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从故乡到故乡

从故乡到故乡

美文摘抄网剑诀围观:更新时间:2017-08-04 13:53:00

從故鄉到故鄉

——朝聖之旅平陸行

作者:傅玉善

題記——從遙遠的湖北大冶傅氏栖住地到山西平陸的聖人老家到底幾次了,我說不清,因爲夢回故裏的次數無法計數。從遙遠的湖北大冶傅氏栖居地到山西平陸的聖人老家到底幾次了,我記得很清,除開夢裏的真正意義上的僅此一次。這是第一次從故鄉到故鄉,穿越殷商曆史之行。

汽車一口氣沒喘穿過了三門峽,一頭就紮入了黃土溝溝的山西。可那汽車還是以麻木不仁的速度不容我在感情上作仍何的鋪墊,閃電般穿過了着色沉着凝重的山西牌樓,時間隻是短暫的幾秒,就算是一秒也足以,因爲朝聖的眼睛總是敏銳的。不用多看隻需一眼,濃厚的聖人文化就烙下不朽的印記——“商相傅說,聖人故裏!”

站在平陸縣城仍何一樓頂,隻需面朝東北,就能望到高高在上的土塬上紅得耀眼的琉璃建築群,那是平陸縣的曆史人文标簽——商相聖人傅說祠、傅說廟(當地人稱聖人廟)。據《平陸縣志》記,在唐大曆年間已修建傅相祠,祠内有主殿、配殿、碑台、戲樓、磚塔等建築,亭台樓閣,鬥拱飛檐,傅岩屏影,澗水環繞。平陸古八景之一的“傅岩霁雪”就在這裏。曆代不停的戰亂,這一人文、自然景觀,古文化遺址,曆經劫難,多次化爲廢墟,又多次重建。

傅說祠前矗立一座高大的塑像,那就是聖人傅說。他俯瞰着眼前安靜忙碌的平陸縣城,俯瞰着遠處山色蒼然的黃色大地,俯瞰着激流洶湧,浪濤連天的黃河,還有那聞名遐迩的景觀——“中流砥柱”。現在,我就站在高大的傅說塑像下,腳踏堅韌的黃土,手扶古樸的城垛,聯想被撕開一道道豁口,但是每一道豁口流淌着同樣的聯想:商相聖人傅說就是蒼天厚土間那可扭轉乾坤的中流砥柱。以溝溝壑壑的中條山做背景,以濁浪滔天的黃河作鋪墊,傅說祠連同周圍的草木,都增添了幾分曆史的厚重。

仰望傅說雕像,我被雕像那份凝重、憨厚、樸實所震懾。直鼻高額,一身布衣,昂首挺胸,這是土坯子捏出的不屈的男子漢。見過的人都說他是自家山溝溝裏的莊稼漢。聽聽部官鄉的吧:聖人傅說就是他鄉裏的人,有傅說陵作證;聽聽聖人澗鎮的吧:聖人傅說就是他鎮裏的人,有傅說祠作證;聽聽太臣鄉(大臣鄉)的吧:聖人傅說就是他鄉裏的人,以地名作證。我遠在千裏之外的大冶,說傅說是大冶市人,你們山西人還不笑話我?不跟你們争了,還是仔細瞻仰我的聖人吧。他猶如頂天立地的巨人,手扶鎬夯,要與惡劣的大自然環境一決高下。孟子曰:“傅說舉于版築之間”,使傅說名揚天下的,正是“版築治水”。“以兩版相夾,兩邊置木椽,麥草纏捆,中填土以石杵夯實,築成土牆,以遏洪水。”這就是版築之術。傅說版築之處,那塊巨石還在,已經化成了一塊有靈氣的仙石,叫“傅岩”。版築這項偉大的發明,絕不亞于中國古老的四大發明。有了它,生活在黃河流域的華夏民族才結束了穴居時代,有了它,我們的祖先就步入了一個嶄新的文明時代。這項建築技術直至現在仍然沿用,這難道不是開拓文明的偉大創舉?

站在傅說雕像下北望,崖下景緻盡收眼底。土塬下莽莽蒼蒼溝壑就是聖人澗,那被歲月風雨與曆史滄桑蹂躏過的大地,總是帶着幾分神秘,幾分悠然,幾分愁苦。在這片險峻土塬上,曾發生過該發生和不該發生故事,别開曆史上“假道伐虢”的故事,别開曆史上“唇亡齒寒”的故事,也别開曆史上“伯樂相馬”的故事,還要别開宮之奇、百裏溪等名士從此出逃的故事。别開是因爲這些故事看似年老,比一比年份實則年輕,看似有名但還不夠著名。因爲這裏有一個更加古老更加著名更加讓人蕩氣回腸的故事,那就是聖人傅說和他的故事。

從奴隸到聖人,這是一段充滿艱辛,更是充滿傳奇的曆程,這平凡中無比特别的故事一直在史書和民間傳頌。走進祠堂,迎面而來的是傅說又一塑像。這是仁愛慈祥的化身,把詩書聚于一身,把睿智聚于一身,把大略聚于一身,那通透的一身琉璃白,把陽光過濾更加純淨,這是一方聖潔的土壤,滋生過安甯與幸福。殿堂的傅說果然不同于站在土崖上的那位僅僅發明版築之術的奴隸。這裏供奉的是地位顯赫商相——傅說聖人。

說起第一聖人,可能有人說是孔子,其實不然,中國曆史上最早被稱爲聖人的,不是孔夫子,而是傅說。按史料記載,傅說比孔夫子得到聖人的稱號大約早800年。商王武丁早年生活于民間,與奴隸一起勞作結識了傅說,傅說才識淵博,深得武丁敬佩。武丁即位後,爲振興商王朝,有意請傅說輔佐,卻又擔心傅說是個奴隸,授以高官必遭貴族大臣的非議。就此借先帝服喪在三年中不說一句話,隻通過文字與大臣保持聯系。爲啓用傅說,武丁編織了一個美麗的神話:夢見祖先商湯推薦給他一位賢相,名曰傅說,還将他的肖像畫出來,讓百官傳閱,派專人尋訪。大臣們先在百官群吏中遍求而不得,就帶着畫像五湖四海尋訪,于是在平陸的傅岩,發現了名叫傅說的奴隸,其相貌和肖像毫無差異,身着粗麻衣服,收執鎬夯,在築牆治水,于是官員将傅說接回宮廷複命。

武丁見後,龍顔大悅,三年不曾開口的他第一次開口說了話,當薪獬呐`身分,任用爲宰相,統轄百官。商民信奉鬼神,大臣們也不再非議,并紛紛向武丁祝賀,還奉武丁之命尊稱傅說爲“夢父”。傅說以其淵博的知識留下了精辟的治國之道——千古不朽的《說命三篇》,其中“非知之艱,行之惟艱”,成爲我國最早的樸素唯物主義世界觀之經典。傅說任宰相後,與武丁共商國事,天下大治。又以《尚書•說命》,告誡武丁,群臣共勉,廣施仁政,安撫百姓,開疆拓土。他首創“幹支”記時,編曆書,指導農時,大造象形文字,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空前繁榮,形成了曆史上有名的“武丁中興”盛世,扭轉了商朝中衰國勢,使商朝達到鼎盛,這是地大物博的中國的最早稚型。商高宗武丁尊傅說爲“聖人”,乃實至名歸,這是我國最早見之于文獻的第一位聖人。

有人說,從生存本質上講,活着就是最根本的意義,庸庸碌碌,苟且于世。有人活着一味追求财富,把意義與金錢挂鈎,實踐着“人爲财死鳥爲食亡”預言。有人活着時刻爲了喚醒了世界,喚醒了良知,爲國之中興鞠躬盡瘁。偉大于渺小就如太陽與星星的距離。

一到平陸,我就焦躁地等待去傅相陵。霧霭茫茫,大地睡意還濃,朝陽比我醒來還早,沐浴着晨光,我們驅車幾十裏去聖人傅相陵,傅相陵所在的塬面若一座肅穆森嚴的孤島,漂浮在中條山山脈之間。遠處,一汪敞亮的水在彎彎曲曲的河道中肆意流淌,近處,黃土崖崖上那蔥蔥郁郁的草木生機盎然,這一切給靜默的溝溝坎坎增加了幾分生機。據《平陸縣志》記載:“傅說輔佐武丁在位59年,耄耋之年返歸故裏,享年八十有九,逝後葬于馬跪泉下。冢在崇岡,倚中條,其東西兩山環拱,前則回,(山獻)若屏,幽勝殊絕。”現在,我們大冶傅氏後裔就跪在聖人傅說公墓前,舉以三跪九拜大禮,用這種最爲古老的膜拜方式傳遞後世忠貞的孝悌,傳遞着我的感動和感激。沉默多日思緒已經穿越時空,蘸飽心血的筆已經舉起,因爲故事太多,因爲故事太過讓我感動,以緻我不知從哪兒寫起,也許我的筆觸毫無意義,無法寫出那些深刻的富含哲理的故事。還是讓曆史給我起個頭,還是交給史書我結個尾吧。這樣想想我安靜了許多,還有什麽能和曆史的說服力相比較呢?

曆史上每年農曆四月初八日傅說誕辰日,地方政府舉行隆重的官祭大典,民間舉行十天廟會,香火不絕,商賈雲集。他還是天下傅姓的宗源,每年農曆四月初八在他的誕辰日,許多傅姓宗親都會來這裏尋宗拜祖。

穿行在傅岩路,感受平陸人們幸福的生活,我靜靜地感慨。人們不是每天在追求幸福嗎?我禁不住欣慰地笑了。

走在貫穿山西平陸縣城的聖人大街上,看到一群鳥兒從高高的藍天飛過,方向一定是聖人廟、聖人澗、聖人陵,我不知道這是一群留鳥還是一群候鳥,那群鳥中我又是哪一隻呢?我生出了些許惆怅……

這次從故鄉到故鄉的平陸之旅,我的思想和名字都塗上了黃土的色澤,黃土溝壑,它深埋着我的情感,黃土高原使我有了追求與信仰。我堅信曆史的故事盡在這壯闊無邊的風景之中傳頌,一代,一代,一代……

从故乡到故乡

——朝圣之旅平陆行

作者:傅玉善

题记——从遥远的湖北大冶傅氏栖住地到山西平陆的圣人老家到底几次了,我说不清,因为梦回故里的次数无法计数。从遥远的湖北大冶傅氏栖居地到山西平陆的圣人老家到底几次了,我记得很清,除开梦里的真正意义上的仅此一次。这是第一次从故乡到故乡,穿越殷商历史之行。

汽车一口气没喘穿过了三门峡,一头就扎入了黄土沟沟的山西。可那汽车还是以麻木不仁的速度不容我在感情上作仍何的铺垫,闪电般穿过了着色沉着凝重的山西牌楼,时间只是短暂的几秒,就算是一秒也足以,因为朝圣的眼睛总是敏锐的。不用多看只需一眼,浓厚的圣人文化就烙下不朽的印记——“商相傅说,圣人故里!”

站在平陆县城仍何一楼顶,只需面朝东北,就能望到高高在上的土塬上红得耀眼的琉璃建筑群,那是平陆县的历史人文标签——商相圣人傅说祠、傅说庙(当地人称圣人庙)。据《平陆县志》记,在唐大历年间已修建傅相祠,祠内有主殿、配殿、碑台、戏楼、砖塔等建筑,亭台楼阁,斗拱飞檐,傅岩屏影,涧水环绕。平陆古八景之一的“傅岩霁雪”就在这里。历代不停的战乱,这一人文、自然景观,古文化遗址,历经劫难,多次化为废墟,又多次重建。

傅说祠前矗立一座高大的塑像,那就是圣人傅说。他俯瞰着眼前安静忙碌的平陆县城,俯瞰着远处山色苍然的黄色大地,俯瞰着激流汹涌,浪涛连天的黄河,还有那闻名遐迩的景观——“中流砥柱”。现在,我就站在高大的傅说塑像下,脚踏坚韧的黄土,手扶古朴的城垛,联想被撕开一道道豁口,但是每一道豁口流淌着同样的联想:商相圣人傅说就是苍天厚土间那可扭转乾坤的中流砥柱。以沟沟壑壑的中条山做背景,以浊浪滔天的黄河作铺垫,傅说祠连同周围的草木,都增添了几分历史的厚重。

仰望傅说雕像,我被雕像那份凝重、憨厚、朴实所震慑。直鼻高额,一身布衣,昂首挺胸,这是土坯子捏出的不屈的男子汉。见过的人都说他是自家山沟沟里的庄稼汉。听听部官乡的吧:圣人傅说就是他乡里的人,有傅说陵作证;听听圣人涧镇的吧:圣人傅说就是他镇里的人,有傅说祠作证;听听太臣乡(大臣乡)的吧:圣人傅说就是他乡里的人,以地名作证。我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冶,说傅说是大冶市人,你们山西人还不笑话我?不跟你们争了,还是仔细瞻仰我的圣人吧。他犹如顶天立地的巨人,手扶镐夯,要与恶劣的大自然环境一决高下。孟子曰:“傅说举于版筑之间”,使傅说名扬天下的,正是“版筑治水”。“以两版相夹,两边置木椽,麦草缠捆,中填土以石杵夯实,筑成土墙,以遏洪水。”这就是版筑之术。傅说版筑之处,那块巨石还在,已经化成了一块有灵气的仙石,叫“傅岩”。版筑这项伟大的发明,绝不亚于中国古老的四大发明。有了它,生活在黄河流域的华夏民族才结束了穴居时代,有了它,我们的祖先就步入了一个崭新的文明时代。这项建筑技术直至现在仍然沿用,这难道不是开拓文明的伟大创举?

站在傅说雕像下北望,崖下景致尽收眼底。土塬下莽莽苍苍沟壑就是圣人涧,那被岁月风雨与历史沧桑蹂躏过的大地,总是带着几分神秘,几分悠然,几分愁苦。在这片险峻土塬上,曾发生过该发生和不该发生故事,别开历史上“假道伐虢”的故事,别开历史上“唇亡齿寒”的故事,也别开历史上“伯乐相马”的故事,还要别开宫之奇、百里溪等名士从此出逃的故事。别开是因为这些故事看似年老,比一比年份实则年轻,看似有名但还不够著名。因为这里有一个更加古老更加著名更加让人荡气回肠的故事,那就是圣人傅说和他的故事。

从奴隶到圣人,这是一段充满艰辛,更是充满传奇的历程,这平凡中无比特别的故事一直在史书和民间传颂。走进祠堂,迎面而来的是傅说又一塑像。这是仁爱慈祥的化身,把诗书聚于一身,把睿智聚于一身,把大略聚于一身,那通透的一身琉璃白,把阳光过滤更加纯净,这是一方圣洁的土壤,滋生过安宁与幸福。殿堂的傅说果然不同于站在土崖上的那位仅仅发明版筑之术的奴隶。这里供奉的是地位显赫商相——傅说圣人。

说起第一圣人,可能有人说是孔子,其实不然,中国历史上最早被称为圣人的,不是孔夫子,而是傅说。按史料记载,傅说比孔夫子得到圣人的称号大约早800年。商王武丁早年生活于民间,与奴隶一起劳作结识了傅说,傅说才识渊博,深得武丁敬佩。武丁即位后,为振兴商王朝,有意请傅说辅佐,却又担心傅说是个奴隶,授以高官必遭贵族大臣的非议。就此借先帝服丧在三年中不说一句话,只通过文字与大臣保持联系。为启用傅说,武丁编织了一个美丽的神话:梦见祖先商汤推荐给他一位贤相,名曰傅说,还将他的肖像画出来,让百官传阅,派专人寻访。大臣们先在百官群吏中遍求而不得,就带着画像五湖四海寻访,于是在平陆的傅岩,发现了名叫傅说的奴隶,其相貌和肖像毫无差异,身着粗麻衣服,收执镐夯,在筑墙治水,于是官员将傅说接回宫廷复命。

武丁见后,龙颜大悦,三年不曾开口的他第一次开口说了话,当众解除他的奴隶身分,任用为宰相,统辖百官。商民信奉鬼神,大臣们也不再非议,并纷纷向武丁祝贺,还奉武丁之命尊称傅说为“梦父”。傅说以其渊博的知识留下了精辟的治国之道——千古不朽的《说命三篇》,其中“非知之艰,行之惟艰”,成为我国最早的朴素唯物主义世界观之经典。傅说任宰相后,与武丁共商国事,天下大治。又以《尚书•说命》,告诫武丁,群臣共勉,广施仁政,安抚百姓,开疆拓土。他首创“干支”记时,编历书,指导农时,大造象形文字,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空前繁荣,形成了历史上有名的“武丁中兴”盛世,扭转了商朝中衰国势,使商朝达到鼎盛,这是地大物博的中国的最早稚型。商高宗武丁尊傅说为“圣人”,乃实至名归,这是我国最早见之于文献的第一位圣人。

有人说,从生存本质上讲,活着就是最根本的意义,庸庸碌碌,苟且于世。有人活着一味追求财富,把意义与金钱挂钩,实践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预言。有人活着时刻为了唤醒了世界,唤醒了良知,为国之中兴鞠躬尽瘁。伟大于渺小就如太阳与星星的距离。

一到平陆,我就焦躁地等待去傅相陵。雾霭茫茫,大地睡意还浓,朝阳比我醒来还早,沐浴着晨光,我们驱车几十里去圣人傅相陵,傅相陵所在的塬面若一座肃穆森严的孤岛,漂浮在中条山山脉之间。远处,一汪敞亮的水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中肆意流淌,近处,黄土崖崖上那葱葱郁郁的草木生机盎然,这一切给静默的沟沟坎坎增加了几分生机。据《平陆县志》记载:“傅说辅佐武丁在位59年,耄耋之年返归故里,享年八十有九,逝后葬于马跪泉下。冢在崇冈,倚中条,其东西两山环拱,前则回,(山献)若屏,幽胜殊绝。”现在,我们大冶傅氏后裔就跪在圣人傅说公墓前,举以三跪九拜大礼,用这种最为古老的膜拜方式传递后世忠贞的孝悌,传递着我的感动和感激。沉默多日思绪已经穿越时空,蘸饱心血的笔已经举起,因为故事太多,因为故事太过让我感动,以致我不知从哪儿写起,也许我的笔触毫无意义,无法写出那些深刻的富含哲理的故事。还是让历史给我起个头,还是交给史书我结个尾吧。这样想想我安静了许多,还有什么能和历史的说服力相比较呢?

历史上每年农历四月初八日傅说诞辰日,地方政府举行隆重的官祭大典,民间举行十天庙会,香火不绝,商贾云集。他还是天下傅姓的宗源,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在他的诞辰日,许多傅姓宗亲都会来这里寻宗拜祖。

穿行在傅岩路,感受平陆人们幸福的生活,我静静地感慨。人们不是每天在追求幸福吗?我禁不住欣慰地笑了。

走在贯穿山西平陆县城的圣人大街上,看到一群鸟儿从高高的蓝天飞过,方向一定是圣人庙、圣人涧、圣人陵,我不知道这是一群留鸟还是一群候鸟,那群鸟中我又是哪一只呢?我生出了些许惆怅……

这次从故乡到故乡的平陆之旅,我的思想和名字都涂上了黄土的色泽,黄土沟壑,它深埋着我的情感,黄土高原使我有了追求与信仰。我坚信历史的故事尽在这壮阔无边的风景之中传颂,一代,一代,一代……

标签:故乡圣人傅说历史故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