上已經聚集了厚厚的雪層,雪越下越大了呢,那些潔白的精靈依舊在空中翻飛飄舞着,車頂覆蓋着厚厚的白白的雪,幾個童趣的小孩更是喜得一聲驚呼,張開稚嫩的小手,飛快的從車頂抓起一把雪,捧在手心,顧不上冰涼,團起一個大雪球,倏地扔向遠方,雪球迸裂時發出的啪的聲響,孩子臉上也笑開了花,任由雪花飄落在頭上、臉上、手上,遲遲的不肯離去。

  一夜飛雪,第二天,雪更厚了,暖冬也随着這潔白的精靈的臨近,緩緩向後退卻。追着雪的腳步,目睹她紛至沓來,幹涸了許久的心靈漸漸的被雪潤開。春天的雪究竟不似數九寒天的雪,隻是涼涼的寒意卻并不明顯,雪花兀自飄落,一層層壘疊,似乎漫不經心,踏着厚厚的雪,聽着腳下沙沙的響,小區内早起的人還不多,前方一排汽車安靜的停在雪地上,不知是誰在汽車前方畫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在瑩白間綻開,和着周圍鮮紅的對聯,相映成趣。轉過安靜的小巷,大街上已是一片嘩然,清潔工人鏟雪的铛铛聲,公共汽車駛過的嗚嗚聲,敲醒了城市的早晨,騎單車的、步行的,穿行在街道,城市開始在潔白中流動。遠遠望去,平整的冬青蒙着白色的長紗,高大的喬木、低矮的灌木、平鋪在地上的小草,在這一片銀白的點綴下,更顯得錯落有緻。街邊小花園裏,梧桐、松樹、楊樹、枝枝杈杈鑲着潔白的銀邊,盛開着潔白的銀花,堅守冬天的一抹舊綠、剛勁虬枝的疏離的赭色,在白色的映襯下,增添了無盡的嬌媚。這潔白的精靈萬裏高空飄渺而下,蘊無形于有形,千變萬化,一副美麗的長卷已然輕悄悄開展。

  追逐在這萬裏長卷中,或追着前人的足迹,或另辟蹊徑,伴随着雪的聲響,惬意在心底一點點漾開。

  2014年的第一場雪注定在心裏變得很個性。

  寫雪的文章精選(十九):

  雪的舞姿

  陰沉的老天的面孔,但給我帶來了情緒上的放松。因爲你的惱怒給我們人間帶來了福音,等了許久的大地終能夠理解你的洗禮!她在歡笑中,人們在她身上的玷污終能夠洗去,她是多麽渴望你的到來。

  等了好久,最後等到你的到來。雪花輕輕的撫摸大地的臉龐,她落下時的姿态是真的美妙,空中的舞姿,着實把我的心帶走了,讓我享受着雪花帶給我的歡樂。

  當我在靜靜的看着你在空中的舞姿,多期望你在空中多點時間,真不想你去撫摸大地母親的臉龐,我怕這樣會傷到你的身軀,你那嬌小的身軀是經不住這麽大的打擊,好想把你捧在手心裏,看你在我手中一向陪我到老。

  想着你潔白的心靈,我看透了人間的各種勾心鬥角,我也疲于奔命的應付這樣的社會環境,不明白我的心何時能有自己休息的時間。你帶給人間更多的是,給予我們大地母親,讓我養育我們的莊稼得到更好的滋養,而你帶給我的是讓我有着純潔的心去應對各種奇葩的事情。

  我此刻在房間裏看你慢慢落下,跳着妖娆的舞姿,我也想去爲她跳上一支舞。讓她永久的停留在我的内心,也讓她看我願爲他跳一支舞。不知遠方你的此刻的現實狀況,隻明白你的身體不好,你的午飯沒吃,你還在生我的氣嗎?其實兩個人是越愛越是心裏難受,由于都太在乎彼此的感受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雪的舞姿确實是好的,但是我想着你還是離開我吧,我想讓遠方的你好起來(因爲你害怕冷),我願爲你放棄一切的美景,但是我不能放棄我的親情,那是我血液裏帶來的本性,我不可能丢失她,但我的心能夠屬于你!

  寫雪的文章精選(二十):

  北國的雪

  我到過江南,那裏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珍珠。鑲嵌在雨巷、小橋流水、綠油油的稻田、蒼翠碧綠的群山。如畫的風景總是讓人美不勝收,留戀忘返。

  但是我卻更愛我的北國,尤其是北國的雪。如果說江南的美景首先是舂燕銜來的,那麽北國的雪就是從桃花仙子舒展的長袖中抖落的。

  它是古筝裏飛出來的音符,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像是沖出山林的溪水,帶着笑聲蜿蜒而來。更是六月飛絮飄飄灑灑,飄過彌漫的天空、寂靜的森林和蒼茫的大地。

  它是戀愛的人,甜蜜中伸出的羞澀的手,輕輕的輕輕的捧起你的臉,讓你閉上眼,嗅到玫瑰和康乃馨一般,那一縷縷、一絲絲醉人的芬芳。

  是啊!你就像一首詩中描述的:“你是不死的雨,是雨的精靈,是雨的靈魂”。

  你站在這樣一個安靜祥和的世界裏,甚至感到一聲輕微的歎息,也會驚擾它的美麗,也會讓它改變方向。

  讓那晶瑩剔透的雪,親切的落在你的臉上,氤氲着你,輕盈的盤旋飛舞。

  讓心中的憂傷,湮滅在這一片天堂般的悠楊中,入禅一樣甯靜。

  讓這純潔、幹淨利落、佛骨舍利般的氣息,淨化去心靈的污垢,帶走靈魂深處的瑕疵。由衷的感慨,原先我們的人生中,還有這麽一處此起彼伏、錯落有緻、勾魂攝魄的美麗。

  是啊!北國的雪,你的飄逸是一首歌,你的過往是一首詩,你的死去就是一曲蕩氣回腸的音樂。

  我愛你,北國的雪!

  寫雪的文章精選(二十一):

  雪的遐想

  在全國三十多個省會城市中,小城是爲數不多十分幹淨的城市,小城如同其它其他中東穆斯林國家一樣,降雨量極少,當地人講,一年沒有雨水都是正常的---因爲有大河庇佑。

  小城的夜晚,皓月當空,繁星點點,和親約定,念想的時候就看天空最亮的那顆星—--嘿,功夫不負有心人--果然找到了,那就是她,屬于她的那顆星座,如同她一般———明爍不語,繼續持續了迷人的微笑。

  前段時間和親遊覽賀蘭山,經曆了驚喜---山外陽光明媚,賀蘭山中雪花紛飛——雪中相偎,林間徜徉,雲端漫步,谷底呐喊——已經過去十二天了,仍曆曆在目,猶如昨日。

  也不知咋的,加班晚飯後連走帶跑很長的路就想和親通電話,實際上也沒有什麽事,就是惦念。煲了很長時間的電話粥,聽着話筒那邊的她的聲音,如同午夜電台女主播般柔美——把煩惱和快樂與她共享,得到的是暖暖的慰藉。

  要是再下一次雪,該有多好,我明白,奢望而已。

  雪對于小城來說是件奢侈的事兒,期望或有或無,想牽挂心愛的人一般。當你盼望很久乃至快要絕望的時候,峰回路轉間,悄無聲息般,她翩翩而至。如同親來到小城,悄悄的來。

  天陰沉沉的,雪花從七點左右飄然而至。我恰巧在公園晨練,忽然感覺鼻尖涼涼的,開始還沒在意。等到我眼睛上有感覺的時候,借着公園的路燈的光線---哦,她來了,一片、兩片、三四片,逐漸多了起來,地面慢慢地變白,空氣中濕度增加,深呼一口氣,舒坦……

  外出公辦,車子在衛甯大地上平穩的跑着,窗外萬裏雪飄,秋收的田野突然改變了顔色,如同仕女般快樂的披上純潔的冬服;雪花迫不及待地占領了樹葉的位置,高大挺拔的白楊樹枝幹頭上枯葉不在,隻有白色---久違的色彩;千百年來流淌不息的大河似乎也停止了流動,她也要給雪花留給位置---她理解,雪花來一趟不容易啊。遠處的賀蘭山更是如此---沒有白雪的滋潤,哪有來年春的綠,夏的茂,秋的果啊---此時此刻,雪花與大山融爲一體……

  雪後的小城,碧空如洗,清澈如洗,靈魂如洗……

  心裏有念想,天地可知,日月可鑒……

  情之所觸,眷戀之至,總要随願的……

  雪花輕輕地走了,正如她悄悄的來……

  寫雪的文章精選(二十二):

  大雪,至此雪盛

  今日大雪,天開始變得更加寒冷,開始會降大雪。正入古人說:“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也”。

  古代把大雪分爲三候,“一候鵑鷗不嗚;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過了大雪節氣,就快到了歲暮,一年的好光景就要過去了,随着迎來新年。人們都期望着大雪紛紛,滿眼銀裝素裹,所謂,瑞雪兆豐年。

  在塞北故鄉,在這個節氣,沒有太多的事留在記憶裏,零星記得是封河後,有許多孩子們在冰上滑冰,還有的小孩在打冰陀螺,滾鐵環,這樣的記憶可能在鄉間也很少見了。或許這個季節,尤其鄉村,多是娶親嫁女的時間,因爲農閑,爲兒女操持婚事的事就多了些。故鄉的天氣要比中原的大雪節還要冷,此間,老人們在家貓冬,年輕人開始行走在返鄉的路上,準備回家過個好年。

  而在中原,好像在這個時節,也同故鄉的風俗相似,隻是看不到小雪封地,大雪封河這樣的景色,更沒有“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的壯觀景象。但仍有雪花飄揚的時候。随着氣候逐漸變暖,下雪的冬天,在冬天很少有幾場,沒準就是一個無雪的冬天。

  那日,我與青海詩人李老師說,“好羨慕你們那裏的大雪”,他問,“你那裏下雪了嗎"?我說,"沒有啊,下一場就好了",他說下雪天很冷。我說,"不下雪的冬天,怎樣像是冬天"?他笑着說,”也是啊,無雪的冬天,也失去了冬季的美”。是啊,冬季的美是一場覆蓋四野的雪,如果在原野,看到一枝傲骨的梅花開了,那必是一個很性感的冬天。

  據說在南方,江浙一代,有小雪腌菜大雪腌肉的風俗,我一個北方人,常常嘴饞那些自己打小沒吃過的美食,與居住蘇州的侄女學會了腌肉,與河南婆婆學會腌菜,然後與廣東人學着煲各種靓湯,雖說一樣也不精,但是,也期望自己活得不太粗糙,也是我熱愛生活的一面吧。

  關于大雪,雖沒有太多的事物讓人想起,在這樣的雪季,我喜歡讀一讀關于雪的文字,川端康成的雪國,雪小禅的充滿禅意的銀碗裏盛雪的文字,也喜歡聽雪的歌,聽徒有琴的雪落弦歌,竟有一種孤寂的感悟,“落紅終有盡散歸于土化作塵,聽琴樓台上亦但是久遠平生,醉裏挑燈影朦胧雪紛紛。”

  雪紛紛,覆蓋了天地,覆蓋了經年,卻覆蓋不了那場雪盛。再聽,往事雪紛紛。

  寫雪的文章精選(二十三):

  雪吻

  臨近黃昏,一場小雪下的揚揚灑灑,安靜的房子将炊煙袅袅的升起,老屋房脊的褶皺裏擠滿了細細的雪。夕陽若隐若現,我的心坎裏滿是雪的舞姿雪的微笑。那是你捎給我的安好嗎?

  原野有雪在飛,樹木草兒還有那欲眠的葉子也顯得有些俏。雪沙沙款步,草兒有些激動抖了一下,越發抱緊了懷裏的葉子任雪拂面。有野兔在樹的腳下,于洞口惺惺探出頭來張望。樹巍巍不語,婷立着童話的玄與蓬萊仙閣的妙。想你時時你在天邊,愛你時時你在眼前……素描了一樣小雪雕琢了詩的韻,十月的風唇在抖!

  平坦的板油路寬闊,有風絲兒在抽,路面有雪在舞随風卷起,如鳳尾若瓊花。雙腳輕叩路面,聽不見吱吱的聲音,怕是雪不忍擾了一份詩情而疼了心的肉!空氣中有溫溫的涼在吻我的面頰,有雪盈落在我的額頭,有雪輕撫我孤單的肩膀,有雪挂滿我長長卷卷的發。耳有些灼燒,大概是太想你那時在我耳邊熱熱的悄悄話了吧!

  路兩旁的白楊越發挺拔,帥氣。肩上有湝的雪在盈挂,冰凍了的芽于雪中安靜的垂挂,糾結了的春光于十月的枝頭無奈的安放,成就了春永恒的向往。固于冬的冷與時光的此岸無奈着今生得不償失的駐留。一席殘葉繞根,是殘酷着一份無言的眷戀。一股泥土的芳香,是隔空傳來的濃濃的思戀。

  原野靜極了,隻能聽見沙沙的落雪聲,沒有鳥雀在飛,沒有孩童在玩耍。我猶如一個孤獨的靈魂在雪天一色的默契中,跌落。西風中雪揚揚灑灑,如霧如紗如幻如夢如訴如泣。雪在吻我的額,啄我的眼,舔我的唇,拍打我的肩,曳我的衣襟,踢我的鞋子,我盡情地享受着雪的寵。那是你今生給我最近最遠的懷,是你給我的溫溫的抱,是你在彼岸向我遙寄來的安好,一份暖融在十月的夢榻裏撞入我的懷,讓我暖。

  總喜歡在這樣的雪裏漫步,是文文弱弱的雪兒牽我來赴一場心靈的盛宴,是那飄渺的雪兒喚我我做一次雪中的伴娘。懷抱一份清醇一份唯美一份癡情一份幻想,湝安放?

  向來喜歡安靜唯美略帶憂傷的氛圍,抓住季節的寒風,問那飄飄的雪仙子是邀我去巴黎聖母院做一次無聲的祈秵幔繂柦穸捎醒└鼰岬奈鑶幔堪醋∠﹃柕挠白樱瑪E眼将時光放長,讓季節的唯美在此時黃昏十分素描成一幅永恒的畫,于歲月的長廊裏懸挂。無琴風爲弦,無譜雪舞韻,在西風裏疼着靈犀的灼燙。

  塵世的忙與碌婉如此時的雪潺潺落下,随風卷起,遠去。一份安靜纏滿詩意的溫良,在板油路面安靜成黃昏的一抹時光。煮一杯雪來飲,來品那澀澀的瓊漿玉液,拔涼。

  将歲月的棉撚成繩一段,或粗或細或長或短,把它安放在一個裝有柴油的玻璃瓶子裏浸透成燈芯,點燃。那熒熒之光照亮了眼眸,那往事如幻纏綿了心房。燈煙的味道是甜還是殇?

  于歲月的煙波裏癡迷,渴望一份晴朗的天空。有陽光,天湛藍如洗,鳥鳴呵護着花香,如茵的草地有牛羊在悠閑地遊走,牛的一聲哞叫,驚飛了鳥于樹丫的午夢。草原上有帥氣的小夥子揚着鞭子躍馬飛奔,美麗的姑娘在癡情的歌唱,阿爸把悠揚的箫聲揚起歡牛羊溫順,阿媽煮熱了奶茶,氈房裏嘹亮着阿媽的歌聲一浪接一浪!那樣的自然那樣的境況讓我幻想讓我楊萌詩行!

  于歲月的折痕裏打掃,泛黃的喱,幾行散落的文字,捏一份溫馨化土,心靈的種子無根也發芽。歲月荏苒,輕喚完美,溫馨了冗長的記憶于難耐中也随風流放。我纖細的身段款着歲月的流程,靈動的眼眸閃着一份不肯退色的熱忱于赤眨〗廾苍鴱椔淇酀岢䴗I滴幾行,唯美着詩行!

  将月暈折疊,将歲月安倚,我依然是那麽喜歡小雪輕輕揚起。伫立雪中,掬一捧雪的精靈,來安暖一份清純,讓雪的冰冰涼吻我…

 河东区haobc

 

冬天到了,我天天盼雪,但是老天爷就是不下雪,又过了几天,老天爷可能听到了我的心声。

  一清早,就派乌云叔叔在天空守着,把太阳公公挡在了“门”外。我高兴地喊:“要下雪喽!要下雪喽!”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雪就纷纷扬扬地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落下来了。刚开始时,是一个一个的雪星儿,然后是一粒一粒的雪球儿,随后就是一片一片的鹅毛大雪。雪下得很大,有时几片连在一齐,足有一个苹果大。大雪给楼房,树木,马路以及草地,都穿上了一件雪白的“婚纱”,不一会儿,院子里就堆满了积雪。楼顶变成白色的了,不再是红色的了。大雪整整下了一天,下午四点左右,那鹅毛大雪逐渐变成了雪球,雪球又逐渐变成了雪星儿,四时二十分,雪完全停了,乌云叔叔回家睡懒觉去了,被挡了一天的太阳公公又露出了慈祥的笑脸。站在楼顶上往下看。

  眼前的景象让我想起了一个新学的成语:粉妆玉砌。不管是树上,地上,楼顶上,还有窗台上,都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的厚雪,一阵微风吹来,树木轻轻的跟一天没见的太阳公公问好。身上的雪都簌簌落落的飘将下来,在夕阳的照射下,焕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忽然,一阵嬉笑声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寂静。我低头一看,原先是我的小伙伴们在堆雪人呢!我也急忙穿上棉袄,换上棉裤,带上棉帽,带上手套,穿上棉鞋,用最快的速度飞奔到楼下,和小伙伴们一齐堆雪人。我们这摸摸,那平平,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铸造了一个福娃晶晶的塑像,还在旁边写上了:龙口欢迎您五个大字。

  啊,雪!你能对庄稼实施保护,能给我们带来快乐,我衷心的感谢您!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三):

  怀念家乡的雪

  我家住在北京,冬天的风冷冷的,清晨,我打看窗户,看见了许多人脱掉了秋装,穿上了冬装,突然一阵狂风像我的脸颊吹来,真是刺骨的痛,把窗户吹得直晃动,我不禁的打了个冷战,远远望去,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地上扑的全是雪,厚厚的,软软的;房上落的是雪,白皑皑的,又松又软;树上盖的是雪,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太阳照在白雪山上,发出耀眼的光芒。天,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但是我仍然爱着冬天。

  清晨,我穿上了那厚厚的羽绒服,来到楼下,我踩着洁白的雪,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踩在雪上不时的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漫步来到楼下的小公园,做着呼吸的动作,感觉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但这正是冬天独有的美,渐渐地我走到花园的中心,看见许多人都在躺在雪堆上,静静地感受着雪的优美,我大步的向前走。

  突然,雪渐渐地大了起来,吹得树叶不停的打着旋儿的飘了下来,又似乎不忍心的弹了几下,最终还是掉在了地上,我随着那片叶子追了过去,树叶还在继续向下落,拾起一片,很脆。那卷起的叶片,交杂的纹路都在告诉着人们:季节的沧桑。

  我想起刚才那些人,我写学着他们的样貌,慢慢地躺在雪堆上,望着天空,有几片鹅毛般的大雪还不时的打在我的脸上,躺在雪堆上感觉凉飕飕的,不时的还吟诵着岑参写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慢慢地朗诵这首诗歌,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醒了,回头一看,这是谁的脚印的?

  冬,荒凉贫瘠,但却埋藏着生命的种子,沉睡者绿色的期望。他有豪迈的性格,冷静的头脑,装阔的胸怀。或许它很冷酷,但红色的曙光,终由有天穹洒下,温暖的晨光必将在日出之地涌现。你会发现,他的冷酷中也有完美的东西。人生,总不会永远是春天,但只要努力拼搏,才能在冬天之后迎到遍地鲜花。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四):

  走出食堂,凉凉的东西落在了我的面颊上,我抬头一看,呀!下小雨了!不对,它比雨更小,更晶莹,更洁白。难道是,我高兴地叫到:“雪,下雪了!”后面的两位姐姐也欢呼起来。我快步跑回教室,放下书包,拉上朋友,不由分说地来到了室外。

  呀,开始是雪花了。细小细小的,晶莹透亮的。我们伸开双臂,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任凭这些小精灵,落在我的发丝上,睡在我的校服上,融化在我的鞋上。在雪中我转着,笑着,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白色的蝴蝶,在雪花漫天飞舞的夜里欢快的跳着舞。雪越下越大,片刻后雪花如鹅毛一般四处飘洒,漫天飞舞。我和朋友仰着头从小道中跑过,任凭它们这些调皮的家伙落在我身上,我张着嘴,任凭雪花飘落在我嘴里,凉丝丝、甜滋滋,美极了。我和朋友的欢笑撒满了整个校园。回头望去,同学们也正兴致勃勃地享受着这雪带来的愉快。那雪“洗掉”了我们的烦恼,把美与欢乐带给了我们。有一句古诗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可这雪也不正如此吗?使我们没有了烦恼,只有欢乐与美的感受。放学后,离开学校,外面全都焕然一新,树枝上开满了白色的小花,草上铺满了白色的棉花,地上有一层厚厚的雪,像盖上了洁白的棉被,换上了美丽的白色绸裙。

  太美了!雪,你是大地上最美最美的精灵!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五):

  雪舞芳菲

  温润的花瓣,茸茸的仿佛能看见细细的水珠;缱绻的花姿,似笑非笑乖巧地向你眨着含羞的明眸;风飘过的时候,有一缕若有若无的馨香就沁到了你的心底,弥漫在了你的呼吸里,洇染在了你的生命中——她就是洁白飘逸轻盈的雪,她就是美丽烂漫蕴涵诗意的雪。

  岑参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卢梅坡说:“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鲁迅先生说:“她是雨的精魂。”是啊,她很美,美得不可方物,让我移不开眼。

  随着风,漫天雪飞。有人说那是翻飞的柳絮,我说,那明明是翩翩起舞的雪儿。她跳得欢快,却又从不放荡,只让人时时惦记着她的清纯,她的美丽。为什么不歇一歇呢?不,她明白你正欣赏着,她要让你感受美,感受浪漫温馨,但绝不是炫耀。看,她薄翅般的裙纱飘过之处,不是令人们的心湖上泛起一轮涟漪吗?

  雪儿舞完了,我的心却醉了,醉得不可收拾。她面向天空躺着,娇喘微微,汗光点点。我在想,要是一年四季能见到雪儿,该有多好?我们将再也无需害怕骄阳的肆虐,再也不用担心大地会冒烟。她不像雨那样劈哩啪啦喋喋不休念叨不完,也不同风一般放纵恣唯横冲直撞撑腰骂街,她超凡脱俗,用纤纤小手摩挲着万物。

  我怕是给雪儿征服了,她的种种无与伦比的好占据了我心灵的每一个角落。因此,每当她来的时候,我总喜欢走出屋去迎接她的到来。我明白,她看到我会哭,会萦绕在我的身旁。即使我合上了双眼,也感觉她的存在。起码,我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只有她的脚步才那样富有节奏感,让人一听便想到淑女——何况,她不时地,又会轻轻地拍我的肩,甚至,她的衣袂拂了我的脸庞。

  她走了,轻轻的,生怕打扰到我们,可我好想伸手留住她,但无能为力,脑海依旧回忆着她舞动的时候。

  春,来了。雪儿,别了,只是短暂的离别。来年吧,来年,我必须还要看你那曼妙的舞姿。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六):

  雪

  西伯利亚冷空气萧索而至,华夏大地难逃一筹莫展的侵扰。叶早已褪尽绿色融于大地,而水则蜷缩在一齐来取暖,至于日光很亮却带着冬的寒意。然而这正是雪逍遥的时光。

  入夜而来,没有情由,不知何年。以至于闹得北方很是吃了一惊,但是雪究竟给北方带来了什么呢?仅仅是惊奇和冰清玉洁的面貌吗?显然不是。麦苗隐匿了饥渴的小脑袋,褪尽叶儿的树干吱吱笑个不停,当然,小朋友们更是喜欢这样的日子,他们能够肆无忌惮地展示人类最为纯真的性情,他们能够在此找寻长久以来被压抑的快乐。

  这样的日子,如此美妙的季节,风又会有何感想呢?她想趁着雪的光辉优雅地从北方飞往南方,同时她也期望体验一下华夏大地的温馨可亲,期望在人世找到属于自己最美最炫的姿态,无可非议,她更渴求追寻雪的脚步以便找到自己生命中最为灿烂的时刻。但是她也最后对了南方止步,而雪厚厚的压在屋顶上、树梢上、窗台上。是的,雪也同样消停了。轻轻的,悄悄的,这个世界竟一下子陷入了无人之境。

  “咯吱、咯吱……”刚静悄下来的世界又不安宁了。人们纷纷走出家门,雪明白这是人类所期望的场景,在这样的世界我们找到了那属于自己的一份平静,寻到了人性最为神圣的光辉,觅得了生活简单快乐的方式,焦躁的思绪得到特殊的慰藉。

  南方的雪较之北方,确乎神秘了些,完全没有北方的雪那么狂热,那么气势汹汹,她只是伴随着冰冷的气息轻轻滑落,没有声音,没有颜色,只是白白的,轻轻的。温暖的南方竟然被冬雪覆盖了,这对南方来讲确乎不可思议,不幸的是她不像北方的雪来的那么长久,只是刹那的光景。天一放晴,她便了无踪迹,就像从来没有降生过一样,有的只是被洗过的大地和天空。南方的天气确乎不适合雪的生存,只是雪从未曾有过逃避,她是大自然美妙的产物,她需要人类去了解她,当然,无可厚非,她也热爱这片土地,她渴求更多的惊叹,她想明白大自然的秘密所在。为此,她是能够粉身碎骨的,这也正是她所乐意的事情。生命这种东西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死了,没了,也没什么可惜,更不必有何咏叹,她已然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最重要的是,对于生命这个永恒的话题而言,她俨然是站在了最高点。

  北方,南方,乃至整个欧亚大陆都有她的痕迹,轻轻而来,悄然流走,寂寞的冬季有了她的作伴不再冷清。人心的距离能够那么近,也能够那么远。可雪不这么想,她想所谓人心的距离长短本来是没有的,只是人类自己忘了用心去爱他们所拥有的一切,现世的社会让他们丢掉了那个最为真实的自我。北方的雪或许带着些狂热,但南方的雪同样给人以震撼,以欣慰。片片雪花已是化成潺潺流水,我们蓦然回首间——春天来了。夫复何感?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七):

  远逝的雪景

  雪,这白色的精灵,每到隆冬,人们就翘首盼望它铺天盖地的送来白色无垠的世界,带来冰清玉洁的享受。

  我自小就喜爱雪,喜欢它飘飘洒洒的漫天飞舞;喜欢它铺满原野的一片洁白;喜欢它演绎欢乐的无穷魅力;喜欢它雪后初霁的红日东升。但是,此刻的雪越来越吝啬,以至于几年都难看到一场大雪,令人不得不从脑海中搜寻对雪的记忆,以满足对大雪的难以释怀。

  时光闪回到三、四十年前。那时的冬天似乎比此刻要冷些。进入隆冬时节,雪便在高空酝酿着、积聚着,构成一堆堆的积雪云,当它再也忍受不住高空的寒冷,凝聚的重量超出空气的浮力时,就像暴雨倾泻大地,狂风肆虐原野一般气势浩大地降落下来,有时候连续几天几夜,将大地遮得严严实实,幻化成白茫茫的一片,让白主宰一切,压覆一切,让人们感受到天地浑然一体的辽阔,享受到素洁无比的美丽。

  在我的记忆中,每一场大雪的到来似乎都有前兆。下雪之前,大地的温度会徒然下降,北风呼呼地尖叫着,天空变得浅黄浅黄的,成群的乌鸦像预知到什么,在低空盘旋、哀鸣,呱呱叫声中透出惶恐和不安。看到这些变化和物象,人们就明白一场大雪即将来临。于是将菜园的蔬菜砍些回家,将柴垛的柴草搬些进厨房,将不多的稻谷机些大米存在缸中,预备大雪封门之用。

  预兆丰年的大雪,一般选取夜晚悄悄地袭来。当人们一觉醒来,明显感到寒气袭人,房间变亮了,天籁之音静寂了,听到的只是似有若无的细微的“沙、沙”声,就明白一场大雪已经拉开了序幕,心中就会掠过一种难以察觉的的兴奋。因为他们深谙“一场冬雪一场米”的道理。冬雪下得大,征兆来年农作物将有好的收成。孩子们看到一场大雪的到来,表现得格外的高兴,一返往日恋床的习惯,迅速穿衣下床,惊喜地伫立屋檐下,痴痴地欣赏雪花悠悠飘下的轻盈身姿。这时,经过一夜的飘洒,大地上已薄薄地铺上了一层雪,远处的田野和青苍的山仍隐隐约约,天空中白茫茫的雪像千万片鹅毛在飘飞,又像亿万只蝴蝶在乱舞,白茫茫一片,似有不压覆万物绝不停歇的意志,一阵紧似一阵,下得起伏的大地渐渐平展,下得天地的胸腔中一片空朦,慢慢地白主宰了一切。放眼望去,村庄没在了雪中,树木衰草没在了雪中,田畴山丘没在了雪中,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天穹下好似回到了混沌初开的洪荒时代,是一场梦的无限绵延。梦幻一样的世界却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释放快乐的天地,他们看到这白色的世界,无比惬意地投入大雪的怀抱,就像老鼠找到了大米一样高兴,在雪中奔跑着、欢呼着、嬉戏着,或堆雪人,或打雪仗,或帮大人扫雪开路,或敲打

  屋檐下的冰凌放入口中吸吮,情趣完全是被白雪吸引了,全然没感觉到天气的寒冷,也不理睬大人们不断呼唤他们回家取暖的哟喝声。尽管他们的手冻红了,脸庞冷麻木了,身上披满了雪花,但仍在雪地上寻找无穷的乐趣,不到天黑不回家安歇。

  比在雪地寻找欢乐更能激发小孩情趣的还有一件事,就是跟大人一道到山中捕捉雪地中的动物。雪下上几天,瑟缩在山洞中的野兔之类的动物,开始饥饿难忍,便颤颤地爬出洞窟,寻找食物。岂知在莽莽雪原中,由于寒冷,加上雪光对眼睛的刺激,这些爬出洞的动物非但找不到食物,还会迷失方向,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迷乱足印,给大雪天捕捉动物的人们带给了标示。他们带着家犬,循着足印,很容易捕捉到雪地中的动物。在这样的捕猎中,小孩往往比大人的劲头更高,动作更快。在家犬的引导下,首先捕捉到野兔之类动物的大多是孩子们。每捉到一只动物,他们心中别提有多兴奋,在雪地上跳跃着,欢呼着,就像攻下一座堡垒的战士,心中充满激动和得胜的亢奋,脸上挂满了自豪的笑容。

  那时的大雪天,人们御寒的办法,就是在各自家中的厨房一角挖上一个火坑,放上平时准备好的树兜,燃起一堆红红的大火。一家人围着火堆很悠然享受着难得的清闲。只有在雪地玩耍的小孩,晚上才回到火堆旁,用大火烤去身上的潮湿和寒冷。有时毗邻居住的小孩聚到了一齐,火堆边顿时就热闹起来。他们不停地叽喳着缠着大人讲故事。纠缠但是,那些看过《聊斋》和古书的长辈有时有意挑些鬼怪或充满恐怖色彩的故事讲给小孩听。这时屋子里昏暗的煤油灯一闪一闪的,仿佛魔鬼的幽灵真的飘荡左右,就要发生什么一样,孩子们个个毛骨悚然,紧紧靠在一齐或依偎在大人的身旁,心里充满着恐惧,但总还期望听到下文,不到夜深不肯散场。

  大雪没日没夜地下了几天之后,感到疲惫了,便偃旗息鼓地停了下来,天空恢复了以往的明朗。在一个奇冷的清晨,一轮久违的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脸蛋极园、极红,射出万道光芒,照得雪地无比灿烂鲜艳,那种红灿灿,银闪闪的美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红但是雪山升太阳”那句歌词,感觉到雪中升起的太阳营造的那份纯净、亮丽、壮美真的是瑰丽无比,慑人心魄,只要用心的欣赏上一段时间,心中就个性惬意、爽快、舒适、明亮,纵然有多少哀怨忧郁,也会被它拂扫殆尽。厚厚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渐渐开始融化,万物春笋出土般现出原形,美丽的雪景也渐渐消融。随着雪的融化,人们又开始了冬天的劳作。孩子们恋恋不舍地收敛了放纵,利用寒假时间帮忙家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心中仍然在思念雪,回忆雪地中演绎出的故事,盼望下一场雪的早日到来。

  时光带走了韶华的岁月,但也留下了完美的记忆,有些还日久弥新,冬天美丽的雪景就是这样。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八):

  飞雪迎春

  春节依旧是忙碌的日子,是父母家人、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在鞭炮声声、觥筹交错中日子飞快的到了正月初五。中午和几个多年相交的闺蜜相聚,从自己到孩子,生活的体会再次汇流分散,看着生活在各自身上增添的不同色彩,看着孩子成长的欢畅……傍晚时分,虽意犹未尽,终回归本位。回家的路上看着车窗外灰蒙蒙的天,想起整整一个冬天,没看到雪花的身影。哪怕只是一瞬,只是一抹。整个城市就这样抿着干涸的嘴唇,无奈地望着被雾霾笼罩的阴郁的天。这天是立春了呢,心底飘过一丝低沉的叹息,这个季节,我们最后要与雪错过了吗?心尖上有一点痛无声的划过,没有雪花的冬天难得完美。

  打开车门的一刻,一丝清凉忽然从脸上划过,没敢想是雪花造访,疑是近旁有水雾喷射,原先盼久了心里竟生出如许失落。“下雪了”儿子欢快的叫声驱走了我的疑惑,车灯扫过处,清晰地看到雪花如星光般点点绽放,总是未解真性情,只疑为过客,已不敢再有什么奢望了,仰起脸,贪婪地感受着那清凉带来的舒爽,回过神来,立刻抓起手机,给闺蜜打了个电话——“下雪了”。要在第一瞬传递飞雪迎春的好消息。沉寂了一冬,雪姑娘终究未舍大地,立春时节,翩翩而来,只消轻盈简单的舞姿便轻巧的抓住人们的心。

  雪,真的能下起来吗,不会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了吧。吃过晚饭,出门时,一声惊呼,一个莹白的世界猝然扑入眼帘,这时间地上已经聚集了厚厚的雪层,雪越下越大了呢,那些洁白的精灵依旧在空中翻飞飘舞着,车顶覆盖着厚厚的白白的雪,几个童趣的小孩更是喜得一声惊呼,张开稚嫩的小手,飞快的从车顶抓起一把雪,捧在手心,顾不上冰凉,团起一个大雪球,倏地扔向远方,雪球迸裂时发出的啪的声响,孩子脸上也笑开了花,任由雪花飘落在头上、脸上、手上,迟迟的不肯离去。

  一夜飞雪,第二天,雪更厚了,暖冬也随着这洁白的精灵的临近,缓缓向后退却。追着雪的脚步,目睹她纷至沓来,干涸了许久的心灵渐渐的被雪润开。春天的雪究竟不似数九寒天的雪,只是凉凉的寒意却并不明显,雪花兀自飘落,一层层垒叠,似乎漫不经心,踏着厚厚的雪,听着脚下沙沙的响,小区内早起的人还不多,前方一排汽车安静的停在雪地上,不知是谁在汽车前方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在莹白间绽开,和着周围鲜红的对联,相映成趣。转过安静的小巷,大街上已是一片哗然,清洁工人铲雪的铛铛声,公共汽车驶过的呜呜声,敲醒了城市的早晨,骑单车的、步行的,穿行在街道,城市开始在洁白中流动。远远望去,平整的冬青蒙着白色的长纱,高大的乔木、低矮的灌木、平铺在地上的小草,在这一片银白的点缀下,更显得错落有致。街边小花园里,梧桐、松树、杨树、枝枝杈杈镶着洁白的银边,盛开着洁白的银花,坚守冬天的一抹旧绿、刚劲虬枝的疏离的赭色,在白色的映衬下,增添了无尽的娇媚。这洁白的精灵万里高空飘渺而下,蕴无形于有形,千变万化,一副美丽的长卷已然轻悄悄开展。

  追逐在这万里长卷中,或追着前人的足迹,或另辟蹊径,伴随着雪的声响,惬意在心底一点点漾开。

  2014年的第一场雪注定在心里变得很个性。

  写雪的文章精选(十九):

  雪的舞姿

  阴沉的老天的面孔,但给我带来了情绪上的放松。因为你的恼怒给我们人间带来了福音,等了许久的大地终能够理解你的洗礼!她在欢笑中,人们在她身上的玷污终能够洗去,她是多么渴望你的到来。

  等了好久,最后等到你的到来。雪花轻轻的抚摸大地的脸庞,她落下时的姿态是真的美妙,空中的舞姿,着实把我的心带走了,让我享受着雪花带给我的欢乐。

  当我在静静的看着你在空中的舞姿,多期望你在空中多点时间,真不想你去抚摸大地母亲的脸庞,我怕这样会伤到你的身躯,你那娇小的身躯是经不住这么大的打击,好想把你捧在手心里,看你在我手中一向陪我到老。

  想着你洁白的心灵,我看透了人间的各种勾心斗角,我也疲于奔命的应付这样的社会环境,不明白我的心何时能有自己休息的时间。你带给人间更多的是,给予我们大地母亲,让我养育我们的庄稼得到更好的滋养,而你带给我的是让我有着纯洁的心去应对各种奇葩的事情。

  我此刻在房间里看你慢慢落下,跳着妖娆的舞姿,我也想去为她跳上一支舞。让她永久的停留在我的内心,也让她看我愿为他跳一支舞。不知远方你的此刻的现实状况,只明白你的身体不好,你的午饭没吃,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其实两个人是越爱越是心里难受,由于都太在乎彼此的感受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雪的舞姿确实是好的,但是我想着你还是离开我吧,我想让远方的你好起来(因为你害怕冷),我愿为你放弃一切的美景,但是我不能放弃我的亲情,那是我血液里带来的本性,我不可能丢失她,但我的心能够属于你!

  写雪的文章精选(二十):

  北国的雪

  我到过江南,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是珍珠。镶嵌在雨巷、小桥流水、绿油油的稻田、苍翠碧绿的群山。如画的风景总是让人美不胜收,留恋忘返。

  但是我却更爱我的北国,尤其是北国的雪。如果说江南的美景首先是舂燕衔来的,那么北国的雪就是从桃花仙子舒展的长袖中抖落的。

  它是古筝里飞出来的音符,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像是冲出山林的溪水,带着笑声蜿蜒而来。更是六月飞絮飘飘洒洒,飘过弥漫的天空、寂静的森林和苍茫的大地。

  它是恋爱的人,甜蜜中伸出的羞涩的手,轻轻的轻轻的捧起你的脸,让你闭上眼,嗅到玫瑰和康乃馨一般,那一缕缕、一丝丝醉人的芬芳。

  是啊!你就像一首诗中描述的:“你是不死的雨,是雨的精灵,是雨的灵魂”。

  你站在这样一个安静祥和的世界里,甚至感到一声轻微的叹息,也会惊扰它的美丽,也会让它改变方向。

  让那晶莹剔透的雪,亲切的落在你的脸上,氤氲着你,轻盈的盘旋飞舞。

  让心中的忧伤,湮灭在这一片天堂般的悠杨中,入禅一样宁静。

  让这纯洁、干净利落、佛骨舍利般的气息,净化去心灵的污垢,带走灵魂深处的瑕疵。由衷的感慨,原先我们的人生中,还有这么一处此起彼伏、错落有致、勾魂摄魄的美丽。

  是啊!北国的雪,你的飘逸是一首歌,你的过往是一首诗,你的死去就是一曲荡气回肠的音乐。

  我爱你,北国的雪!

  写雪的文章精选(二十一):

  雪的遐想

  在全国三十多个省会城市中,小城是为数不多十分干净的城市,小城如同其它其他中东穆斯林国家一样,降雨量极少,当地人讲,一年没有雨水都是正常的---因为有大河庇佑。

  小城的夜晚,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和亲约定,念想的时候就看天空最亮的那颗星—--嘿,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然找到了,那就是她,属于她的那颗星座,如同她一般———明烁不语,继续持续了迷人的微笑。

  前段时间和亲游览贺兰山,经历了惊喜---山外阳光明媚,贺兰山中雪花纷飞——雪中相偎,林间徜徉,云端漫步,谷底呐喊——已经过去十二天了,仍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也不知咋的,加班晚饭后连走带跑很长的路就想和亲通电话,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惦念。煲了很长时间的电话粥,听着话筒那边的她的声音,如同午夜电台女主播般柔美——把烦恼和快乐与她共享,得到的是暖暖的慰藉。

  要是再下一次雪,该有多好,我明白,奢望而已。

  雪对于小城来说是件奢侈的事儿,期望或有或无,想牵挂心爱的人一般。当你盼望很久乃至快要绝望的时候,峰回路转间,悄无声息般,她翩翩而至。如同亲来到小城,悄悄的来。

  天阴沉沉的,雪花从七点左右飘然而至。我恰巧在公园晨练,忽然感觉鼻尖凉凉的,开始还没在意。等到我眼睛上有感觉的时候,借着公园的路灯的光线---哦,她来了,一片、两片、三四片,逐渐多了起来,地面慢慢地变白,空气中湿度增加,深呼一口气,舒坦……

  外出公办,车子在卫宁大地上平稳的跑着,窗外万里雪飘,秋收的田野突然改变了颜色,如同仕女般快乐的披上纯洁的冬服;雪花迫不及待地占领了树叶的位置,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枝干头上枯叶不在,只有白色---久违的色彩;千百年来流淌不息的大河似乎也停止了流动,她也要给雪花留给位置---她理解,雪花来一趟不容易啊。远处的贺兰山更是如此---没有白雪的滋润,哪有来年春的绿,夏的茂,秋的果啊---此时此刻,雪花与大山融为一体……

  雪后的小城,碧空如洗,清澈如洗,灵魂如洗……

  心里有念想,天地可知,日月可鉴……

  情之所触,眷恋之至,总要随愿的……

  雪花轻轻地走了,正如她悄悄的来……

  写雪的文章精选(二十二):

  大雪,至此雪盛

  今日大雪,天开始变得更加寒冷,开始会降大雪。正入古人说:“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也”。

  古代把大雪分为三候,“一候鹃鸥不呜;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过了大雪节气,就快到了岁暮,一年的好光景就要过去了,随着迎来新年。人们都期望着大雪纷纷,满眼银装素裹,所谓,瑞雪兆丰年。

  在塞北故乡,在这个节气,没有太多的事留在记忆里,零星记得是封河后,有许多孩子们在冰上滑冰,还有的小孩在打冰陀螺,滚铁环,这样的记忆可能在乡间也很少见了。或许这个季节,尤其乡村,多是娶亲嫁女的时间,因为农闲,为儿女操持婚事的事就多了些。故乡的天气要比中原的大雪节还要冷,此间,老人们在家猫冬,年轻人开始行走在返乡的路上,准备回家过个好年。

  而在中原,好像在这个时节,也同故乡的风俗相似,只是看不到小雪封地,大雪封河这样的景色,更没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景象。但仍有雪花飘扬的时候。随着气候逐渐变暖,下雪的冬天,在冬天很少有几场,没准就是一个无雪的冬天。

  那日,我与青海诗人李老师说,“好羡慕你们那里的大雪”,他问,“你那里下雪了吗"?我说,"没有啊,下一场就好了",他说下雪天很冷。我说,"不下雪的冬天,怎样像是冬天"?他笑着说,”也是啊,无雪的冬天,也失去了冬季的美”。是啊,冬季的美是一场覆盖四野的雪,如果在原野,看到一枝傲骨的梅花开了,那必是一个很性感的冬天。

  据说在南方,江浙一代,有小雪腌菜大雪腌肉的风俗,我一个北方人,常常嘴馋那些自己打小没吃过的美食,与居住苏州的侄女学会了腌肉,与河南婆婆学会腌菜,然后与广东人学着煲各种靓汤,虽说一样也不精,但是,也期望自己活得不太粗糙,也是我热爱生活的一面吧。

  关于大雪,虽没有太多的事物让人想起,在这样的雪季,我喜欢读一读关于雪的文字,川端康成的雪国,雪小禅的充满禅意的银碗里盛雪的文字,也喜欢听雪的歌,听徒有琴的雪落弦歌,竟有一种孤寂的感悟,“落红终有尽散归于土化作尘,听琴楼台上亦但是久远平生,醉里挑灯影朦胧雪纷纷。”

  雪纷纷,覆盖了天地,覆盖了经年,却覆盖不了那场雪盛。再听,往事雪纷纷。

  写雪的文章精选(二十三):

  雪吻

  临近黄昏,一场小雪下的扬扬洒洒,安静的房子将炊烟袅袅的升起,老屋房脊的褶皱里挤满了细细的雪。夕阳若隐若现,我的心坎里满是雪的舞姿雪的微笑。那是你捎给我的安好吗?

  原野有雪在飞,树木草儿还有那欲眠的叶子也显得有些俏。雪沙沙款步,草儿有些激动抖了一下,越发抱紧了怀里的叶子任雪拂面。有野兔在树的脚下,于洞口惺惺探出头来张望。树巍巍不语,婷立着童话的玄与蓬莱仙阁的妙。想你时时你在天边,爱你时时你在眼前……素描了一样小雪雕琢了诗的韵,十月的风唇在抖!

  平坦的板油路宽阔,有风丝儿在抽,路面有雪在舞随风卷起,如凤尾若琼花。双脚轻叩路面,听不见吱吱的声音,怕是雪不忍扰了一份诗情而疼了心的肉!空气中有温温的凉在吻我的面颊,有雪盈落在我的额头,有雪轻抚我孤单的肩膀,有雪挂满我长长卷卷的发。耳有些灼烧,大概是太想你那时在我耳边热热的悄悄话了吧!

  路两旁的白杨越发挺拔,帅气。肩上有浅浅的雪在盈挂,冰冻了的芽于雪中安静的垂挂,纠结了的春光于十月的枝头无奈的安放,成就了春永恒的向往。固于冬的冷与时光的此岸无奈着今生得不偿失的驻留。一席残叶绕根,是残酷着一份无言的眷恋。一股泥土的芳香,是隔空传来的浓浓的思恋。

  原野静极了,只能听见沙沙的落雪声,没有鸟雀在飞,没有孩童在玩耍。我犹如一个孤独的灵魂在雪天一色的默契中,跌落。西风中雪扬扬洒洒,如雾如纱如幻如梦如诉如泣。雪在吻我的额,啄我的眼,舔我的唇,拍打我的肩,曳我的衣襟,踢我的鞋子,我尽情地享受着雪的宠。那是你今生给我最近最远的怀,是你给我的温温的抱,是你在彼岸向我遥寄来的安好,一份暖融在十月的梦榻里撞入我的怀,让我暖。

  总喜欢在这样的雪里漫步,是文文弱弱的雪儿牵我来赴一场心灵的盛宴,是那飘渺的雪儿唤我我做一次雪中的伴娘。怀抱一份清醇一份唯美一份痴情一份幻想,浅浅安放?

  向来喜欢安静唯美略带忧伤的氛围,抓住季节的寒风,问那飘飘的雪仙子是邀我去巴黎圣母院做一次无声的祈祷吗?问今冬可有雪更热的舞吗?按住夕阳的影子,抬眼将时光放长,让季节的唯美在此时黄昏十分素描成一幅永恒的画,于岁月的长廊里悬挂。无琴风为弦,无谱雪舞韵,在西风里疼着灵犀的灼烫。

  尘世的忙与碌婉如此时的雪潺潺落下,随风卷起,远去。一份安静缠满诗意的温良,在板油路面安静成黄昏的一抹时光。煮一杯雪来饮,来品那涩涩的琼浆玉液,拔凉。

  将岁月的棉捻成绳一段,或粗或细或长或短,把它安放在一个装有柴油的玻璃瓶子里浸透成灯芯,点燃。那荧荧之光照亮了眼眸,那往事如幻缠绵了心房。灯烟的味道是甜还是殇?

  于岁月的烟波里痴迷,渴望一份晴朗的天空。有阳光,天湛蓝如洗,鸟鸣呵护着花香,如茵的草地有牛羊在悠闲地游走,牛的一声哞叫,惊飞了鸟于树丫的午梦。草原上有帅气的小伙子扬着鞭子跃马飞奔,美丽的姑娘在痴情的歌唱,阿爸把悠扬的箫声扬起欢牛羊温顺,阿妈煮热了奶茶,毡房里嘹亮着阿妈的歌声一浪接一浪!那样的自然那样的境况让我幻想让我杨萌诗行!

  于岁月的折痕里打扫,泛黄的喱,几行散落的文字,捏一份温馨化土,心灵的种子无根也发芽。岁月荏苒,轻唤完美,温馨了冗长的记忆于难耐中也随风流放。我纤细的身段款着岁月的流程,灵动的眼眸闪着一份不肯退色的热忱于赤诚!睫毛也曾弹落苦涩酸楚泪滴几行,唯美着诗行!

  将月晕折叠,将岁月安倚,我依然是那么喜欢小雪轻轻扬起。伫立雪中,掬一捧雪的精灵,来安暖一份清纯,让雪的冰冰凉吻我…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