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登山寻梦 露营九龙

登山寻梦 露营九龙

美文摘抄网玄黄之巅围观:更新时间:2017-08-10 08:47:00
登山寻梦 露营九龙

九龍山,是施秉的第二高峰,海拔1573米。它位于施秉縣北部的馬溪鄉鏡内,與黔東南第二高峰海拔1869.3米的佛頂山隔谷相峙,是黔東南著名山峰之一。

由大地公司、文化部門等單位共同組織的九龍山露營會,近日在施秉九龍山隆重舉辦,來自全國各地的驢友、登山愛好者、攝影愛好者與露營愛好者等600多人參加了這次活動。我有幸參加了這一盛大集會。

據《施秉縣志(民國稿)》載:“九龍山,在城之北塘頭。山有九井,爲縣境第二高山。”所謂“九井”,指的是呈放射狀的河谷間,湧出九股泉流,當地人将泉流視爲龍,因名。九龍山,是武陵山系南端的主要山峰之一,因受切割強烈,呈現爲侵蝕中山,地勢起伏較大,河流下切較強。據有關資料介紹,九龍山地貌景觀,形成于第三紀以後,也就是白垩紀末,在燕山邉拥幕A之上發育起來的。

從縣城去九龍山有兩條路可走,一條從施餘公路,一條是從白垛鄉。此次我們是從白垛鄉去的,公路裏程57公裏。車到塘頭之後也就到了停靠的站點了。村委會在九龍山半山腰間。幾戶木樓人家,幾間木房小店,賣百貨的店鋪裏還擺放着算盤。一橦木樓正在裝飾,青瓦黑壁,二層樓上還有圍欄,一面國旗就插在大樓的中央,迎風飄揚。小廣場上有人正在叫賣小食品,什麽糯米飯、袖珍小角粽子、涼米粉等等。

從村委會駐地出發,走不多遠是一截剛修築的公路,路面沒有硬化,碎石塊比較大,不方便行車。沿路往上轉幾個大彎,一塊坪地顯現出來,這是一個停車場地。這裏賣東西的人更多。一隻新鮮牛腿高高挂着,說是這山地的特種小黃牛,其肉質鮮嫩,以九龍山天然草料爲食,爲天然的肉食品。這裏賣東西的人也不少,有熟牛肉,彌猴桃、涼粉子,還有本地特産的藥材,叫冬蟲夏草。這裏有一種綠色食品,叫綠色涼粉子,是用天然的樹葉子掏洗揉搓而成。隻見主人将那綠色葉浸泡洗淨之後,用手不間斷的揉搓,把渣子濾開之後,不一會就形成了凍塊。綠茵茵的,半透明,有一股濃香味。用刀切下,如嫩豆腐狀,放入碗中,加上簡單的調料,一碗鮮嫩的綠色涼粉子就可以入口了。入嘴滑爽,味道沒說,滿口清香。既解渴,又又解暑,清涼敗火,算得上清涼解暑的美味佳肴。

從這裏去往九龍山主峰還很遠,有人說要走一個小時以上。路是羊腸小道,它隐藏在這平地的北角,濃郁的樹林把路蓋得嚴嚴實實,人走進去,就如步入遂洞一般。沿途彎彎曲曲,陽光在林蔭蔽之上,灑下斑斓光點。路上是腐殖樹葉,又有涼風習習,比起陽光郞照的外面清爽得多了。

這路是最近砍出來的,原來的路因多年沒有人行,已被封弧Q赝居兄衲敬負恚钟续B鳴的叫聲爲伴,惬意而舒适。

翻過一道山梁,此時的樹雖說不高,但很獨特。有的樹對于我這個來自于山野的人也不曾見過。粗腳而低矮,植杆上長着淡綠色的瘤,輕撫一下,原來确是一種肉花,白的花絮粉從裏面飛揚出來——這可動不得,萬一有毒那就難辦了。途中有土地廟,我們知道離九龍山頂可能不遠了。蒙蒙冬冬轉了好多圈子,好不容易走出森林。光亮足了起來,打眼一望,九龍山立于前面,還往北看,哎!路還遠着呢。

這是又一處山谷,周圍長着低矮樹子,很厚也很密,葉子都成了黛綠的了。途中有草甸,大石塊與毛草間都長着厚厚的地衣。用手一搯,居然擠出水來。

一些濕地裏露出腳印,那是野山羊的足迹。當地百姓說,這裏離寨子較遠,生态也好,有野羊野豬出門。正說間,不遠處一隻大鳥飛奔出來,消失在林海間。還真把我吓了一跳——原來是隻咫u在覓食。一隻小鳥打我面前飛過,就在不遠處“蘎蘎!……”的叫喚。走近飛出去的地方一看,原來有一窩小鳥,兩個已出殼,紅褐色的,沒有睜開眼睛,還有一枚蛋沒出殼呢。我迅速拍下,很好躲開。

路邊的叢林裏,彌猴桃牽挂着藤條纏繞在低矮的樹桠上。彌桃果很小,野生的果子不象市場上出售的那些果這麽大,但果汁多味香,酸甜可口,營養價值很高,能增強體質,延緩衰老,故有“維生素果”之稱。

越向山走,樹起越來越少,頂頭上看不到一絲雲和霧,陽光垂直射,紫外光灼燙皮膚。有的人用衣搭在肩脖上防曬。猛然擡頭,峰頂就在眼前,臨近峰巒的地方,有幾棵丈許的樹,因風的力量,枝條一律彎向山峰,人們叫它“歪脖子樹”。它能長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峰上,确實難得,它的枝條靠着山的方向生長,有如伸手大有“請君入甕”之感。

我是首批上到山頂的人之一。草坪上已擺開野炊的架勢,幾口大鍋一字排開,村民們從山下擡來的甑子飯已在那裏候着。從叢林裏拾來的幹柴已碼了一大堆。大塊大塊的鮮牛肉已放在草坪砧板上。現在要等待的是咚牭鸟R幫托水下鍋了。

老肖是茶園村的村民,他是這次野炊的服務者。見我到來,我與他多聊了幾句,他的話匣子打開了。他講述了九龍山的來曆,他說,誰都知道“朱家天子楊家的将”。很久以前,朱家想當皇帝,他帶着一群人到處踏山(指的是看陰陽地),一天,他帶着劉伯溫這個軍師,一直從安徽踏地,追到這個地方來。朱天子帶一幫人在地上行,一個在地下走,兩個人同時到達這九龍山上。軍師左右一看,不得了,山有九泉,意爲九龍藏身地,是天下最好的地方。軍師說,隻要能呼喚出九條龍出來,這地方就可以建皇城了。軍師施了些法術,與朱天子一同來的人焚香化紙,并用祭物祭拜了天地,對天呼喚。突然狂風大起,雷電交加,雲雨之間,顯現出首龍、黑龍、青龍、黃龍、卧龍、眠龍、醒龍、子龍,共八條,大家數來數去,還是差一條龍,軍師不言語。朱天子說走了話:還差一條龍不出來,我們還是回江南去吧。軍師不好說,其實另一條龍就是天子自己,這就是“遊龍”。這朱家天子其實就是朱元璋本人。他們回去了,他把一些子孫留在了馬溪。後來他的後代還到城京當官呢——這故事說得好似有板有眼。

說來也巧,這馬溪還真有朱氏族人,朱氏是明初入偏橋(現偏施秉)小屯河(現名小塘河)定居,當時爲十二軍戶之一,主要是到此戍邊。其後移居小水,後遷馬溪上園。朱氏有朱海、朱英兄弟二人,後随母至廣東桂陽(現名汝城)充戍,後來發迹,成化二十年(1484),诏取回京,入掌都察院事,加太子少保。這個故事是明代集思想家、教育家、書家和詩人廣東唯一一位從祀孔廟的明代碩儒陳獻章的《朱君惟慶墓志銘》裏記載的。

或許因爲出了這樣一個人,九龍山的傳說與故事把天子朱元璋聯系起來了,故事越久,信息源就越消失,喚九龍,現八龍,故事當然是假的,但這卻成了九龍山傳奇的精典。

肖老頭話多,引起他人不高興:“老肖,天子九龍,天子九龍的。你快去駝水了,我們等着你的水煮菜呢!”老肖馬上回答:“好好!好!”接着對我說:“故事就這些了,快去看風景去了,我真要去駝水呢,幾百號人吃飯。”嚯!原來是我耽誤了老肖的活兒。

這是一塊很大很大的草坪,北高南低,多爲草甸,地衣長得厚厚的。有一種低矮樹子,葡地而生,根深于岩縫裏,十分耐旱。葉子很細,黛綠色,徑上長有小刺,并長有果子,是一種盆景植物。有人試圖取回去栽培。

向北高處行走,有一種低矮灌木,呈叢生狀态,當地百姓叫它“過江龍”。整個山脊上都是,這是一種開黃花的樹子,花期在春夏之交,花期很長,我們到時還有零星花朵,大多已結了果。當地說,花期盛時,漫山遍野,蜂飛蝶舞,香氣逼人。可惜我們去的不是時候,錯過了季節,錯過了紫丁含香,錯迂了柔情輕漾,但願來年,我期相遇。在那裏還長着很多的木姜樹,木姜樹上結着木姜籽。木姜籽很香,我們家煮魚煮酸菜少不了它。好在我帶有塑料袋,順便也摘了一些。

峰脊是九龍山最高點,由此向北向東觀之,前山高高矮矮,峰巒重疊,溝壑深幽,氣勢磅礴。又見樹繁林密,溪潭交錯,景色宜人。眼睛的盡頭炊煙袅袅,這讓我洋溢着幸福和沉醉。人的精神家園裏不能沒有炊煙。炊煙、雞鳴、狗吠……這些都是村莊裏所有人靈魂的導師,她讓我們在人生的坐标裏找準自己的标尺,時刻保持對生活的信心。

還望南山,遠足的人陸陸續續到來。他們或她們借着一塊坪地,支起了帳篷。這些帳篷或綠或紫,或青或藍,構築一個多彩的世界。幾棵歪脖樹下,有人搭起吊床,風在吹動,床在搖曳,一種另類的逸趣。

上海來的露營者背着一大包袋子,當他打開時我們才知道是滑翔傘。這荒山野嶺的,下面又是懸崖絕壁,這能起飛嗎?隻見那滑翔手攤開滑翔傘,傘及傘拉線攤了一地。風起了,滑翔傘升騰起來,搖搖晃晃,飄到了遠方。這給露營者大開了眼界。原來在電視裏才看到的飛翔物,此時還真在這裏騰飛了。

滑翔傘的話題正熱絡着,而叫吃飯的時間确到了。人們紛紛奔入野炊地。十個十個一桌,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圍攏去。大盆大盆的牛肉飄着各種香味。外層辛辣,内肉嫩香,味厚香濃,鮮辣刺激,正宗的馬溪牛肉味,吃上之後讓人叫絕。煮牛肉是馬溪人的拿手好戲,縣城裏總是打着馬溪牛肉的牌子,其實這裏才是正宗的,馬溪水煮牛肉那可是中國地方食譜中的美味肴馔。

登九龍山露營,靠歪脖子樹沉思,閑觀日升月落,聽流觞曲水,歌鋤禾頌炊煙。将營縫比做茅廬寒舍,不思量英雄惆怅,不問落花流水,高卧着,悠然勝神仙。

二0一七年八月九日于偏橋古鎮

九龙山,是施秉的第二高峰,海拔1573米。它位于施秉县北部的马溪乡镜内,与黔东南第二高峰海拔1869.3米的佛顶山隔谷相峙,是黔东南著名山峰之一。

由大地公司、文化部门等单位共同组织的九龙山露营会,近日在施秉九龙山隆重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登山爱好者、摄影爱好者与露营爱好者等600多人参加了这次活动。我有幸参加了这一盛大集会。

据《施秉县志(民国稿)》载:“九龙山,在城之北塘头。山有九井,为县境第二高山。”所谓“九井”,指的是呈放射状的河谷间,涌出九股泉流,当地人将泉流视为龙,因名。九龙山,是武陵山系南端的主要山峰之一,因受切割强烈,呈现为侵蚀中山,地势起伏较大,河流下切较强。据有关资料介绍,九龙山地貌景观,形成于第三纪以后,也就是白垩纪末,在燕山运动的基础之上发育起来的。

从县城去九龙山有两条路可走,一条从施余公路,一条是从白垛乡。此次我们是从白垛乡去的,公路里程57公里。车到塘头之后也就到了停靠的站点了。村委会在九龙山半山腰间。几户木楼人家,几间木房小店,卖百货的店铺里还摆放着算盘。一橦木楼正在装饰,青瓦黑壁,二层楼上还有围栏,一面国旗就插在大楼的中央,迎风飘扬。小广场上有人正在叫卖小食品,什么糯米饭、袖珍小角粽子、凉米粉等等。

从村委会驻地出发,走不多远是一截刚修筑的公路,路面没有硬化,碎石块比较大,不方便行车。沿路往上转几个大弯,一块坪地显现出来,这是一个停车场地。这里卖东西的人更多。一只新鲜牛腿高高挂着,说是这山地的特种小黄牛,其肉质鲜嫩,以九龙山天然草料为食,为天然的肉食品。这里卖东西的人也不少,有熟牛肉,弥猴桃、凉粉子,还有本地特产的药材,叫冬虫夏草。这里有一种绿色食品,叫绿色凉粉子,是用天然的树叶子掏洗揉搓而成。只见主人将那绿色叶浸泡洗净之后,用手不间断的揉搓,把渣子滤开之后,不一会就形成了冻块。绿茵茵的,半透明,有一股浓香味。用刀切下,如嫩豆腐状,放入碗中,加上简单的调料,一碗鲜嫩的绿色凉粉子就可以入口了。入嘴滑爽,味道没说,满口清香。既解渴,又又解暑,清凉败火,算得上清凉解暑的美味佳肴。

从这里去往九龙山主峰还很远,有人说要走一个小时以上。路是羊肠小道,它隐藏在这平地的北角,浓郁的树林把路盖得严严实实,人走进去,就如步入遂洞一般。沿途弯弯曲曲,阳光在林荫蔽之上,洒下斑斓光点。路上是腐殖树叶,又有凉风习习,比起阳光郞照的外面清爽得多了。

这路是最近砍出来的,原来的路因多年没有人行,已被封笼。沿途有竹木簇拥,又有鸟鸣的叫声为伴,惬意而舒适。

翻过一道山梁,此时的树虽说不高,但很独特。有的树对于我这个来自于山野的人也不曾见过。粗脚而低矮,植杆上长着淡绿色的瘤,轻抚一下,原来确是一种肉花,白的花絮粉从里面飞扬出来——这可动不得,万一有毒那就难办了。途中有土地庙,我们知道离九龙山顶可能不远了。蒙蒙冬冬转了好多圈子,好不容易走出森林。光亮足了起来,打眼一望,九龙山立于前面,还往北看,哎!路还远着呢。

这是又一处山谷,周围长着低矮树子,很厚也很密,叶子都成了黛绿的了。途中有草甸,大石块与毛草间都长着厚厚的地衣。用手一搯,居然挤出水来。

一些湿地里露出脚印,那是野山羊的足迹。当地百姓说,这里离寨子较远,生态也好,有野羊野猪出门。正说间,不远处一只大鸟飞奔出来,消失在林海间。还真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只锦鸡在觅食。一只小鸟打我面前飞过,就在不远处“蘎蘎!……”的叫唤。走近飞出去的地方一看,原来有一窝小鸟,两个已出壳,红褐色的,没有睁开眼睛,还有一枚蛋没出壳呢。我迅速拍下,很好躲开。

路边的丛林里,弥猴桃牵挂着藤条缠绕在低矮的树桠上。弥桃果很小,野生的果子不象市场上出售的那些果这么大,但果汁多味香,酸甜可口,营养价值很高,能增强体质,延缓衰老,故有“维生素果”之称。

越向山走,树起越来越少,顶头上看不到一丝云和雾,阳光垂直射,紫外光灼烫皮肤。有的人用衣搭在肩脖上防晒。猛然抬头,峰顶就在眼前,临近峰峦的地方,有几棵丈许的树,因风的力量,枝条一律弯向山峰,人们叫它“歪脖子树”。它能长在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峰上,确实难得,它的枝条靠着山的方向生长,有如伸手大有“请君入瓮”之感。

我是首批上到山顶的人之一。草坪上已摆开野炊的架势,几口大锅一字排开,村民们从山下抬来的甑子饭已在那里候着。从丛林里拾来的干柴已码了一大堆。大块大块的鲜牛肉已放在草坪砧板上。现在要等待的是运水队的马帮托水下锅了。

老肖是茶园村的村民,他是这次野炊的服务者。见我到来,我与他多聊了几句,他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讲述了九龙山的来历,他说,谁都知道“朱家天子杨家的将”。很久以前,朱家想当皇帝,他带着一群人到处踏山(指的是看阴阳地),一天,他带着刘伯温这个军师,一直从安徽踏地,追到这个地方来。朱天子带一帮人在地上行,一个在地下走,两个人同时到达这九龙山上。军师左右一看,不得了,山有九泉,意为九龙藏身地,是天下最好的地方。军师说,只要能呼唤出九条龙出来,这地方就可以建皇城了。军师施了些法术,与朱天子一同来的人焚香化纸,并用祭物祭拜了天地,对天呼唤。突然狂风大起,雷电交加,云雨之间,显现出首龙、黑龙、青龙、黄龙、卧龙、眠龙、醒龙、子龙,共八条,大家数来数去,还是差一条龙,军师不言语。朱天子说走了话:还差一条龙不出来,我们还是回江南去吧。军师不好说,其实另一条龙就是天子自己,这就是“游龙”。这朱家天子其实就是朱元璋本人。他们回去了,他把一些子孙留在了马溪。后来他的后代还到城京当官呢——这故事说得好似有板有眼。

说来也巧,这马溪还真有朱氏族人,朱氏是明初入偏桥(现偏施秉)小屯河(现名小塘河)定居,当时为十二军户之一,主要是到此戍边。其后移居小水,后迁马溪上园。朱氏有朱海、朱英兄弟二人,后随母至广东桂阳(现名汝城)充戍,后来发迹,成化二十年(1484),诏取回京,入掌都察院事,加太子少保。这个故事是明代集思想家、教育家、书家和诗人广东唯一一位从祀孔庙的明代硕儒陈献章的《朱君惟庆墓志铭》里记载的。

或许因为出了这样一个人,九龙山的传说与故事把天子朱元璋联系起来了,故事越久,信息源就越消失,唤九龙,现八龙,故事当然是假的,但这却成了九龙山传奇的精典。

肖老头话多,引起他人不高兴:“老肖,天子九龙,天子九龙的。你快去驼水了,我们等着你的水煮菜呢!”老肖马上回答:“好好!好!”接着对我说:“故事就这些了,快去看风景去了,我真要去驼水呢,几百号人吃饭。”嚯!原来是我耽误了老肖的活儿。

这是一块很大很大的草坪,北高南低,多为草甸,地衣长得厚厚的。有一种低矮树子,葡地而生,根深于岩缝里,十分耐旱。叶子很细,黛绿色,径上长有小刺,并长有果子,是一种盆景植物。有人试图取回去栽培。

向北高处行走,有一种低矮灌木,呈丛生状态,当地百姓叫它“过江龙”。整个山脊上都是,这是一种开黄花的树子,花期在春夏之交,花期很长,我们到时还有零星花朵,大多已结了果。当地说,花期盛时,漫山遍野,蜂飞蝶舞,香气逼人。可惜我们去的不是时候,错过了季节,错过了紫丁含香,错迂了柔情轻漾,但愿来年,我期相遇。在那里还长着很多的木姜树,木姜树上结着木姜籽。木姜籽很香,我们家煮鱼煮酸菜少不了它。好在我带有塑料袋,顺便也摘了一些。

峰脊是九龙山最高点,由此向北向东观之,前山高高矮矮,峰峦重叠,沟壑深幽,气势磅礴。又见树繁林密,溪潭交错,景色宜人。眼睛的尽头炊烟袅袅,这让我洋溢着幸福和沉醉。人的精神家园里不能没有炊烟。炊烟、鸡鸣、狗吠……这些都是村庄里所有人灵魂的导师,她让我们在人生的坐标里找准自己的标尺,时刻保持对生活的信心。

还望南山,远足的人陆陆续续到来。他们或她们借着一块坪地,支起了帐篷。这些帐篷或绿或紫,或青或蓝,构筑一个多彩的世界。几棵歪脖树下,有人搭起吊床,风在吹动,床在摇曳,一种另类的逸趣。

上海来的露营者背着一大包袋子,当他打开时我们才知道是滑翔伞。这荒山野岭的,下面又是悬崖绝壁,这能起飞吗?只见那滑翔手摊开滑翔伞,伞及伞拉线摊了一地。风起了,滑翔伞升腾起来,摇摇晃晃,飘到了远方。这给露营者大开了眼界。原来在电视里才看到的飞翔物,此时还真在这里腾飞了。

滑翔伞的话题正热络着,而叫吃饭的时间确到了。人们纷纷奔入野炊地。十个十个一桌,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围拢去。大盆大盆的牛肉飘着各种香味。外层辛辣,内肉嫩香,味厚香浓,鲜辣刺激,正宗的马溪牛肉味,吃上之后让人叫绝。煮牛肉是马溪人的拿手好戏,县城里总是打着马溪牛肉的牌子,其实这里才是正宗的,马溪水煮牛肉那可是中国地方食谱中的美味肴馔。

登九龙山露营,靠歪脖子树沉思,闲观日升月落,听流觞曲水,歌锄禾颂炊烟。将营缝比做茅庐寒舍,不思量英雄惆怅,不问落花流水,高卧着,悠然胜神仙。

二0一七年八月九日于偏桥古镇

标签:登山九龙天子牛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