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广州艳芳照相馆》

《广州艳芳照相馆》

美文摘抄网红袍法师围观:更新时间:2017-12-02 08:04:00

在廣州工作的時候,住在解放南路,去中山路,要從朝天路上走過,馬路邊的左側有一家照相館的櫥窗裏擺放着一張放大的照片,每次路過時,我都會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仔細去觀看一番。那是張魯迅先生與許廣平女士合影的照片,照片中魯迅先生身穿長衫,平詳地坐在椅子上,臉頰瘦削,雙眼安然注視着前方。齊耳短發的許廣平,站在他的身後,端莊而又安靜。以前在不少關于魯迅的書籍刊物裏和各地魯迅紀念館裏,都看到過這張照片。

假日閑暇,我專程走進這家照相館,一位中年店員滿面春風地迎了過來,當他知道我是從外省來的客人,并對櫥窗裏的照片和豔芳照相館很關注時,就熱情地招呼我坐下,用一口半生半熟的普通話,如數家珍般地打開了話匣子。

豔芳照相館是廣州一家老字號的照相館,約在100年前,在廣州中山五路開業,20年代時已經馳名省港澳。

已無法得知,當年創辦這間照相館,爲何取名“豔芳”,但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時,“豔芳”蜚聲粵港兩地。并會聚了一批技藝高超的攝影師,爲不少如雷貫耳當時的風雲人物留下了動人的瞬間,記錄下了廣州近代曆史中,波瀾壯闊的風雲。

照相館鋪面較寬闊,底樓高六至七米,兩旁陳列着幾幅放大的照片。櫃台後有一個“通天”取光的天井,擺有水池、假石山等小景,極爲雅緻。

照相室設在二樓,還有客廳、大型的玻璃影樓和工作場。影樓背景有多幅大畫,既有室内堂景,又有室外園林景。采用室内堂景時,配以地毯、高背椅、茶幾、時鍾、水煙筒、盆花等道具,高貴典雅。布置室外景時,則前有樹木、樹頭、垂柳、湖水,後有寶塔、花卉,還鋪上染成綠色的人造草地,或擺些低矮的樹樁、仿制的石台、石凳作爲配襯,十分逼真、别緻。(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由于這裏布置多彩多樣,拍攝技術精湛,很快便聲名鵲起。人們紛紛來這裏拍照留影,海外歸僑回國團聚時,也要來這裏拍一張全家福。

“豔芳”的攝影師,留下的珍貴曆史紀實照片中。最出名的莫過于1923年,陳炯明發動武裝叛變時,中山先生在中山艦上指揮海軍官兵進行讨伐時,孫中山和宋慶齡站在官兵中間的紀念合影。

還有孫中山先生一張大半身像,懸挂在“豔芳”的大廳。

照相館櫥窗裏的那張經典照片,是1927年,魯迅先生在中山大學任教時。于豔芳照相館所照。《魯迅日記》裏,對這件事有确切的記載:“九月十一日,晴,下午蔣徑三來,同往豔芳照相,并邀廣平。”

李濟深先生主持粵政時,也常到“豔芳”拍攝照片。他曾贈一個條幅:“其如視諸斯乎”,條幅還一直挂在“豔芳”二樓廳堂……

“豔芳”曾爲許多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拍過照片。

黃師傅說許世友将軍,他除了拍集體照,偶爾也會來拍單人照。通常他把車停在附近,也不帶警衛,像普通市民一樣,走到‘豔芳’,拍完照片後,就靜靜離開。

在這個城市中,有不少人對“豔芳”有着很深感情”

一位退休的老人。他自1949年開始,每年春節,他都會到“豔芳”拍照。這幾十年來拍的照片,他在家裏都精心收藏起來。

還有一位老顧客,每年大年初一的大清早必定帶着家人來拍全家福。多年以來,一直是“豔芳”新年的第一位顧客。

正說着,在二樓攝影室,兩個偌大的帶柔光罩的閃光燈升了起來,之前還隐沒在陰暗中的布景,頓時落入溫暖的燈光中。隻見牆壁雪白,兩邊各有一根優美的柱子,中間則是一個古樸的西式壁爐,牆壁前方,擺放着一張漆金扶手紅色坐椅。

柔和的燈光、古典的擺設、略顯陳舊的相機、認真的攝影師……無不帶着一種懷舊情調,時光仿佛倒流至多年以前……

我雙手緊握着黃師傅伸出來的右手,連連說道:多謝!多謝!多謝您的介紹,讓我認識“豔芳”照相館。在我離開廣州前,一定要在“豔芳”照相館留下一張照片。

在广州工作的时候,住在解放南路,去中山路,要从朝天路上走过,马路边的左侧有一家照相馆的橱窗里摆放着一张放大的照片,每次路过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仔细去观看一番。那是张鲁迅先生与许广平女士合影的照片,照片中鲁迅先生身穿长衫,平详地坐在椅子上,脸颊瘦削,双眼安然注视着前方。齐耳短发的许广平,站在他的身后,端庄而又安静。以前在不少关于鲁迅的书籍刊物里和各地鲁迅纪念馆里,都看到过这张照片。

假日闲暇,我专程走进这家照相馆,一位中年店员满面春风地迎了过来,当他知道我是从外省来的客人,并对橱窗里的照片和艳芳照相馆很关注时,就热情地招呼我坐下,用一口半生半熟的普通话,如数家珍般地打开了话匣子。

艳芳照相馆是广州一家老字号的照相馆,约在100年前,在广州中山五路开业,20年代时已经驰名省港澳。

已无法得知,当年创办这间照相馆,为何取名“艳芳”,但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时,“艳芳”蜚声粤港两地。并会聚了一批技艺高超的摄影师,为不少如雷贯耳当时的风云人物留下了动人的瞬间,记录下了广州近代历史中,波澜壮阔的风云。

照相馆铺面较宽阔,底楼高六至七米,两旁陈列着几幅放大的照片。柜台后有一个“通天”取光的天井,摆有水池、假石山等小景,极为雅致。

照相室设在二楼,还有客厅、大型的玻璃影楼和工作场。影楼背景有多幅大画,既有室内堂景,又有室外园林景。采用室内堂景时,配以地毯、高背椅、茶几、时钟、水烟筒、盆花等道具,高贵典雅。布置室外景时,则前有树木、树头、垂柳、湖水,后有宝塔、花卉,还铺上染成绿色的人造草地,或摆些低矮的树桩、仿制的石台、石凳作为配衬,十分逼真、别致。(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由于这里布置多彩多样,拍摄技术精湛,很快便声名鹊起。人们纷纷来这里拍照留影,海外归侨回国团聚时,也要来这里拍一张全家福。

“艳芳”的摄影师,留下的珍贵历史纪实照片中。最出名的莫过于1923年,陈炯明发动武装叛变时,中山先生在中山舰上指挥海军官兵进行讨伐时,孙中山和宋庆龄站在官兵中间的纪念合影。

还有孙中山先生一张大半身像,悬挂在“艳芳”的大厅。

照相馆橱窗里的那张经典照片,是1927年,鲁迅先生在中山大学任教时。于艳芳照相馆所照。《鲁迅日记》里,对这件事有确切的记载:“九月十一日,晴,下午蒋径三来,同往艳芳照相,并邀广平。”

李济深先生主持粤政时,也常到“艳芳”拍摄照片。他曾赠一个条幅:“其如视诸斯乎”,条幅还一直挂在“艳芳”二楼厅堂……

“艳芳”曾为许多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拍过照片。

黄师傅说许世友将军,他除了拍集体照,偶尔也会来拍单人照。通常他把车停在附近,也不带警卫,像普通市民一样,走到‘艳芳’,拍完照片后,就静静离开。

在这个城市中,有不少人对“艳芳”有着很深感情”

一位退休的老人。他自1949年开始,每年春节,他都会到“艳芳”拍照。这几十年来拍的照片,他在家里都精心收藏起来。

还有一位老顾客,每年大年初一的大清早必定带着家人来拍全家福。多年以来,一直是“艳芳”新年的第一位顾客。

正说着,在二楼摄影室,两个偌大的带柔光罩的闪光灯升了起来,之前还隐没在阴暗中的布景,顿时落入温暖的灯光中。只见墙壁雪白,两边各有一根优美的柱子,中间则是一个古朴的西式壁炉,墙壁前方,摆放着一张漆金扶手红色坐椅。

柔和的灯光、古典的摆设、略显陈旧的相机、认真的摄影师……无不带着一种怀旧情调,时光仿佛倒流至多年以前……

我双手紧握着黄师傅伸出来的右手,连连说道:多谢!多谢!多谢您的介绍,让我认识“艳芳”照相馆。在我离开广州前,一定要在“艳芳”照相馆留下一张照片。

标签:照相广州照片鲁迅先生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