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临泉王冲林瑶池边上小红鲤

临泉王冲林瑶池边上小红鲤

美文摘抄网傲世神尊围观:更新时间:2017-11-02 09:13:00
临泉王冲林瑶池边上小红鲤

小道童接了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發現了一件很新奇的事物,樂此不疲,就連自己的袖子被打濕了去都是渾然不覺。

直到小道童手臂處傳來陣陣的酸痛感,小道童這才不舍的收回了早已濕透的小手。小道童揉了揉自己略微發酸的小肩膀,撐着小臉,依舊望着窗外沿着窗沿還不斷下落的小水珠,這是件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被昨夜雨水沖刷過的瑤池的上方的空氣格外的新鮮。

瑤池裏,碩大的荷葉上還承接着昨夜下落的雨水,似珠玉般躺在荷葉葉片的中央,晶瑩至極。

小道童今天起得有些晚了,也許是昨夜看雨睡得太晚的緣故,小道童的腦袋到現在還昏沉沉的。所幸今日瑤池上的空氣是很新鮮的,這讓小道童感覺昏沉沉的腦袋輕松了許多。

小道童依舊沒有停下那匆匆的小步子,而就在小道童匆匆跑去瑤池的另一頭的時候,一抹鮮豔至極的紅光倏忽閃過小道童漆黑如墨的眸子,這不得讓小道童不禁微眯了一下眼睛。

小道童記得,這瑤池邊上是沒有鮮紅這種顔色的,除了池裏的荷葉是綠色的,這裏隻剩白色這一種顔色;若是荷花開了,也該是粉色的,是絕對沒有這般鮮紅的,而且荷花還沒到盛開的時候。

小道童好奇地往那抹紅色看去,所幸這廊道裏的濃郁仙氣被昨夜的雨水沖刷了不少,還是能看得清的。

“噫,這怎麽是條小紅鯉。怎麽到這廊道裏來了。還好發現的早,不然你這小紅鯉可就不妙了……”

稚嫩的童音在瑤池上方回響起來,小道童似乎是要将這發現痛暢的說出來一般,一連串的興奮話語不斷的從小道童嘴裏冒了出來,畢竟隻是孩童心性,興奮勁是少不了的。

因爲在這天界上是沒幾個人與自己說話的,師尊很少陪自己說話,師尊隻會教他修煉。

以前小道童還是有着師兄師姐陪自己說說話的。但小道童不明白,自從上次師兄師姐被師尊叫過去華清殿後,便再沒有見過他們。

收回心神,沒再多想,小道童又是将眸子落在這小紅鯉上。

漆黑的眼眸看着這鮮紅的小紅鯉躺在這廊道上,小紅鯉應該是離開水太久了,虛弱的躺在廊道上,微張着魚嘴,有氣無力般地輕搖着魚尾,愈發讓這小紅鯉顯得楚楚可憐。

小道童知道,魚是活在水裏的,除非修煉成人身,就像龍王手下的蝦兵蟹将一樣,才能脫離水存活,這些師尊和他說過的。

但是小道童看着這小紅鯉,這小紅鯉還這麽小,是離不開水的。

一想到這裏小道童不禁啊了一聲,似是想到什麽極爲可怕的事。連忙放下這比自己還高的古琴,顧不及臉上豆大的汗珠,俯下身子,輕輕捧起落在廊道上的小紅鯉,靈動的眸子打量着這小紅鯉,似乎是發現了什麽不得了的事一樣:

“你可真漂亮,是了,昨夜刮這麽大的風,你這小紅鯉定是從瑤池裏面被刮了出來,”小道童輕輕摸了摸紅鯉那漂亮的紅鱗,同情的說道:

“真是個可憐的小家夥。”

說完便不敢停留,再拖久一點這條小紅鯉可就要魂歸天地了,随即小道童輕聲輕腳的将這小紅鯉放入瑤池中。

但小道童不知道,這瑤池裏面雖然有魚,但卻是沒有紅鯉這品種的,這紅鯉……不是瑤池裏的魚。

而那小紅鯉一觸碰到這水面後,感受着被這柔和的水包圍的溫暖,頓時便精神了起來,隻見那小紅鯉在水中一個翻滾,回頭看了看這小道童,似乎要記住這小道童的模樣一般。略微停頓了數息時間後,一個鯉魚打挺,便潛入了這瑤池消失不見,隻留下點點漣漪,在這瑤池裏蕩漾開來。

小道童擦了擦臉上豆大的汗珠,望着小紅鯉消失的漣漪處,清秀的小臉展顔一笑,滿臉欣慰。

不得不說,這是個很有味道的小道童。

“呀,糟了,師尊還在等着聽這古琴呢。晚了可是要挨罵了,怎地将這要緊的事給忘了。”小道童拍了拍額頭,喃喃自語道。

剛才救下這小紅鯉的些許興奮瞬間煙消雲散了去,小道童急匆匆的抱起這地上的巨大的古琴,吃力地向師尊那裏跑去,腳下的步子又是快了不少。身後帶起的陣陣清風惹得仙氣飄散,荷葉輕搖。

這番小跑,是極爲出汗的,小道童很愛幹淨,因爲師尊喜歡幹淨,但是道童也顧不來這麽多,汗水從小道童的身子裏不斷冒了出來,汗沁青衫。

華清殿。

“夢岚,今個怎地來的如此晚。”

華清殿裏,首座之上,一道略微嗔怪的語氣傳了出來。

原來……這小道童的名字叫夢岚。

“師尊莫怪,徒兒…在路上有所耽擱了,徒兒下次…不敢了。”

小道童抱着比自己人頭還高的古琴,小手因爲緊張的緣故,将這古琴抱得愈發的緊了。也不敢直視自己的師尊,低頭望着華清殿大殿中地板上鑲嵌的精緻花紋,這花紋可真好看!小道童第一眼便是這樣覺得。

不過隻是片刻功夫,小道童就不敢胡思亂想了起來,師尊還在呢!這番遲到了師尊該不會罵我吧?

想至此處,豆大的汗珠在小道童的臉頰上滴淌的越發快了起來。師尊怎麽不說話?師尊這是發怒了麽,師尊若是要罰我該怎麽辦,小道童不由來的一陣擔心,小小的身子有些顫抖。

首座之上,那被稱爲師尊的人看着這自己的小徒弟這番模樣也是稍顯尴尬,心想道自己就如此可怕麽,這才怪罪了一句話,這癡徒竟吓得如此。一時間,心頭怒氣也是消散了不少,無奈撇撇嘴道:“罷了,下次莫要遲到就好。今日便開始你的功課吧,莫要耽誤了。”

那小道童聽得師尊這話語不禁長長籲了一口氣,心想道師尊對自己可真好。心中暗自一番慶幸,稍稍安撫了下情緒,擦了擦小臉上依舊在滴淌的汗珠,平息了下自己因爲跑路略喘的鼻息,旋即便抱着這古筝席地而坐。

小道童深吸了一口氣,旋即便将心思全部放在了這古琴上。伸出修長白皙的小手,彈琴之人,修長的雙手是少不了的。

小道童那修長的小手輕輕撩撥了一下琴弦。琴聲叠起,聲傳九霄,琴聲悅耳清爽,好似一曲天籁之音!

小道童接了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仿佛发现了一件很新奇的事物,乐此不疲,就连自己的袖子被打湿了去都是浑然不觉。

直到小道童手臂处传来阵阵的酸痛感,小道童这才不舍的收回了早已湿透的小手。小道童揉了揉自己略微发酸的小肩膀,撑着小脸,依旧望着窗外沿着窗沿还不断下落的小水珠,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被昨夜雨水冲刷过的瑶池的上方的空气格外的新鲜。

瑶池里,硕大的荷叶上还承接着昨夜下落的雨水,似珠玉般躺在荷叶叶片的中央,晶莹至极。

小道童今天起得有些晚了,也许是昨夜看雨睡得太晚的缘故,小道童的脑袋到现在还昏沉沉的。所幸今日瑶池上的空气是很新鲜的,这让小道童感觉昏沉沉的脑袋轻松了许多。

小道童依旧没有停下那匆匆的小步子,而就在小道童匆匆跑去瑶池的另一头的时候,一抹鲜艳至极的红光倏忽闪过小道童漆黑如墨的眸子,这不得让小道童不禁微眯了一下眼睛。

小道童记得,这瑶池边上是没有鲜红这种颜色的,除了池里的荷叶是绿色的,这里只剩白色这一种颜色;若是荷花开了,也该是粉色的,是绝对没有这般鲜红的,而且荷花还没到盛开的时候。

小道童好奇地往那抹红色看去,所幸这廊道里的浓郁仙气被昨夜的雨水冲刷了不少,还是能看得清的。

“噫,这怎么是条小红鲤。怎么到这廊道里来了。还好发现的早,不然你这小红鲤可就不妙了……”

稚嫩的童音在瑶池上方回响起来,小道童似乎是要将这发现痛畅的说出来一般,一连串的兴奋话语不断的从小道童嘴里冒了出来,毕竟只是孩童心性,兴奋劲是少不了的。

因为在这天界上是没几个人与自己说话的,师尊很少陪自己说话,师尊只会教他修炼。

以前小道童还是有着师兄师姐陪自己说说话的。但小道童不明白,自从上次师兄师姐被师尊叫过去华清殿后,便再没有见过他们。

收回心神,没再多想,小道童又是将眸子落在这小红鲤上。

漆黑的眼眸看着这鲜红的小红鲤躺在这廊道上,小红鲤应该是离开水太久了,虚弱的躺在廊道上,微张着鱼嘴,有气无力般地轻摇着鱼尾,愈发让这小红鲤显得楚楚可怜。

小道童知道,鱼是活在水里的,除非修炼成人身,就像龙王手下的虾兵蟹将一样,才能脱离水存活,这些师尊和他说过的。

但是小道童看着这小红鲤,这小红鲤还这么小,是离不开水的。

一想到这里小道童不禁啊了一声,似是想到什么极为可怕的事。连忙放下这比自己还高的古琴,顾不及脸上豆大的汗珠,俯下身子,轻轻捧起落在廊道上的小红鲤,灵动的眸子打量着这小红鲤,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你可真漂亮,是了,昨夜刮这么大的风,你这小红鲤定是从瑶池里面被刮了出来,”小道童轻轻摸了摸红鲤那漂亮的红鳞,同情的说道: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说完便不敢停留,再拖久一点这条小红鲤可就要魂归天地了,随即小道童轻声轻脚的将这小红鲤放入瑶池中。

但小道童不知道,这瑶池里面虽然有鱼,但却是没有红鲤这品种的,这红鲤……不是瑶池里的鱼。

而那小红鲤一触碰到这水面后,感受着被这柔和的水包围的温暖,顿时便精神了起来,只见那小红鲤在水中一个翻滚,回头看了看这小道童,似乎要记住这小道童的模样一般。略微停顿了数息时间后,一个鲤鱼打挺,便潜入了这瑶池消失不见,只留下点点涟漪,在这瑶池里荡漾开来。

小道童擦了擦脸上豆大的汗珠,望着小红鲤消失的涟漪处,清秀的小脸展颜一笑,满脸欣慰。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味道的小道童。

“呀,糟了,师尊还在等着听这古琴呢。晚了可是要挨骂了,怎地将这要紧的事给忘了。”小道童拍了拍额头,喃喃自语道。

刚才救下这小红鲤的些许兴奋瞬间烟消云散了去,小道童急匆匆的抱起这地上的巨大的古琴,吃力地向师尊那里跑去,脚下的步子又是快了不少。身后带起的阵阵清风惹得仙气飘散,荷叶轻摇。

这番小跑,是极为出汗的,小道童很爱干净,因为师尊喜欢干净,但是道童也顾不来这么多,汗水从小道童的身子里不断冒了出来,汗沁青衫。

华清殿。

“梦岚,今个怎地来的如此晚。”

华清殿里,首座之上,一道略微嗔怪的语气传了出来。

原来……这小道童的名字叫梦岚。

“师尊莫怪,徒儿…在路上有所耽搁了,徒儿下次…不敢了。”

小道童抱着比自己人头还高的古琴,小手因为紧张的缘故,将这古琴抱得愈发的紧了。也不敢直视自己的师尊,低头望着华清殿大殿中地板上镶嵌的精致花纹,这花纹可真好看!小道童第一眼便是这样觉得。

不过只是片刻功夫,小道童就不敢胡思乱想了起来,师尊还在呢!这番迟到了师尊该不会骂我吧?

想至此处,豆大的汗珠在小道童的脸颊上滴淌的越发快了起来。师尊怎么不说话?师尊这是发怒了么,师尊若是要罚我该怎么办,小道童不由来的一阵担心,小小的身子有些颤抖。

首座之上,那被称为师尊的人看着这自己的小徒弟这番模样也是稍显尴尬,心想道自己就如此可怕么,这才怪罪了一句话,这痴徒竟吓得如此。一时间,心头怒气也是消散了不少,无奈撇撇嘴道:“罢了,下次莫要迟到就好。今日便开始你的功课吧,莫要耽误了。”

那小道童听得师尊这话语不禁长长吁了一口气,心想道师尊对自己可真好。心中暗自一番庆幸,稍稍安抚了下情绪,擦了擦小脸上依旧在滴淌的汗珠,平息了下自己因为跑路略喘的鼻息,旋即便抱着这古筝席地而坐。

小道童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便将心思全部放在了这古琴上。伸出修长白皙的小手,弹琴之人,修长的双手是少不了的。

小道童那修长的小手轻轻撩拨了一下琴弦。琴声迭起,声传九霄,琴声悦耳清爽,好似一曲天籁之音!

标签:师尊昨夜小手华清殿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