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潕阳河南岸的洞穴

潕阳河南岸的洞穴

美文摘抄网晚唐围观:更新时间:2017-12-19 10:28:00
潕阳河南岸的洞穴
黃泥塘、桎木山、官墳垴、百姓田、毛栗坪……一聽這些村名你就知道,這都是些土得不能再土的村莊。這些村子都座落在施秉縣城東部潕陽河南岸,名字不咋的,風景則很婍麗,傳奇的故事則堆積着。趁着周末的時光,讓我們去走走這些村子,或許能讓你我有不經意間的驚豔。

隔着潕陽河,又沒有橋梁,要想進入這些村寨就得繞道行走。從縣城出發,向南行走,到了地壩村之後又折東爬幾道小灣,山路蜿蜒曲折。車到一個叫黃泥塘的村子——這幾乎就是潕陽河南岸邊的最高處了,我們就停了下來。時令正值初冬,黃色已成爲山野的主色道。黃泥塘是個典型的苗族村寨,除了一夥小學生在一蓬竹子之打鬧之外,村子裏我們幾乎見不到村民。黃泥塘村子的中央鑲嵌着一口不涸的水井,清亮無比,一位婦女正在洗菜。難得的機會,舉起相機就拍,那婦女羞澀滿臉堆笑:老都老了還照相,要照相等我穿件好衣服嘛。我說就這樣才好。

站正在村口向南或向東往去,山峰連綿不絕,森林披在山頭上一望無際。還望背山,也是黃色一片,青杠林裏黃葉紛紛揚揚,有淡淡陽光掠過,森林裏泛起淡淡的金輝,秋還濃烈着,特别是南山田野邊那棵柿子樹火紅一片,那亮晶的紅柿子迎風閃現,引來了無數的鳥雀——這一切仿佛說明:秋!并沒有走遠。

村下的是一灣子的田園,有的田已打過冬,碧波蕩漾,田間的中央還搭建了魚棚,說明主人還放養有老口魚。而有的已變成綠地,那翠綠色的菜葉裝點着這峥嵘的十冬臘月。

我們此行的目的除了來看看這些山寨的風情之外,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那就是考察一個洞穴。我不是洞穴專家,洞穴于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其實不然,前時讀當地史書,得一側信息,說是這一帶地方有一個大岩門,這個大岩門不僅很美,而且這裏曾留下一個壯麗般的故事。而我就是奔着這個故事而來的。

當我問及當地百姓,他們并不知“大岩門”,但确知道有大岩洞、小岩洞。并說,那裏面很陰森,又是洞家(洞家,也就是鬼神居住的地方),很少有人光顧。宋仁富,是黃泥塘的村民,他說,小時他們曾和大人們去過。裏面有很多人骨頭,稍不小心,腳都踢到人腦殼,令人心驚膽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們考察了大小岩洞。

大岩洞就在黃尼塘的下方,離村子不到一裏遠。走過梯田,大岩洞就在眼前。這是一幅翠綠的青山,青山的前面是一片田園,大岩洞的洞口就在山崖之下。這巨石洞高約十餘丈米,寬三丈餘,中間有一道裂開至底部的隙洞,整個石洞酷似女性外生殖器,實在讓人不好意思形容。沿着這狹窄的通道往裏行走,轉一道拐角,一道藍色的光圈便自頂部射了下來。原來這是一通天的溶洞。從頂洞上滴着很多的水滴,飄飄灑灑,碎碎地跌落在石塊之上,坉積成藍色的鍾乳石,如玉一般光滑圓潤。而有則如鳄魚的皮斑紋,也是藍色的,我不知道它具體含有什麽礦物質才有這藍色的。借着手機微弱的光亮,查看地下的痕迹,發現的遺物不少。有陶片、瓷片、還有遺骨。我不是考古學家,但我相信,這些遺物一定是古代的。再往下走,洞越來越狹窄,而前庭則看不到盡頭,用石子丢棄,隻聽到水擊湖水的聲音,我想下面一定是暗河或暗池了。沒有可供探險的設備,我們隻得打道回來。從洞中出來,我們發現這裏有三道人砌的石牆,已倒塌,這可能是用作擋牆而砌的。回到洞口,這時我們才發現右洞邊有穴洞,有人工開锉的痕迹。我問當地人這裏是不是有人住過,他們也不知道,也就沒有下文了。

出了這個大岩洞,我們又由當地百姓帶到另外一個洞穴。這個洞穴在東面,離這個洞大約有一裏之遠,當地人叫小岩洞。從大岩洞裏出來,翻過一道山梁,小岩洞就在前方不遠處。因爲這裏植被較好,被藤蔓樹蔭遮蔽,洞口幾乎看不出來。洞口的左邊第着一棵柿子樹,葉子已經落盡,樹植上隻留下一樹的柿果,紅燦燦的,令人眼饞。洞口的半崖壁上長着幾棵樹,根細從岩縫裏彎曲地長出來,雖說沒精打彩的,但也足已說明它生命力之強悍。叫它小洞卻也不假,比起之前考察的大洞,洞口小了許多。徑直走了進去,和大洞一樣,同樣有天窗。不過這個天窗比大洞大得多,景緻更奇。洞口的邊沿能見到樹枝和樹葉。光線可以從天窗照射不來,可見到輕細的浮雲。懸挂處是一壁鍾乳石,天工地造,精美絕倫。有一棵鍾乳石棒,如筆頭一般直指天穹。在這個洞我們發現的遺迹就更多了。除陶瓷片以外,我們還發現了一米高的灰燼堆,細細掏土,有很多的可粒木炭,說明這裏曾經是燒火的地方。在火堆的一旁,我們找到了兩石磨殘塊,說明這裏曾有人生活過。舉目再望,半壁崖上,有很多的洞穴,這些洞穴相互聯着,還有朽木棒橫跨其上,搖搖欲墜。由此看出,這洞絕對有人在此長期生活過。宋仁富說,他們小的時候就是這個洞發現人頭骨。老人們說,這裏住過“苗反”。我想施秉縣志和鎮遠府志所說的“大岩門”一定是這裏。

《施秉縣志(民國稿)》105頁載:“大岩門,城東二十裏有洞,在高碑山背,距大河五裏許。同勢排列高聳,由洞架梯上,有洞更寬闊深邃。洞口可若戶牖,可以眺遠。洞外大山一幅,如屏如障,眺矚極遠,可以觇敵之來,巧極天工。”從記史料記載主要有以下幾個依據:其一“距大河五裏許”,也就是離潕陽河五裏左右;其二“洞架梯上”,洞裏面又有洞穴,前面考察的那個洞沒有,不可能存在“洞架梯上”,這個洞符合;其三、因這個洞天窗比較大,大了才能“眺矚極遠”和“可以觇敵之來”。施秉縣志接着又載:“苗逆倚爲堅巢。大軍克複邑城,屢攻不下。楚軍赫字營因攻此,折兵極夥,雇環攻日久,邑宰李占魁苦諌不從。後竟以是之故,緻匿山之苗複來據此,屢招不降,即各寨之欲降者猶豫焉,懼降見殺也。越年餘,熖始平。”這裏說的是正國爲有這樣易守難攻的地勢,義軍才能“倚爲堅巢”。

說到這裏,其實前面我沒有交待清楚,這裏所說的“苗逆”,其實指的是1855年鹹同苗族大起義。當苗族起義到第十三個年頭之後,同治八年(1869年)三月,援黔統帥席寶田前來鎮壓,當府城和邑城(縣城)收複之後,大岩門這些義軍本想投盏模粋姓肖的軍門“以是洞折兵太多,命其斬之”。時任知縣李占魁勸說,不要殺人那麽多,但肖軍門“不從”。義軍“自此生疑懼”,于是“堅巢而居,不複出擾”。直到同治十年(1871年)春,講好了條件,義軍才率衼硗叮字營派隊守洞。時署典史廖慶餘到任,與紳民分派田畝,重修溝洫,以重民事,民始得安居樂業。

考察了大小岩洞之後,查看曆史的年輪,那些都是曆史是昨天和前天的故事,故事裏讓我們讀懂什麽叫民族團結,什麽叫共同繁榮。忘記過去,就意味着背叛。隻重讀這些故事,我們才能珍惜今天幸福的來之不易。
黄泥塘、桎木山、官坟垴、百姓田、毛栗坪……一听这些村名你就知道,这都是些土得不能再土的村庄。这些村子都座落在施秉县城东部潕阳河南岸,名字不咋的,风景则很婍丽,传奇的故事则堆积着。趁着周末的时光,让我们去走走这些村子,或许能让你我有不经意间的惊艳。

隔着潕阳河,又没有桥梁,要想进入这些村寨就得绕道行走。从县城出发,向南行走,到了地坝村之后又折东爬几道小湾,山路蜿蜒曲折。车到一个叫黄泥塘的村子——这几乎就是潕阳河南岸边的最高处了,我们就停了下来。时令正值初冬,黄色已成为山野的主色道。黄泥塘是个典型的苗族村寨,除了一伙小学生在一蓬竹子之打闹之外,村子里我们几乎见不到村民。黄泥塘村子的中央镶嵌着一口不涸的水井,清亮无比,一位妇女正在洗菜。难得的机会,举起相机就拍,那妇女羞涩满脸堆笑:老都老了还照相,要照相等我穿件好衣服嘛。我说就这样才好。

站正在村口向南或向东往去,山峰连绵不绝,森林披在山头上一望无际。还望背山,也是黄色一片,青杠林里黄叶纷纷扬扬,有淡淡阳光掠过,森林里泛起淡淡的金辉,秋还浓烈着,特别是南山田野边那棵柿子树火红一片,那亮晶的红柿子迎风闪现,引来了无数的鸟雀——这一切仿佛说明:秋!并没有走远。

村下的是一湾子的田园,有的田已打过冬,碧波荡漾,田间的中央还搭建了鱼棚,说明主人还放养有老口鱼。而有的已变成绿地,那翠绿色的菜叶装点着这峥嵘的十冬腊月。

我们此行的目的除了来看看这些山寨的风情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那就是考察一个洞穴。我不是洞穴专家,洞穴于我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然,前时读当地史书,得一侧信息,说是这一带地方有一个大岩门,这个大岩门不仅很美,而且这里曾留下一个壮丽般的故事。而我就是奔着这个故事而来的。

当我问及当地百姓,他们并不知“大岩门”,但确知道有大岩洞、小岩洞。并说,那里面很阴森,又是洞家(洞家,也就是鬼神居住的地方),很少有人光顾。宋仁富,是黄泥塘的村民,他说,小时他们曾和大人们去过。里面有很多人骨头,稍不小心,脚都踢到人脑壳,令人心惊胆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们考察了大小岩洞。

大岩洞就在黄尼塘的下方,离村子不到一里远。走过梯田,大岩洞就在眼前。这是一幅翠绿的青山,青山的前面是一片田园,大岩洞的洞口就在山崖之下。这巨石洞高约十余丈米,宽三丈余,中间有一道裂开至底部的隙洞,整个石洞酷似女性外生殖器,实在让人不好意思形容。沿着这狭窄的通道往里行走,转一道拐角,一道蓝色的光圈便自顶部射了下来。原来这是一通天的溶洞。从顶洞上滴着很多的水滴,飘飘洒洒,碎碎地跌落在石块之上,坉积成蓝色的钟乳石,如玉一般光滑圆润。而有则如鳄鱼的皮斑纹,也是蓝色的,我不知道它具体含有什么矿物质才有这蓝色的。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查看地下的痕迹,发现的遗物不少。有陶片、瓷片、还有遗骨。我不是考古学家,但我相信,这些遗物一定是古代的。再往下走,洞越来越狭窄,而前庭则看不到尽头,用石子丢弃,只听到水击湖水的声音,我想下面一定是暗河或暗池了。没有可供探险的设备,我们只得打道回来。从洞中出来,我们发现这里有三道人砌的石墙,已倒塌,这可能是用作挡墙而砌的。回到洞口,这时我们才发现右洞边有穴洞,有人工开锉的痕迹。我问当地人这里是不是有人住过,他们也不知道,也就没有下文了。

出了这个大岩洞,我们又由当地百姓带到另外一个洞穴。这个洞穴在东面,离这个洞大约有一里之远,当地人叫小岩洞。从大岩洞里出来,翻过一道山梁,小岩洞就在前方不远处。因为这里植被较好,被藤蔓树荫遮蔽,洞口几乎看不出来。洞口的左边第着一棵柿子树,叶子已经落尽,树植上只留下一树的柿果,红灿灿的,令人眼馋。洞口的半崖壁上长着几棵树,根细从岩缝里弯曲地长出来,虽说没精打彩的,但也足已说明它生命力之强悍。叫它小洞却也不假,比起之前考察的大洞,洞口小了许多。径直走了进去,和大洞一样,同样有天窗。不过这个天窗比大洞大得多,景致更奇。洞口的边沿能见到树枝和树叶。光线可以从天窗照射不来,可见到轻细的浮云。悬挂处是一壁钟乳石,天工地造,精美绝伦。有一棵钟乳石棒,如笔头一般直指天穹。在这个洞我们发现的遗迹就更多了。除陶瓷片以外,我们还发现了一米高的灰烬堆,细细掏土,有很多的可粒木炭,说明这里曾经是烧火的地方。在火堆的一旁,我们找到了两石磨残块,说明这里曾有人生活过。举目再望,半壁崖上,有很多的洞穴,这些洞穴相互联着,还有朽木棒横跨其上,摇摇欲坠。由此看出,这洞绝对有人在此长期生活过。宋仁富说,他们小的时候就是这个洞发现人头骨。老人们说,这里住过“苗反”。我想施秉县志和镇远府志所说的“大岩门”一定是这里。

《施秉县志(民国稿)》105页载:“大岩门,城东二十里有洞,在高碑山背,距大河五里许。同势排列高耸,由洞架梯上,有洞更宽阔深邃。洞口可若户牖,可以眺远。洞外大山一幅,如屏如障,眺瞩极远,可以觇敌之来,巧极天工。”从记史料记载主要有以下几个依据:其一“距大河五里许”,也就是离潕阳河五里左右;其二“洞架梯上”,洞里面又有洞穴,前面考察的那个洞没有,不可能存在“洞架梯上”,这个洞符合;其三、因这个洞天窗比较大,大了才能“眺瞩极远”和“可以觇敌之来”。施秉县志接着又载:“苗逆倚为坚巢。大军克复邑城,屡攻不下。楚军赫字营因攻此,折兵极夥,雇环攻日久,邑宰李占魁苦諌不从。后竟以是之故,致匿山之苗复来据此,屡招不降,即各寨之欲降者犹豫焉,惧降见杀也。越年余,熖始平。”这里说的是正国为有这样易守难攻的地势,义军才能“倚为坚巢”。

说到这里,其实前面我没有交待清楚,这里所说的“苗逆”,其实指的是1855年咸同苗族大起义。当苗族起义到第十三个年头之后,同治八年(1869年)三月,援黔统帅席宝田前来镇压,当府城和邑城(县城)收复之后,大岩门这些义军本想投诚的,但一个姓肖的军门“以是洞折兵太多,命其斩之”。时任知县李占魁劝说,不要杀人那么多,但肖军门“不从”。义军“自此生疑惧”,于是“坚巢而居,不复出扰”。直到同治十年(1871年)春,讲好了条件,义军才率众来投,诚字营派队守洞。时署典史廖庆余到任,与绅民分派田亩,重修沟洫,以重民事,民始得安居乐业。

考察了大小岩洞之后,查看历史的年轮,那些都是历史是昨天和前天的故事,故事里让我们读懂什么叫民族团结,什么叫共同繁荣。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只重读这些故事,我们才能珍惜今天幸福的来之不易。
标签:洞穴故事发现考察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