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儿时的年味

儿时的年味

美文阅读网武相至尊围观:更新时间:2018-02-16 11:18:57

  現在過年與我小時候大不一樣了。

  現在家門口的桂平路,平日裏熱熱鬧鬧,人來人往,即使過了夜裏11點,還有好多的店亮着燈光,就像一個頑皮的孩子,有着耗不完的精力。可到了過年,它就一下子冷清下來,大白天也難見一個人影。于是,在女兒的印象中,過年真好,因爲好安靜啊。

  我小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過年就意味着人多、熱鬧。

  那時的家在虹口區,家門口也有一條馬路,叫川公路。過年的時候,大人不上班,孩子不上學,還有很多人從外地探親回家,馬路一下子就熱鬧起來,連空氣中都彌漫着喜慶的滋味。家裏地方小,不夠用,于是路邊就多了好些桌子,桌上雞鴨魚肉一應俱全。每家的主婦,都是燒菜的能手,過年都要大幹一場,少不了她們忙碌的身影,印象中這幾道菜必不可少:白斬雞、油爆蝦、熏魚、醬鴨、五香牛肉、紅燒獅子頭,皮蛋、海蜇、龍蝦片。

  兒時過年最難忘的菜是蛋餃,因爲那是我唯一能夠參與制作的一道菜。打開煤氣,開小火,先将半圓形的鐵湯勺放上去預熱;然後在勺子裏塗一些豬油;倒入拌勻的雞蛋液,手轉一圈,形成薄薄的圓形蛋皮;放入肉餡,用筷子輕輕地夾住蛋皮的一邊翻折過來,壓緊,一個蛋餃就包好了。我包的蛋餃,黃而不焦,餡大而不會外漏。我很享受一個人安安靜靜地站在廚房裏包蛋餃的時光,看着藍色的煤氣火焰、聽着豬油發出的滋滋聲響、聞着雞蛋和肉餡淡淡的清香,屋内歡聲笑語,屋外爆竹聲聲,心中會充滿無比的歡樂。

  兒時過年的熱鬧,還因爲可以放鞭炮。高升最常見,一般豎放在地上,點燃後,第一響在地面——“嘭”,提供升力,第二響在空中——“啪”,将鞭炮炸成兩半。有膽子大的還拿在手上放。煙花是高檔品,一般也隻有大人放,五彩缤紛、造型各異,以在地面上旋轉的和拿在手中發射的夜明珠居多。我們小孩子則喜歡放小鞭炮。我們嫌小鞭炮串在一起放太快、不過瘾,就将買來的鞭炮一個一個拆開,一隻手拿一根點燃的鞋底線,另一隻手從口袋裏摸出一個鞭炮,點燃引線,東一個西一個地亂扔。還喜歡把鞭炮塞進瓶子裏、罐子裏、管子裏、泥土和雪堆裏,讓它炸,覺得好開心。還有拉炮、摔炮、盒裝的“免拆”電光炮…總之,兒時的我們,總喜歡制造一些聲響,因爲,老人告訴我們:隻有用鞭炮聲把“年”趕走,人們才能安安穩穩地過新年。

  現在過年,沒有了廚房間的忙碌,沒有了煙花爆竹的聲響,也沒有了街坊四鄰暖意融融的熱鬧。現在是飯店過年、出國旅遊過年、捧着手機搶紅包過年,總之,安安靜靜地就把這年過了。

  時代變了,兒時的年味成爲了永遠的記憶。

  现在过年与我小时候大不一样了。

  现在家门口的桂平路,平日里热热闹闹,人来人往,即使过了夜里11点,还有好多的店亮着灯光,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有着耗不完的精力。可到了过年,它就一下子冷清下来,大白天也难见一个人影。于是,在女儿的印象中,过年真好,因为好安静啊。

  我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过年就意味着人多、热闹。

  那时的家在虹口区,家门口也有一条马路,叫川公路。过年的时候,大人不上班,孩子不上学,还有很多人从外地探亲回家,马路一下子就热闹起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喜庆的滋味。家里地方小,不够用,于是路边就多了好些桌子,桌上鸡鸭鱼肉一应俱全。每家的主妇,都是烧菜的能手,过年都要大干一场,少不了她们忙碌的身影,印象中这几道菜必不可少:白斩鸡、油爆虾、熏鱼、酱鸭、五香牛肉、红烧狮子头,皮蛋、海蜇、龙虾片。

  儿时过年最难忘的菜是蛋饺,因为那是我唯一能够参与制作的一道菜。打开煤气,开小火,先将半圆形的铁汤勺放上去预热;然后在勺子里涂一些猪油;倒入拌匀的鸡蛋液,手转一圈,形成薄薄的圆形蛋皮;放入肉馅,用筷子轻轻地夹住蛋皮的一边翻折过来,压紧,一个蛋饺就包好了。我包的蛋饺,黄而不焦,馅大而不会外漏。我很享受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站在厨房里包蛋饺的时光,看着蓝色的煤气火焰、听着猪油发出的滋滋声响、闻着鸡蛋和肉馅淡淡的清香,屋内欢声笑语,屋外爆竹声声,心中会充满无比的欢乐。

  儿时过年的热闹,还因为可以放鞭炮。高升最常见,一般竖放在地上,点燃后,第一响在地面——“嘭”,提供升力,第二响在空中——“啪”,将鞭炮炸成两半。有胆子大的还拿在手上放。烟花是高档品,一般也只有大人放,五彩缤纷、造型各异,以在地面上旋转的和拿在手中发射的夜明珠居多。我们小孩子则喜欢放小鞭炮。我们嫌小鞭炮串在一起放太快、不过瘾,就将买来的鞭炮一个一个拆开,一只手拿一根点燃的鞋底线,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鞭炮,点燃引线,东一个西一个地乱扔。还喜欢把鞭炮塞进瓶子里、罐子里、管子里、泥土和雪堆里,让它炸,觉得好开心。还有拉炮、摔炮、盒装的“免拆”电光炮…总之,儿时的我们,总喜欢制造一些声响,因为,老人告诉我们:只有用鞭炮声把“年”赶走,人们才能安安稳稳地过新年。

  现在过年,没有了厨房间的忙碌,没有了烟花爆竹的声响,也没有了街坊四邻暖意融融的热闹。现在是饭店过年、出国旅游过年、捧着手机抢红包过年,总之,安安静静地就把这年过了。

  时代变了,儿时的年味成为了永远的记忆。

标签:儿时的年味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