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尘烟飞絮醉天涯

尘烟飞絮醉天涯

美文网武道三国围观:更新时间:2017-12-06 09:09:09

  柔柔的陽光,輕輕緩緩的穿過街巷邊梧桐的枝蔓,灑落一地溫暖,安撫親吻着遍地的枯黃。伸開雙手,無風也無憂,眼眸輕合,細聆葉落,閑情漫步,掀起一片沉睡的落葉,驚擾了那螞蟻忙碌的腳步。

  心扉輕啓,任甯靜默默漫過歲月的心扉,看着晚秋的風景在心間美麗。撿拾一抹心律,靜靜的聆聽一曲青春的樂章,悄悄的打開所有關于冬的門楣。如一片落葉般飄飛在暖暖的午後,在自然的韻律中恣意徜徉。

  生命,原本就是一場漂泊,曾經的風景已是青春的驿站,曾經的人也已成紅塵的過客,記憶中的往事終究在歲月的腳步裏漸漸淡忘。如一片枯黃的葉,蕭瑟在高高的枝頭,看落日的腳步漸行漸遠;如一葉孤舟,飄零蕩漾,徘徊在無際的紅塵。

攬一縷斜紅,鞠一捧弱水,摘兩顆流星,抓幾片閑雲,醞釀成香醇的酒。斟一盞青春的朦胧,醉在時光的天涯,飲一口歲月的滄桑,醉在靈魂深處浩瀚的心海。

  碧波粼粼,倒映着一色長天,秋水漫漫,漂泊着一世情緣。雲水靜溢,默契了思念的眸,沒有對話語,隻是輕柔的笑容觸動了心弦,撥弄唯美的旋律,溫婉的湧動着,能否響過遙遠的耳畔?

  把歲月雕刻成經典,繪一幅朦胧的畫卷。當繁華落盡,有多少樂聲,碾碎了雲影的思念,流年,沉寂在秋水的湖底。偶爾的飛雁遠去,銜走了天邊那最後一抹虹彩。也許雲知道,葉子在翠綠裏舞盡了生命的痕迹,也許風知道,我在文字裏把婉轉的心事撚成絲絲縷縷。

  我想我是一片落葉,躺在熙熙攘攘的街巷,睡在山野的懷裏,期待一場涼涼的雨,給我澄澈,爲我洗禮。我想我是一片雪花,飄在塞外的大漠,飛在江南的屋檐,像是來自天籁的音樂,以冰冷而悠遠的旋律,喚醒沉睡的生命。

  坐在黃昏的婉約裏,看着你的背影牽着最後的一縷晚霞,翩然而去,沉落在粼粼的水裏。夜,如期而至,蔓延矜持的思念,牽挂開始輾轉,湧流花落的情懷,從枝頭一直流到手心。

  清清澈澈的月光,如一泓澄澈的溪水徜徉心底,動人心弦;如一阙溫婉的清詞緩緩流淌。一絲浪漫一縷澈涼,放逐的惆怅在徘徊,所有的心聲在時光裏沉寂、守望。微笑躲在風景的背後,潮濕了夜的眸光。

  筆澀墨涸,想說的話,想寫的字,都已被風吹遠。所有的憂思、哀怨,以最優美的姿态走遠。流年無痕,唯有那抹湝的笑,還依舊挂在歲月的臉上,淡淡的散着一縷芬芳。

  浪漫不一定風花雪月,相依不一定地久天長,一個淡淡的微笑,一段銘心的無悔,所有的凄楚寒涼,在透過指尖的瞬間變成刺痛的溫暖,輕輕牽起了那一抹心底的微藍,回憶的美好在溫婉而含蓄的記憶裏,築起一道永恒的風景。

  山不曾言語,站成一種胸懷,水不曾駐足,流成一種永恒。用音樂塗上墨彩,譜寫生命裏最美的樂章。紅塵是一片無岸的海,所有的漂泊都隻是一個短暫的航線。如果要說有岸,那就一岸是天堂,一岸是地獄。

  遇見是一種緣分,一首卓怡婉約的詩,别離是一種注定,一首清絕凄婉的詞,生活就是一部言情,拿起了卻舍不得放下。讀懂它是一種欣賞,釋懷也是一種幸福。放下迷戀的彩虹,才看見書外還有一片天空。

  往昔已逝,擡首低頭間,才懂得有沉澱才會有澄澈,有曲折才會有清泉,天闊地大,雲水無崖。一杯清茗洗盡紅塵渾濁,幾頁清詞滌去心中的浮塵,如蘭溪琮铮深澗,如雛菊馨香幽谷,悠香沁心,甘冽欲醉。

  心依然,情依然,将自己放逐在音樂經常響起的流年。眸光溫柔,心靈晴朗,甯凝歲月的守望。任風吹,憑雨灑,用生命演繹出永恒。不必言語,不必刻意,無需解釋,無需躲避。如一縷塵煙飛絮,輕輕劃過。

  靜靜地轉身将憾事淹沒,默默地守候在碧波蕩漾的畫卷中,如一葉浮萍漂泊浪漫的極緻,若一粒塵沙舞盡天涯的紅塵。

  柔柔的阳光,轻轻缓缓的穿过街巷边梧桐的枝蔓,洒落一地温暖,安抚亲吻着遍地的枯黄。伸开双手,无风也无忧,眼眸轻合,细聆叶落,闲情漫步,掀起一片沉睡的落叶,惊扰了那蚂蚁忙碌的脚步。

  心扉轻启,任宁静默默漫过岁月的心扉,看着晚秋的风景在心间美丽。捡拾一抹心律,静静的聆听一曲青春的乐章,悄悄的打开所有关于冬的门楣。如一片落叶般飘飞在暖暖的午后,在自然的韵律中恣意徜徉。

  生命,原本就是一场漂泊,曾经的风景已是青春的驿站,曾经的人也已成红尘的过客,记忆中的往事终究在岁月的脚步里渐渐淡忘。如一片枯黄的叶,萧瑟在高高的枝头,看落日的脚步渐行渐远;如一叶孤舟,飘零荡漾,徘徊在无际的红尘。

揽一缕斜红,鞠一捧弱水,摘两颗流星,抓几片闲云,酝酿成香醇的酒。斟一盏青春的朦胧,醉在时光的天涯,饮一口岁月的沧桑,醉在灵魂深处浩瀚的心海。

  碧波粼粼,倒映着一色长天,秋水漫漫,漂泊着一世情缘。云水静溢,默契了思念的眸,没有对话语,只是轻柔的笑容触动了心弦,拨弄唯美的旋律,温婉的涌动着,能否响过遥远的耳畔?

  把岁月雕刻成经典,绘一幅朦胧的画卷。当繁华落尽,有多少乐声,碾碎了云影的思念,流年,沉寂在秋水的湖底。偶尔的飞雁远去,衔走了天边那最后一抹虹彩。也许云知道,叶子在翠绿里舞尽了生命的痕迹,也许风知道,我在文字里把婉转的心事捻成丝丝缕缕。

  我想我是一片落叶,躺在熙熙攘攘的街巷,睡在山野的怀里,期待一场凉凉的雨,给我澄澈,为我洗礼。我想我是一片雪花,飘在塞外的大漠,飞在江南的屋檐,像是来自天籁的音乐,以冰冷而悠远的旋律,唤醒沉睡的生命。

  坐在黄昏的婉约里,看着你的背影牵着最后的一缕晚霞,翩然而去,沉落在粼粼的水里。夜,如期而至,蔓延矜持的思念,牵挂开始辗转,涌流花落的情怀,从枝头一直流到手心。

  清清澈澈的月光,如一泓澄澈的溪水徜徉心底,动人心弦;如一阙温婉的清词缓缓流淌。一丝浪漫一缕澈凉,放逐的惆怅在徘徊,所有的心声在时光里沉寂、守望。微笑躲在风景的背后,潮湿了夜的眸光。

  笔涩墨涸,想说的话,想写的字,都已被风吹远。所有的忧思、哀怨,以最优美的姿态走远。流年无痕,唯有那抹浅浅的笑,还依旧挂在岁月的脸上,淡淡的散着一缕芬芳。

  浪漫不一定风花雪月,相依不一定地久天长,一个淡淡的微笑,一段铭心的无悔,所有的凄楚寒凉,在透过指尖的瞬间变成刺痛的温暖,轻轻牵起了那一抹心底的微蓝,回忆的美好在温婉而含蓄的记忆里,筑起一道永恒的风景。

  山不曾言语,站成一种胸怀,水不曾驻足,流成一种永恒。用音乐涂上墨彩,谱写生命里最美的乐章。红尘是一片无岸的海,所有的漂泊都只是一个短暂的航线。如果要说有岸,那就一岸是天堂,一岸是地狱。

  遇见是一种缘分,一首卓怡婉约的诗,别离是一种注定,一首清绝凄婉的词,生活就是一部言情,拿起了却舍不得放下。读懂它是一种欣赏,释怀也是一种幸福。放下迷恋的彩虹,才看见书外还有一片天空。

  往昔已逝,抬首低头间,才懂得有沉淀才会有澄澈,有曲折才会有清泉,天阔地大,云水无崖。一杯清茗洗尽红尘浑浊,几页清词涤去心中的浮尘,如兰溪琮铮深涧,如雏菊馨香幽谷,悠香沁心,甘冽欲醉。

  心依然,情依然,将自己放逐在音乐经常响起的流年。眸光温柔,心灵晴朗,宁凝岁月的守望。任风吹,凭雨洒,用生命演绎出永恒。不必言语,不必刻意,无需解释,无需躲避。如一缕尘烟飞絮,轻轻划过。

  静静地转身将憾事淹没,默默地守候在碧波荡漾的画卷中,如一叶浮萍漂泊浪漫的极致,若一粒尘沙舞尽天涯的红尘。

标签:尘烟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