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经典美文故乡·缠绵在心灵的眷恋

故乡·缠绵在心灵的眷恋

美文摘抄网星痕围观:更新时间:2017-08-13 16:39:00

故鄉·纏綿在心靈的眷戀

因爲工作的原因,很久沒有回家看望年邁的父母了;昨夜的電話裏傳來了父親小心翼翼的責問,我一臉苦笑的告訴父親,等工作忙完,盡量抽時間回家一趟;這樣的話不知道重複過多少次,心中不免有了一絲絲對家人的虧欠

連綿起伏的山川

故鄉,除了有生我養我的父母,同樣也是孕育我成長的地方;此刻我卻隻能用心去感受那曾讓我流連忘返的故鄉。坐在夕陽的餘晖裏眺望,連綿起伏的山巒好似父親佝偻的背脊,在那雲間穿行的山頂上,盤旋着宇宙與大地之間的那一條臍帶;橫跨在我與故鄉之間的是那一道道山的脊梁。

我的靈魂和故鄉的山是我在夢中遺失的天堂嗎?

我夢中的追逐與故鄉那昔日的餘晖是纏綿在我心靈的眷戀嗎?

故鄉的山不再是孩提時穿着叉裆褲露在外面的光屁股,它知道了用世俗的美來诠釋一切;用那一片片肥碩的綠地來撐托“自己”本該擁有的面目。孩提時,總有一陣陣牧笛聲傳到山裏的最深處,而今,是否還有牧童橫坐在牛背上,吹出那婉轉而優美的旋律呢?是否還有牛犢在山坳間發出嗷嗷的嚎叫呢?

父親一輩子都住在山裏,長年累月的穿梭于山間;他的年華消逝在了山裏這條日夜輪回的道路上,光溜溜的山路似如父親那條光滑的扁擔,诠釋了生命更替的年輪;傍晚時分,父親挑着一筐又一筐豐收的喜悅之果;同樣,挑回的也是一擔又一擔希望,我能有今日成就,也是在父親光滑的扁擔下醞釀而來的。

故鄉的星星調皮的眨着眼睛,把空曠回蕩的山間增添了幾許神秘的深邃。

故鄉的清風吹拂着山間的每一個角落,喚醒了沉睡中的小溪。

歲月沉澱的黃土

故鄉,那一片片黃土,在母親的汗水和年輪的風化下,變得更加耀眼、松散,在餘晖的照射下,煥發出了奪目的光澤。那一棵棵禾苗,在母親精心的照料與大地的滋潤下,變得更加健康、茁壯,在季節的更替下,離來年的收獲又更進了一步。

佝偻的母親俯下身來操起了見證歲月的鋤頭,揮動着瘦弱卻又堅實的臂膀,描繪出了農家婦女勞作時的真實場景與正面特寫。母親那面朝黃土的日夜勞作,好似在地裏尋覓失去的青春,母親的青春埋藏在土壤的心靈裏,用鋤頭抵達歲月的深處;她的青春消逝在了送我入學的那條日夜輪回的大道上,用她最美的年華成就了我,卻丢失了一去不回的容顔,

無情的歲月在母親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清風無法抹平母親逝去的青春,但時間卻蕩起了她對生活的希望,因爲歲月見證了她的“孩子”從睿智走向了成熟,從成熟走向了肩負家庭的使命。

蒼茫的黃土地卷起了漫天的沙塵,一個辛勤勞作的母親形象從黃土地向我走來;嘴唇吻到過的地方,是母親曾用汗水凝結過的黃土地。

故鄉的土地孕育了每一棵樹木的茁壯成長,來年秋天總能結出滿滿的果子,唯獨故鄉的樹不結“如果”;若能結下如果,我會選擇時空的倒流,回到唯美時候的母親,讓歲月償還母親逝去的青春。

一片土地的衰老,見證了母親青春的逝去;一片土地的年輕,見證了一個孩子的成長。

讀懂了土地就讀懂了母親。

見證年輪的古井

故鄉的水對我而言,有着深厚的情感,那一口古井的水,是從山間的溝渠裏滲透彙集而成,充塞在土壤無數纖細的管道中,像女人在喂食嬰兒時,将全身絡脈中的營養輸送到乳房一樣,滋潤着故鄉這片複蘇的大地。

兒時,每每舀一瓢清水放在陽光下,清晰的看到水的縫隙裏遊蕩的塵埃,目睹他們猙獰的面孔;每每這時總會和母親大聲嚷嚷,母親告訴我,那是營養,在半信半疑中喝下了瓢中的水。

還記古井旁有一棵肥碩的銀杏樹,春來秋去,這口水井成了遠近十裏八鄉的生命之泉。多少年來,慕名而來的挑水人絡繹不絕。上了歲數的老人提着水桶來後,坐在銀杏樹下的石凳上,悠閑地吸着旱煙,轉眼間就裝滿了一桶水。半大的小夥子挑着副擔子,左顧右盼而來,磨磨蹭蹭等上半天,看有沒有鄰家姑娘前來挑水,好獻殷勤,說說笑話。

水井是時代的象征,是曆史的見證。歲月注定要流逝,古老的生活方式也必然要被打破。當村莊逐漸走向文明之時,那些曾經哺育過一代又一代人的水井也就退出了曆史的舞台。這口古老的井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曾經的輝煌和繁盛轉眼間也就變成了煙雲霧霭。

盡管古井已消逝,但家鄉還流傳着這樣一句話:“女人是水、男人也是水”家鄉的女人,就像古井裏的水。一笑,臉頰的酒窩裏蕩漾着春意,男人常說:就要找像古井裏的水做的女人,才有甜到心窩裏的醉意。家鄉的男人,也想古井裏的水。一動,渾身有永不知疲倦的的勁。女人常說:嫁男人,就要嫁給像古井裏水做的男人,才讓自己擁有更多的依靠。

那原本有生命的水,凝成了山,凝成了土;也凝成了男人,凝成了女人。

高情遠緻的人們

古銅色的臉上,有了年輪的變遷;龜裂般的雙手,見證了歲月的滄桑。

故鄉的人們很淳樸,也很簡單,下地勞作成爲了他們每天必備的功課;他們在彼此的交往中,不需要任何的修飾,也沒有爾虞我詐;邁出的每一步,都是堅實的步伐;站立時,就是親人的架梯;俯身時,就是家人的一座橋梁。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天平秤,稱着每個人的良心,也許爲了一份薄地,争的面紅耳赤;這正是家鄉人透明的生活方式。東家缺鹽,西家缺米,出了門就能要到。也許昨天才與你拌嘴,但後天有事準能相互幫助,有事不用叫,關心、溫暖俯拾皆是。

故鄉的人,在歲月的沉澱下,重複的演變着四節的更替;在曆史的長歌中,書寫着生命的潮起潮落。

故鄉的人并沒有改變,變的是那些在歲月見證下流失的時光。

《我是一名網絡寫手,但願我的文章能和大家産生共鳴》

故乡·缠绵在心灵的眷恋

因为工作的原因,很久没有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了;昨夜的电话里传来了父亲小心翼翼的责问,我一脸苦笑的告诉父亲,等工作忙完,尽量抽时间回家一趟;这样的话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心中不免有了一丝丝对家人的亏欠

连绵起伏的山川

故乡,除了有生我养我的父母,同样也是孕育我成长的地方;此刻我却只能用心去感受那曾让我流连忘返的故乡。坐在夕阳的余晖里眺望,连绵起伏的山峦好似父亲佝偻的背脊,在那云间穿行的山顶上,盘旋着宇宙与大地之间的那一条脐带;横跨在我与故乡之间的是那一道道山的脊梁。

我的灵魂和故乡的山是我在梦中遗失的天堂吗?

我梦中的追逐与故乡那昔日的余晖是缠绵在我心灵的眷恋吗?

故乡的山不再是孩提时穿着叉裆裤露在外面的光屁股,它知道了用世俗的美来诠释一切;用那一片片肥硕的绿地来撑托“自己”本该拥有的面目。孩提时,总有一阵阵牧笛声传到山里的最深处,而今,是否还有牧童横坐在牛背上,吹出那婉转而优美的旋律呢?是否还有牛犊在山坳间发出嗷嗷的嚎叫呢?

父亲一辈子都住在山里,长年累月的穿梭于山间;他的年华消逝在了山里这条日夜轮回的道路上,光溜溜的山路似如父亲那条光滑的扁担,诠释了生命更替的年轮;傍晚时分,父亲挑着一筐又一筐丰收的喜悦之果;同样,挑回的也是一担又一担希望,我能有今日成就,也是在父亲光滑的扁担下酝酿而来的。

故乡的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把空旷回荡的山间增添了几许神秘的深邃。

故乡的清风吹拂着山间的每一个角落,唤醒了沉睡中的小溪。

岁月沉淀的黄土

故乡,那一片片黄土,在母亲的汗水和年轮的风化下,变得更加耀眼、松散,在余晖的照射下,焕发出了夺目的光泽。那一棵棵禾苗,在母亲精心的照料与大地的滋润下,变得更加健康、茁壮,在季节的更替下,离来年的收获又更进了一步。

佝偻的母亲俯下身来操起了见证岁月的锄头,挥动着瘦弱却又坚实的臂膀,描绘出了农家妇女劳作时的真实场景与正面特写。母亲那面朝黄土的日夜劳作,好似在地里寻觅失去的青春,母亲的青春埋藏在土壤的心灵里,用锄头抵达岁月的深处;她的青春消逝在了送我入学的那条日夜轮回的大道上,用她最美的年华成就了我,却丢失了一去不回的容颜,

无情的岁月在母亲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清风无法抹平母亲逝去的青春,但时间却荡起了她对生活的希望,因为岁月见证了她的“孩子”从睿智走向了成熟,从成熟走向了肩负家庭的使命。

苍茫的黄土地卷起了漫天的沙尘,一个辛勤劳作的母亲形象从黄土地向我走来;嘴唇吻到过的地方,是母亲曾用汗水凝结过的黄土地。

故乡的土地孕育了每一棵树木的茁壮成长,来年秋天总能结出满满的果子,唯独故乡的树不结“如果”;若能结下如果,我会选择时空的倒流,回到唯美时候的母亲,让岁月偿还母亲逝去的青春。

一片土地的衰老,见证了母亲青春的逝去;一片土地的年轻,见证了一个孩子的成长。

读懂了土地就读懂了母亲。

见证年轮的古井

故乡的水对我而言,有着深厚的情感,那一口古井的水,是从山间的沟渠里渗透汇集而成,充塞在土壤无数纤细的管道中,像女人在喂食婴儿时,将全身络脉中的营养输送到乳房一样,滋润着故乡这片复苏的大地。

儿时,每每舀一瓢清水放在阳光下,清晰的看到水的缝隙里游荡的尘埃,目睹他们狰狞的面孔;每每这时总会和母亲大声嚷嚷,母亲告诉我,那是营养,在半信半疑中喝下了瓢中的水。

还记古井旁有一棵肥硕的银杏树,春来秋去,这口水井成了远近十里八乡的生命之泉。多少年来,慕名而来的挑水人络绎不绝。上了岁数的老人提着水桶来后,坐在银杏树下的石凳上,悠闲地吸着旱烟,转眼间就装满了一桶水。半大的小伙子挑着副担子,左顾右盼而来,磨磨蹭蹭等上半天,看有没有邻家姑娘前来挑水,好献殷勤,说说笑话。

水井是时代的象征,是历史的见证。岁月注定要流逝,古老的生活方式也必然要被打破。当村庄逐渐走向文明之时,那些曾经哺育过一代又一代人的水井也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这口古老的井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曾经的辉煌和繁盛转眼间也就变成了烟云雾霭。

尽管古井已消逝,但家乡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女人是水、男人也是水”家乡的女人,就像古井里的水。一笑,脸颊的酒窝里荡漾着春意,男人常说:就要找像古井里的水做的女人,才有甜到心窝里的醉意。家乡的男人,也想古井里的水。一动,浑身有永不知疲倦的的劲。女人常说:嫁男人,就要嫁给像古井里水做的男人,才让自己拥有更多的依靠。

那原本有生命的水,凝成了山,凝成了土;也凝成了男人,凝成了女人。

高情远致的人们

古铜色的脸上,有了年轮的变迁;龟裂般的双手,见证了岁月的沧桑。

故乡的人们很淳朴,也很简单,下地劳作成为了他们每天必备的功课;他们在彼此的交往中,不需要任何的修饰,也没有尔虞我诈;迈出的每一步,都是坚实的步伐;站立时,就是亲人的架梯;俯身时,就是家人的一座桥梁。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天平秤,称着每个人的良心,也许为了一份薄地,争的面红耳赤;这正是家乡人透明的生活方式。东家缺盐,西家缺米,出了门就能要到。也许昨天才与你拌嘴,但后天有事准能相互帮助,有事不用叫,关心、温暖俯拾皆是。

故乡的人,在岁月的沉淀下,重复的演变着四节的更替;在历史的长歌中,书写着生命的潮起潮落。

故乡的人并没有改变,变的是那些在岁月见证下流失的时光。

《我是一名网络写手,但愿我的文章能和大家产生共鸣》

标签:心灵故乡母亲岁月见证