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残荷不语,美人不暮

残荷不语,美人不暮

美文閲读网暗隐围观:更新时间:2017-12-06 09:10:00

  自古以來,人們對荷的喜愛是不言而喻的。荷,滿載着古風古韻,一路走來,受到人們的頌揚甚至膜拜。

  我愛荷,不是跟風,而是真心的喜歡。隻要看見荷,我便走不動路,一定要停下來,癡癡呆呆的看上半天,我希望可以一直陪伴在荷的身邊。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是我們對荷的共同禮贊,我們贊她的精神,贊她的風骨。不經意間,我總會想起那在故鄉等我的殘荷。黛玉說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就讓寶玉留下了滿池塘的殘荷,那該是殘荷的福分,因爲她們有懂她的人。

我總覺得,荷是有信仰的,不然她爲何在每一個季節都那樣從容,那樣清雅又華貴。

  半開、盛開的荷,散發着淡淡的香味,赢得鳥兒、蝴蝶、蜻蜓的青睐,圍繞在她的身邊,翩然起舞,繁華了整個盛夏;當花瓣一片一片的落下來,落在有魚的水面,蓮蓬便舉起了嫩嫩的小拳頭,飽滿的、高高的舉起;等到秋風又起時,荷便開啓了另一種生命形态。她低下頭,凋零了鮮嫩的顔色,安靜地,穩妥地站在那裏,聽風,聽雨,聽美人的歎息。

  那歎息的美人,在遲暮的時候,才想到來看殘荷。或許她在豔麗的歲月,是不會想到荷的,因爲她覺得自己比荷更美。而今,美人衰老了,便想來與殘荷傾訴。她懷念自己灼灼桃花般的樣子,她記得自己在水之湄的驚豔,她留戀自己在月未央的妩媚。終究歲月無情,逝者如斯,誰也在所難免。美人于是對殘荷哭起來,似乎要得到殘荷的憐惜。可是那殘荷呢?她隻是站在那裏,不言不語。

  不語的殘荷,讓我想起了黛玉,那個葬花的女子,質本潔來還潔去。臨走時黛玉拼了全身的力氣,對丫頭說:你告訴他們,我的身子是幹淨的,叫他們送我回去!幹淨的來,幹淨的去,不沾染一絲塵埃,決絕地轉身,去了天的盡頭。突然覺得還是黛玉好,黛玉在最美的年華裏,葬了花瓣,也葬了自己!

  還有一個女子也是我喜歡的,我欣賞她身上荷的品質。她在看清了愛的方向之後,幹淨決然的走了。她寫下的“你是人間四月天”,大多數人以爲她是爲初戀而作,可我更傾向于她是爲兒子而作,因爲她的愛那麽明媚,像春光,像半開的、盛開的荷,高貴而典雅。當她被病魔纏身的時候,依然如殘荷一般堅強地站立着,與愛人一起,爲社會、爲國家奉獻了她的畢生精力。

  林徽因這樣的女子,是不會對着殘荷哀歎的,因爲她自己就是一朵荷!

年輕時,她有荷的豔麗飽滿,聖潔高雅;年老時,她存了殘荷的風骨,含了殘荷的品質,堅定地站在那裏,等我去敬佩,去膜拜,去爲她唱響生命的贊歌!

  我知道,我故鄉的殘荷,一直在那裏等我……

  自古以来,人们对荷的喜爱是不言而喻的。荷,满载着古风古韵,一路走来,受到人们的颂扬甚至膜拜。

  我爱荷,不是跟风,而是真心的喜欢。只要看见荷,我便走不动路,一定要停下来,痴痴呆呆的看上半天,我希望可以一直陪伴在荷的身边。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我们对荷的共同礼赞,我们赞她的精神,赞她的风骨。不经意间,我总会想起那在故乡等我的残荷。黛玉说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就让宝玉留下了满池塘的残荷,那该是残荷的福分,因为她们有懂她的人。

我总觉得,荷是有信仰的,不然她为何在每一个季节都那样从容,那样清雅又华贵。

  半开、盛开的荷,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赢得鸟儿、蝴蝶、蜻蜓的青睐,围绕在她的身边,翩然起舞,繁华了整个盛夏;当花瓣一片一片的落下来,落在有鱼的水面,莲蓬便举起了嫩嫩的小拳头,饱满的、高高的举起;等到秋风又起时,荷便开启了另一种生命形态。她低下头,凋零了鲜嫩的颜色,安静地,稳妥地站在那里,听风,听雨,听美人的叹息。

  那叹息的美人,在迟暮的时候,才想到来看残荷。或许她在艳丽的岁月,是不会想到荷的,因为她觉得自己比荷更美。而今,美人衰老了,便想来与残荷倾诉。她怀念自己灼灼桃花般的样子,她记得自己在水之湄的惊艳,她留恋自己在月未央的妩媚。终究岁月无情,逝者如斯,谁也在所难免。美人于是对残荷哭起来,似乎要得到残荷的怜惜。可是那残荷呢?她只是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不语的残荷,让我想起了黛玉,那个葬花的女子,质本洁来还洁去。临走时黛玉拼了全身的力气,对丫头说:你告诉他们,我的身子是干净的,叫他们送我回去!干净的来,干净的去,不沾染一丝尘埃,决绝地转身,去了天的尽头。突然觉得还是黛玉好,黛玉在最美的年华里,葬了花瓣,也葬了自己!

  还有一个女子也是我喜欢的,我欣赏她身上荷的品质。她在看清了爱的方向之后,干净决然的走了。她写下的“你是人间四月天”,大多数人以为她是为初恋而作,可我更倾向于她是为儿子而作,因为她的爱那么明媚,像春光,像半开的、盛开的荷,高贵而典雅。当她被病魔缠身的时候,依然如残荷一般坚强地站立着,与爱人一起,为社会、为国家奉献了她的毕生精力。

  林徽因这样的女子,是不会对着残荷哀叹的,因为她自己就是一朵荷!

年轻时,她有荷的艳丽饱满,圣洁高雅;年老时,她存了残荷的风骨,含了残荷的品质,坚定地站在那里,等我去敬佩,去膜拜,去为她唱响生命的赞歌!

  我知道,我故乡的残荷,一直在那里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