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洞 口

洞 口

美文摘抄网亵渎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2 15:55:00
洞 口

洞口是個小村子。洞口就在不遠,位于潕陽河支流江凱河畔。從偏城出發,半個小時便到了。也就是在夏尾秋頭的的周末,我是和同學繼和先生去的。其光顧的“理由”說是去吃田魚。也罷!反正我也沒事。

前行的向東,因“施三”高速公路正在修建,一路自然是風塵苦旅,秋老虎的威力不少,漫天的泥土淹沒着前程,做這“景緻”的是一路轟鳴的長拖車,任憑你怎樣鳴笛,他就是不讓。好在路程不遠,走過幾公裏,我們便向北去的山梁轉向了。彎道比較大,路很狹窄,水泥路面也算光滑,好走!不一會也就聽到了雞鳴狗吠了。村子在森林裏,從西進的路看不到寨子的風貌,隻見得那彎而又曲的路向四面延伸,原來那是進人家戶的路。

一條小溪自北而來,擋住了去路,路就在這河床上,水不大,不礙行車。老司機繼和油門一踩,車滑過溪流,碾壓的溪水往兩邊散射去,好美的景耶!越過溪谷還望西山,散落着幾戶人家,炊煙袅袅,把傍晚的小村掩飾得蒙蒙胧胧。

又是一個三岔的路口,古樹就立于三岔路口的一角,有土地廟守着。向南看去,又見稀稀拉拉幾戶人家,見夕陽西下,幾戶人家的院落處曬着玉米和花生兒。兩棵大大的松樹被夕陽曬得懶洋洋的,隻有圍樹而飛的蜂王鳴聲,讓你也見到一點生機來。

一塊平地已平整成了球場,駝着背支杆把球架支撐着。我們的車就停靠在球場上。

稻穗已開始發黃,顆粒飽滿,被壓得彎彎的。我們去走訪的是一戶農家,先前并不認識。通過電話聯系,才知道的。此戶的主人姓陶,她有一個女兒考取了大學,繼和先生是來扶貧的。他認識一個老板,老板要給考取大學的人發錢,我們這算是代轉。一折信封裏裝着五千元錢,繼和拿着這信封,走近姑娘:“來!拿着這信封和我照張相。”姑娘羞紅了臉,接過信封,就照起相來。相一照好,姑娘又退回信封:“叔叔拿去!”我們都笑了:“姑娘,這是錢,是老板專給讀書讀得書的人的,你清點一下,五千塊。”姑娘如夢初醒,原來這是錢!淚水從她眼角裏滾了出來。

是的,姑娘何不流淚,這就是學費。長到十七歲的大姑娘了,自從讀書以來,壓根就從來沒人給過錢,這乍不激動呢!

姑娘和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一輩子隻曉得種地。山谷裏的耕地含沙量大,他能把這地犁得水汪汪的,田裏還放着鯉魚,稻谷長得好,稻花跌落下來,養肥了田園裏的魚。好客的他逢人便客氣的叫去吃魚。母親個子小,骨瘦如柴,才有六、七十斤重。其實原來并不是這樣的,她是個好勞力,因地場大病差點奪去了生命,現在隻能在家閑着。大女兒讀不下書,隻好遠徙他鄉,打點臨工資助弟妹。二姑娘争氣,成績不錯,考上了一本。原本想填報外省學校,但因想到有個有病的母親,她隻好填報省内的大學了。一來可以經常回來看看母親,二來省點學費——姑娘真懂事。

趁着晚飯沒熟,我先到溪邊走一走。我曾走過溪谷的上遊,那裏是江凱大瀑布,一面山崖,奔出三線瀑布來,十分的壯觀,潇潇灑灑滑落九天,把犀牛塘甩個粉碎,然後又升騰成氣,漂蕩于山間,慢悠悠地流過田野的,又緩緩地流到這洞口。也就是在這裏,溪水突然來個九十度大轉彎,而後又向東流入一處狹窄石壕,消失在山谷間。而小村“洞口”之名由此而生。

洞口是一處懸崖,小溪變成瀑布群,時而翻江倒海,時而碧波蕩漾,把一個山谷攪出虎嘯龍吟,凄美得很。

站于谷邊,擡頭望去,又有橫橋現藍天。江凱河公路橋和高速公路橋雄距江上,如彩虹再現,唯美得很。

半崖壁上挂着很多的竹子,黛綠色的。有翠鳥打眼前飛過,沒來得及觀賞也就消失了。

可惜天太晚,剛才還是藍色的天,現在黑了,隻得打道回村。

又是兩杯,幾條酸湯魚下肚,樂着回了偏城。

紫夏

二0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

洞口是个小村子。洞口就在不远,位于潕阳河支流江凯河畔。从偏城出发,半个小时便到了。也就是在夏尾秋头的的周末,我是和同学继和先生去的。其光顾的“理由”说是去吃田鱼。也罢!反正我也没事。

前行的向东,因“施三”高速公路正在修建,一路自然是风尘苦旅,秋老虎的威力不少,漫天的泥土淹没着前程,做这“景致”的是一路轰鸣的长拖车,任凭你怎样鸣笛,他就是不让。好在路程不远,走过几公里,我们便向北去的山梁转向了。弯道比较大,路很狭窄,水泥路面也算光滑,好走!不一会也就听到了鸡鸣狗吠了。村子在森林里,从西进的路看不到寨子的风貌,只见得那弯而又曲的路向四面延伸,原来那是进人家户的路。

一条小溪自北而来,挡住了去路,路就在这河床上,水不大,不碍行车。老司机继和油门一踩,车滑过溪流,碾压的溪水往两边散射去,好美的景耶!越过溪谷还望西山,散落着几户人家,炊烟袅袅,把傍晚的小村掩饰得蒙蒙胧胧。

又是一个三岔的路口,古树就立于三岔路口的一角,有土地庙守着。向南看去,又见稀稀拉拉几户人家,见夕阳西下,几户人家的院落处晒着玉米和花生儿。两棵大大的松树被夕阳晒得懒洋洋的,只有围树而飞的蜂王鸣声,让你也见到一点生机来。

一块平地已平整成了球场,驼着背支杆把球架支撑着。我们的车就停靠在球场上。

稻穗已开始发黄,颗粒饱满,被压得弯弯的。我们去走访的是一户农家,先前并不认识。通过电话联系,才知道的。此户的主人姓陶,她有一个女儿考取了大学,继和先生是来扶贫的。他认识一个老板,老板要给考取大学的人发钱,我们这算是代转。一折信封里装着五千元钱,继和拿着这信封,走近姑娘:“来!拿着这信封和我照张相。”姑娘羞红了脸,接过信封,就照起相来。相一照好,姑娘又退回信封:“叔叔拿去!”我们都笑了:“姑娘,这是钱,是老板专给读书读得书的人的,你清点一下,五千块。”姑娘如梦初醒,原来这是钱!泪水从她眼角里滚了出来。

是的,姑娘何不流泪,这就是学费。长到十七岁的大姑娘了,自从读书以来,压根就从来没人给过钱,这乍不激动呢!

姑娘和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一辈子只晓得种地。山谷里的耕地含沙量大,他能把这地犁得水汪汪的,田里还放着鲤鱼,稻谷长得好,稻花跌落下来,养肥了田园里的鱼。好客的他逢人便客气的叫去吃鱼。母亲个子小,骨瘦如柴,才有六、七十斤重。其实原来并不是这样的,她是个好劳力,因地场大病差点夺去了生命,现在只能在家闲着。大女儿读不下书,只好远徙他乡,打点临工资助弟妹。二姑娘争气,成绩不错,考上了一本。原本想填报外省学校,但因想到有个有病的母亲,她只好填报省内的大学了。一来可以经常回来看看母亲,二来省点学费——姑娘真懂事。

趁着晚饭没熟,我先到溪边走一走。我曾走过溪谷的上游,那里是江凯大瀑布,一面山崖,奔出三线瀑布来,十分的壮观,潇潇洒洒滑落九天,把犀牛塘甩个粉碎,然后又升腾成气,漂荡于山间,慢悠悠地流过田野的,又缓缓地流到这洞口。也就是在这里,溪水突然来个九十度大转弯,而后又向东流入一处狭窄石壕,消失在山谷间。而小村“洞口”之名由此而生。

洞口是一处悬崖,小溪变成瀑布群,时而翻江倒海,时而碧波荡漾,把一个山谷搅出虎啸龙吟,凄美得很。

站于谷边,抬头望去,又有横桥现蓝天。江凯河公路桥和高速公路桥雄距江上,如彩虹再现,唯美得很。

半崖壁上挂着很多的竹子,黛绿色的。有翠鸟打眼前飞过,没来得及观赏也就消失了。

可惜天太晚,刚才还是蓝色的天,现在黑了,只得打道回村。

又是两杯,几条酸汤鱼下肚,乐着回了偏城。

紫夏

二0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

标签:姑娘信封人家母亲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