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活出岁月静好的样子

活出岁月静好的样子

美文閲读网灰熊牧场围观:更新时间:2017-12-06 10:00:11

  活出歲月靜好的樣子人徜徉於人生的叢林,我總是那樣無意,不想驚動風,不想驚動雨。總嚮往著一種生活,不去打擾别人,亦不被别人驚擾,以梨花似雪的菩提之心,将歲月靜好婉約出細水長流的詩意,将現世安穩逶迤成淡若清風的恬适。

  總是願意相信,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很多事情,猜得著開頭,卻猜不到結局,人生本過客,何必千千結。每一次新的迷茫,其實,都是一次重新振翅的開始。很多的事,猶如天氣,慢慢熱或者漸漸涼,等到省悟,已過一季。

  在這樣楓葉飄飄的暮秋,些許薄涼,些許蕭索,卻也淡定自若有時我總會沉思,人之一生,到底需要修得怎樣的福祉,才能以平步青雲的姿态度過;到底需要幾生幾世的潛心修練,才能以微瀾不興的模樣走過;到底需要一顆怎樣堅強而勇敢的心,才能漫不經心地跨過風雨路上的溝坎與泥濘。

  人到中年,秋風瑟瑟,記憶零散,思緒時而淩亂,好多的話,再也說不出口,好多的情懷,再也回不到從前有時。想來,心是多麼的強大,可以安放一片海,藏起翻騰的潮水,也可以鋪開一片草原,按捺住奔騰的野馬。

  這多情的秋,流年的風嘩嘩作響,誰曾從我的青春走過,留下了笑靨?誰曾在我的花季停留,攪動了心湖?誰又曾從我的雨季路過,模湖了清眸?想來,每一個理智淡定的現在,都有一個很天真很懵懂的曾經。

  這多思的秋,水波微漾,光影瀲灩。是誰翻閱了記憶的信箋,把心事揉碎成風,落寞了心緒?是誰徘徊在歲月的河岸,把往事吟詠成詩,搖曳在心空?是誰拾撿起五彩的貝殼,把心語託夢給月,撩動了心湖?

  多想以一棵樹的姿态,生長在無邊的曠野,無人打擾,寂靜歡喜,自顧自地站成永恆,你來或是不來,我都在自己的世界裡不動聲色,靜悟著季節輪迴,沉澱著時光靜好。

  人生,得失并存,擁得了清風,就要交出明月;生命,悲欣交集,得到了歡愉,就要捨棄紛争;生活,瑣碎繁蕪,收穫了安靜,就要摒棄喧嚣。

  生活,或許一地雞毛,但仍要踏歌而行,一念滄海,一念桑田,我們隻需做一個從容坦然的人,每一步裡都種上花開,每一眸裡都種上雲朵,以一顆琉璃心欣賞眾生萬物,讓光陰的記事本上留下細細碎碎的小美好。

  “假如生命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經足以”這個世界上,太多隻能相見一次的人,太多隻能盛放一次的花,一心一意一塵緣,一生一世一雙人,和你一起走進黃昏,和你一起坐落雲霞,足矣。

  以歲月為楫,棹起生命之舟,自渡彼岸,任風吹,任雪來,把自己活成一種方式,活得沒有時間和年齡,與光陰化幹戈為玉帛,把塵世的荒涼和蒼老做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活出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樣子......

  作者:桃園野菊,原名:吳沛,一個在文字裡跳舞的女子。

  活出岁月静好的样子人徜徉於人生的丛林,我总是那样无意,不想惊动风,不想惊动雨。总嚮往著一种生活,不去打扰别人,亦不被别人惊扰,以梨花似雪的菩提之心,将岁月静好婉约出细水长流的诗意,将现世安稳逶迤成淡若清风的恬适。

  总是愿意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很多事情,猜得著开头,却猜不到结局,人生本过客,何必千千结。每一次新的迷茫,其实,都是一次重新振翅的开始。很多的事,犹如天气,慢慢热或者渐渐凉,等到省悟,已过一季。

  在这样枫叶飘飘的暮秋,些许薄凉,些许萧索,却也淡定自若有时我总会沉思,人之一生,到底需要修得怎样的福祉,才能以平步青云的姿态度过;到底需要几生几世的潜心修练,才能以微澜不兴的模样走过;到底需要一颗怎样坚强而勇敢的心,才能漫不经心地跨过风雨路上的沟坎与泥泞。

  人到中年,秋风瑟瑟,记忆零散,思绪时而凌乱,好多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好多的情怀,再也回不到从前有时。想来,心是多麼的强大,可以安放一片海,藏起翻腾的潮水,也可以铺开一片草原,按捺住奔腾的野马。

  这多情的秋,流年的风哗哗作响,谁曾从我的青春走过,留下了笑靨?谁曾在我的花季停留,搅动了心湖?谁又曾从我的雨季路过,模湖了清眸?想来,每一个理智淡定的现在,都有一个很天真很懵懂的曾经。

  这多思的秋,水波微漾,光影瀲灩。是谁翻阅了记忆的信笺,把心事揉碎成风,落寞了心绪?是谁徘徊在岁月的河岸,把往事吟咏成诗,摇曳在心空?是谁拾捡起五彩的贝壳,把心语託梦给月,撩动了心湖?

  多想以一棵树的姿态,生长在无边的旷野,无人打扰,寂静欢喜,自顾自地站成永恆,你来或是不来,我都在自己的世界裡不动声色,静悟著季节轮迴,沉淀著时光静好。

  人生,得失并存,拥得了清风,就要交出明月;生命,悲欣交集,得到了欢愉,就要捨弃纷争;生活,琐碎繁芜,收穫了安静,就要摒弃喧嚣。

  生活,或许一地鸡毛,但仍要踏歌而行,一念沧海,一念桑田,我们只需做一个从容坦然的人,每一步裡都种上花开,每一眸裡都种上云朵,以一颗琉璃心欣赏眾生万物,让光阴的记事本上留下细细碎碎的小美好。

  “假如生命是无趣的,我怕有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经足以”这个世界上,太多只能相见一次的人,太多只能盛放一次的花,一心一意一尘缘,一生一世一双人,和你一起走进黄昏,和你一起坐落云霞,足矣。

  以岁月為楫,棹起生命之舟,自渡彼岸,任风吹,任雪来,把自己活成一种方式,活得没有时间和年龄,与光阴化干戈為玉帛,把尘世的荒凉和苍老做成一朵花别在衣襟上,活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样子......

  作者:桃园野菊,原名:吴沛,一个在文字裡跳舞的女子。

标签:样子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