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在秋天的那边住

在秋天的那边住

美文摘抄网界王围观:更新时间:2017-10-09 13:18:00

在秋天的那邊住

作者:傅玉善

我是草叢中的那隻秋蟲,在深秋的夜裏沒有目的地呐喊;我是秋菊上頭的那隻黃蜂,不帶任何理想,糊糊塗塗的奔忙;我是窩在你身旁的那隻野獸,帶着一絲野性,算不算你的保衛者呢?站在藍天下,黃葉迎面撲來,我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夏天在掙紮着掙紮着,秋天就那樣漫不經心的來了……

辜負了夏天,這不是你的錯,辜負就辜負,和炎夏揮别,你才真的稱職了。我住在落下第一片葉子的樹下,當然看到的不是春天的露珠,在夏天的熱情懷抱裏,我一覺醒來,發現世界盡是殘枝敗柳,街道上不再流行花裙子了,忙忙碌碌的人們依然巅巅狂狂。他們隻是在衣着上記得了季節的變換。我望着比昨天更高更藍的天,想了一些夏天裏的苦事和春天裏的樂事,我找到了惆怅的理由,但是心裏容不下一絲惆怅!

曾經對你的感情是那樣的熟悉,而今天看到的是你把她抛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我今生走不到的地方,荒蕪了,長滿蒼蒼蒹葭。我,在秋風裏打着寒顫,在規矩的雁陣排成最簡單的漢字的行間裏,尋尋覓覓。找到了那隻沒有盛任何食物的碗,還是激動不已,因爲那是精神的衣缽。

我在夢裏呼喊着,在夢裏奔跑着,那些失散了的記憶,用全身心去尋,還是尋他不着。我拾起孤獨的落葉,春天離開他太遠,在他的身體上,再也找不到春天的蹤影,是誰忘記了自己的過去呢?葉子長了,葉子又落,世界就是這樣演繹着變臉的遊戲。曾今不是故事,今天就成了故事。

秋蟲又在叫,月兒又悄悄爬上來了。歌裏唱的那雙繡花鞋在誰的手上,等待的良人又在何方?風在破敗的門縫裏吹着悠閑的樂曲,它在爲誰而歌呢?我以爲把燈關了,世界也就關上了,霓虹與我無關,冷月與我無關,我會成爲一個安靜的聽夜者。誰曾想到,燈關上了,夢卻打開了,就如老屋的門,關上了,遠處的燈火還會照進來,遠處的低唱還會送上來……朋友遠方來電,問,我睡了嗎?我的回答,身體睡着了,心還是整夜整夜睡不着。這是秋天的多情,還是自己的多情呢?

我現在在熱熱鬧鬧的街頭回憶一些鄉下的事情,發現城市沒有秋天,所以我信任鄉村。那片輕輕洋洋的蘆葦就是秋的标志,那蘆葦裏有一個伊人在水的中央;那片綠綠的蘿蔔菜就是秋天的标志,那蘿蔔秧秧裏總埋着隻白蘿蔔胳膊紅蘿蔔的腿兒;那陣陣飄着桂香的黃花兒就是秋天的标志,你捧着月餅,發現月亮也到了秋天,你也到了月亮的身旁;你從曾經翻開的瓦礫,看到了一隻蝈蝈,你把握不住自己,把鄰居的圍牆扒開了豁口,被大人責罵和毆打不曾後悔,秋天就在兒時執着的信念裏……

秋天一來,猛然發覺,春天看到的都是一些膚湹臇|西,滿眼的綠,離人近的不能再近,确确實實看見了,真真實實卻又感覺不着。秋天,看到的是很遠的東西,但是深邃得看不清,感覺那樣踏實。譬如,春天看到的隻是一嫩芽,秋天就是一粒粟;譬如夏天看到的隻是一朵蓮,秋天就是一柄藕;譬如,十年前是一顆子,如今就是一棵松;譬如,去年隻是手牽手,今秋就上一個炕頭……作證的不隻是時間,更需要的是真情!

噗,又一片綠葉落下,一個曾經生動的故事突然劃上了一個句號。嘩,一場秋雨下了,把你帶入憂傷的記憶裏。咔,一枚果兒落下後,卻發現失落的東西已經無法再挽回。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給未來,原諒這個世界所有的不對吧,好夢才能陪你安睡……

我把房子搬進秋天裏,把心搬進秋天裏,把秋天搬到床前……把那些曾經屬于自己的貪念放一放,讓自己曾經的理想也歇一歇,讓自己在秋天裏把所有幸福的夢擦亮……

在秋天的那边住

作者:傅玉善

我是草丛中的那只秋虫,在深秋的夜里没有目的地呐喊;我是秋菊上头的那只黄蜂,不带任何理想,糊糊涂涂的奔忙;我是窝在你身旁的那只野兽,带着一丝野性,算不算你的保卫者呢?站在蓝天下,黄叶迎面扑来,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夏天在挣扎着挣扎着,秋天就那样漫不经心的来了……

辜负了夏天,这不是你的错,辜负就辜负,和炎夏挥别,你才真的称职了。我住在落下第一片叶子的树下,当然看到的不是春天的露珠,在夏天的热情怀抱里,我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尽是残枝败柳,街道上不再流行花裙子了,忙忙碌碌的人们依然巅巅狂狂。他们只是在衣着上记得了季节的变换。我望着比昨天更高更蓝的天,想了一些夏天里的苦事和春天里的乐事,我找到了惆怅的理由,但是心里容不下一丝惆怅!

曾经对你的感情是那样的熟悉,而今天看到的是你把她抛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今生走不到的地方,荒芜了,长满苍苍蒹葭。我,在秋风里打着寒颤,在规矩的雁阵排成最简单的汉字的行间里,寻寻觅觅。找到了那只没有盛任何食物的碗,还是激动不已,因为那是精神的衣钵。

我在梦里呼喊着,在梦里奔跑着,那些失散了的记忆,用全身心去寻,还是寻他不着。我拾起孤独的落叶,春天离开他太远,在他的身体上,再也找不到春天的踪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呢?叶子长了,叶子又落,世界就是这样演绎着变脸的游戏。曾今不是故事,今天就成了故事。

秋虫又在叫,月儿又悄悄爬上来了。歌里唱的那双绣花鞋在谁的手上,等待的良人又在何方?风在破败的门缝里吹着悠闲的乐曲,它在为谁而歌呢?我以为把灯关了,世界也就关上了,霓虹与我无关,冷月与我无关,我会成为一个安静的听夜者。谁曾想到,灯关上了,梦却打开了,就如老屋的门,关上了,远处的灯火还会照进来,远处的低唱还会送上来……朋友远方来电,问,我睡了吗?我的回答,身体睡着了,心还是整夜整夜睡不着。这是秋天的多情,还是自己的多情呢?

我现在在热热闹闹的街头回忆一些乡下的事情,发现城市没有秋天,所以我信任乡村。那片轻轻洋洋的芦苇就是秋的标志,那芦苇里有一个伊人在水的中央;那片绿绿的萝卜菜就是秋天的标志,那萝卜秧秧里总埋着只白萝卜胳膊红萝卜的腿儿;那阵阵飘着桂香的黄花儿就是秋天的标志,你捧着月饼,发现月亮也到了秋天,你也到了月亮的身旁;你从曾经翻开的瓦砾,看到了一只蝈蝈,你把握不住自己,把邻居的围墙扒开了豁口,被大人责骂和殴打不曾后悔,秋天就在儿时执着的信念里……

秋天一来,猛然发觉,春天看到的都是一些肤浅的东西,满眼的绿,离人近的不能再近,确确实实看见了,真真实实却又感觉不着。秋天,看到的是很远的东西,但是深邃得看不清,感觉那样踏实。譬如,春天看到的只是一嫩芽,秋天就是一粒粟;譬如夏天看到的只是一朵莲,秋天就是一柄藕;譬如,十年前是一颗子,如今就是一棵松;譬如,去年只是手牵手,今秋就上一个炕头……作证的不只是时间,更需要的是真情!

噗,又一片绿叶落下,一个曾经生动的故事突然划上了一个句号。哗,一场秋雨下了,把你带入忧伤的记忆里。咔,一枚果儿落下后,却发现失落的东西已经无法再挽回。所有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给未来,原谅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对吧,好梦才能陪你安睡……

我把房子搬进秋天里,把心搬进秋天里,把秋天搬到床前……把那些曾经属于自己的贪念放一放,让自己曾经的理想也歇一歇,让自己在秋天里把所有幸福的梦擦亮……

标签:秋天春天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