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瓮兵苗寨:出土明代铠甲的地方

瓮兵苗寨:出土明代铠甲的地方

美文摘抄网调教女神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2 15:59:00
瓮兵苗寨:出土明代铠甲的地方

甕兵,是施秉縣楊柳塘鎮的一個小村莊,全是苗族。甕兵,苗話叫“遨迵”,苗文寫作“Ebjongb”。其意爲“灣水”或“河谷”。古爲偏橋楊氏副左長官司南洞(原名瀾橋,現叫新橋)之地。甕兵之名說法有三:其一是說,明朝初年,明後人征苗于此,兵入進該地,因山大林深,不熟路況,被苗民圍,如甕中捉鼈而被殲滅,取名“甕兵”;其二是說,馬氏爲征苗于此,有功于朝,命其在小河河谷設哨守河道,以便楚米入黔,并輸瀾橋作兵糧,途經河谷被苗民掠取,呒Z之兵被殲,取其兵器藏于洞中,因名。其三說是,朝庭命兵收取苗之兵器,而毀之得名。不過,說法各異,但都與苗漢紛争有關。關于此類說法,還真有其佐證,前些年月,百姓在挖掘地基時出土铠甲一副,據說爲明代遺物。其物件現存于百姓家中。

甕兵位于施秉縣楊柳塘鎮西部五公裏處,有硬化鄉村公路通村。村子的西面就是小河河谷。村子是在一個狹窄的山谷間。谷間的平坦處是田園,呈長條狀,房舍處在上谷,環田而居。這是一個古樹環繞的村落,房屋多爲三間木制建築。近年來,由于公路交通開通,外面的磚塊水泥可以呷耄糠执迕耖_始修建磚房。

甕兵的古樹很多,多爲喬木,如楓樹、金桂、梓木、柿子樹、皂角樹、桐木、花榈木、格木、舞陽柚、紅錐、金含笑、榉木、紅豆杉、銅錢樹等。此外,這裏長着一棵不知名的樹,樹形高大,樹皮倒卷,如魚鱗。這棵樹分爲兩個枝桠,一枝葉子茂盛,另一桠則葉子稀少,有時甚至沒有葉子。吳光仁是村裏的人口主任,他說:當少葉子的那枝沒葉子時,說明當年就要幹旱,如那枝葉子挂葉時,當年就獲大豐收。人們将其視爲能否獲取收入的“晴雨表”。

遨迵是甕兵的苗名,其意是“灣水”之意。其實這裏并不是人們想象的有溪流,而是一個并非旱澇保收的地方。傳說古時,确實有一灣河池,面積達十餘畝之闊。其山斷崖處有一泓泉流,深不可測。又有黑魚從洞口進出。河池溢出之水可沖水車碾米。因有泉流灌溉耕地,在這裏的人十分不愁吃不愁穿。這令見不得窮人吃頓飲外人十分眼紅。一日,一道士打此而,這道士對當地人說,這地方很好了,但如果在西塘邊再立一廟,這裏的水更大,吃穿衣錄更不用愁。既然是這樣何不就按這道人指示立一小廟呢?族人共商,決定立廟。廟立好後,當夜電閃雷鳴,大雨從天而降,山洪暴發,山崖垮圮,沖走了河池,也掩沒了泉眼。從此,灣水成了幹旱之地。人們大呼上當,然而道士走遠了。後來人們才知道是别人的妒恨而招之災難。文革期間,人們爲找回那口泉眼,請來了地質隊擦測,除找到泉眼外,水已下沉。

甕兵雖爲苗地,但這裏也是個人傑地靈的地方。當清末苗民起義失敗之後,這裏的苗族人認爲,苗族人吃虧,主要是沒懂漢族文化。民國時期,這裏的苗族子弟開始讀書了。吳占貴,又名吳林仁,苗名耇幾麻關,是村裏的人,他在民國初年父親送他到中垮讀書,這裏辦了幾所私塾,教憶的是同族小米山的耇當利。私塾讀了幾年,他被“抗日”,他加入國民黨的軍隊,後入黃埔第六期,再後進滇緬抗日,退伍時當了國家黨鎮遠專員。另有吳耇寶幾,也讀過年私塾,進了抗日軍,解放後回鄉,在新橋鄉當老師,退休而終。現在該村有大學生二十多人,有的當老師,有的在政府機關工作。這裏說明,苗族人對文化教育的重視。

甕兵有全巫師,名叫吳通關,苗名叫耇福。這是一個民族文化傳承人,他是當地苗族文化的“通才”師傅。他能做苗族的一些重大祭祀活動。并對古苗族文化有所了解。什麽苗族的遷徙、苗族的古歌、苗族的祭祀都有研究。其實在當地,能唱苗族古歌的人比較多,這可能與交通閉塞有關。這是一個能保持苗族文化最完全的村寨。

瓮兵,是施秉县杨柳塘镇的一个小村庄,全是苗族。瓮兵,苗话叫“遨迵”,苗文写作“Ebjongb”。其意为“湾水”或“河谷”。古为偏桥杨氏副左长官司南洞(原名澜桥,现叫新桥)之地。瓮兵之名说法有三:其一是说,明朝初年,明后人征苗于此,兵入进该地,因山大林深,不熟路况,被苗民围,如瓮中捉鳖而被歼灭,取名“瓮兵”;其二是说,马氏为征苗于此,有功于朝,命其在小河河谷设哨守河道,以便楚米入黔,并输澜桥作兵粮,途经河谷被苗民掠取,运粮之兵被歼,取其兵器藏于洞中,因名。其三说是,朝庭命兵收取苗之兵器,而毁之得名。不过,说法各异,但都与苗汉纷争有关。关于此类说法,还真有其佐证,前些年月,百姓在挖掘地基时出土铠甲一副,据说为明代遗物。其物件现存于百姓家中。

瓮兵位于施秉县杨柳塘镇西部五公里处,有硬化乡村公路通村。村子的西面就是小河河谷。村子是在一个狭窄的山谷间。谷间的平坦处是田园,呈长条状,房舍处在上谷,环田而居。这是一个古树环绕的村落,房屋多为三间木制建筑。近年来,由于公路交通开通,外面的砖块水泥可以运入,部分村民开始修建砖房。

瓮兵的古树很多,多为乔木,如枫树、金桂、梓木、柿子树、皂角树、桐木、花榈木、格木、舞阳柚、红锥、金含笑、榉木、红豆杉、铜钱树等。此外,这里长着一棵不知名的树,树形高大,树皮倒卷,如鱼鳞。这棵树分为两个枝桠,一枝叶子茂盛,另一桠则叶子稀少,有时甚至没有叶子。吴光仁是村里的人口主任,他说:当少叶子的那枝没叶子时,说明当年就要干旱,如那枝叶子挂叶时,当年就获大丰收。人们将其视为能否获取收入的“晴雨表”。

遨迵是瓮兵的苗名,其意是“湾水”之意。其实这里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有溪流,而是一个并非旱涝保收的地方。传说古时,确实有一湾河池,面积达十余亩之阔。其山断崖处有一泓泉流,深不可测。又有黑鱼从洞口进出。河池溢出之水可冲水车碾米。因有泉流灌溉耕地,在这里的人十分不愁吃不愁穿。这令见不得穷人吃顿饮外人十分眼红。一日,一道士打此而,这道士对当地人说,这地方很好了,但如果在西塘边再立一庙,这里的水更大,吃穿衣录更不用愁。既然是这样何不就按这道人指示立一小庙呢?族人共商,决定立庙。庙立好后,当夜电闪雷鸣,大雨从天而降,山洪暴发,山崖垮圮,冲走了河池,也掩没了泉眼。从此,湾水成了干旱之地。人们大呼上当,然而道士走远了。后来人们才知道是别人的妒恨而招之灾难。文革期间,人们为找回那口泉眼,请来了地质队擦测,除找到泉眼外,水已下沉。

瓮兵虽为苗地,但这里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当清末苗民起义失败之后,这里的苗族人认为,苗族人吃亏,主要是没懂汉族文化。民国时期,这里的苗族子弟开始读书了。吴占贵,又名吴林仁,苗名耇几麻关,是村里的人,他在民国初年父亲送他到中垮读书,这里办了几所私塾,教忆的是同族小米山的耇当利。私塾读了几年,他被“抗日”,他加入国民党的军队,后入黄埔第六期,再后进滇缅抗日,退伍时当了国家党镇远专员。另有吴耇宝几,也读过年私塾,进了抗日军,解放后回乡,在新桥乡当老师,退休而终。现在该村有大学生二十多人,有的当老师,有的在政府机关工作。这里说明,苗族人对文化教育的重视。

瓮兵有全巫师,名叫吴通关,苗名叫耇福。这是一个民族文化传承人,他是当地苗族文化的“通才”师傅。他能做苗族的一些重大祭祀活动。并对古苗族文化有所了解。什么苗族的迁徙、苗族的古歌、苗族的祭祀都有研究。其实在当地,能唱苗族古歌的人比较多,这可能与交通闭塞有关。这是一个能保持苗族文化最完全的村寨。

标签:出土苗族叶子人们文化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