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南翔小笼汤包》

《南翔小笼汤包》

美文摘抄网仙王围观:更新时间:2017-12-02 08:00:00

女兒在我手機上添加了淘寶,天南海北好吃的東西,用手指點一點,幾天就到了。

一晚,在淘寶上點來點去,呈現出了一副豔麗的畫面,一個圓圓的小竹簧险R齊擺放一圈雪白的小包子,一蛔龉ぞ毜男』湯包,個個肚子鼓鼓囊囊,活像一隻隻胖娃娃。江南名點:《南翔小粶飞虾H斯芙兴缎○z頭》。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吃過了,饞得我不由地猛咽了幾口口水。想起那還是在八十年代初,我曾有幸在上海郊區的南翔鎮上吃過三天的《南翔饅頭》。事過多年,記憶猶新,每次在吃包子時都會想起那段難忘的經曆,極力地追憶那小粶哪雍湍酋r美的滋味……。

那時,我剛年過而立,所在供應科郝科長是位部隊轉業的老軍人,五十歲左右,中等身材,講話斬釘截鐵,做事風風火火、雷厲風行。一天剛上班,聽見一聲濃濃的陝北口音在喊我,我忙小跑到他的面前。“交給你一項重要任務,”郝科長一臉嚴肅,就像在決戰前向沖鋒隊員下達任務一樣。“你坐今晚的火車,上車補票,去上海xx農藥廠,坐在那裏催貨,看着他們把急需的生産原料送上飛機”。剛毅的眼睛看看我,手一揮:“現在就去吧,任務完不成,你就不要回來”,一轉身走人了。

第二天早上,我灰頭粉面,滿身疲倦地晃出了上海火車站,一打聽,xx農藥廠,在郊區南翔鎮,離市區還很遠。坐上長途車到了南翔鎮已經是中午時分,鎮子不大,古鎮、古香、古色,問了一下,就找到了工廠的大門,門房大爺對我說:“還沒上班”。停下腳步時,才感覺到饑腸滾滾,口幹舌燥,餓了!門房大爺指指前面不遠的拐彎處,用地道的上海話說:“向左,再向左,就有家饅頭店”,“饅頭店”,我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地:“饅頭店”,圍着小街道轉了一圈,沒有看見什麽“饅頭店”,《小粶返恼信频娇匆娏藥讉。不管他了,就吃包子了。聞到噴噴的肉香,肚子越覺得饑餓萬分,一頭轉進一家店鋪,向店家伸出三個手指頭:“來三”,店家是位低低胖胖的中年婦女,瞪大眼睛,看看我身後,用上海口音的普通話問:“濃幾人?”,我咽口吐沫,深深地說:“來三”又把三個指頭伸了伸。店家轉過身用我聽不懂的當地話對着她身後幾個人叽裏咕噜說些說些什麽,那幾個人不約而同地都轉過身看着我,我又伸出三個指頭:“來三”,心想這些人怎麽回事!肚子真餓了,一口一個包子,狼吞虎咽,轉眼之間桌子上隻剩下了三個空蒸唬瑪E起頭剛想要一碗馄饨。看見那位胖店家,正和幾位店員看着我嘀嘀咕咕一邊說一邊在笑,啥意思了,我又不是不付錢。

返回工廠大門不遠就看見門房大爺帔着一件黃色的舊軍大衣,向我張望。大爺問我:“吃過饅頭了”“不是饅頭,是包子。”大爺笑了,“小粶褪丘z頭”這次聽門房大爺說的像是蘇北話:“味道很好吧?”我愣了一下,“味道”,我抿了抿嘴巴,極力地回味那包子的味道,“我剛才吃的太急了,沒有嘗出什麽味道!”門房大爺開懷大笑,笑的大衣都掉落在地上,我連忙改口說:“挺好,挺好。”

農藥廠的尹廠長是一位三十多歲清瘦幹練的帥小夥,聽了我的來意,起身給我泡了一杯清茶,輕聲輕語地對我客氣了一翻後說:“你先回去吧,我們會盡快發貨”,“不,”我眼前浮現出郝科長那雙嚴厲的眼睛,“我就在這裏等,等到你們發貨”,尹廠長笑了,“我們這裏條件不好,沒有食堂,附近也沒有住宿,廠裏的職工都是早來晚歸,下班後,廠裏隻有門房大爺在,要不你就去市區了,發貨前我通知你”。我沒有回答隻是堅定地搖搖了頭,尹廠長看看我再沒有說話,輕輕轉過身,走出辦公室關上了門。(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我頭靠在沙發上,感到渾身酸軟,不由地合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在推我,“我們下班了,你坐我們的車去市區吧?”,辦公室外的院子裏,一輛接送職工的班車在轟鳴着,我毫不猶豫地向尹廠長搖了搖頭,“來了!來了!”,尹廠長一邊向外面回答着,一邊無奈地看看我,快步地上了班車。

南方的初秋,天色比北方黑的早,工廠周圍出奇的寂靜,門外一片漆黑,隻有廠大門口有一盞路燈在亮着。有人敲門,是門房大爺,懷裏抱着他身上帔着的那件黃軍大衣“你這個小夥子,也真是的”,他一邊說着一邊把大衣放在沙發上“南方潮濕,到了後半夜還是很冷的”,我連連向大爺千恩萬謝!

第二天,第三天,尹廠長再也沒有給我說什麽了,隻是上班來的時候,進到辦公室與我打個招呼,就匆匆離去,去忙他的事了。中午吃飯時,我想起了門房大爺問我的話,走出廠門,向左,再向左,還去那家包子店,每頓飯兩粶⒁煌腚u絲馄饨,一連吃了三天。

第四天,上班不久,我正準備去吃小粶鼜S長急哄哄地推門而進:“你們的原料已經裝好車,現在就去機場發貨,你和我一起走吧,你完成任務了”,發貨的車緩緩駛出廠門,看見門房大爺:“大衣、大衣”,我向大爺揮揮手。

車子出了廠門向左,再向左,經過我去吃包子的那家店,尹廠長突然問我:“你吃了這家店的小粶鼪]有?”,“吃了,連吃了三天”。“哈哈哈”,第一次看到尹廠長這樣大笑:“你真有口福,你吃的小粶墙纤拇竺c之一,你去的那家店是最正宗的百年老店”,“是嗎?”,我也笑了,轉回頭,隔着車窗,看看那家逐漸遠去的包子店,回想那包子到底是個什麽滋味?

女儿在我手机上添加了淘宝,天南海北好吃的东西,用手指点一点,几天就到了。

一晚,在淘宝上点来点去,呈现出了一副艳丽的画面,一个圆圆的小竹笼上整整齐齐摆放一圈雪白的小包子,一笼做工精细的小笼汤包,个个肚子鼓鼓囊囊,活像一只只胖娃娃。江南名点:《南翔小笼汤包》上海人管叫它《小馒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过了,馋得我不由地猛咽了几口口水。想起那还是在八十年代初,我曾有幸在上海郊区的南翔镇上吃过三天的《南翔馒头》。事过多年,记忆犹新,每次在吃包子时都会想起那段难忘的经历,极力地追忆那小笼汤包的模样和那鲜美的滋味……。

那时,我刚年过而立,所在供应科郝科长是位部队转业的老军人,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讲话斩钉截铁,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一天刚上班,听见一声浓浓的陕北口音在喊我,我忙小跑到他的面前。“交给你一项重要任务,”郝科长一脸严肃,就像在决战前向冲锋队员下达任务一样。“你坐今晚的火车,上车补票,去上海xx农药厂,坐在那里催货,看着他们把急需的生产原料送上飞机”。刚毅的眼睛看看我,手一挥:“现在就去吧,任务完不成,你就不要回来”,一转身走人了。

第二天早上,我灰头粉面,满身疲倦地晃出了上海火车站,一打听,xx农药厂,在郊区南翔镇,离市区还很远。坐上长途车到了南翔镇已经是中午时分,镇子不大,古镇、古香、古色,问了一下,就找到了工厂的大门,门房大爷对我说:“还没上班”。停下脚步时,才感觉到饥肠滚滚,口干舌燥,饿了!门房大爷指指前面不远的拐弯处,用地道的上海话说:“向左,再向左,就有家馒头店”,“馒头店”,我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馒头店”,围着小街道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什么“馒头店”,《小笼汤包》的招牌到看见了几个。不管他了,就吃包子了。闻到喷喷的肉香,肚子越觉得饥饿万分,一头转进一家店铺,向店家伸出三个手指头:“来三笼”,店家是位低低胖胖的中年妇女,瞪大眼睛,看看我身后,用上海口音的普通话问:“浓几人?”,我咽口吐沫,深深地说:“来三笼”又把三个指头伸了伸。店家转过身用我听不懂的当地话对着她身后几个人叽里咕噜说些说些什么,那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都转过身看着我,我又伸出三个指头:“来三笼”,心想这些人怎么回事!肚子真饿了,一口一个包子,狼吞虎咽,转眼之间桌子上只剩下了三个空蒸笼,抬起头刚想要一碗馄饨。看见那位胖店家,正和几位店员看着我嘀嘀咕咕一边说一边在笑,啥意思了,我又不是不付钱。

返回工厂大门不远就看见门房大爷帔着一件黄色的旧军大衣,向我张望。大爷问我:“吃过馒头了”“不是馒头,是包子。”大爷笑了,“小笼汤包就是馒头”这次听门房大爷说的像是苏北话:“味道很好吧?”我愣了一下,“味道”,我抿了抿嘴巴,极力地回味那包子的味道,“我刚才吃的太急了,没有尝出什么味道!”门房大爷开怀大笑,笑的大衣都掉落在地上,我连忙改口说:“挺好,挺好。”

农药厂的尹厂长是一位三十多岁清瘦干练的帅小伙,听了我的来意,起身给我泡了一杯清茶,轻声轻语地对我客气了一翻后说:“你先回去吧,我们会尽快发货”,“不,”我眼前浮现出郝科长那双严厉的眼睛,“我就在这里等,等到你们发货”,尹厂长笑了,“我们这里条件不好,没有食堂,附近也没有住宿,厂里的职工都是早来晚归,下班后,厂里只有门房大爷在,要不你就去市区了,发货前我通知你”。我没有回答只是坚定地摇摇了头,尹厂长看看我再没有说话,轻轻转过身,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我头靠在沙发上,感到浑身酸软,不由地合上了眼睛,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推我,“我们下班了,你坐我们的车去市区吧?”,办公室外的院子里,一辆接送职工的班车在轰鸣着,我毫不犹豫地向尹厂长摇了摇头,“来了!来了!”,尹厂长一边向外面回答着,一边无奈地看看我,快步地上了班车。

南方的初秋,天色比北方黑的早,工厂周围出奇的寂静,门外一片漆黑,只有厂大门口有一盏路灯在亮着。有人敲门,是门房大爷,怀里抱着他身上帔着的那件黄军大衣“你这个小伙子,也真是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大衣放在沙发上“南方潮湿,到了后半夜还是很冷的”,我连连向大爷千恩万谢!

第二天,第三天,尹厂长再也没有给我说什么了,只是上班来的时候,进到办公室与我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去,去忙他的事了。中午吃饭时,我想起了门房大爷问我的话,走出厂门,向左,再向左,还去那家包子店,每顿饭两笼汤包、一碗鸡丝馄饨,一连吃了三天。

第四天,上班不久,我正准备去吃小笼汤包,尹厂长急哄哄地推门而进:“你们的原料已经装好车,现在就去机场发货,你和我一起走吧,你完成任务了”,发货的车缓缓驶出厂门,看见门房大爷:“大衣、大衣”,我向大爷挥挥手。

车子出了厂门向左,再向左,经过我去吃包子的那家店,尹厂长突然问我:“你吃了这家店的小笼汤包没有?”,“吃了,连吃了三天”。“哈哈哈”,第一次看到尹厂长这样大笑:“你真有口福,你吃的小笼汤包是江南四大名点之一,你去的那家店是最正宗的百年老店”,“是吗?”,我也笑了,转回头,隔着车窗,看看那家逐渐远去的包子店,回想那包子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标签:包子馒头敷爷厂长汤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