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晚秋的情绪 作者:傅玉善 窗外的雨下得那样奋不顾身,世界在盲目

晚秋的情绪 作者:傅玉善 窗外的雨下得那样奋不顾身,世界在盲目

美文摘抄网主掌轮回围观:更新时间:2017-10-21 13:13:00

作者:傅玉善
窗外的雨下得那樣奮不顧身,世界在盲目的雨的無理取鬧下打着冷顫。我也作好了百分一百一的準備接受這個世界的冰冷與凋落。馬路邊那銀杏樹的葉子如片片黃金飄飄灑灑落得熱鬧,那猶豫的優美姿态叫人體會到的全是憂傷。秋已經很深了,在這樣一個枯萎無情的季節裏,雖沒看到霜滿天,上了年紀的我,輕易就被這蕭落的情景感染。
地質賓館------可是大冶2000年最豪華的酒店,今天名氣雖在,但人氣卻大不如從前。正因爲如此,我們經常聚會如此,不再是那瘋瘋癫癫的年齡的我們,甘願享受這份難得的優雅安甯和美食帶來的實惠與惬意。
近處的世紀鍾已敲打了六下,準确地說這是傍晚鍾聲。那聲音告别了跨世紀時的輕浮,這是2000年一直敲到如今的鍾聲,風風雨雨十七載了,我不知道那鍾兒每天做着同一件事是不是覺着無聊,隻是那鍾聲從最初的輕浮至今日已不能不讓人感覺到悠遠而沉着。旁邊的世紀樂園已老去,音樂偶爾響起,那凄美中讓人發覺樂園二字其空有虛名了。還好隔湖相望的世紀林已經走出黃毛丫頭單薄的身板,盡顯大姑娘的風姿綽約。隻要不下雨,就會有好逑缱绻、失戀失意的男孩女孩相聚于某個優雅的空隙裏,分享那愛或者是恨的滋味。那春心不老的大姐大哥們相聚在熱熱鬧鬧的世紀廣場舞場中央,找尋青春流程中冷卻不下來的感情。
酒店裏燈光總是愰惚的,難得有這樣簡約單純的相聚。對面隻有強,強的對面隻有我。看着對面的同事強,那鎮定自若無所謂的舉止,我的心裏更亂了,除了稀裏糊塗喝幾口江小白,那前後不搭邊的安慰語言都顯得蒼白,能言善辯的我今天卻變得木讷了,畢竟我不是一位說客,規勸人欠水準,甚至可以說一敗塗地了。我們喝着江小白依然沒感覺到江小白提倡的——生活的簡單。窗外飄過悠揚的歌聲,有點懷念總在那裏萦繞。我不知道是什麽歌,更不知道是哪個歌手唱的,但那句歌詞記得爛熟了:我從春天走來,你在秋天說要分開!
“沒啥,離開公司反倒輕松了,結束不值得記念的掙紮,發現一天的烏雲散了,陽光從睜開的眼睛照進來,比發呆的日子好過百倍,放棄也使自己獲得新生。”強似乎不是向我傾訴,而是自語。盡管如此,我真的聽得十分認真。
“還是老蕭說得好:做人該半遮半掩半推半就,在父母面前可是全透明的,在妻子面前應是半透明的,在朋友面前該是不透明的。所以今天被所謂的朋友出賣落得如此下場,也沒什麽!門窗都關得嚴嚴實實,灰塵還會布滿所有角落,水閘關得嚴嚴實實,水依然會從某些地方流失滲漏。我爲了他們始終保留那份天真,但我覺得并不可笑。這是我做人的準則,昨天如此今後也許還會如此!”
“如今身背巨債,公司被吞并,房産被收繳,無家可歸,沒什麽,不就是幾個小錢嗎?隻是今天本該輪到那甜言蜜語的知己買單的,如今那些知己都玩消失了,沒想到隻有你這個連半知己都不是的知己還想起我來,爲落魄的我買單了。”
“你見外到哪裏去了。”
“每個人祈哆^上蒼給自己一塊最大陷餅,爲了那大陷餅掉進大陷餅阱的也不止我一個,被貪婪傷害過多次,但最後還能得到自己拼來的一碗粥,這不算倒黴透頂吧。幸卟粫焯於加校疫不會施舍給每個人,但是我此刻感覺到了生存的實在,浮華的空虛了。”
上帝呀,原諒我們的魯莽和勇敢吧。其實魯莽和勇敢行爲一至,隻是結局這個裁判判得不同而已,失敗判給的是魯莽,勝利判給的是勇敢。每個人都有一根生存的杠杆,支點不變,用力不變,但杠杆那頭的東西太重要了。
“你離開了公司,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自己把金子丢了……你留給我的印象是,一路風景時沒想像的那麽好,一路泥濘時也沒想像的那麽壞。”強報以爽朗一笑,算默認了我的評價。
我想:我智商一般般,隻會做加減法,不會做乘除法,所以生活起落不大,就是落到低谷清 “0”了也傷不了筋骨,爬起來從頭再來也是輕輕松松的事情!
出得酒店的門,強打的離開了。我心裏亂亂的,撐開傘,心情濕漉漉的走在晚秋冷風中的街道上,路似乎比往日要長許多,跨過幾道紅綠燈了?回頭望了望,終是沒數明白。再轉頭,就碰碰到一位溜狗的美女,因爲華燈初上,那美女即使牽着大狼狗,看着對面來了個醉熏熏的酒鬼還是有點心虛,大聲吆喝着那狗兒給自己壯膽兒。可那狗兒停在我身邊嗅了好久,不知道是聞出了點名堂,還是沒聞出名堂,沒趣地走開。看着那美女沒撐傘,我想大落雨天還空着頭,算哪門子浪漫?莫非雨停了?我索性收起傘,雨不知道什麽時候停了!真的徹徹底底停下來了!
美女貓着細步走遠了,她留下的令我窒息的香水味,還是沒趕走我心頭湝的晚秋的情緒!

作者:傅玉善
窗外的雨下得那样奋不顾身,世界在盲目的雨的无理取闹下打着冷颤。我也作好了百分一百一的准备接受这个世界的冰冷与凋落。马路边那银杏树的叶子如片片黄金飘飘洒洒落得热闹,那犹豫的优美姿态叫人体会到的全是忧伤。秋已经很深了,在这样一个枯萎无情的季节里,虽没看到霜满天,上了年纪的我,轻易就被这萧落的情景感染。
地质宾馆------可是大冶2000年最豪华的酒店,今天名气虽在,但人气却大不如从前。正因为如此,我们经常聚会如此,不再是那疯疯癫癫的年龄的我们,甘愿享受这份难得的优雅安宁和美食带来的实惠与惬意。
近处的世纪钟已敲打了六下,准确地说这是傍晚钟声。那声音告别了跨世纪时的轻浮,这是2000年一直敲到如今的钟声,风风雨雨十七载了,我不知道那钟儿每天做着同一件事是不是觉着无聊,只是那钟声从最初的轻浮至今日已不能不让人感觉到悠远而沉着。旁边的世纪乐园已老去,音乐偶尔响起,那凄美中让人发觉乐园二字其空有虚名了。还好隔湖相望的世纪林已经走出黄毛丫头单薄的身板,尽显大姑娘的风姿绰约。只要不下雨,就会有好逑缱绻、失恋失意的男孩女孩相聚于某个优雅的空隙里,分享那爱或者是恨的滋味。那春心不老的大姐大哥们相聚在热热闹闹的世纪广场舞场中央,找寻青春流程中冷却不下来的感情。
酒店里灯光总是愰惚的,难得有这样简约单纯的相聚。对面只有强,强的对面只有我。看着对面的同事强,那镇定自若无所谓的举止,我的心里更乱了,除了稀里糊涂喝几口江小白,那前后不搭边的安慰语言都显得苍白,能言善辩的我今天却变得木讷了,毕竟我不是一位说客,规劝人欠水准,甚至可以说一败涂地了。我们喝着江小白依然没感觉到江小白提倡的——生活的简单。窗外飘过悠扬的歌声,有点怀念总在那里萦绕。我不知道是什么歌,更不知道是哪个歌手唱的,但那句歌词记得烂熟了: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
“没啥,离开公司反倒轻松了,结束不值得记念的挣扎,发现一天的乌云散了,阳光从睁开的眼睛照进来,比发呆的日子好过百倍,放弃也使自己获得新生。”强似乎不是向我倾诉,而是自语。尽管如此,我真的听得十分认真。
“还是老萧说得好:做人该半遮半掩半推半就,在父母面前可是全透明的,在妻子面前应是半透明的,在朋友面前该是不透明的。所以今天被所谓的朋友出卖落得如此下场,也没什么!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灰尘还会布满所有角落,水闸关得严严实实,水依然会从某些地方流失渗漏。我为了他们始终保留那份天真,但我觉得并不可笑。这是我做人的准则,昨天如此今后也许还会如此!”
“如今身背巨债,公司被吞并,房产被收缴,无家可归,没什么,不就是几个小钱吗?只是今天本该轮到那甜言蜜语的知己买单的,如今那些知己都玩消失了,没想到只有你这个连半知己都不是的知己还想起我来,为落魄的我买单了。”
“你见外到哪里去了。”
“每个人祈祷过上苍给自己一块最大陷饼,为了那大陷饼掉进大陷饼阱的也不止我一个,被贪婪伤害过多次,但最后还能得到自己拼来的一碗粥,这不算倒霉透顶吧。幸运不会天天都有,幸运不会施舍给每个人,但是我此刻感觉到了生存的实在,浮华的空虚了。”
上帝呀,原谅我们的鲁莽和勇敢吧。其实鲁莽和勇敢行为一至,只是结局这个裁判判得不同而已,失败判给的是鲁莽,胜利判给的是勇敢。每个人都有一根生存的杠杆,支点不变,用力不变,但杠杆那头的东西太重要了。
“你离开了公司,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自己把金子丢了……你留给我的印象是,一路风景时没想像的那么好,一路泥泞时也没想像的那么坏。”强报以爽朗一笑,算默认了我的评价。
我想:我智商一般般,只会做加减法,不会做乘除法,所以生活起落不大,就是落到低谷清 “0”了也伤不了筋骨,爬起来从头再来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出得酒店的门,强打的离开了。我心里乱乱的,撑开伞,心情湿漉漉的走在晚秋冷风中的街道上,路似乎比往日要长许多,跨过几道红绿灯了?回头望了望,终是没数明白。再转头,就碰碰到一位溜狗的美女,因为华灯初上,那美女即使牵着大狼狗,看着对面来了个醉熏熏的酒鬼还是有点心虚,大声吆喝着那狗儿给自己壮胆儿。可那狗儿停在我身边嗅了好久,不知道是闻出了点名堂,还是没闻出名堂,没趣地走开。看着那美女没撑伞,我想大落雨天还空着头,算哪门子浪漫?莫非雨停了?我索性收起伞,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真的彻彻底底停下来了!
美女猫着细步走远了,她留下的令我窒息的香水味,还是没赶走我心头浅浅的晚秋的情绪!
标签:世界盲目作者情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