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高塘卯节:原始“共产”的遗风

高塘卯节:原始“共产”的遗风

美文摘抄网灵壶仙缘围观:更新时间:2017-07-28 09:31:00
高塘卯节:原始“共产”的遗风

七月二十六日(即農曆後六月四日)清晨,當人們從睡夢中醒來之後,人們便從四面八方蜂擁而去,他們來自施秉的縣城,也有來自黃平的鄉鎮,凱裏的滂海等地。同行的地點,就是施秉縣高塘村高塘自然寨。共同的目的——去捉魚。當地的村民也不甘落後,就在這一天天還麻麻亮,苗族村民們便起了床,男女老少會自發地拿起準備好的撈魚工具,不約而同地彙集于寨子中的一口池塘畔上。

這時,有的人正加緊放掉塘池水。當全村人陸陸續續到塘岸邊時,祭祀也如期完成。此時,村支書履寨子老的職責,隻聽他一聲令下,沖天的鞭炮直插雲端,剛才還在池邊人聞“令”而動,一場聲勢浩大的捉魚場景開始了。這可是一年一度的集體大行動。屆時,塘内波濤掀起,笑聲雷動,演繹着中國最大捉魚場景。據估計,此次參加,除本村人外,還有外村人,捉魚活動的村民達3000人多,而且所獲之魚蝦任何人可以擁有,即便是外村人也可以帶走。每到卯日的一天,人們都要舉行捉魚活動。

施秉縣楊柳塘鎮高塘村,每年農曆的七月卯日都是要舉行“喽麽”活動。“喽麽”,譯爲“吃卯”,即過卯節。這是當地苗族人的一次盛會,也是黔東南苗族人中比較大的民族節日之一。

高塘過卯集體捉魚活動來源于曾經居住的江南,遷徙至高塘後,這支苗族同樣延續着這樣的活動,至今一千八百多年來了。捉魚活動結束後,第二天,人們才開始過節。屆時,親戚朋友才如期到來。他們或挑粽粑,或提公雞,寨子人殺豬殺雞等等,款待來客。

苗族吃卯節,多以粟禾(即小米)和魚祭祀祖先,在稻谷還沒有成熟的時候,人們将成熟得最早的糧食作爲“新米”,如:玉米等。在吃新米之前,就要用粟和魚祭祀祖先。南方的粟米和水稻一樣,同樣沒有成熟,于是人們就用狗尾草或稻禾代替。苗族人認爲,粟米等糧食都是苗族的先祖請狗從雷神那裏偷帶來的,後來人們認爲這是祖先的智慧,人類也才得以繁衍生息,人丁也才興旺。後來人爲了不忘祖情,他們先用粟禾或稻禾代表新米。苗族曾居江南,那裏是魚米之鄉,魚是祖地所産,于是魚也成爲祭祀不可少的祭品。

高塘過卯節,何以集體捕撈,我們無法得知。據當地老人們說,原來他們從江南走來的,族人兄弟走散,人們爲了将走散的族人能聚合起來,他們吹奏蘆笙,擊打木鼓,讓走遠的或走在後面的族人知道集中的地方,當人們聽到蘆笙的吹奏聲,聞到木鼓的擊打聲,于是人們紛紛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高塘成了祭祀祖先的集散地。

高塘,漢名因塘而名,其苗語稱則稱爲“芭峽”,其意是貧窮之地。芭峽人到了這貧窮之地之後,其先祖開山劈土,開墾出了千畝梯田。爲謝黃土,感恩祖德,他們掘地爲池,開出了三十餘畝的高塘。于是人們以湖爲心,環湖而居,成就了中國最美麗的苗族村落。爲祭祀祖先,他們以火坑爲計量單位,就在年前,集資購買魚苗,并放養在湖中。湖池是他們聖地,當魚放進以來,任何人不得到湖中捕撈。魚兒也得到了休養生息,它們自由自在的在湖池中生活着,成長着。一直等到過卯節的前一天人們才能入池捕魚。

這裏所謂的集體捕撈,其收獲所得也是共同的。高塘村苗族人并沒有排外的思想,我們說來自四面八方的人都能入池捕撈,而且所得魚兒是可以帶回自己家去的,這就不管是主人還是客人或陌生人都可以帶回去的。高塘人認爲:共同的祖先,共同的祭祀,不分彼此,這才成就集體捕捉魚蝦的隆重場面。

馬克思主義認爲:原始共産主義社會,是建立在原始公有制基礎上的,共同勞動,平等分配的社會。從所有制角度,馬克思的曆史循環論中,包含着所有制從原始共産主義的公有制到私有制再到公有制。又說:共同生産,隻有在森林狩獵部落,面對超過個人體力的能力的老虎等猛獸時才有可能。關于人類蒙昧階段初期,摩爾根說:遠古的那個時代,人口稀少,生活資源簡單,栖息的地域有限,人類剛剛進入他們新的生活。他們以捕魚爲業并依靠人力所獲的食物開始遍及地球各地之後,出現家族形态。而以家族爲單位的集體勞作,産生氏族組織。這一集體捕魚吃卯的習俗源于古代氏族社會,人們爲了戰勝自然與自然抗争,于是産生了共同勞作的活動場景,而高塘卯節這一集體勞動習俗的再現,是原始共産主義的遺風,是古代集體勞作習俗的“活化石”。

七月二十六日(即农历后六月四日)清晨,当人们从睡梦中醒来之后,人们便从四面八方蜂拥而去,他们来自施秉的县城,也有来自黄平的乡镇,凯里的滂海等地。同行的地点,就是施秉县高塘村高塘自然寨。共同的目的——去捉鱼。当地的村民也不甘落后,就在这一天天还麻麻亮,苗族村民们便起了床,男女老少会自发地拿起准备好的捞鱼工具,不约而同地汇集于寨子中的一口池塘畔上。

这时,有的人正加紧放掉塘池水。当全村人陆陆续续到塘岸边时,祭祀也如期完成。此时,村支书履寨子老的职责,只听他一声令下,冲天的鞭炮直插云端,刚才还在池边人闻“令”而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捉鱼场景开始了。这可是一年一度的集体大行动。届时,塘内波涛掀起,笑声雷动,演绎着中国最大捉鱼场景。据估计,此次参加,除本村人外,还有外村人,捉鱼活动的村民达3000人多,而且所获之鱼虾任何人可以拥有,即便是外村人也可以带走。每到卯日的一天,人们都要举行捉鱼活动。

施秉县杨柳塘镇高塘村,每年农历的七月卯日都是要举行“喽么”活动。“喽么”,译为“吃卯”,即过卯节。这是当地苗族人的一次盛会,也是黔东南苗族人中比较大的民族节日之一。

高塘过卯集体捉鱼活动来源于曾经居住的江南,迁徙至高塘后,这支苗族同样延续着这样的活动,至今一千八百多年来了。捉鱼活动结束后,第二天,人们才开始过节。届时,亲戚朋友才如期到来。他们或挑粽粑,或提公鸡,寨子人杀猪杀鸡等等,款待来客。

苗族吃卯节,多以粟禾(即小米)和鱼祭祀祖先,在稻谷还没有成熟的时候,人们将成熟得最早的粮食作为“新米”,如:玉米等。在吃新米之前,就要用粟和鱼祭祀祖先。南方的粟米和水稻一样,同样没有成熟,于是人们就用狗尾草或稻禾代替。苗族人认为,粟米等粮食都是苗族的先祖请狗从雷神那里偷带来的,后来人们认为这是祖先的智慧,人类也才得以繁衍生息,人丁也才兴旺。后来人为了不忘祖情,他们先用粟禾或稻禾代表新米。苗族曾居江南,那里是鱼米之乡,鱼是祖地所产,于是鱼也成为祭祀不可少的祭品。

高塘过卯节,何以集体捕捞,我们无法得知。据当地老人们说,原来他们从江南走来的,族人兄弟走散,人们为了将走散的族人能聚合起来,他们吹奏芦笙,击打木鼓,让走远的或走在后面的族人知道集中的地方,当人们听到芦笙的吹奏声,闻到木鼓的击打声,于是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高塘成了祭祀祖先的集散地。

高塘,汉名因塘而名,其苗语称则称为“芭峡”,其意是贫穷之地。芭峡人到了这贫穷之地之后,其先祖开山劈土,开垦出了千亩梯田。为谢黄土,感恩祖德,他们掘地为池,开出了三十余亩的高塘。于是人们以湖为心,环湖而居,成就了中国最美丽的苗族村落。为祭祀祖先,他们以火坑为计量单位,就在年前,集资购买鱼苗,并放养在湖中。湖池是他们圣地,当鱼放进以来,任何人不得到湖中捕捞。鱼儿也得到了休养生息,它们自由自在的在湖池中生活着,成长着。一直等到过卯节的前一天人们才能入池捕鱼。

这里所谓的集体捕捞,其收获所得也是共同的。高塘村苗族人并没有排外的思想,我们说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都能入池捕捞,而且所得鱼儿是可以带回自己家去的,这就不管是主人还是客人或陌生人都可以带回去的。高塘人认为:共同的祖先,共同的祭祀,不分彼此,这才成就集体捕捉鱼虾的隆重场面。

马克思主义认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是建立在原始公有制基础上的,共同劳动,平等分配的社会。从所有制角度,马克思的历史循环论中,包含着所有制从原始共产主义的公有制到私有制再到公有制。又说:共同生产,只有在森林狩猎部落,面对超过个人体力的能力的老虎等猛兽时才有可能。关于人类蒙昧阶段初期,摩尔根说:远古的那个时代,人口稀少,生活资源简单,栖息的地域有限,人类刚刚进入他们新的生活。他们以捕鱼为业并依靠人力所获的食物开始遍及地球各地之后,出现家族形态。而以家族为单位的集体劳作,产生氏族组织。这一集体捕鱼吃卯的习俗源于古代氏族社会,人们为了战胜自然与自然抗争,于是产生了共同劳作的活动场景,而高塘卯节这一集体劳动习俗的再现,是原始共产主义的遗风,是古代集体劳作习俗的“活化石”。

标签:共产原始人们苗族集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