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讨厌自己

讨厌自己

美文摘抄网跃凡门围观:更新时间:2017-11-22 14:37:00
讨厭自己
作者:傅玉善
太陽讨厭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給了月亮;晴天讨厭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給了風雨;夏天讨厭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給了冬季。你哪天讨厭自己了,會不會把世界交給我?而我真的會一往無前地接受你所有的所有!我讨厭自己了,真想把自己托付給你,可是你連正眼都不看一看,這令我無比心痛。我不願意說你是在蔑視一個生命的存在,起碼漠視、辜負了我自以爲是的滿腔熱情!就算是一廂情願的多情,我還是不相信花開真的無意,水流真的無情!
老蕭說:讨厭自己就是在長大,讨厭自己就是在成熟。而我發現,讨厭自己不是在成長而是在衰老,讨厭自己不是在成熟,而是在枯萎!一直用彩色的謊言包裝自己,掩蓋自己的醜陋,希望自己做到得體大方,到頭來發現完美一天比一天離我遠去。我已不再是當初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自然本份的自己,已經是效颦的東施,越打扮醜陋越是步步緊逼。
總是認爲讨厭自己是好事,這樣可以使這個世界更完美!每天提醒自己和顔悅色去面對每個人每一件事,用一顆包容的心去寬恕世界所有的不對。沒想到我的大度與和藹,在有良知的人眼中隻是善良,在缺乏良知的人的眼中卻變成了懦弱。遇到不順心的從不想埋怨别人,總是不停地檢讨自己,把所有的過錯都往自己身上攬,懶得和争議計較較量。殊不知,寬容非但沒有做到慈善,反而縱容了邪惡!做一個好人真的不易,費盡心機真想把自己做成一隻通透的水晶,結果把自己捏成了一個肮髒的泥團。希望成爲一切人的真命天子,私下裏,扪心自問,做到沒?答案隻有一個——永遠也無法做到。
有人說,我就是一絕緣體,原則大于一切,可以抛開所有的人情世故和個人得失。暗地裏自我褒義地評價:君子之交淡如水,感情的最高曆練。殊不知沒有爲别人打開那扇門,别人也不爲自己開半扇窗。父母批評,我就是保不了本的傻瓜。妻子埋怨,我就是無能熊包一個。是呀,鄰居做泥瓦匠的都能把孩子擇校、工作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條,在城裏賣了兩套三居室大房子,大事小事辦得遊刃有餘。我呢?大凡辦事總感覺力不從心,當無力回天的時刻就無比讨厭自己,然而還是我行我素無法放寬自己。摸着後腦勺細細一想,此生隻一點比鄰居強,就是沒有換妻子。我經常問自己真是否絕緣體?我可不是絕緣體,充其量隻是半導體,工作那條線還能得到同事家人的首肯。
有位哲人說:人生總得做幾件蠢事,我不是哲人經常做蠢事錯事也就無可厚非了,這樣想想心裏好受很多。盡管如此想,還是對我做出的每一件錯事耿耿于懷,因爲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了心上,以至夜不能寐,煞費苦心想辦法去彌補,但是很多事真的于事無補,更多的弄巧成拙,達到一錯再錯的尴尬境地。一位朋友問大家:你們願意做一個快樂的人還是痛苦的人?大家的回答基本一緻:傻子才願意做痛苦的人。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快樂的豬,一種是痛苦的人。看樣子做人何其艱難,要做人首先必須是痛的,世界上隻有在苦痛深淵中掙紮且偷偷着快樂的人。
我讨厭自己不知什麽時候變得不站在邪惡的那方也不敢站在正義那方,在邪惡面前,成了旁觀者。再也看不見小偷那罪惡的手,再也看不見暴力的拳頭與利刃,再也看不見路上摔倒的行者,再也劃不清是與非的界限。我不再勇敢,也不想勇敢。我在法律和道德的範疇裏無比糾結,總認爲道德應該高于法律,然而人們無法要求道德無條件去約束壞人。活着活着,總是留下許多肮髒的習慣,那些習慣是惡性的,很是害人。活着活着,我一天天變得理智,理智應該是良性的吧,結果理智培養出了麻木,原來理智也并不可靠。記得老蕭在一次談論生活的時候來段幽默: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粒塵埃。
不知什麽時候開始學會了忘記仇恨,忘記人世間的過失和仇恨,這應該是皆大歡喜的樂事吧。可是,當那些學會牢記的人,把我的不是一件一件數落,把針尖的小事挑剔而出吹成碩大的氣球時,也曾試圖去挖掘對方的過失,可是大腦裏一遍一遍播放着的都是别人的好。忘記在牢記面前輸得好慘。我想該去認真讀讀爾虞我詐的三國了,諏嵉娘L險的确太大。靠忘記活着真的太粗心,務必向牢記的人學習學習那份細緻了。
在榮耀面前,我主動禮讓,在利益面前,我主動出局,在勝利面前,我一再謙虛,在困難面前,我卻是躊躇滿志。無底線的退讓,導緻一切一切的利益遠遠落後于同事了,知者善解我的是無私,不知者開始懷疑我的能力。生活的天平呀,不知什麽時候開始被利益壓迫得難以喘息,不再向高尚這端傾斜了。
沒啥,一切都不是事,隻要你讨厭自己了,像月亮把自己交給太陽一樣,願意把世界交給我,就足夠,這就足夠了......
讨厌自己
作者:傅玉善
太阳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月亮;晴天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风雨;夏天讨厌自己了,就把世界交给了冬季。你哪天讨厌自己了,会不会把世界交给我?而我真的会一往无前地接受你所有的所有!我讨厌自己了,真想把自己托付给你,可是你连正眼都不看一看,这令我无比心痛。我不愿意说你是在蔑视一个生命的存在,起码漠视、辜负了我自以为是的满腔热情!就算是一厢情愿的多情,我还是不相信花开真的无意,水流真的无情!
老萧说:讨厌自己就是在长大,讨厌自己就是在成熟。而我发现,讨厌自己不是在成长而是在衰老,讨厌自己不是在成熟,而是在枯萎!一直用彩色的谎言包装自己,掩盖自己的丑陋,希望自己做到得体大方,到头来发现完美一天比一天离我远去。我已不再是当初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自然本份的自己,已经是效颦的东施,越打扮丑陋越是步步紧逼。
总是认为讨厌自己是好事,这样可以使这个世界更完美!每天提醒自己和颜悦色去面对每个人每一件事,用一颗包容的心去宽恕世界所有的不对。没想到我的大度与和蔼,在有良知的人眼中只是善良,在缺乏良知的人的眼中却变成了懦弱。遇到不顺心的从不想埋怨别人,总是不停地检讨自己,把所有的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懒得和争议计较较量。殊不知,宽容非但没有做到慈善,反而纵容了邪恶!做一个好人真的不易,费尽心机真想把自己做成一只通透的水晶,结果把自己捏成了一个肮脏的泥团。希望成为一切人的真命天子,私下里,扪心自问,做到没?答案只有一个——永远也无法做到。
有人说,我就是一绝缘体,原则大于一切,可以抛开所有的人情世故和个人得失。暗地里自我褒义地评价:君子之交淡如水,感情的最高历练。殊不知没有为别人打开那扇门,别人也不为自己开半扇窗。父母批评,我就是保不了本的傻瓜。妻子埋怨,我就是无能熊包一个。是呀,邻居做泥瓦匠的都能把孩子择校、工作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城里卖了两套三居室大房子,大事小事办得游刃有余。我呢?大凡办事总感觉力不从心,当无力回天的时刻就无比讨厌自己,然而还是我行我素无法放宽自己。摸着后脑勺细细一想,此生只一点比邻居强,就是没有换妻子。我经常问自己真是否绝缘体?我可不是绝缘体,充其量只是半导体,工作那条线还能得到同事家人的首肯。
有位哲人说:人生总得做几件蠢事,我不是哲人经常做蠢事错事也就无可厚非了,这样想想心里好受很多。尽管如此想,还是对我做出的每一件错事耿耿于怀,因为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了心上,以至夜不能寐,煞费苦心想办法去弥补,但是很多事真的于事无补,更多的弄巧成拙,达到一错再错的尴尬境地。一位朋友问大家:你们愿意做一个快乐的人还是痛苦的人?大家的回答基本一致:傻子才愿意做痛苦的人。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快乐的猪,一种是痛苦的人。看样子做人何其艰难,要做人首先必须是痛的,世界上只有在苦痛深渊中挣扎且偷偷着快乐的人。
我讨厌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不站在邪恶的那方也不敢站在正义那方,在邪恶面前,成了旁观者。再也看不见小偷那罪恶的手,再也看不见暴力的拳头与利刃,再也看不见路上摔倒的行者,再也划不清是与非的界限。我不再勇敢,也不想勇敢。我在法律和道德的范畴里无比纠结,总认为道德应该高于法律,然而人们无法要求道德无条件去约束坏人。活着活着,总是留下许多肮脏的习惯,那些习惯是恶性的,很是害人。活着活着,我一天天变得理智,理智应该是良性的吧,结果理智培养出了麻木,原来理智也并不可靠。记得老萧在一次谈论生活的时候来段幽默: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粒尘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忘记仇恨,忘记人世间的过失和仇恨,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乐事吧。可是,当那些学会牢记的人,把我的不是一件一件数落,把针尖的小事挑剔而出吹成硕大的气球时,也曾试图去挖掘对方的过失,可是大脑里一遍一遍播放着的都是别人的好。忘记在牢记面前输得好惨。我想该去认真读读尔虞我诈的三国了,诚实的风险的确太大。靠忘记活着真的太粗心,务必向牢记的人学习学习那份细致了。
在荣耀面前,我主动礼让,在利益面前,我主动出局,在胜利面前,我一再谦虚,在困难面前,我却是踌躇满志。无底线的退让,导致一切一切的利益远远落后于同事了,知者善解我的是无私,不知者开始怀疑我的能力。生活的天平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被利益压迫得难以喘息,不再向高尚这端倾斜了。
没啥,一切都不是事,只要你讨厌自己了,像月亮把自己交给太阳一样,愿意把世界交给我,就足够,这就足够了......
标签:讨厌世界交给面前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