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两位船长,两面镜子

两位船长,两面镜子

美文摘抄网纨绔疯子围观:更新时间:2017-07-01 16:01:00

偉大與渺小,高貴與卑賤,光榮與恥辱,這些詞彙如果僅僅寫在紙上或貼在牆上,給人的感覺往往是平淡的,它們之間的差别也時常是模糊暧昧、或缺乏震撼力的,但如果用一些具體的事例對它們加以注釋或說明,情況就會完全不同。

看過兩個船長的故事,發現用來诠釋“偉大與渺小、高貴與卑賤、光榮與恥辱”這些詞彙,既生動又貼切。

我把它們分述如下。

第一件事

1870年3月17日深夜,一艘名爲“諾曼底”號的客輪在航行中突然遇險,這艘客輪上當時有29名船員,31名乘客,加上船長共61人。

在船将沉的緊急時刻,船長阿爾威站在指揮台上大聲說“全體安靜,注意聽命令!把救生艇放下去,婦女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員最後,必須把60個人都救出去。”

然後他沖黑暗處喊道

“奧克勒大副,你的手槍在嗎?”

“在!”

“你給我聽着現在共有60個人要救,如果有工作人員搶在乘客前面逃生,你就開槍;如果有男人搶在女人前面逃生,你就開槍;如果有年輕者搶在老者前面逃生,你就開槍!”

騷動不安的人群瞬間沉寂下來,他們開始遵從阿爾威船長的指揮,秩序井然地轉移到救生艇上。

當最後一位乘客離開後,阿爾威船長和“諾曼底”號客輪一同沉入了海底。

船上要救的其實是61個人,阿爾威船長危難中竟“忘”了自己。

在災難面前,一個隻想到别人而忽略自己的人,人們是不會忘記他的。

海難過後,爲了紀念這位舍己爲人的人,人們在英吉利海峽爲阿爾威船長立了一座雕像。

這座矗立在英吉利海峽的雕像,後人稱爲爲“不倒的心碑”。

第二件事

在“諾曼底”號海難過去近一個半世紀的2014年,韓國西南海域發生了另一起沉船事故。

我們看看它上面發生了什麽。

2014年4月16日上午8點48分,載有476人的“歲月”號客輪在航行中突然船體傾斜,随即失去控制。

霎時,甲板上的乘客身不由己向船另一側滑出二三十米;飯廳餐桌上的餐具嘩啦啦滾落一地;艙内房間的燈全部熄滅;兩三分鍾後,處在較低位置的房間窗和門就沒入海水中。

然而,船長這時在什麽地方,沒有人知道——他既沒有及時趕往駕駛艙采取措施以避免船體進一步傾斜,也沒有來到甲板上組織船員疏散乘客。

遇險客輪廣播系統在出險後卻反複播放這樣一句話“大家不要動,請原地待命”。

因爲客輪上大多數乘客爲學生,而學生又是最最聽話的,所以當廣播裏發出“乘客們,請不要亂跑,很危險,不要出來,請耐心等待救援”的指令後,絕大多數乘客都乖乖待在船艙裏,緻使大家喪失了最爲寶貴的疏散逃生時間。

因爲出險後船長“玩失蹤”,整艘客輪陷入完全的“群龍無首”狀态,船上配備有大量先進的逃生設備幾乎沒有發揮作用。

44個救生艇僅打開兩個,4個逃生船原本能容納千人,卻一個也未派上用場。

9點40分左右,海警的第一艘救生艇抵達事故現場,此時的船艙中,幾百名乘客正遵守“不要動”的指示,驚恐地等待着救援。

而船長和20多名船員卻率先登上了第一艘救生艇,棄船而去。

一個多小時後,“歲月”號完全沉沒。

幾個數字

“歲月”號客輪共載有476人。

一般乘客107人、船員29人、檀園高中學生324名、教師14名、旅行社導遊1人,再有1人就是船長。

此次沉船事故共造成295人死亡,172人受傷,另有9人下落不明。

“歲月”號沉沒時,船上共有船務人員29人,其中22人生還。

生還船員中15人是負責船隻航行的航務人員,另7人爲廚師等其他服務人員。

在危難時刻,逃生是人的本能。

但人類作爲一種社會性存在,生命之間是有關聯的,人與人在本質上是一種相互依存的關系,這種相互依存性是通過細密的職業劃分和社會分工來體現、來實現的。

樓房失火了,普通人紛紛往外跑,消防隊員卻往火海裏沖;城市出現疫情,遊客們紛紛選擇逃離,醫護人員卻義無反顧進入疫區;侵略者來了,老百姓東藏西躲可以理解,軍人們如果畏縮不前,就有辱國格了。

這些人不怕死嗎?當然怕。

但一個人既然選擇了一種職業,他一開始就該明白,此種職業在社會總分工中扮演的角色;一個人既然承擔了某項職責,并因此拿了國家或企業的俸祿,他就不可以在關鍵時刻有辱使命臨陣脫逃。

兩次海難,兩面鏡子。

偉大與渺小、高貴與卑賤、光榮與恥辱,由此看得清楚,照得分明。

前者爲萬世景仰,後者令千古唏噓。

伟大与渺小,高贵与卑贱,光荣与耻辱,这些词汇如果仅仅写在纸上或贴在墙上,给人的感觉往往是平淡的,它们之间的差别也时常是模糊暧昧、或缺乏震撼力的,但如果用一些具体的事例对它们加以注释或说明,情况就会完全不同。

看过两个船长的故事,发现用来诠释“伟大与渺小、高贵与卑贱、光荣与耻辱”这些词汇,既生动又贴切。

我把它们分述如下。

第一件事

1870年3月17日深夜,一艘名为“诺曼底”号的客轮在航行中突然遇险,这艘客轮上当时有29名船员,31名乘客,加上船长共61人。

在船将沉的紧急时刻,船长阿尔威站在指挥台上大声说“全体安静,注意听命令!把救生艇放下去,妇女先走,其他乘客跟上,船员最后,必须把60个人都救出去。”

然后他冲黑暗处喊道

“奥克勒大副,你的手枪在吗?”

“在!”

“你给我听着现在共有60个人要救,如果有工作人员抢在乘客前面逃生,你就开枪;如果有男人抢在女人前面逃生,你就开枪;如果有年轻者抢在老者前面逃生,你就开枪!”

骚动不安的人群瞬间沉寂下来,他们开始遵从阿尔威船长的指挥,秩序井然地转移到救生艇上。

当最后一位乘客离开后,阿尔威船长和“诺曼底”号客轮一同沉入了海底。

船上要救的其实是61个人,阿尔威船长危难中竟“忘”了自己。

在灾难面前,一个只想到别人而忽略自己的人,人们是不会忘记他的。

海难过后,为了纪念这位舍己为人的人,人们在英吉利海峡为阿尔威船长立了一座雕像。

这座矗立在英吉利海峡的雕像,后人称为为“不倒的心碑”。

第二件事

在“诺曼底”号海难过去近一个半世纪的2014年,韩国西南海域发生了另一起沉船事故。

我们看看它上面发生了什么。

2014年4月16日上午8点48分,载有476人的“岁月”号客轮在航行中突然船体倾斜,随即失去控制。

霎时,甲板上的乘客身不由己向船另一侧滑出二三十米;饭厅餐桌上的餐具哗啦啦滚落一地;舱内房间的灯全部熄灭;两三分钟后,处在较低位置的房间窗和门就没入海水中。

然而,船长这时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他既没有及时赶往驾驶舱采取措施以避免船体进一步倾斜,也没有来到甲板上组织船员疏散乘客。

遇险客轮广播系统在出险后却反复播放这样一句话“大家不要动,请原地待命”。

因为客轮上大多数乘客为学生,而学生又是最最听话的,所以当广播里发出“乘客们,请不要乱跑,很危险,不要出来,请耐心等待救援”的指令后,绝大多数乘客都乖乖待在船舱里,致使大家丧失了最为宝贵的疏散逃生时间。

因为出险后船长“玩失踪”,整艘客轮陷入完全的“群龙无首”状态,船上配备有大量先进的逃生设备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44个救生艇仅打开两个,4个逃生船原本能容纳千人,却一个也未派上用场。

9点40分左右,海警的第一艘救生艇抵达事故现场,此时的船舱中,几百名乘客正遵守“不要动”的指示,惊恐地等待着救援。

而船长和20多名船员却率先登上了第一艘救生艇,弃船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岁月”号完全沉没。

几个数字

“岁月”号客轮共载有476人。

一般乘客107人、船员29人、檀园高中学生324名、教师14名、旅行社导游1人,再有1人就是船长。

此次沉船事故共造成295人死亡,172人受伤,另有9人下落不明。

“岁月”号沉没时,船上共有船务人员29人,其中22人生还。

生还船员中15人是负责船只航行的航务人员,另7人为厨师等其他服务人员。

在危难时刻,逃生是人的本能。

但人类作为一种社会性存在,生命之间是有关联的,人与人在本质上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这种相互依存性是通过细密的职业划分和社会分工来体现、来实现的。

楼房失火了,普通人纷纷往外跑,消防队员却往火海里冲;城市出现疫情,游客们纷纷选择逃离,医护人员却义无反顾进入疫区;侵略者来了,老百姓东藏西躲可以理解,军人们如果畏缩不前,就有辱国格了。

这些人不怕死吗?当然怕。

但一个人既然选择了一种职业,他一开始就该明白,此种职业在社会总分工中扮演的角色;一个人既然承担了某项职责,并因此拿了国家或企业的俸禄,他就不可以在关键时刻有辱使命临阵脱逃。

两次海难,两面镜子。

伟大与渺小、高贵与卑贱、光荣与耻辱,由此看得清楚,照得分明。

前者为万世景仰,后者令千古唏嘘。

标签:镜子船长乘客逃生阿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