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红色凉伞

红色凉伞

美文摘抄网异世为皇围观:更新时间:2017-11-29 11:05:00
红色凉伞

田野文物執法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且也是一次田野調查的好機會。此次我們去了施秉縣的雙井鎮,我們在調查了解中,又發現了許多令人興奮的故事。

涼傘,liangx hsangt,意爲祖寨。傳說涼傘龍氏族人自江南來之後,其入黔先祖耇岚與耇散就定居這裏,村子就以其名耇岚耇散之名各取一字,即“岚”和“散”合爲地名。

這次我們田野執法的地方正好是村子腳下名爲白沙井邊的一戶龍姓人家。這戶人家前低田園,一條小溪自白沙井而來,從田外流過。這是一棟普通的木房,和村子其他的建築沒有兩樣。五柱三瓜,前檐落柱,柱腳用打制石蹬嵌底。房子的兩頭砌着馬頭牆,這裏江南特有的風格,其作用是擋風擋雨,又起到房火的作用。大門對開,前有矮門,卍字格花窗兩邊鑲嵌。門楣之上書有“武陵堂”楷書,證實此龍氏族人世居武陵,他們來自于武陵郡(治所在義陵,今湖南溆浦南)。

說半天,别人不知說什麽。是的,說半天是說這棟樓隐藏不少的秘聞——你知道,1934年,紅一方面第一軍團紅二師師長陳紅與政治委員劉亞樓就在這棟小樓住過。

現在讓我們慢慢說來。

根據施秉縣志記載,“1934年12月24日,紅一方面軍第1軍團2師遵照中央軍委命令,從台江施洞口上遊架浮橋渡過清水江,進入縣屬馬號沙灣,兵分三路進發。右路往北經巴團、江元哨、黃中鋪抵鎮遠境内;左路經大沖、平寨、至黃平縣境;中路經大沖、新寨、銅鼓塘、白壩、鯉魚塘、新城、翁西、梨山坪,丁家橋、大石板過小河,于26日深夜,順利占領施秉縣城。,28日離開施秉。紅1軍團2師直插黃平。”

這支部隊是以南昌起義部隊爲主,湘江“紅河”之後,他們轉移貴州,毛主席爲了在轉移中不與苗民産生隔離或矛盾,他們發布了布告。于是他們繞開黔軍,從三穗過六合,經施洞進入施秉。這支進入施秉的涼傘的人就是在施洞過清水江之後,分成三路其中中路是師長陳光,政治委員劉亞樓。

龍才仰,苗名叫才,因苗族是子父連名,其父叫仰,他的名字叫才仰。苗族對老的的稱呼,所以前面加“公”,所以叫“耇才”。“耇”之一字,我們漢族朋友不懂,其實就是老人之意。發明權是原吳氏先祖吳泰伯,蠻人也——蠻即爲苗,也就是苗族(可以從古書《吳越春秋》了解)。

耇才說,其父耇仰,1982年過世,時年79歲。據他說,其父耇仰在是個商人,既經營水碾、油榨房、磨面房等。據說他能利用傳統的工具将一棟大樓上升并平移三米,而且不用拆裝,這可是不得了的。也就在1935年冬,耇仰從油榨房回來,見到來了不少的兵,都穿着黃軍裝,有點破爛,但又有槍。以爲是國軍,開始有點恐懼。後來聽他們講漢話,好似聽得懂。因爲始終耇仰是個做牛生意的人,經常行走于鎮遠、黃平、施秉縣城一帶,加上其父是黃平舊州當過小官,與漢族接觸的多,多少知道一點客家話(漢話),用半熟不熟的客家話問來者,他們說他們是專門爲窮人打天下的部隊,不搶百姓一針一線。耇才看他們與國軍穿着确實不同,衣服都爛縷縷的,也就請他們到家裏住。一個挑擔子的人進了家。耇仰把他們安置了下來。耇才把家裏收拾幹淨之後,讓幾個象有點官職的人進了屋。外面還有好多的兵,這些兵也沒去搶别人家的東西,隻是在那裏排着隊,候着。

在民國時期,這耇才家是一家在當地算得上比較富裕的人家,走進大門,堂屋的香壇之上懸挂着一板大大的牌匾,上書“望重枌榆”這是其祖耇仰當幾年官之後,回歸故裏,由鄉人所贈。“望重”,指品德高尚或德高之人。而“枌榆”則泛指“故鄉”,其語出自《南齊書•沉文季傳》:“惟桑與梓,必恭敬止,豈如明府亡國失土,不識枌榆。”《太平廣記》卷三四七引自唐•裴铏《傳奇•趙合》也雲:“知君頗有義心,儻能爲歸骨於奉天城南小李村,即某家,枌榆耳。”

中堂香壇之下擺放着圓形的活動八仙桌,桌面的兩邊各放一把高腳本木椅子,椅子背靠還雕刻着精美的浮雕圖案。八仙桌上放着一個大大的青花茶壺。而靠牆的右邊同樣放桌一對椅子,一把茶幾。左邊靠牆則放桌一根長桌,雕刻也很精制美,那是苗家人專門用作辦長桌宴用的。據耇才說,他們家現在就是一直按照當時的原樣擺放的。前些年有收購古家具的古董商到他們家試探着想購買這一套擺設家具,耇才從不爲錢動容過。他逢人便說“這可是紅軍坐過的椅子,多少錢也不賣。”就是那個青花瓷茶壺他們也收藏着。據說爲安頓好這些軍人,他們把自家的房間讓了出來,作爲鋪位供當官軍人用。耇才說,當時有個大官還留作濃濃的小黑胡子。其他幾個就比較瘦弱。具體是什麽人他們不知道。他們就坐在這幾棵椅子上喝茶聊天。

根據縣志及紅軍長征時的有關資料,我們零星得到一些信息,既然是紅一方面軍第1軍團2師,其師長當是陳光,政治委員劉亞樓或師長劉亞樓,政治委員肖華。因爲這在到達遵義之前的途中,變更過幾次。縣志上又說,紅軍到過完施洞渡口之後分成三路,這三路中路一般是比較的人物,在這裏不排出第一軍團軍團長林彪,政治委員聶榮臻,參珠L左權,政治部主任朱瑞等也在其中。曆史太久遠,我們捕捉到的信息也不過如些而已了。

在耇才家的前庭左側一塊立起的石柱腳外,書寫作“打倒貴州軍閥赤化貴洲!”楷體書,在其屋檐當頭(現另立廂房蓋住,變成内房)也書有楷體“赤化貴洲!”四字,房門的左側同樣書有隸書“聯合苗民打倒……”其下不知寫什麽,可能是“貴州軍閥”或“軍伐!”。這些标語在八十年就作爲“縣級文物保護單位”。耇才說,其實房屋都很老朽了,但作爲文物保護單位,他們不曾有拆除的念頭,作爲教育子孫後代熱愛黨,熱愛祖國是難得的實物文物。

這些紅軍在這裏住了一夜之後,當時由耇才之父耇仰(時爲21歲),與一個叫耇文的人帶路,沿小路從雙井經翁西到達白洗(現在的楊柳塘鎮所在地),縣城那邊來人接走,他們近回。返回時,他們得到紅軍送了兩塊銀元寶。耇仰,1982年過世,終年79歲。耇文,1960年過世,時年48歲。

涼傘是個英雄的村子。耇才之祖桂洪,耇才之祖父,于1959年參加過反抗清庭鎮壓的苗族人民大起義。在他家的樓上,至今還保留着一把三叉槍,槍頭鋒利無比,槍腳有木把相連,槍腳同樣是尖峰的。涼傘之上爲新城,新城在曆史上就很有名,明朝時這裏就設了軍屯,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其地修築城垣後,遂得名爲新城。要知道,那時新城可一直是個化外之地,對于明朝政府來說,在“深苗區”設屯,那可見其所在的重要地位。據清代徐家幹《苗疆聞見錄》記載:“新城,四面皆山,在清水江北岸,爲施秉屬境……涼傘屯峙城東北,黃岑、高店(亦記作高甸)屹據城丁四五裏之間,右沿清水江上下七八裏,又有寨膽(亦記作寨丹)、竹林、平寨、鯉魚塘、銅鼓塘,相互犄角。”說明了它的戰略地位。故事發生在1859年秋天,當時清朝地方官員爲上皇糧,非要苗民以錢代糧,時爲旱災嚴重,苗民不僅沒糧更沒錢,當時的官員非要苗民掘墓找老銀來交銳。百姓無奈,隻好斬木爲兵,揭竿爲旗,苗疆雲集響應,反抗清政府的壓迫剝削,有力地打擊了清朝政府的反動統治,直到1869年失敗告終。

抗日戰争時期,村子裏就出了個地下黨員。說是在鎮遠加入中國共産黨的,他利用磨剪刀的機會,專門進行宣傳革命思想的活動。這個地下黨員叫龍良望,解放後因找不到黨證而沒得到認可,而老一代人都認可他是真正的地下黨員。龍良望于1959年過世,時年59歲。

解放後的抗美援朝時期,涼傘的苗族人紛紛報名參加抗美援朝戰争,據說有十多個青年參加了報名參加志願軍。龍正才,現年84歲,現在享受國家的津貼。他說,他們去報名的時候,都是抱着滿腔的熱血去的。他說,共産黨好,打土豪分田地,我們有了田種,人了糧食吃,我們就是怕美國人跨過鴨綠江,把地主帶回來搶我們貧下中農的江山,我們才去參軍的。很樸素的語言,道出了天下勞苦大械男穆暋

曆史已翻開了新的一頁,時逢盛世,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曾這樣強調,“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爲什麽出發。面向未來,面對挑戰,全黨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涼傘人堅定信仰,真抓實幹,真正把忠铡譁Q、擔當的精神體現在工作上,把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全村發展戰略中,不忘初心、砥砺前進,讓青春在實幹中煥發出絢麗光彩。

田野文物执法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而且也是一次田野调查的好机会。此次我们去了施秉县的双井镇,我们在调查了解中,又发现了许多令人兴奋的故事。

凉伞,liangx hsangt,意为祖寨。传说凉伞龙氏族人自江南来之后,其入黔先祖耇岚与耇散就定居这里,村子就以其名耇岚耇散之名各取一字,即“岚”和“散”合为地名。

这次我们田野执法的地方正好是村子脚下名为白沙井边的一户龙姓人家。这户人家前低田园,一条小溪自白沙井而来,从田外流过。这是一栋普通的木房,和村子其他的建筑没有两样。五柱三瓜,前檐落柱,柱脚用打制石蹬嵌底。房子的两头砌着马头墙,这里江南特有的风格,其作用是挡风挡雨,又起到房火的作用。大门对开,前有矮门,卍字格花窗两边镶嵌。门楣之上书有“武陵堂”楷书,证实此龙氏族人世居武陵,他们来自于武陵郡(治所在义陵,今湖南溆浦南)。

说半天,别人不知说什么。是的,说半天是说这栋楼隐藏不少的秘闻——你知道,1934年,红一方面第一军团红二师师长陈红与政治委员刘亚楼就在这栋小楼住过。

现在让我们慢慢说来。

根据施秉县志记载,“1934年12月24日,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2师遵照中央军委命令,从台江施洞口上游架浮桥渡过清水江,进入县属马号沙湾,兵分三路进发。右路往北经巴团、江元哨、黄中铺抵镇远境内;左路经大冲、平寨、至黄平县境;中路经大冲、新寨、铜鼓塘、白坝、鲤鱼塘、新城、翁西、梨山坪,丁家桥、大石板过小河,于26日深夜,顺利占领施秉县城。,28日离开施秉。红1军团2师直插黄平。”

这支部队是以南昌起义部队为主,湘江“红河”之后,他们转移贵州,毛主席为了在转移中不与苗民产生隔离或矛盾,他们发布了布告。于是他们绕开黔军,从三穗过六合,经施洞进入施秉。这支进入施秉的凉伞的人就是在施洞过清水江之后,分成三路其中中路是师长陈光,政治委员刘亚楼。

龙才仰,苗名叫才,因苗族是子父连名,其父叫仰,他的名字叫才仰。苗族对老的的称呼,所以前面加“公”,所以叫“耇才”。“耇”之一字,我们汉族朋友不懂,其实就是老人之意。发明权是原吴氏先祖吴泰伯,蛮人也——蛮即为苗,也就是苗族(可以从古书《吴越春秋》了解)。

耇才说,其父耇仰,1982年过世,时年79岁。据他说,其父耇仰在是个商人,既经营水碾、油榨房、磨面房等。据说他能利用传统的工具将一栋大楼上升并平移三米,而且不用拆装,这可是不得了的。也就在1935年冬,耇仰从油榨房回来,见到来了不少的兵,都穿着黄军装,有点破烂,但又有枪。以为是国军,开始有点恐惧。后来听他们讲汉话,好似听得懂。因为始终耇仰是个做牛生意的人,经常行走于镇远、黄平、施秉县城一带,加上其父是黄平旧州当过小官,与汉族接触的多,多少知道一点客家话(汉话),用半熟不熟的客家话问来者,他们说他们是专门为穷人打天下的部队,不抢百姓一针一线。耇才看他们与国军穿着确实不同,衣服都烂缕缕的,也就请他们到家里住。一个挑担子的人进了家。耇仰把他们安置了下来。耇才把家里收拾干净之后,让几个象有点官职的人进了屋。外面还有好多的兵,这些兵也没去抢别人家的东西,只是在那里排着队,候着。

在民国时期,这耇才家是一家在当地算得上比较富裕的人家,走进大门,堂屋的香坛之上悬挂着一板大大的牌匾,上书“望重枌榆”这是其祖耇仰当几年官之后,回归故里,由乡人所赠。“望重”,指品德高尚或德高之人。而“枌榆”则泛指“故乡”,其语出自《南齐书•沉文季传》:“惟桑与梓,必恭敬止,岂如明府亡国失土,不识枌榆。”《太平广记》卷三四七引自唐•裴铏《传奇•赵合》也云:“知君颇有义心,儻能为归骨於奉天城南小李村,即某家,枌榆耳。”

中堂香坛之下摆放着圆形的活动八仙桌,桌面的两边各放一把高脚本木椅子,椅子背靠还雕刻着精美的浮雕图案。八仙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青花茶壶。而靠墙的右边同样放桌一对椅子,一把茶几。左边靠墙则放桌一根长桌,雕刻也很精制美,那是苗家人专门用作办长桌宴用的。据耇才说,他们家现在就是一直按照当时的原样摆放的。前些年有收购古家具的古董商到他们家试探着想购买这一套摆设家具,耇才从不为钱动容过。他逢人便说“这可是红军坐过的椅子,多少钱也不卖。”就是那个青花瓷茶壶他们也收藏着。据说为安顿好这些军人,他们把自家的房间让了出来,作为铺位供当官军人用。耇才说,当时有个大官还留作浓浓的小黑胡子。其他几个就比较瘦弱。具体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他们就坐在这几棵椅子上喝茶聊天。

根据县志及红军长征时的有关资料,我们零星得到一些信息,既然是红一方面军第1军团2师,其师长当是陈光,政治委员刘亚楼或师长刘亚楼,政治委员肖华。因为这在到达遵义之前的途中,变更过几次。县志上又说,红军到过完施洞渡口之后分成三路,这三路中路一般是比较的人物,在这里不排出第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朱瑞等也在其中。历史太久远,我们捕捉到的信息也不过如些而已了。

在耇才家的前庭左侧一块立起的石柱脚外,书写作“打倒貴州軍阀赤化貴洲!”楷体书,在其屋檐当头(现另立厢房盖住,变成内房)也书有楷体“赤化貴洲!”四字,房门的左侧同样书有隶书“联合苗民打倒……”其下不知写什么,可能是“贵州军阀”或“军伐!”。这些标语在八十年就作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耇才说,其实房屋都很老朽了,但作为文物保护单位,他们不曾有拆除的念头,作为教育子孙后代热爱党,热爱祖国是难得的实物文物。

这些红军在这里住了一夜之后,当时由耇才之父耇仰(时为21岁),与一个叫耇文的人带路,沿小路从双井经翁西到达白洗(现在的杨柳塘镇所在地),县城那边来人接走,他们近回。返回时,他们得到红军送了两块银元宝。耇仰,1982年过世,终年79岁。耇文,1960年过世,时年48岁。

凉伞是个英雄的村子。耇才之祖桂洪,耇才之祖父,于1959年参加过反抗清庭镇压的苗族人民大起义。在他家的楼上,至今还保留着一把三叉枪,枪头锋利无比,枪脚有木把相连,枪脚同样是尖峰的。凉伞之上为新城,新城在历史上就很有名,明朝时这里就设了军屯,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其地修筑城垣后,遂得名为新城。要知道,那时新城可一直是个化外之地,对于明朝政府来说,在“深苗区”设屯,那可见其所在的重要地位。据清代徐家干《苗疆闻见录》记载:“新城,四面皆山,在清水江北岸,为施秉属境……凉伞屯峙城东北,黄岑、高店(亦记作高甸)屹据城丁四五里之间,右沿清水江上下七八里,又有寨胆(亦记作寨丹)、竹林、平寨、鲤鱼塘、铜鼓塘,相互犄角。”说明了它的战略地位。故事发生在1859年秋天,当时清朝地方官员为上皇粮,非要苗民以钱代粮,时为旱灾严重,苗民不仅没粮更没钱,当时的官员非要苗民掘墓找老银来交锐。百姓无奈,只好斩木为兵,揭竿为旗,苗疆云集响应,反抗清政府的压迫剥削,有力地打击了清朝政府的反动统治,直到1869年失败告终。

抗日战争时期,村子里就出了个地下党员。说是在镇远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他利用磨剪刀的机会,专门进行宣传革命思想的活动。这个地下党员叫龙良望,解放后因找不到党证而没得到认可,而老一代人都认可他是真正的地下党员。龙良望于1959年过世,时年59岁。

解放后的抗美援朝时期,凉伞的苗族人纷纷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据说有十多个青年参加了报名参加志愿军。龙正才,现年84岁,现在享受国家的津贴。他说,他们去报名的时候,都是抱着满腔的热血去的。他说,共产党好,打土豪分田地,我们有了田种,人了粮食吃,我们就是怕美国人跨过鸭绿江,把地主带回来抢我们贫下中农的江山,我们才去参军的。很朴素的语言,道出了天下劳苦大众的心声。

历史已翻开了新的一页,时逢盛世,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曾这样强调,“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面向未来,面对挑战,全党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凉伞人坚定信仰,真抓实干,真正把忠诚、干净、担当的精神体现在工作上,把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全村发展战略中,不忘初心、砥砺前进,让青春在实干中焕发出绚丽光彩。

标签:红色军团政治新城委员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